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孫楊在世錦賽上如此不受歡迎 是因為他是中國人嗎?

中國游泳隊擁有「黑歷史」,並不代表孫楊是不幹凈的。但是,在國外運動員眼中,孫楊不可能與中國游泳的歷史切割開來。略有些反諷的是:就在昨天,中國反興奮劑中心公布了禁止合作名單。被禁賽的教練員中包括前中國女子舉重隊主教練馬文輝、速度滑冰教練員馮慶波等名教頭。游泳教練同樣榜上有名,劉海濤和熊國鳴赫然在列。其中,熊國鳴是一個具有特殊意義的符號。他就是1994年廣島亞運會被禁賽的七名游泳運動員之一,後來還曾被查出過興奮劑違規。時隔多年之後,他因為弟子劉鈺昕被查出外源性促紅素陽性而被禁賽四年

中國游泳選手孫楊

“我不應該受到這樣的侮辱與詆毀。”孫楊“暴走”了,他第一次談及暴力抗檢事件,而且是他主動把採訪引向了這一話題。

7月26日晚,孫楊領銜的中國接力隊無緣男子4×200米自由泳接力的領獎台。孫楊完成了2019光州世錦賽的比賽任務,收穫了兩枚金牌。

賽後的混合採訪區,記者們例行採訪中國隊的四位選手。當有記者詢問孫楊如何應對本次比賽期間遭受的壓力與非議時,中國游泳“一哥”選擇正面回應暴力抗檢事件。中國游泳隊領隊程浩試圖阻攔孫楊,場面一度陷入混亂。

孫楊不為所動,“FINA(國際泳聯)已經證明我沒有任何違規。我是遵守了相關規定。我所做的事情,是為了維護所有運動員的權益。假如一個沒有證件的檢察官來檢查你,而血樣、尿樣被帶走,之後的過程中如果發生了篡改,我連說理的地方和機會都沒有。我的行為是在為捍衛每個運動員的權益。”說這番話的過程中,他語速略快,但語調平緩,邏輯清楚。

他一下子將時光拉回到去年9月4日的那個夜晚。三名來自IDTM的檢測人員與孫楊一方發生衝突。今年1月27日,《星期日泰晤士報》的游泳專項記者格雷格・洛德率先披露了這一爆炸性新聞,並稱孫楊方用鎚子砸碎了已經密封的血液樣本瓶。

巧合的是,就在7月26日下午,我在光州與格雷格・洛德就這一事件進行了深入的交流。在很多國外游泳記者眼中,格雷格・洛德是“大神”級的存在。這位個子不高,頭髮有些灰白,穿著一件普普通通淺綠色T恤的英國人,呈現出極為謙遜的一面。

他告訴我,是孫楊自己認為負責尿檢的工作人員需要更高級別的資質證明。“在我看來,這是不對的。舉個例子,如果興奮劑檢測人員找亞當・皮蒂(光州世錦賽男子100米和50米蛙泳冠軍)進行檢測時,需要帶上一個抽血的護士和一個負責監測尿檢的人。皮蒂以及其他運動員都告訴我,監測尿檢的人員必須要帶的只有身份證明,負責興奮劑檢測的工作人員只需確認尿檢的人和自己一起來的就可以了。”格雷格・洛德說。

三名檢測人員的工作行為也並非無可指摘。格雷格・洛德說,檢測尿檢的工作人員提出與孫楊合影是非常不職業的行為,“檢測方還有一大過錯就是沒有將孫楊拒絕的情況記錄下來——他們應該把自己的不滿記錄下來,然後走相應的流程,這樣整個抽檢在一個小時就可以結束。”

在格雷格・洛德看來,孫楊一方的過激反應,讓他大惑不解。“這三名檢測人員並不是過去加害孫楊的,他們只是為了採集血樣和尿樣。雖然你懷疑對方的身份證明,但只要你是清白的,為什麼不上交自己的血樣和尿樣?之後,你可以通過書面形式闡明當時的情況,就不會有任何麻煩了。孫楊之前接受過無數次這樣的檢測,為何這一次反應如此大?這是其他運動員不理解的,他們會懷疑你是不是真的是因為懷疑工作人員的資質而不想做檢測。”

目前,WADA(世界反興奮劑機構)已經將上訴至CAS(國際仲裁法庭)。聽證會將在九月份舉行。格雷格・洛德認為雙方都存在過錯,誰將最終勝訴取決於CAS的判定。

誰讓孫楊的形象進一步惡化?

