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投書 > 正文

孫維邦:沒有「暴政文化」 何來暴徒?

沒有「暴政文化」來做人的存身環境,何來的暴徒?

沒有“暴政文化”來做人的存身環境,何來的暴徒?上說了《沒有無原因的後果》,今還是這同一個命題。不同的是上節是把因果性當做“原則”來闡明,以證明它做為原則是先天的不是經驗的。今天講的是有實際內容的因果性。

讓我們先介紹幾個暴徒案例

1968年火燒“英代辦”;全中國的牆上都寫“紅色恐怖萬歲”,“龍生龍,鳳生鳳,老鼠生兒會打洞”這些行為是不是暴徒?以這一理由判處遇羅剋死刑,畫家張郎郎也差點與他一同見閆王;四名警察死刑前強姦張志新,又割斷喉管(遼寧省有二十多起割喉案),是不是暴行?

聶樹斌、呼吉格勒圖、雷陽、孫志剛……話摘器官……是不是暴行?方誌敏的奶奶與爸爸跪地哭嚎要求不要殺他五叔,他卻“堅決地”殺死了自己的親叔,這不是暴徒還能是內聖之德?30年毛澤東指示李韶九發動富田鎮反以反AB團為名殺死7萬多紅軍骨幹,還有改組派二萬多,社會民主黨人六千二百多;

張國燾31年於白雀園鎮反三個月就殺紅三軍主要骨幹六千二百多,殺死周圍的群眾沒法統計;而夏曦在洪湖先殺死一萬多,後又裝麻袋沉入洪湖二萬多人、老百姓都不敢捕魚,撈上的全是屍體……這不是暴徒,還能是“繪畫繡花作文章?”共產黨是不是推行暴徒文化的社會勢力?毛澤東喊的“革命是暴動,是暴烈的行動”,以及用來做注釋的“跳到地主老財小姐、姨太太床上去打個滾”是不是釀製暴徒的文化?

《共產黨宣言》、《湖南農民運動考察報告》,以及“十月革命一聲炮響”就是暴徒文化的宣言書!45年黨的七大討論到除奸政策時,有位代表發言說:“除奸要十分穩重是完全正確的,左傾教條宗派在江西蘇區殺人太多了。”這句話立即震動了全場。不少代表紛紛接著說:“殺人多,殺得慘,把許多好乾部都殺掉了!”

有代表控訴:“在內戰時期,老根據地的人口減少了近20%。人哪去了?戰爭犧牲是主要的,但我們自己殺了不少自己的好同志。共產黨殺的甚至比國民黨殺的還要多。許多好乾部都是自己殺的呀!”此是共產黨自己“的第七次代表大會白共產黨中央的控訴!這些行為能不是暴徒?哪個忠誠於黨的高級幹部敢說不是,請伸出脖子來享受享受黨的這種關懷與愛護!“共產黨殺自己同志比國民黨殺的還多呀!此話是揚尚昆向吳盛榮講的,(檔案中被刪)。

而且最大小學生剛進常委時就建議消毀對他們(不是對黨)不利的檔案,到黨倒台便於逃避人民的清算。連小學生都隨時想逃到黨外,難道中央委員里有一個忠誠於黨的人嗎?共產黨只有向世界證明了“以上事實不是暴徒行徑”,才能說自己不是暴徒。但這些已由兩《關於黨的若干歷史問題的決定》所記載。

現已有許多史料可證89年的64大屠殺就是鄧小平、李鵬們玩的陰謀。鄧小平說“殺他二十萬,保二十年平安”還能是溫柔鄉里輕歌燕舞?以上事實已寫在共黨黨史。不需老村夫來重複,人人知道。

我要說的是馬克思、恩格斯的《共產黨宣言》以及整個馬克思主義學說,就是宣揚並鼓吹暴徒文化的宣言書,要知道這些文獻的功能是用來創立社會制度的,而制度是人往下活所遵守的規範,人在完全無知的情況下落在了這一文化中,一睜眼那刻就泡在這一文化毒液里,這社會主義和共產黨是中國人生存的條件與環境啊,是這社會主義和共產黨對國民發生剌激,處在其中的人是時時,事事都不自覺地被播種這一文化,被共產主義這一暴徒文化所作用,在意識里留下的能是聖人的一而慣之的“唯仁義”二字?或是老子的“道”?

世上可曾有一個篡了政權的共產黨國家逃避在災難之外的?我只好重複柯尼斯堡哲人的話:人的任何知識不管以什麼方式或方法與對象發生關係,那知識藉以直接與對象處在聯繫中的,並且一切知識藉以獲得被反映的原料的是直觀。而直觀就是對象對人發生的剌激,我們是被對象的剌激在意識里留下了觀念。而後從我們的能知識的能力里產生出反映觀念的概念,把觀念加以比較,篩選,做出聯結,這才形成出知識。可見人類知識的始源就是環境對感性的剌激所留下的印象即觀念。”共產黨和它的共產主義制度發生什麼品體的剌激,不幸落在這個環境里的人就成為什麼道德的人。

共產主義是以侵略和迫害為本質的勢力,發生的當然就是如何去剝奪,剝奪之後就是“保江山”啦。所以共產黨有一天一時不玩侵犯把戲的嗎?共產黨指責港人是暴徒里已是偷了天換了日的共產主義革命的徹底性,到了最大小學生手裡就是兩個維護了!

大家是在反對對抗共產黨,沒覺察到共產黨是一個知識,一種文化,它做為知識具有的真值性才是這些年八蛋罪惡的根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投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