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中共早期頭號殺人惡魔的悲劇結局

夏曦可謂中共歷史上頭號殺人惡魔,他殺人不但數量多,手段也極為殘酷。據湘鄂西中央分局1934年9月15日向中央的報告,在第一次反「改組派」鬥爭中,湘鄂西蘇區黨政軍各級幹部被捕的達「千餘人」,「處死刑者百數十人」。實際上在洪湖殺了3萬7千多自己人。賀龍回憶道:「夏曦……即使在戰鬥最激烈時依舊搞『火線肅反』。……洪湖的區縣幹部是殺完了。紅三軍中到最後有的連隊前後被殺了十多個連長。夏曦在洪湖殺了幾個月(即第一次肅反),僅在這次肅反中就殺了一萬多人。

夏曦

是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湖南益陽人,早年就讀於湖南省立第一師範學校,和毛澤東是校友。他早在1921年加入中共,是第一批黨員。夏曦資歷老,地位高,曾經擔任過中央委員,中共湖南省委書記,後來又留學蘇聯,成為蘇俄派領袖之一,也就是二十八個半布爾什維克之一。

1931年3月,夏被派往湘鄂西蘇區接替鄧中夏的領導工作,併兼任紅二軍團政委。在此期間,夏展開大規模的肅反行動,1932年4月,夏開始以“肅反”為名實施第一次大清洗,被捕殺的各級紅軍幹部和地方幹部達千餘人,其中師以上幹部27人,都是賀龍紅二軍團和湘鄂西根據地的創始人和骨幹力量。其中,僅在洪湖地區被屠殺的基層幹部和群眾就有一萬多人。

1932年8月,夏又指揮開始第二次“肅反”,又殺掉一大批人,這一次被屠殺的普通戰士和一般群眾已無法統計,其中僅團營連幹部就有241人。1933年3月,夏曦結合根據地內的“清黨”又開始第三次“肅反”,這次殺掉洪湖紅軍的著名創始人,有著傑出才能的領導人段德昌,還有王炳南、柳直荀。

1933年6月,夏曦第三次“肅反”尚未結束,又開始第四次“肅反”,結果,殺掉宋盤銘等團以上幹部在內的三千多人。夏曦在位前後只有兩年多一點的時間,竟然共殺掉紅軍和根據地幹部,戰士和群眾達數萬人。

夏曦可謂中共歷史上頭號殺人惡魔,他殺人不但數量多,手段也極為殘酷。據湘鄂西中央分局1934年9月15日向中央的報告,在第一次反“改組派”鬥爭中,湘鄂西蘇區黨政軍各級幹部被捕的達“千餘人”,“處死刑者百數十人”。實際上在洪湖殺了3萬7千多自己人。賀龍回憶道:“夏曦……即使在戰鬥最激烈時依舊搞‘火線肅反’。……洪湖的區縣幹部是殺完了。紅三軍中到最後有的連隊前後被殺了十多個連長。夏曦在洪湖殺了幾個月(即第一次肅反),僅在這次肅反中就殺了一萬多人。現在活著的幾個女同志,是因為先殺男的,後殺女的。敵人來了,女的殺不及才活下來的”。

夏曦還搞火線肅反,就是軍隊一邊打仗,他一邊殺人。由於洪湖突圍時蘇區黨政機關基本上沒有帶出來,所以,“火線肅反”的對象全部是艱苦轉戰中的紅3軍指戰員。當時幾乎每個團都有“改組派”連,把那些受審查的人集中在一起關押,行軍時用繩子捆成一串,有時甚至用鐵絲穿在鎖骨上,每個人還要背上比別人更重的負荷,並且隨時都有被殺害的可能。許多人剛從與敵人拼殺的戰場上下來,身上還留有硝煙和傷痕,未經任何審判,也沒有絲毫證據,僅憑一點懷疑,就被當作“改組派”殺害了。

審訊的時候,刑法百出,很多人被活活打死。當時僥倖生還者回憶,酷刑中包括用燒火的鐵條燙男人的生殖器,還用刺刀捅女人的陰道!

段德昌、王炳南、陳協平是三位戰功卓著的紅軍將領,王是湘鄂邊紅軍和根據地創建人,曾任洪湖獨立師師長,陳曾任紅三軍教導第一師政委,但夏曦卻無端懷疑他們是改組派。為得到所需口供,夏曦不惜對他們施以重刑。夏曦曾對手下人下令:“這三個人極其頑固,段德昌被打得昏死數次,王炳南一條腿被打斷,陳協平十指打折,可他們什麼也不招。對他們,我們還要用重刑,一定撬開他們的口。”當段德昌知道自己將被處死時,提出一個要求:“如今紅三軍子彈極缺,殺我時,不要用子彈,子彈留給敵人,對我,刀砍、火燒都可以。”夏曦竟然真的就下令用刀把段德昌砍死了。

行刑之時,保衛局偏又找了把生鏽之刀,段死時之痛苦,不可言述。段德昌被砍死之後,第二人便是王炳南,王炳南因腿斷不能立,便由兩名戰士架著。王炳南被處死之後,接著便是陳協平,陳協平時已昏迷不醒,夏曦手下令用石頭將其頭顱砸碎。段德昌死時年僅29歲,王炳南也只41歲,陳協平31歲。

《賀龍大傳》記有一段夏曦與關嚮應談論肅反方針的對話:

關嚮應說:“肅反不能停,不過,殺人要慎重。”

夏曦說:“寧可錯殺,也不使改組派漏掉一個。”

夏曦在兩年多的時間,竟然殺掉數萬自己人。他自己身邊4個警衛員,被他親手殺了3個。完成了四次大肅反的湘鄂西根據地由原來的人馬5萬多人減員為4千人,殺得只剩下5個黨員。這些數字都只統計了軍隊被殺者,未將地方上的冤魂統計在內。考慮到湘鄂西的面積,哪怕採用最保守的統計數字,該區肅反戰果赫赫,為各區之冠。紅3軍這時的兵力僅相當於兩個團,已經瀕臨毀滅的邊緣。最後,賀龍對夏曦說:老夏,不能再殺了,再殺就殺光了。夏曦大約也感到人馬太少,故而默默無語。以紅軍裝備之緊張,紅三軍竟然出現槍比人多的怪現象,而且士兵沒人敢當班、排長,生怕那是冤枉送命的最佳捷徑。

當撤離洪湖蘇區時,夏曦下令政治保衛局將“肅反”中逮捕的所謂“犯人”一半槍決,一半裝入麻袋繫上大石頭拋入洪湖活活淹死。嚇得洪湖漁民多年不敢下湖捕魚,因為常撈上死屍,湖水甚至變了顏色。解放後多年,洪湖裡還能挖出白骨。

因為殺人太多,導致紅軍站不住腳,被迫轉移,夏曦也暫時失去權力,被貶為湘鄂川黔省委委員、軍分會委員和革命委員會副主席,參加了長征。

1936年2月28日,在畢節渡河時夏曦因身體疲倦而失足落水。

落水後的夏曦附近就有很多紅軍戰士,他拚命向他們呼救。但因夏曦殺人過多,身邊的紅軍戰士無不對其恨之入骨,沒有一個願意救他。

這些戰士漠然看著夏曦在河中翻滾,各個袖手旁觀。此時夏曦也明白了自己的命運,他不再呼叫,任憑河水將他沖走,最終夏曦溺斃。

其實,這麼大規模的肅反豈是夏曦一個人說了算的,他也不過是命令的執行者罷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