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張婧:我聽說的中共對新疆人的恐怖控制

一個朋友的朋友,從新疆畢業後到大陸上大學,畢業後在某一線大城市工作。現在已經在該地結婚生子,戶口也已經遷到了該大城市。但讓她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有一次她去外地出差,住在酒店裡,準備第二天去開會。半夜突然有人敲門,開門一看是警察,她很愕然,警察詳細地盤問了她來此地的目的是什麼。原來她的身份證號碼顯示出是新疆的,警察得到這個信息,連夜找到她並進行了盤查。

超100萬的維吾爾人及其他少數民族成員被關押在再教育營,圖為被關押的維吾爾人。(新疆司法行政微博)

最近友人全家到新疆旅遊,回來後跟大家分享的除了新疆美麗的風景照片外,就是當地的維穩管制,令人大為駭異。比如在新疆水果攤上的刀都會用鐵鏈子焊上,而且每把刀上還刻上了編號和刀主的姓名,這個編號和刀主姓名都會被警察登記造冊。

所有餐館、飯店、菜市場、修理廠刀子都用鐵鏈拴住,打上二維碼(受訪者提供)

此外,隨時隨處的安檢是新疆的一大特色,住酒店、吃飯、進超市都需要進行安檢和檢查身份證。而且現在,安檢的級別又提高了,如進入新疆公路上的收費站,車上的每個人都需要驗明身份,採用的不只是刷身份證的方法,還要求每個人都刷臉。而進入加油站,則只有司機被允許進入,且司機必須在刷臉後才能開進加油站加油。這是怎樣的恐怖?

新疆“再教育營”侵犯人權的問題備受外界關注。(JOHANNES EISELE/AFP/)

這讓我不禁想起了另一位朋友曾提起的事情。他是新疆人,現在已經生活在中國北方的某座城市中,但他的父母仍然生活在新疆,每年他媽媽來幫他帶孩子,都需要經過一套繁雜的流程。首先必須先到他所屬地的派出所開具一份申請他媽媽來探親的證明,然後他媽媽再到新疆當地的派出所開具一份許可證明,同時拿著這兩份派出所開具的證明,才能在當地購買火車票或飛機票。

除此而外,被探親屬必須作為新疆當地人的擔保人,也就是說需要保證此人從新疆出來後的一切所作所為以及必須如期回疆。如發現出來後未按期回疆,那麼就會採取各種手段懲罰,包括停發工資或退休金等等。而他媽媽為了在當地能夠順利開具證明信,平時就需要盡量多的表現出聽話和服從,如每周積極去參加街道組織的升中共血旗活動,等等。

上述奇葩之事並非是個例。還有一個朋友的朋友,從新疆畢業後到大陸上大學,畢業後在某一線大城市工作。現在已經在該地結婚生子,戶口也已經遷到了該大城市。但讓她感到不可思議的是,有一次她去外地出差,住在酒店裡,準備第二天去開會。半夜突然有人敲門,開門一看是警察,她很愕然,警察詳細地盤問了她來此地的目的是什麼。原來她的身份證號碼顯示出是新疆的,警察得到這個信息,連夜找到她並進行了盤查,她說幸虧現在她的身份證已經是所在城市市發的了,如果用的是新疆的身份證,估計她寸步難行,連機票都不能買。

還聽人說,在新疆凡是能夠體現出宗教或民族特點的任何東西,都是中共打擊的目標。中共最重要的目標就是去宗教化。眾所周知,新疆是一個多民族地區,有維吾爾族、哈薩克族、回族、漢族等民族,原來新疆人過的節日有古爾邦節,開齋節,諾魯孜節等,節日里大家身著民族服裝,互相登門拜訪,慶祝節日,而現在即使是過節也不允許大家穿民族服裝,甚至基本上不允許過這些節了,家家戶戶都要懸掛中共黨魁的畫像。不僅如此,任何能使人聯想到民族或宗教的東西,哪怕是生活用的器皿,都不能存在,比如原先家家戶戶煮奶茶的茶壺等都非常有民族特色,形狀和材質都讓人喜歡,茶壺上經常刻著具有民族特色的好看的花紋或雕刻有維吾爾語或回族的文字。只要家裡有這些東西,就都要被警察收走。

至於新疆“再教育營”,據說拘押的包括對政府有微詞者,不認同現行政策者,進去後少則幾個月,多則幾年,說不準啥時才能回家。

友人敘述中的新疆讓人不寒而慄,顯然,中共不僅在將新疆變成一個大監獄,也在將其變成地獄。中共之惡、之邪、之反人類,豈是可以用言辭盡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