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林鄭月娥何日成為香港的陳希同?

關於香港反送中運動的新進展是,港府對香港市民的五大訴求沒有正面回應,導致運動不斷升級。集會、遊行、罷工,香港市民和平抗爭活動此起彼伏。日後的8月份,每個周末都還會有活動。據官方香港電台報道,林鄭月娥周日上午十點連同多名司局長在特首辦見記者,她說過去一兩星期,暴力及破壞行為不斷升級,由任意阻塞港鐵車門、四處癱瘓主要幹道,包括多次堵塞過海隧道、折毀交通燈、圍堵及攻擊各區警署、破壞公物等,有些暴力分子對於持不同意見市民作恐嚇及網上欺凌,一小撮極端暴力人士甚至丟磚、縱火、丟汽油彈、製造炸彈、藏有大量攻擊性武器,都是非常嚴重的罪行。

林鄭月娥又說,一部分人用暴力表達政治訴求,部分極端分子甚至令事件變質,包括污損大陸國徽,將升起的大陸國旗拆走拋下海,揚言要搞革命,光復香港,有關行為已遠遠超越原有的政治訴求,挑戰大陸的國家主權、危害一國兩制的違法行為,會摧毀香港的穩定繁榮。

這令筆者不由得回想起30年前的中共《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以及接應而來的李鵬講話中的類似內容。

當時那篇標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人民日報社論中說:極少數人藉機製造謠言,指名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蠱惑群眾衝擊黨中央、國務院所在地中南海新華門;甚至還有人喊出了打倒共產黨等反動口號;在西安、長沙發生了一些不法分子打、砸、搶、燒的嚴重事件……。如果對這場動亂姑息縱容,聽之任之,將會出現嚴重的混亂局面,全國人民,包括廣大青年學生所希望的改革開放,治理整頓,建設發展,控制物價,改善生活,反對腐敗現象,建設民主與法制,都將化為泡影;甚至十年改革取得的巨大成果都可能喪失殆盡,全民族振興中華的宏偉願望也難以實現。一個很有希望很有前途的中國,將變為一個動亂不安的沒有前途的中國…。不堅決地制止這場動亂,將國無寧日。

當時,那篇標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人民日報社論中說:極少數人藉機製造謠言,指名攻擊黨和國家領導人;蠱惑群眾衝擊黨中央、國務院所在地中南海新華門;甚至還有人喊出了打倒共產黨等反動口號;在西安、長沙發生了一些不法分子打、砸、搶、燒的嚴重事件……。如果對這場動亂姑息縱容,聽之任之,將會出現嚴重的混亂局面,全國人民,包括廣大青年學生所希望的改革開放,治理整頓,建設發展,控制物價,改善生活,反對腐敗現象,建設民主與法制,都將化為泡影;甚至十年改革取得的巨大成果都可能喪失殆盡,全民族振興中華的宏偉願望也難以實現。一個很有希望很有前途的中國,將變為一個動亂不安的沒有前途的中國……。不堅決地制止這場動亂,將國無寧日。

這篇社論發表的25天後,李鵬在“首都黨政軍幹部大會”上的講話中聲稱:北京的事態還在發展,而且已經波及到了全國許多城市。在不少地方,遊行示威的人越來越多。在有的地方,也發生了多次衝擊當地黨政領導機關的事件,發生了打、砸、搶、燒等嚴重違法破壞活動。最近,甚至鐵路幹線上的火車也遭到攔截,使交通被迫中斷。種種情況表明,如再不迅速扭轉局面,穩定局勢,就會導致全國範圍的大動亂。我們國家的改革開放和四化建設,人民共和國的前途和命運,已經面臨嚴重的威脅……。