無論誰最終勝訴,暴力抗檢事件已使孫楊的形象受損。國內很多孫楊的粉絲認為,國外記者是在惡意抹黑孫楊。

在與格雷格・洛德交談之前,我還採訪了《悉尼晨報》的游泳專項記者Phil。這個戴著棒球帽、鬍子拉碴的中年男子,曾經出產了多篇孫楊與霍頓衝突的稿件。

在描述孫楊在游泳上所取得的成績時,他使用了“偉大”這一類形容詞。近期在澳洲媒體上,關於孫楊與霍頓的衝突呈連篇累牘之勢。但Phil表示,作為記者他只是客觀描述發生了什麼,“當然,澳洲媒體上有很多評論,這些評論觀點更犀利,有貶孫楊的,也有挺孫楊的。”

與Phil一樣,格雷格・洛德在話語中,也絲毫沒有透露對孫楊的任何貶低。他們對孫楊並沒有個人情感,只是站在媒體的角度來報道新聞事件。

孫楊形象的受損並不是一天形成的。喀山世錦賽上,孫楊與巴西女運動員的衝突,以及其後砸更衣櫥櫃事件,讓孫楊在國際上口碑暴跌。Phil指出,作為一個個性非常強的運動員,孫楊過往的行為很容易讓他成為眾矢之的。

暴力抗檢事件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格雷格・洛德坦言,砸血樣這種行為是很難被接受的。亞當・皮蒂不敢設想砸血樣的事件發生在自己身上,“如果我在英國這麼做,可能會被弔死和淹死,民眾和隊友都會這麼對我。”

在很多國外運動員和記者口中,“鎚子”已經成為一個特殊的辭彙。美國游泳隊賽前新聞發布會上,就發生了一個有意思的插曲。

“你如何看待一年接受40次賽外檢測?”一個美國記者這樣詢問他們的當家明星德雷塞爾。

“就算是凌晨三點他們來到我家門口,我也得歡迎啊。”德雷塞爾如此回答。

“會帶著鎚子歡迎嗎?”美國記者追問道,於是現場的運動員、記者們都笑作一團。

除了砸血樣這個具體的細節,孫楊的媽媽以及隊醫巴震出現在檢測現場,也成為了歐美運動員質疑的焦點。當被問到他的媽媽是否也有可能出現在檢測現場時,皮蒂的回答是:“這是完全不可能發生的事情,非常荒謬。”

而巴震的身份更是成為了被攻擊的重點。“巴震已經被禁賽兩次了,他為什麼還能夠出現在興奮劑檢測的現場?英國人對此是完全不能理解。他在電話中與浙江反興奮劑機構的工作人員通了電話,而對方是他在醫院的同事。這之間的聯繫很容易讓人生疑。”格雷格・洛德說。

沒有“聖人”,沒有“天使”

游泳賽場對於存在禁賽污點的選手從來都不寬容。孫楊因為2014年在尿檢中查出違禁物質曲美他嗪,遭到禁賽三個月的處罰。

兩位國外記者都表示,考慮到孫楊歷史最偉大自由泳選手的地位,禁賽事件很容易被揪住不放,但這並非是孫楊的“專利”。“孫楊的禁賽歷史,是永遠不會被忘記的。但這絕不僅僅針對孫楊。”Phil強調。

Phil舉了埃菲莫娃的例子。7月26日晚,這位來自俄羅斯的名將奪得了女子200米蛙泳的金牌。2016年,埃菲莫娃尿樣中查出美度銨呈陽性。她一度被禁止參加里約奧運會,但在賽前突然解禁。美國名將莉莉・金就在發布會上“手撕”埃菲莫娃。這一次,莉莉・金也是對孫楊抨擊最猛烈的美國選手。

美國名將莉莉・金(Maddie Meyer/)

經前《京華時報》游泳記者周磊提醒,我突然想起7年前的一樁舊事。2011年游泳世錦賽,巴西名將小西埃洛頂著男子100米自由泳衛冕冠軍、世界紀錄保持者的身份來到上海。他賽前尿檢呈陽性,被查出含有利尿劑。由於利尿劑無助於提高成績,巴西泳協認為他屬於誤服。國際泳聯就此上訴至CAS,但起訴被駁回,小西埃洛如願參賽。

當時,他也受到了包括菲爾普斯、羅切特等名將的猛烈抨擊。他出場時,有運動員做出了拇指向下的手勢,賽場內也能聽到噓聲。我曾經在發布會上專門就此向小西埃洛發問。他數次淚灑賽場,所承受的壓力與今日之孫楊比起來,有過之而無不及。

光州世錦賽,孫楊出場的時候,歡呼聲佔據主流。(也有可能他的粉絲歡呼聲分貝過高,掩蓋了噓聲。客觀來說,我在觀看孫楊的兩場決賽時沒有聽到噓聲。)

領獎颱風波更多遷怒於FINA

光州世錦賽的領獎台成為了曝光度最高的區域。在這裡,霍頓以及鄧肯・斯科特先後拒絕在領獎台上與孫楊合影。男子4×200米自由泳決賽前,全世界的記者都在期盼孫楊、霍頓、斯科特一起站上領獎台的一刻。最終結果令人失望,孫楊和斯科特都無緣領獎台。

