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究竟哪些人葬送了大陸錦銹山河?

一九四九年三月廿八日,李宗仁派國防部參議劉仲容秘密北上向毛周彙報長達七小時。此人兩次北上,來去安全,均系李宗仁向毛澤東擔保。這個中共軍委會情報科特工,在李白身邊潛伏十四年,從西安事變前策劃劫持蔣公開始,做盡了壞事。

究竟哪些人葬送了大陸錦銹山河?

2007年八月,南方日報刊出了訪問老舍之子舒乙的大塊文章。舒乙說,北京有個記者叫傅光明,他找到了四個打撈老舍屍體的人,結果這四人都一口咬定「屍體是我獨個兒打撈的」。傅光明愈調查愈糊塗,不知該相信誰,也許四個人都在說謊。舒乙還說,寫老舍之死的書出了好幾本,但沒有一個人說「我打過老舍,我迫害過老舍」,卻都說「我救過老舍」。

揭露七·七與九·一八事變的內奸

歷史剛過了卅多年,已經這麼模糊了,更何況六、七十年前的事會任憑別有用心者恣意竄改了。坊間出售的人物傳記與回憶錄或多或少都沾上了為「尊者」諱、為政治利益故意編造謊言等弊病。例如,據遼寧省近現代史博物館研究員、張學良舊居陳列館館長楊景華在《文匯讀書周報》揭露,六十萬言的《張學良世紀傳奇》上冊還未讀完,就發現了一百五十多處史實錯誤,譬如第卅七章<處決楊常>祗有百份之廿符合史實。台北的《傳記文學》月刊去年曾刊出兩萬言書評,指此書作者王書

君聽錄音帶把國民黨中央監委張繼記成張居正,讓死去三百五十三年的明朝大學士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還臨危不懼抱住暗殺汪精衛的桂系刺客孫鳳鳴;這位張居正在第五十七章竟出現了三次,到第七十六章又成了「國民黨中央委員張瀾」,把清末立憲派、後來廁身於親共組織「民盟」的土豪劣紳張瀾送進了國民黨中央。這位擁有中共國防部背景的大陸「博士教授」胡謅了這麼一部「關公戰秦瓊」式的偽史,居然榮獲本年度中共出版總署的傳記類最佳作品獎項,號稱賣了幾十萬套。

抗日戰史也是大陸文藝作品的禁區,十多年前大陸放映影片《血戰崑崙關》,使億萬民眾得悉國軍英勇抗戰的可歌可泣史實,但中共當局立即下令禁映這部片子。在這場死難中國軍民三千多萬的慘烈戰爭結束半個世紀後,人們才從粵軍將領李潔之回憶錄、李宗仁的參謀長張任民之回憶錄以及哈佛燕京圖書館的胡漢民晚年未刊函電等得知,原來是李宗仁派陳友仁赴日本以滿洲利權換取日閥援粵,才導致九·一八事變;是南天王陳濟棠與土肥原密商南北夾擊蔣介石、許割黃河以北國土,才引起七·七蘆溝橋事變。上述新發現史料使喧囂了半個世紀的「蔣介石對日妥協……消極抗戰」「李宗仁是抗日英雄」「槍決韓復蘜是千古奇冤」等讕言不攻自破。

大陸學者普遍崇敬蔣公

國共內戰、大陸易手已經半個多世紀了,當年馳騁疆場的武將與運籌帷幄的政客都已歸道山,他們生前毀譽不一,但隔了整整兩代人的時光,所有恩怨是非似應塵埃落定,所有秘聞內幕也已陸續曝光。基於隔代修史的原則,香港夏菲爾出版社推出了廿四萬言的鉅著《毛澤東欽點的一百零八名「戰犯」之歸宿》,作者曉沖查閱了海峽兩岸三地的官方、民間史料──政府公報、年鑒、新聞報導、聲明、電文、自傳、回憶錄等逾四億字,引用了著名歷史學家黃仁宇、黎東方、楊天石、唐德剛等人的論點,對毛澤東「欽點」的一百零八名所謂「戰犯」逐個予以評述,指出他們中間有的是中國五千年文明史上獨一無二的民族英雄,有些祗是以權謀私發國難財的貪官污吏,有些根本是潛伏在國府內部的共諜而以「戰犯」頭銜逃避了軍法審判,而宣布「戰犯」名單,本系中共對國府黨政軍要員發起心理戰攻勢的一項具有高度震懾力的策略,最後作者以大歷史的觀點探討了一九四九年中華民國與中國國民黨在大陸遭遇失敗的根本原因。