該講話向全中國和全世界公開播發的同時,李鵬的“戒嚴令”出台。

上個月李鵬終於死了的消息被中共官媒證實後,有質疑中共政權藉機高調讚揚李鵬“平息反革命暴亂”的豐功偉績是“習皇舞劍,意在香港”,欲讓林鄭月娥成為“香港的李鵬”。

筆者倒是認為,雖然香港被“戒嚴”的危險性眼看已經不再是危言聳聽,但此惡果一旦出現,她林鄭月娥充其量也只能被類比成30年前的北京市長陳希同,將她類比成30年前的李鵬,無論是從共產黨政權的組織級別角度還是從對人類文明的危害性角度,都實在是過於抬舉她林鄭月娥了。

我們本專欄的上篇文章中已經介紹和分析過:幾年前《李鵬日記》在海外面世後,曾經在一篇評論文章之後讀到了網名“額心到底“的跟帖,內容是:陳希同臨死前出書:“我只是執行命令”;李鵬香港出書:“命令不是我發的,我接到上面的通知”;鄧小平女兒:“這是個集體的決定,不是哪一個人定的”。

既然是鎮壓六四挽救了人民,挽救了中華民族,帶領中國走進了偉大的新篇章,其歷史意義堪比遵義會議,辛亥革命,五四運動……怎麼聽上去,六四(鎮壓決策)像一坨屎,誰都生怕沾上?求解啊,痛苦啊!

現如今,習近平政權借李鵬之死,趁機給了這位“噁心到底”網友一個“旗幟鮮明”的解答,在重新強硬肯定“天安門平暴”無比英明、無比及時、無比正確的前提下,把30年前“採取果斷措施”,“穩定了國內局勢”之豐功偉績的首功記到了李鵬頭上。一定程度上,也為臨死之前還在為自己鳴冤的陳希同起到了一點開脫的作用。

眾所周知,直到2012姚監復先生在香港為陳希同出版了《陳希同親述:眾口鑠金難鑠真》一書之前,原北京市市長陳希同被指是1989年促使軍隊鎮壓天安門六四民主運動的領導人之一。外界盛傳,身為鄧小平親信的陳希同曾向鄧“謊報六四軍情”,誇大學潮嚴重性,導致鄧做出鎮壓決定。對此,陳稱:“鄧小平耳目眾多,他怎麼可能被騙?(“謊報”的說法是)低估了他。”陳還表白,“半次都沒有去過鄧家。”

陳希同曾針對《李鵬日記》等回憶錄的文字和曲筆,揮手寫了一首詞曰《莫教後人考證難》,開篇第一句就是:歪曲竄改何時了?

六四鎮壓後,陳希同曾以北京市長兼國務委員的名義,向人大常委會做《關於制止動亂和平息反革命暴亂的情況報告》,認定學潮是“暴亂”、當局鎮壓是“平暴”。該報告曾印發100萬份傳達全國城鄉,無形間讓陳希同成了“六四”的元凶。對此,陳解釋:“中央讓我做報告,我不能不做。(對這份報告)我一個字也沒有參加討論,一個標點符號也沒有改,但是我承擔責任。”

一句“但是我承擔責任”,流露出陳一定程度的懺悔。語氣中聽得出,陳並不認為當年的鎮壓是一件光彩的事。姚監復問陳:“你作為市長,你的市民無辜死掉了,你有什麼感覺?”陳的回答是:“作為市長,我感到難過……假如處理得當的話,一個人都不應該死,而事實上,那天死了好幾百人。”

關於自己是“北京戒嚴指揮部總指揮”,陳希同說:“到2010年,看了《李鵬日記》才知道我是總指揮。89年時,李鵬為什麼不告訴我?有機會見李鵬的話得問他,你為什麼早不告訴我?”

當時有分析文章評論說:陳希同此說令人驚奇,要麼陳撒了謊,要麼李鵬在他出版的《日記》中撒了謊。或許,鄧小平和李鵬炮製了“戒嚴指揮部”並分派了職務,卻並沒有明確通知?或者當時,連鄧和李兩人對戒嚴和鎮壓能否成功都沒有十足信心,故而含糊其辭;又,當時中共內部一團亂,連究竟誰被委任為“戒嚴總指揮”都成了一筆糊塗賬?

