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揭秘港警叫板港府2把手內幕 港人紛紛習武 怒火延燒北京

香港警察部隊在港府委以“平暴”角色日益吃重之下恃寵生嬌,竟然公開叫板港府第二號人物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媒體撰文披露還是因為中共。元朗事件後,港人紛紛開始習武用於自保。外媒報道,港人對港警、港府的憤怒正直接轉向北京。

更亂了:香港警隊為何敢與政務司“勢不兩立”

從2014年的雨傘運動以來,警隊功能被錯配成為解決政治問題的“馬前卒”,過去8個星期以來的反修例政治風波,警察部隊疲於奔命在催淚瓦斯硝煙瀰漫下,鎮壓大大小小的示威抗爭活動,其功能等同沒有國防預算的香港“解放軍”。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一再保護警察,13日一次不招待記者的聚會上說“我不會出賣警隊”,可見香港警隊是何等的得寵。

張建宗26日在記者會上被問到上星期元朗事件中有45人受傷,警方不願意就這事道歉,政府會否願意向受傷市民道歉?

張回答:“如果你想說要政府承擔責任的話,我覺得責無旁貸。”

記者再追問是否現在正式向市民道歉?

張:“我剛才說警方都指與市民有落差,我絕對願意就處理手法向市民道歉。”

從張建宗的談話中可見,他代表他麾下的香港警隊向港人所謂的道歉,可說是軟弱無力且又羞羞答答,但警方的反應卻是暴跳如雷。

不同職級的警務人員發放展示徽章及委任證背面的照片,連同一份致張建宗的聲明回應。聲明質問:“你憑什麼代表警隊?你自己要道歉,你就問責辭職!”然後向張建宗提出:“你若不向全警隊道歉,我們均會與你勢不兩立!”

法廣報道說,根據政府架構,警務處隸屬保安局,保安局則隸屬政務司,即張建宗憑機制可以代表警隊。張建宗過去也出席過警隊結業儀式,檢閱畢業警察學員。按警察通例,警務人員在任何時間均須向三位文職官員敬禮,包括行政長官、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或高等法院首席法官及政務司司長。

香港警隊恃寵生嬌,港府難辭其咎,北京更要承擔最大責任。幾乎所有任滿的香港保安及警隊首長,都獲得中共中央特別關照,或委以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頭銜,雨傘運動中以強硬手段對付示威者的警務處長曾偉雄,因言行凶悍而得到北京特別犒賞,卸任後被委任中共全國禁毒委員會副主任,不久前更獲中共提名競逐,聯合國駐維也納辦公室總幹事兼聯合國毒品和犯罪問題辦公室執行主任。

儘管北京可在情況需要下,出動駐港解放軍維持香港治安和秩序,但眾所周知,出動部隊等同宣告一國兩制名副其實壽終正寢,因此香港警隊地位已無異予大陸的解放軍,北京重重犒賞這支香港“解放軍”的卸任頭目,等於在港變相貫徹槍杆子出政權的信念,牢牢抓緊槍杆子的手,不在香港而在北京,香港警隊目中無香港政府,就不難理解了。

港民紛紛習武,再也不信警察

英國衛報26日發表文章《太扯了:黑幫恐襲後,港人拜師學武者眾》,報道說,元朗流血事件後,免費的自衛健身班在香港遍地開班,很多人對事件感到莫名恐懼,難以面對和相信如此野蠻的暴力襲擊,因這根本一點也不像是他們作為安身立命之地的香港。

衛報訪問了一名庄姓的運動治療師和空手道專家,他在元朗襲擊事件後兩日開班授徒,參加的大部份是女性,年約20至60歲。一名45歲朱姓家庭主婦說:“過去一個月發生的事很不真實,我難以相信這是香港。襲擊令大家都恐懼,破壞了我們的安全感。”

有人表示學習防身術是因為對警方已經失去信心,40歲陳姓女士指:“香港不再讓人感覺安全,警方沒有立即拘捕暴徒,官員明顯地為他們掩護。當警察未能保護我們時,除了自衛我們還有什麼選擇?”

除了庄先生之外,全港各區都有人開設免費自衛術課程。

香港抗議者的怒火正在轉向北京

法新社報道,社會學者成名(Dixon Sing)說:"人們普遍認為,香港政府與北京狼狽為奸,互相勾結,企圖通過各種政策來殖民化這座城市,或者說,將香港大陸化。"

他認為:"香港人強烈地感覺到,北京的殖民統治在香港已經無所不在。這些憤怒積蓄已久,終於爆發出來。"

自1997年香港移交以來,大約有100萬大陸人移民到香港。在這個人口數量為730萬、住房擁擠且房價畸高的城市,這些外來移民必然與本地人發生摩擦。

在香港高校中,大約15-18%的大學生來自大陸。很多大陸學生畢業之後留下來,與當地人競爭本來就不充裕的工作崗位。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