對蔣中正的評價,是本書的最精采部分。作者說:「近幾年到奉化溪口蔣氏故居朝拜的遊客每年不下三百八十萬人,而去毛澤東韶山故居參訪者只有前述數字的十份之一。國共紛爭過去半個多世紀了,中國人的子孫後代各自以自己的雙腳投下了對蔣公擁戴與懷念的一票。例如大陸學者陸進修說:「偉大的中華民族,從來就對失敗的英雄懷有特別的崇敬之心,一曲兩千年久唱不衰的<霸王別姬>,古往今來曾催動了多少人深情而又痛惜的淚水。然而令人痛心的是,半個世紀以來,我們面對

著一位曾保存了我們偉大民族血脈的民族英雄,一位曾保衛了中國國民革命、推進了祖國民主統一的革命領袖,一位曾預言共產革命祗能使我們的民族革命與人民陷於萬劫不復的悲慘境地,因而自始至終堅持要反對和剷除共產邪惡勢力的偉大人物,只因他是一九四九年那一場巨大失敗的代表者,因而才不僅被他的敵人糟蹋得不成樣子,甚至被他的背叛者、某些追隨者和新一代不解歷史者否定並誤會至今」。旅美歷史學家唐德剛說:「蔣介石我民族史上千年難得一遇之曠世豪傑、民族英雄也……五千年來,率全民,御強寇,生死無悔,百折不撓,終將頑敵驅除、國土重光,我民族史中,尚無第二人也。」另一位旅美史學教授黎東方也說:「蔣公是一代英雄,能夠對日本侵略者抗戰到底,憑這一點已是千古不朽」。世界級的文學大師林語堂則頌揚蔣「不愧是民族危亡時期的一位民族領袖,他內心的睿智和道德品質無論過去還是現在都是能夠適應形勢的」。以大歷史觀點馳名國際史學界的美國哈佛大學東亞研究所研究員黃仁宇教授指出「動員五百萬的兵力同強敵不斷地作八年苦戰,為中國歷史向來之所無……將一個局部的戰爭拖成一個國際戰事,中國也賴此得到最後勝利。凡此都不是軍事教科書之所敘及」。

桂系曾參與策劃西安事變

上世紀八十年代那部洋洋洒洒五十萬言的《李宗仁回憶錄》面世後,許多中外讀者誤信了那個貌似忠厚的廣西佬的謊言,以為「共軍之所以能席捲江南奄有全國,實因蔣先生自毀長城、開門揖盜所致……他是故意如此部署,以促使我早日垮台」。然而,他口述謊言時萬萬想不到,在他死後廿八年,中共的檔案、文獻保管部門為了「創收」,竟把「大內檔案」輯印成八百萬言的《中華民國大事記》,把他見不得人的卑劣勾當與鬼蜮伎倆全部抖了出來:一九四九年一月廿日,李宗仁通過劉仲容轉告中共駐滬負責情報聯絡工作的吳克堅,說明他已派人去武漢,要白崇禧將武漢讓給中共,並聯合湖南省主席程潛一同反蔣。若程潛不肯聯合,則白可向長沙進攻;如程同意聯合,則桂系軍隊可以放心配合共軍進攻南京。蔣公下野後六天,李白的私人代表劉仲華、黃啟漢在北平頤和園向中共代表葉劍英轉達李白的秘密口信,表示願以和平方式加快勝利進程,首先實現局部和平,及與中共並肩作戰,切實在「八項條件」下裡應外合。一九四九年三月廿八日,李宗仁派國防部參議劉仲容秘密北上向毛周彙報長達七小時。此人兩次北上,來去安全,均系李宗仁向毛澤東擔保。這個中共軍委會情報科特工,在李白身邊潛伏十四年,從西安事變前策劃劫持蔣公開始,做盡了壞事。

