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夏河:越來越覺得隔牆有耳

密密麻麻的攝像頭(圖片來源:)

不知道是就我自己這樣?還是大傢伙都有相同感受?

六七年前我在微博啥都敢說啥都敢寫,寫完還有老多人敢評敢轉。

四五年前我不敢在微博想哪說哪了,我腦袋裡裝了個過濾網,敢說的我發微博,不敢說的我發朋友圈。

三四年前過濾網不夠用了,我腦袋裡升級裝了套凈化系統,不咸不淡的我發微博,稍有滋味的我發朋友圈。

兩三年前我發現腦袋裡光有凈化系統都不成了,因為萬一有一粒微塵沒過濾乾淨…那都是事,於是乎別人說中我心我轉發,自己堅決不亂髮微博,實在憋不住發條不咸不淡的朋友圈。

這一兩年我發現天底下沒有質量太好的大腦過濾系統,朋友圈也不安全,想好好活著唯有裝聾作啞,於是乎我把朋友圈也設置成了三天可見,三兩閨蜜老友的小群暫且保留,其餘人多大群全部退群……有事一對一單獨語音通話,可越來越多的好朋友在煲粥正熱時忽然停住問‘咱們通話也小心點,這都有人監聽’我問‘咱們也不是啥大人物,至於為了咱們浪費人工成本么?’朋友們謹慎的說‘那也小心點為好,沒覺得剛才信號不太好了么…’

最近我更忐忑,因為我發現當下社會上偷拍偷錄的小人特別多,於是乎朋友私下聚會我也萬分謹慎,吃飯前大家先問好今天幾個人?都誰要帶誰?若是有些不知根不知底的……我可能這個局都不去了。

越來越沒有安全感,越來越覺得隔牆有耳,越來越恐懼不定哪句話招誰不愛聽了,自己就消失了,消失的像飛灰一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