日前有報道說,香港特區政府將會以“持續騷亂”為由,在8月4日凌晨申請駐港部隊對香港實施戒嚴,並清理歐美國家駐港總領事館人員和持有美國、英國護照人士。對於這樣的傳言,中共外交部發言人回答記者提問說:你說這是傳言,我可以明確告訴你,這哪裡只是傳言,這根本就是謠言!用心非常險惡,就是想製造恐慌。

此消息似乎能夠說明,在香港實行戒嚴不會在近日內發生。但這,並不代表著永遠不會發生。

另外,日前國防部新聞發言人吳謙在被問及解放軍應對香港目前形勢發展時,已經就“在駐軍法的第三章第十四條”明確表達,那就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必要時,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也就是說,如果香港當局以警力不足為由請求“支援“,中共駐港部隊隨時可以“合法”在香港地區執行“制止動亂”和“平息反中暴亂”任務。但這與“實施戒嚴”,並不是一回事。

嚴格說下來,林鄭月娥的許可權是以“特區政府”名義要求中央政府下令讓駐港部隊出動,但“戒嚴”的實施,根據《駐軍法》的第六條規定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者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者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時,香港駐軍根據中央人民政府決定,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的全國性法律的規定履行職責”。意思就是,屆時可以“合情合理”地在香港實施1996年頒布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戒嚴法》。如果是對全港地區實施戒嚴,戒嚴令要由全國人大常委會發布;如果象30年前對北京一樣,具體來說只要把香港地區的任何一條街道排除在外,那麼就可以由國務院總理髮布“對香港部分地區實施戒嚴”的戒嚴令,內容包括:(一)禁止或者限制集會、遊行、示威、街頭講演以及其他聚眾活動;(二)禁止罷工、罷市、罷課;(三)實行新聞管制;(四)實行通訊、郵政、電信管制;(五)實行出境入境管制;(六)禁止任何反對戒嚴的活動…..。為保障戒嚴地區內的人民基本生活必需品的供應,戒嚴實施機關可以對基本生活必需品的生產、運輸、供應、價格,採取特別管理措施…….。

在新聞發布會上,林鄭月娥口中的“極端暴力人士”們都聽好了,一旦她老人家認定只剩“玉石俱焚”一個選項,屆時你們所要面對的就不僅僅是催淚彈和海綿子彈等所謂“警械”了,屆時駐港部隊根據《基本法》和《駐軍法》都已經賦予他們的施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戒嚴法》中明文規定:在戒嚴地區遇有下列特別緊急情形之一,使用警械無法制止時,戒嚴執勤人員可以使用槍支等武器:(一)公民或者戒嚴執勤人員的生命安全受到暴力危害時:(二)拘留、逮捕、押解人犯,遇有暴力抗拒、行凶或者脫逃時:(三)遇暴力搶奪武器、彈藥時;器、彈藥時;(四)警衛的重要對象、目標受到暴力襲擊,或者有受到暴力襲擊的緊迫危險時;(五)在執行消防、搶險、救護作業以及其他重大緊急任務中,受到嚴重暴力阻撓時;(六)法律、行政法規規定可以使用槍支等武器的其他情形。

林鄭月娥在她最近一次的新聞發布會上,故意使用了“玉石俱焚”四個字,“玉”當然是指她本人,“石”無疑是指不逼她下台絕不罷休的香港“暴徒”們。日後無論是她老人家自己感覺實在挺下不去了,或者是“中央政府”的習近平終於發出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絕望吶喊之日,便是她林鄭月娥“依法”向香港駐軍的“戒嚴指揮機構”移交權力之時。再往後的局勢發展中,無論是香港是否會因此而變成死港和臭港,“暴徒”肯定是或面臨牢獄之災甚至家破人亡,或逃離家園亡命天涯,而屆時她林鄭月娥這塊“玉”也沒有可能會象她的前任那樣,在特首的位置上平安降落之後,至少再撈一屆全國政協副主席的位置坐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