本書引述中共中央統戰部副部長宋坤的回憶錄,闡明李宗仁原來是為了區區十二萬美金才自貶為「民族罪人國家蟊賊」回歸大陸──他將一批贗品書畫托程思遠帶去北京,聲稱是花十一萬美購買的,周恩來請專家鑒定,這批畫至多值三千美金,然而老毛認為這是一筆政治賬,慷慨付予十二萬美金,李宗仁感激涕零,忘乎所以,於是上了賊船。

李宗仁白崇禧曾打算與共軍並肩作戰

一般人了解白崇禧是一九四八年十二月廿四日在徐蚌戰役失利後通電逼宮,導致蔣公下野。保衛大上海的官兵耿耿於懷的是,白崇禧以華中剿匪總司令擁兵六十萬坐鎮武漢,非但不出兵援滬解圍,反而在漢口截留了由重慶運往長江下游守軍的大批彈藥,致使下游國軍有槍無彈、有管無炮,還打什麼仗?所以蔣公引退實為萬不得已之舉。本書引援共方最新露布的資料說:白崇禧發出亥敬電後十九天派黃紹閎從武漢乘專機秘密飛香港,將他致李濟深函托「民革」駐香港負責人黃琪翔轉予中共駐港負責人潘漢年轉達毛澤東,謂白「反蔣早具決心」,請中共中央轉知中共華中局與白達成軍事諒解,並商定以後共同作戰計劃。黃對潘說:「白已決心和平,與蔣系已成敵對,但桂系軍力在華中只及蔣系的三份之一,程潛雖可聯合,但若得不到中共的配合,仍無成功的可能」。蔣公下野後一周,白派代表李書城往鄭州見共方中原野戰軍負責人,基本同意毛澤東所提八項條件,只是感到宣布戰犯太多,他(白)本人不應包括在內。他表示願意聯合共軍對蔣系作戰,希望中共同意不改編他的軍隊,並能讓他參加聯合政府。三月卅日中共中央軍委電示二野劉鄧並告陳毅:我們決定聯合李白反對蔣黨,決定要白讓出花園口以北地區……如守軍南撤,則不要攻擊或追擊……待東北主力到達後,再通知白崇禧連同漢口、漢陽等地一齊有秩序地讓給我們。四月十日白崇禧電共方稱安慶桂軍撤退暫有困難,請中共暫留該地勿攻,以待和平解決云云。是日中共中央電劉伯承張際春李達並告總前委,令前線停止對安慶的攻擊,「彼此暫維現狀」。從後來白崇禧不戰而退的記錄來看,他基本上是按中共指示喪師失地的。

白崇禧通敵縱匪的另一事例是,一九四九年五月,參謀總長顧祝同密電華中剿匪總司令白崇禧,稱已得密報,該部副總司令張軫圖謀叛變,令將張及其麾下一二七軍的師以上軍官扣押送廣州。白崇禧故意向張軫出示密電,還縱放他逃離武漢返回一二七軍軍部召集所部布置嘩變,然後虛幌一招佯裝敗退,讓張軫率三個師二萬餘人在武昌以南之賀勝橋一帶投共,此舉使武漢大門敞開,防州廣州的最後屏障頓時潰散。

本書披露的大量第一手秘檔,顛覆了中共五十年來編印的大量「新民主主義革命史」、歷史教科書以及國共內戰史論著,而那本號稱銷售一百萬冊的《李宗仁回憶錄》似應扔到垃圾桶里去!全中國、全世界受騙半個多世紀,到新世紀才得以真相大白,歷史老人就是這樣無情地嘲弄那些試圖扭曲歷史的無恥之徒。