不過,無論是澳洲記者Phil,還是英國記者格雷格・洛德,都認為這些運動員的行為是指向FINA的,而並非孫楊。

“很多運動員對待孫楊的態度,並不是針對孫楊的。孫楊很不幸,成為了這個目標。如果FINA和WADA及時處理了所有問題,這一切就不會發生。”Phil說。

格雷格・洛德持完全一致的觀點,認為國外運動員對孫楊的抵制瞄準的是整個系統。“如果從孫楊、其他運動員以及整個世錦賽的利益來考慮的話,應該在三到六個月把所有問題解決掉。如果孫楊是清白的,事情就結束了;或者孫楊不是清白的,他會被禁賽。無非就是這兩種可能。這樣的話,就不會有人在光州進行指責了。大多數人抵制的,是這個事情沒有及時處理好。”格雷格・洛德說。

運動員之所以對這樣的事情感到失望,因為之前的世錦賽也發生過類似的情況。“FINA想要掩蓋事情的真相,封鎖了一切情況,如果及時有效溝通,情況會好很多。這並不是針對孫楊的,如果你翻開過往的興奮劑禁賽歷史,會發現禁賽處罰從幾個月到幾年不等。FINA宣稱情況不同,但從運動員的角度來說很難理解,因為標準不同。”格雷格・洛德說。

格雷格・洛德之前是FINA新聞委員會的成員。當他覺得新聞委員會提出的問題永遠得不到解決時,於是就辭職了,“FINA的行為總是非常被動的,當有問題出現的時候,才想起來去解決,而不是提早設想到這些情況。”

格雷格・洛德同時透露,國際泳聯執行主任馬克萊斯庫在泳池邊擁抱孫楊的舉動令很多運動員不滿。而很多國外運動員也會認為中國贊助商的錢讓孫楊受到特殊優待。“國外運動員不是嫉妒孫楊,他們只是希望被公平對待。”格雷格・洛德還舉了羅切特的例子,後者因為在社交媒體上曬出靜脈注射的照片,就遭到了禁賽。國外運動員擔心孫楊會受到某種優待。

關於馬克萊斯庫擁抱孫楊的細節,我無從進行考證,只能算單方信源。農夫山泉是國際泳聯的贊助商。我也並不認為這會讓孫楊受到優待。因為孫楊並不是農夫山泉的代言人,兩者之間並無瓜葛,如果非要尋找二者之間的聯繫,只是恰好都出自浙江省而已。

孫楊為中國游泳歷史背的鍋

孫楊被國外運動員放在顯微鏡下檢查,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他是中國游泳隊的一員。

1994年,中國游泳隊在廣島亞運會上出現了大面積興奮劑違規事件,多達7名游泳運動員被禁賽。里約奧運會的時候,陳欣怡也被查出興奮劑違規。

格雷格・洛德說,歐美選手會對三個國家的游泳運動員特別苛責,分別是中國、俄羅斯和巴西。最主要的原因是這些國家曾經出現過大面積興奮劑違規事件。

當然,他也不排除這裡面存在政治的因素,以及語言溝通不當的問題。《體壇周報》游泳專項記者段伊伊告訴我,日本選手瀨戶大也頗受歐美選手歡迎,就是因為他勇於用英語進行溝通。他也頗受中國記者歡迎,因為他是中國女婿,不時會飆一下中文。

中國游泳隊擁有“黑歷史”,並不代表孫楊是不幹凈的。但是,在國外運動員眼中,孫楊不可能與中國游泳的歷史切割開來。

略有些反諷的是:就在昨天,中國反興奮劑中心公布了禁止合作名單。被禁賽的教練員中包括前中國女子舉重隊主教練馬文輝、速度滑冰教練員馮慶波等名教頭。游泳教練同樣榜上有名,劉海濤和熊國鳴赫然在列。其中,熊國鳴是一個具有特殊意義的符號。他就是1994年廣島亞運會被禁賽的七名游泳運動員之一,後來還曾被查出過興奮劑違規。時隔多年之後,他因為弟子劉鈺昕被查出外源性促紅素陽性而被禁賽四年。

結語

從我在光州的走訪來看,國外記者並沒有刻意抹黑孫楊,他們甚至會把“最偉大(greatest)”這樣的辭彙冠在孫楊的名字之前。但因為中國游泳隊的封閉,以及語言方面的問題,他們很難與孫楊一方進行直接溝通。他們所呈現出的報道不夠全面,往往少了孫楊一方的回應。

孫楊口中所受到了的“侮辱與詆毀”,並不是因為他是一個中國人。格雷格・洛德說,這絕不是人種的問題。Phil則表示,李娜在澳洲無理由地受到當地人的歡迎,而孫楊則像他們的同胞克耶高斯一樣是一個爭議性的人物,有人喜歡,有人討厭。

孫楊現在的處境,與其個性、禁賽歷史、團隊的過度保護密切有關。不可否認的是,他在光州也成了FINA不作為的替罪羊,以及為中國游泳隊的黑歷史背了鍋。還有就是語言問題,將他與國外運動員、國外媒體隔絕開來。在世界的舞台上,他缺少發聲的機會。

國人沒有必要這麼玻璃心,孫楊受到多名國外名將的攻擊原因是多方面的,但並不是因為他是黃皮膚的中國人,更不是歐美選手嫉妒孫楊的成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