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打壓宗教文件曝光 中共用測謊儀查泄密者

雲南迪慶藏族自治州牛人村舉行彌撒儀式。圖片拍攝於2018年12月24日(路透社

線上人權雜誌《寒冬》近年來公布多份中共當局打壓宗教信仰的文件,例如日前曝光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今年4月下發的紅頭秘密文件,內容是要求中國監獄深化“去極端化”工作,透過學習習思想以改造、轉化維吾爾族人和所謂“邪教分子”。

這些官方文件的曝光,無疑是為中共打壓信仰的罪證又添了一筆,也使得中共當局開始在全國進行針對內部文件的防泄密排查工作,並全面搜捕“泄密”人員,被捕者可能被以故意泄露國家機密罪判刑。

追查“泄密者”

《寒冬》8月6日的報導指出,被曝光的許多文件並非保密級別最高的絕密文件,也沒完全揭露中共鎮壓信仰人士的邪惡內幕,但仍觸動中共敏感的神經,開始對提供消息、文件的人士展開追查、迫害。

報導稱,已獲取多份有關全面展開防“泄密”的排查文件,分別來自山東、河南等地,由各地省委、市委、縣委的保密委員會於5月至6月期間發布。而這些文件內容顯示,此次防泄密行動涉及範圍很廣,各省、市、縣政府單位及部分事業單位都被要求落實。

文件要求,對所有能接觸到機密信息的人員進行專門培訓,命令其簽訂保密承諾書。上級會定期督察回訪,檢查他們的工作;每天還要通過檢查上下班考勤及在崗情況,加強對黨委和政府部門工作人員的監督,並確定他們沒有通過郵箱、微信與微博等社交信息平台、手機及其應用程式採集或傳輸涉密信息;涉密人員如果出國,要調查行程詳情。

無論是紙質,還是保存在USB隨身碟、光碟中的政府文件,及相關資料的網路傳播情況,也被要求全面檢查,使保密措施面面俱到。

報導指出,已有多地政府內部人士反映,當地已經對文件存檔方面的問題進行排查,為避免文件外泄,文件只在會議中閱讀,禁止下發,僅允許與會人員作筆記。有些地方政府甚至要求對所有“境外敵對勢力的竊密情況和情報搜集情況”進行調查。

政府內部人士還透露,中共特別重視內部文件被泄露給《寒冬》等媒體的事件,因此所有可能接觸這些文件的人都遭到全面排查,甚至檢測指紋、動用測謊儀,掃描手機等可能被用來拍照的設備,只為了找到“泄密者”。

去年以來,至少已有45位《寒冬》記者遭到抓捕,許多人至今仍被關押,連被懷疑者的近親屬也遭到排查、抓捕。一名政府內部消息人士透露,被控犯有“泄露國家機密罪”的人可能會被重判。

“機密”的定義

《寒冬》過去曝光多份中共打壓信仰的文件,例如今年4月曝光一份中共內部機密文件,顯示江蘇省在2018年不惜動用包括國保、技偵、網安、經偵、治安、出入境、通信等16個警種和部門聯合大規模鎮壓基督教新興宗教團體。當地政府要求上述各部門共享資源,要打所謂的“合成仗”、“情報科技仗”。

而遭中共當局從1999年打壓至今的法輪功,也有多份文件曝光中共當局的打壓手法,如遼寧省某地在2015年有文件是針對法輪功等信仰團體展開“網上排查、境外排查和專案打擊工作方案”。

2018年遼寧省又有份針對法輪功等信仰團體的專項行動方案,要求除了通過境內排查的方式調查信徒情況,還要出動大量的海外網路水軍在網上發布假評論、操控輿論、搞宣傳,抹黑被打壓的信仰團體。

《寒冬》在6日的報導批評中共當局,指只要是中共認為會引起人們對其政權質疑的都是“機密”,例如自然災害、疫情信息,不滿政府行為的小規模抗議等,這些“機密”都被禁止傳播,更何況是中共迫害宗教和侵犯人權的直接證據。

例如,日前因“故意泄露國家秘密罪”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遭重判12年的“六四天網”創辦人黃琦,他在2008年汶川大地震後,因撰文揭露“豆腐渣”工程而被捕,並以“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罪”判3年徒刑。當時輿論認為,所謂的“國家機密”就是黃琦揭露了中共貪腐、無視人民安全的“豆腐渣”工程。

同時,“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等罪名也是中共打壓異議人士、維權人士的理由。例如維權律師江天勇遭當局指控涉及非法持有國家機密文件等罪名。當時江天勇的家屬指出這是誣陷,認為是當局對他長期為民維權的報復。評論也質疑,把不屬於國家秘密的文件,定為國家秘密,只為了將事件升級為敏感案件,以進行打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博談網記者蘇智敏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