張恨水筆下「五子登科」的原型

本書澄清的另一項歷史懸案乃是北平市參議會議長許惠東案。許惠東是張恨水筆下「五子登科」的原型,抗戰勝利後,他以北平市黨部主任委員身份,驟成北平第一紅人。他接收了大小房屋百餘幢、姨太太七名、汽車十二輛(與中共北京市副市長、九年前自殺的王寶森相似)。為了保全偌大家產,北平圍城時他力主投降,傅作義致毛澤東的乞降電文就是他起草的。不料共軍進城後,他首先被捕入獄,經傅作義向老毛求情,聲淚俱下,老毛僅允免許一死。這五十多年來寫歷史的人都說鄧寶珊與傅作義女兒傅冬菊是北平「和平解放」的功臣,殊不知首名「功臣」竟是瘐死獄中的許惠東。令人驚奇的是,中華民國總統府國史館與大陸的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都未為許惠東立傳。因為他死得早,幾乎無人知曉。本書的作者據各種資料考證許惠東是死在他的同志──取他而代之任北平市黨部主委的吳鑄人的「借刀殺人」計之中。吳鑄人是牛津大學農業經濟碩士,五十年代流亡香港時任過輔仁書院院長。

為陳誠、胡宗南、湯恩伯辨誣

對於中共切齒痛恨的陳誠、胡宗南、湯恩伯三人,作者指出:「從共方披露的歷史檔案可知,東北是衛立煌故意葬送的,陳誠對大局糜爛並無顯著過失,但他重用劉斐、郭汝瑰是他一生最大的失誤」,「胡宗南部大敗土肥原五、六個師團於靈寶、時家山,挽救了豫西與中原危局;一九四四年日寇進犯貴陽、西南告急之際,最高統帥部曾抽調胡部兩個軍空運貴陽增援,始解陪都之威脅,故中共渲染胡宗南守黃河不抗日純系造謠。一九四九年蔣公先後調動胡部援救許昌、太原、徐蚌被圍國軍,故胡部已抽調過半。蘭州失陷後,胡宗南沿秦嶺山脈布防,孤軍作戰三個月,一度反攻寶雞,最後奉命南撤成都,拱衛陪都,在半個月內率十萬大軍延六百公里戰線且戰且退,全師抵達成都,在鄧錫侯、劉文輝叛變四處設伏的危局下,安全掩護蔣公赴台,又堅守西康四個月,至彈盡糧絕傷亡殆盡才撤離大陸,堪稱無愧於黨國。可惜他治軍不嚴,疏於防諜,以致三次閃擊延安計劃都功虧一簣」「湯恩伯保衛大上海取得擊斃共軍七千六,傷兩萬四千六百人之戰績,由於他堅持抵抗,使李宗仁在南京得不到投共的間隙,因此後人對湯的評價不能被中共牽了鼻子走。」

關於國軍兵敗,作者認為不能埋怨陳誠拒絕收編東北偽軍,也不可推諉於蔣公越級指揮,而應歸咎於保密防諜漏洞,所以對中華民國傷害最大的千古罪人依次為:劉斐、郭汝瑰、衛立煌、盧漢。

