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熱門標籤 > 賀龍

周恩來出賣賀龍的來龍去脈(圖)
2022-08-09

賀龍在中南海周恩來家中暫避時,周和李富春奉命於一九六七年一月十九日正式與賀龍談了一次話,周說本來這次談話的還有江青同志,但她臨時說有事不來了。賀龍想向周恩來說明:這些都是林彪對自己的陷害。但周緊接著:說你不要再說了。毛主席不是保你嘛,我也是保你的。給你找個地方,先去休息一下,等秋天我去接你回來。最後,周對賀龍說:要活到老、學到老、改造到老。第二天凌晨四時,周恩來親自派人將賀龍夫婦送到京郊香山附近象鼻溝的一個地方。顯而易見,周恩來不僅出賣了賀龍,而且還奉命向賀龍談話。然後親自派人將賀龍夫婦送到西山隔離審查。

賀龍的女兒批親生父親的大字報(圖)
2022-06-25

賀捷生,賀龍與第二任妻子蹇先任之女。文革中寫大字報稱:她爹為「賀賊」、「混蛋」、「土匪頭子」,兩位養父是「匪」,揭發父親:廣結黨羽陰謀政變,生活腐爛透頂。下面是賀捷生寫的大字報:文革時「大義滅親」的紅色公主賀捷生和他的父親賀龍(網絡圖片)文革中賀龍女兒批賀龍的大字報同志們!戰友們...

一份中共協議落入汪精衛手裡讓他大吃一驚 從此堅決反共(圖)
2022-04-04

汪精衛看到《五月指示》後大吃一驚,其主要內容是:一、無視國民黨的禁令,實行自下而上的土地革命。二、在湖南湖北組織一支由兩萬共產黨員和五萬工農組成的工農革命軍。三、改組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有舊思想的一律驅逐,由各界工農代表取而代之。四、組織革命法庭審判反革命軍官。汪精衛看完後,這才明白共產黨加入國民黨是為了從內部顛覆瓦解國民黨,根本沒有和國民黨一心合作的誠意。

魔窟內訌 「十大元帥」之一賀龍慘死之謎(圖)
2022-03-22

周恩來(右)引薦賀龍(左)入黨,賀龍一生追隨中共,助紂為虐,最終慘死在文革的內訌之中。(網絡圖片)自稱兩把菜刀起家的賀龍,乃是中共十大元帥之一,曾擔任國家體委主任、軍委副主席、國務院副總理等職。賀龍於1896年3月出生在湖南省桑植縣,所受教育不多。1914...

中共建政後的首個世界冠軍之死 自殺還是他殺?(圖)
2022-03-07

1968年6月的一天傍晚,容國團上吊自殺,終年30歲。其最後留給國家體委的造反派和革委會的信中寫道:「我中賀龍修毒太深?!我愛面子甚於生命!我歷史清白!最大的錯誤是兩次站錯隊!不要懷疑我是敵人。向毛主席請罪!」不過,其隊友邱鍾惠始終認為容國團是他殺而非自殺,並對其遺書的真實性提出了懷疑。她認為以容國團的堅強個性,不會留下這樣的悔過遺書。

文革中誰出賣賀龍?就是他親送隔離審查
2022-01-14

一九六六年五月十六日,文革開始,以彭真、羅瑞卿、陸定一、楊尚昆反黨集團祭旗,矛頭直指劉鄧資產階級司令部。1960年毛澤東與賀龍同時,政治局委員、中央軍委副主席、副總理兼體委主任賀龍元帥,遭到揭發誣陷,指其配合彭真企圖搞二月兵變。康生等人乘機借題發揮,組成專...

中國第一個世界冠軍自殺與文革中的賀龍(圖)
2022-01-12

體委造反派得勢,逼得付其芳、姜永寧這種從海外歸來的教練自殺,榮高棠是當時體委副主任,幾乎也被鬥死。賀龍成了大土匪,容國團看看實在無路可走,又不願低頭承認那些罪名,乾脆一死了之。毛澤東發動文革的罪孽真是罄竹難書。在舉國喧囂爭冠軍的今天,那些新生的小紅粉,不該好好想想嗎?

一件事就顛覆了周恩來在我心裡的形象(圖)
2022-01-05

周恩來(資料圖)以前,我對周恩來持著一份尊敬。在我心目中,他是眾多共產黨領袖人物中為數不多的幾個正面形象。那時候稱他為周總理。更有人內心充滿著對他的親近感,連那個生分的周字也不要了。直呼總理。不幸的是,到美國之後,周總理這尊在我心目中的正人君子形像也破碎了...

周恩來文革中怎樣出賣賀龍?
2022-01-01

毛害怕賀龍的土匪脾氣起來造反按中共媒體的宣傳,好像賀龍受迫害僅是林彪所為,毛不知道,周也無關。但這純屬掩飾之辭。廣州《南方周末》2009年10月1日載《賀龍:國安定,家就安定》一文指出,毛在一九七三年末中央軍委會上說過一句話:我聽了林彪一面之辭,所以我犯了...

【老照片】文革被整死的人各不相同 尤其以賀龍的死法最奇葩(圖)
2021-12-06

67年賀龍被打倒囚禁。代號19。賀有糖尿病,需要水,但四十五天不正常供水。1969年6月8日,賀糖尿病酸中毒症狀出現,連續嘔吐,呼吸急促,全身無力。晚上來了兩醫生,吊上打點滴瓶就走了。他們給賀輸的是葡萄糖,6月9日下午,賀龍甜死了。

泯滅人性!文革中 賀龍的女兒稱她老子為「賀賊」(圖)
2021-09-29

賀賊與吳晗來往也很密,賀常與吳一起打麻將、打橋牌、釣魚,吹吹拍拍。吳晗寫的書送給賀龍,並在書上恭恭整整地寫上"敬愛的賀元帥、總理、同志,請指示。"賀對此當然非常欣賞。其意很明顯,就是讓吳晗這班黑文人通過文藝作品為其陰謀篡黨篡軍作輿論的準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