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譚笑飛:「中央權威」是個什麼東西

中聯辦外掛的國徽標誌被示威者噴黑。(藍天/大紀元)

在香港民眾反送中遊行活動中,中聯辦的中共國徽被淋上了油漆。中聯辦,港澳辦,《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等等立即開足馬力,異口同聲稱其為“挑戰中央權威”,連污衊帶威脅,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和義正嚴辭的嘴臉,卻不知不僅暴露了中共對法治的無知和踐踏,更暴露了中共被民眾唾棄後的恐懼。

一個基本常識是,在法治社會中沒有什麼權威可言。只有法律至高無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特別對於政府來說,不僅沒有權威,而且要謙卑地接受民眾的監督和批評。政府的權力來自於民眾的授權,政府首腦由民眾選舉產生,怎麼敢在民眾面前“耍威風”?政府也要在法律的框架內運行,哪裡來的“權威”?

美國有一個著名的司法判例。1984年,一個美國人在得克薩斯州的公眾場所焚燒了一面美國國旗,警察將其逮捕,德州法院依據該州的一條法律判決此人有罪,這個官司最後打到了美國最高法院。最高法院終審裁決此人無罪,而且德州的那條法律違憲。從此留下了一句話,星條旗保護焚燒它的人。

油漆淋了中共國徽,在法律上充其量是個損壞財物的問題,中共卻暴跳如雷,口誅筆伐。其實這是獨裁政權特有的精神控制手段,一方面,要樹立權威來神化自己愚弄民眾;另一方面,“挑戰權威”是一頂大帽子,給誰扣上之後就可以對誰大打出手了。

所謂“權威”,其存在的基礎是別人的認可。這個認可,第一不能強求,第二需要有真正能服人的實力。比如一名學者在某一領域有深厚的理論功底、長期的實踐經歷和豐厚的研究成果,可能被公認為這個領域的權威。而中共打造的“中央權威”,本身沒有任何實際內容,完全是中共自封並強加給別人的。

中共是靠“槍杆子”篡奪的政權,沒有合法性;而中共又是獨裁專制,沒有民主和法治。為了讓民眾服從中共的統治,中共一直不遺餘力地塑造中共權威的形象。《九評共產黨》指出,中共的統治有兩個手段,謊言和暴力。中共一邊不斷地編造謊言給民眾洗腦,比如什麼“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三個代表”等等,一邊不斷地發動各種運動和鎮壓,如三反五反,反右,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等等。簡單地說,中共的策略就是能騙就騙,騙不了就打,打不服就殺,完全是一個流氓恐怖集團。不得不承認,中共在相當長的時期,相當大的程度上打造出了“中央權威”這樣一個雖然虛無縹緲但是能夠欺騙和恐嚇人心的概念。中共內部也是如此,黨魁要樹立自己的權威,要求有“核心意識”,“妄議中央”就是罪過,依靠這種方式籠絡和脅迫黨徒為中共賣命。

其實“中央權威”也是千瘡百孔。孫政才落馬後有人調侃,一分鐘前罵孫政才,那叫“惡毒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一分鐘以後罵孫政才,那叫“與中央保持一致”。其實這種情況一直伴隨著中共黨歷史。中共禍國殃民,許許多多罪惡和事實不僅無法掩蓋的,而且中共也不能自圓其說,比如文革,中共就把責任推到毛澤東個人身上,中共依舊“偉光正”。

大陸民眾或許對“中央權威”這個詞還耳熟能詳。但是中共在香港談“中央權威”,則是雞同鴨講。面對中共歇斯底里的咆哮,在法治環境中成長的香港人可能面面相覷,一頭霧水:“中央權威”是個什麼東西?中共稱香港民眾“挑戰中央權威”,其實香港民眾對於所謂的“中央權威”,不是“挑戰”,而是根本就“不承認”;不僅主觀上不承認它的存在,而且也根本就不知道它是什麼東西,有什麼用。既然不承認,當然就不需要去挑戰。這樣一來,中共就慌了。中共苦心打造的“中央權威”在香港不僅一文不值,而且成了笑談。如同那個愚蠢的皇帝穿著所謂的“新衣”在巡遊的時候遇到了那個天真誠實的小男孩,中共此時的心情,與其說是憤怒,不如說是恐懼。

其實在中國大陸,中共的所謂“權威”也在逐漸淪為民眾的笑柄。覺醒的民眾擺脫了中共的精神枷鎖之後也找回了勇氣和智慧。二十六萬多法輪功學員在大陸堂堂正正舉報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中共前總理李鵬“見馬克思去了”,數萬網友在新聞報導中點贊……。

“中央權威”,還是留給中共自娛自樂去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