大陸淪為殺戮戰場的根本原因

作者從官方文件與被特赦戰犯的回憶錄確認,以上一百零八名戰犯非正常死亡有十人(梁敦厚、戴季陶、桂水清、陳長捷自殺,王靖國、許惠東瘐死獄中,陳儀因共諜案被台灣保安司令部軍法處槍決,戴炳南被中共太原市軍管會公審槍決,康澤被毛澤東的紅衛兵活活打死,王耀武活活嚇死)。本書附錄了五十五名投共高級將領的言行與下場,指出其中七人(郭汝瑰、黃琪翔、黃紹□、龍雲、程星齡、羅翼群、陳銘樞)被打成右派;到一九六六年文革爆發時,黃紹□、劉善本被紅衛兵毆辱至死,余心清則服安眠藥自盡;鄧寶珊以七二高齡被紅衛兵毒打,張克俠被打成癱瘓;八十五歲的程潛挨了斗還要劈爛自己送終的壽材,張治中被迫砸碎古董花瓶焚毀名貴字畫,馬則坐了十一年冤獄。最後結論是:半個多世紀以來,大陸淪為殺戮戰場,要歸咎於中共當局堅持「鎮反」與懲辦「戰犯」。葉劍英所說的文革「迫害兩億人,致死兩千萬人」中間,各級中共黨員幹部死於非命者佔了相當部分,也即中共各級幹部死於文革者,絕不少於十七年前他們屠殺的國軍戰俘(包括反共游擊隊官兵)的總數(三百萬)。到毛澤東發覺情況不對頭,把紅衛兵驅趕到農村插隊落戶,以軍事管制手段奪回造反派在機關、工廠、學校的領導權時,局勢已經益發不可收拾。毛澤東到病危前兩年才感到,他所信任與培養的接班人原來都是陰謀家、野心家,有的調動軍隊想發動改變趕他下台、有的甚至策劃用短程導彈、用火焰噴射器謀殺他;相比之下,他的夙敵蔣委員長待他實在太仁慈了──他在江西屠殺了盈千累萬無辜民眾,卻進出重慶無人追訴;他的副手劉少奇被捕四次,祗要寫個自白書次次都能安全回到黨的懷抱;所謂「四·一二大屠殺」其實祗殺了幾十人,逮捕的幾百人也

多數因登報自新而獲釋了,哪有關押二、三十年的?於是大筆一揮,全部釋放在押的三百四十一名國民政府省將級黨政軍特人員。如果從橫向對比,美國南北戰爭結束後,林肯下令釋放所有南軍戰俘,還讓他們帶走牲口回鄉以備春耕之用,這種高尚的人道主義精神與政治家風範,撫平了戰爭的創傷,把全國人民重新團結起來,所以一百四十年來美國不存在冤怨相報的問題,再也沒有發生內戰。

插圖五百幅涵蓋百年史

為了配合內文,作者精心挑選了五百幅插圖,創造了同類書籍插圖數量的最高紀錄。為了確保作品的公信力,本書轉載了一九五一年五月份每日刊登八版殺俘名單的人民日報原版;為了證實劉斐出賣情報葬送中華民國,本書影印了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程思遠為《劉斐將軍傳》一書撰寫的序言,披露劉「存心作出了許多錯誤的部署和獻議,使國民黨軍受到非常不利的後果」。像「毛澤東在中南海為老鄉長程潛盪漿」「龍雲親赴昆明機場歡送汪精衛叛國投日」「李宗仁在毛澤東身邊脅肩諂笑」等等,每張照片都能頂一篇文章。有些照片的說明辭十分傳神,如「毛澤東宴請衛立煌時說:當年我故意把閣下列入戰犯名單,旨在麻痹老蔣的警惕心,要不然你就同張權、黃樵松一樣遇害了!」「毛澤東特意與死守四平的名將陳明仁合影,要他務必添印六百張分贈在台黃埔軍人作為統戰示範」。

本書也不乏輕鬆而帶有娛樂性的照片,例如宋子文的嬌妻張樂怡、胡宗南的夫人葉霞翟、孫立人的如夫人張晶英都是萬里挑一的絕色美女;杜聿明的女兒杜致禮陪夫婿楊振寧去瑞典領取諾貝爾物理獎時與瑞典國王的合影委實不失貴婦人的優雅風度,而孫科的「敝眷」藍妮,則顯得好似殘花敗柳了。

總之,這是一本資料性、可讀性與趣味性俱佳的罕見好書。

白崇禧(左)和李宗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毛澤東欽點的一百零八名「戰犯」之歸宿》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