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孔子名言「食色性也」 下一句才是精華 可惜十人九不知

說起“色”歷來就是一個頗為隱晦的話題,在古代很多時候都是談“色”色變,加上古代對“男女之事”的隱晦,色也就成了不能公開談論的話題了。其實大可不必這樣,不談論是因為它確實有著尷尬的地方,也是男女之事多屬隱私,公開談論自然不合禮法。其次便是色大多被划到了貶義詞一類,好似跟色相關的人或者事都是不好的。這樣想也無可厚非,古今只有因色而毀滅的還沒有因色而成功的,有人可能會說美人計,其實這是另一種情況了,況且這同樣意味著另一方的毀滅。這對色來說是很委屈的,色是自然萬物的本性,本無所謂好壞,之所以淪落至此完全源於人的另一本性,那就是放縱。歷史上關於色的論述由來已久,而我們常說的俗語“食色性也”便是經典之談,但是很多人可能不知道他的精華其實在後半句,斷章取義讓這句話成了好色之徒堂而皇之的借口讓人忍俊不禁。

這句話很多人認為是孟子說的,其實根據記載此話出於告子之口,此人大多感覺陌生,此人是人性本善、本惡論以外的第三論者,可以說自成一派在當時也是頗有影響的。他主張性無善無不善論,而“食色性也”便是孟子引用的告子言論,意思其實也是非常直白。

從字面理解,食不是指事物,這裡指的是喜愛的意思。而色也不是我們想得那樣,這裡泛指一切美好的事物,性也不是指兩性而是指人本來的天性,連起來就是喜歡美好的事物是人的天性。看到這裡大家肯定有點嘩然了,其實後世大多用來形容美色或女色也沒有什麼不妥,前者是廣義的,後者是狹義的,美色也是美的一種,喜歡也是人的天性,所以如此理解仍然能夠流傳至今還是有一定的道理。

然而讓人好氣又好笑的是不知從何時起這句話被斷章取義,甚至還成了很多好色猥瑣之徒為其醜惡行為進行辯解的冠冕堂皇的理由。他們如果知道這句話本意和後半句應當感到無地自容,後半句說的是“君子好色不淫”,相傳此話出於孔子之口。不得不說這幾個字是相當精闢,前半句道出了人的天性,而後半句加以延伸,無論是君子還是聖賢,好色作為人的天性是在所難免的。不同的是好色也有雅俗之別,而不淫正是雅俗之間的尺度了。愛美之心人皆有之,都是自然天性,於道德並沒有什麼疑惑。

然而真正做到好色不淫的卻少之又少,古代風流一詞經久不衰,但值得欣慰的是少大多數沒有淪為下流。而風流也包涵了太多對美好事物的追求,能做到追求卻不沉溺,也許便是不淫了。終歸落魄江湖載酒行,都是凡人又如何能人人皆為好色而沉溺的君子,不過將作為修身的目標以自勉也未嘗不是另一種君子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古今三千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