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李嘉誠今日的潛台詞——超人的密碼

今日(8月16日),首富李嘉誠終於開腔,並一開腔就於香港全部報章刊登兩款頭版特大字報,下款強調自己是一個普通的香港市民身份。乍看之下,看似簡單,其實暗藏玄機。大陸網民說看了,好像什麼也沒說。我看像佛經一樣,要看是誰讀,什麼人的腦袋看出什麼道理來。罷了,分享一下我的腦袋看到什麼,是主觀猜想,如有雷同,實屬巧合。

第一款寫著「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引用唐代的一首絕命詩,名為《黃台瓜辭》,由唐高宗與武則天的兒子:章懷太子,名叫李賢所寫。

簡單而言,李賢被他的「阿媽」武則天政治逼害,因為「阿媽」濫權謀私、專橫跋扈,在丈夫唐高宗死後,想實現自己做皇帝的慾望、權傾天下的感覺,連番逼迫自己兒子,亦即太子,致兒子於死地,逼他自殺。在此之前,其實「阿媽」已經逼死了太子的哥哥李弘。李賢死前寫下這首絕命詩。

意思很簡單,黃台是唐朝宗室,瓜是子姪,已經不堪一摘再摘,一殺再殺了。意思是說,不好對自己子女趕盡殺絕。就像曹植的《七步詩》一樣,套用於香港當今亂世,此情此景,難免令人猜想,這是勸告政治當權者,如武則天和曹丕一樣,不要再逼迫自己手無寸鐵的親人。李賢和曹植,他們兩人就像受傷的香港市民一樣,無權無力,何堪再摘?

第二款載於《明報》,其實更有意思,寫著「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愛自由,愛中國,愛包容,愛香港,愛法治,愛自己」八大句,中間另加一個特大的禁止「暴力」LOGO。真的很有趣,這確實是兩邊都可以解讀。直觀可解成為政府及警察要市民停止暴力,要愛國愛港,又要兼容並包、維持法治等,如他們每天在電視上所說。

但我看到的是,好似隱藏式的情報密碼般。我只是個人覺得,超人的台詞,怎麼也沒可能這麼簡單。如果這八大句只拿每句的最後一個字,會有這樣的一個上下聯:「因果由國,容港治己」。大意可為,當今亂局的原因由國家而起,不如容許香港管治自己吧。聽下去,難道不順耳嗎?文法工整,又一語中的。

附:

李嘉誠報章頭版表態未表明呼籲對象「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

已退休的長和資深顧問李嘉誠首度就反《逃犯條例》修訂風波引發的局勢動蕩發聲,他在香港多份報章以「一個香港市民」名義,刊登至少兩款全版廣告,其中一款提到反暴力,另一款則重提2016年他公開引用過的詩句「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在「反暴力」那款廣告中,上方為「最好的因可成最壞的果」,中間是反「暴力」大字,左右兩邊分別為「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和「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底部為「以愛之義,止息怒憤」。廣告中未有提及所指的對象。

另一款則僅寫上「正如我之前講過:『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兩款廣告的下款均為「一個香港市民李嘉誠」。

發言人引李嘉誠:年輕人聲音震耳欲聾,政府已絞盡腦汁

李嘉誠透過發言人指,李嘉誠以香港市民身份刊登廣告,是因為他認為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繫於「一國兩制」,香港必須要停止暴力,堅守法治,又說「時間的長河看不到盡頭,人生的路走不回頭」,「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是李嘉誠的心聲,勸告港人「以愛之義,止息怒憤」,要對「一國兩制」謙和而珍之。

李嘉誠發言人又回應傳媒的部分提問,對於為何刊登兩個不同廣告,指目前香港形勢複雜,難以用單一語言或溝通方法回應,「應以何身得度者,即現何身而為之說法」。至於對政府的看法,聲明寫道「現時年輕人給政府的聲音和訊息震耳欲聾,政府已在絞盡腦汁。」

對年輕人有何看法,發言人指投資青年,就是投資未來,所以不會後者把資源投放在青年工作。又說「不要讓今天的激情,成為明天的遺憾。」

李賢絕命詩:黃台之瓜,何堪再摘

李嘉誠於2016年3月出席長和業績會時曾說過「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出處為唐代章懷太子李賢的詩句,李賢受政治逼害,臨死前對當權的武則天寫下絕命詩,以黃台之瓜比喻唐代宗室,意思是已承受不了一次又一次的採摘,勸告武則天不要對自己的子女趕盡殺絕。2016年春節初一發生旺角衝突,李嘉誠以詩句勸告香港不同政見的人,無論屬哪個陣營派別,都不應再做傷害香港的事。

自6月9日連串大型反修例遊行示威活動以來,大企業和富商,包括恆基、新鴻基地產、國泰航空、由17家地產商組成的香港地產建設商會、九倉前主席吳光正等紛紛表態。

李澤楷公司:反對暴力行為

長江集團及四間子公司已於星期三(14日)在報章刊登全版廣告,上面只有18大字:「停止暴力行為期盼理性討論重建和諧社會」。

李嘉誠次子李澤楷創立的盈科拓展集團及旗下的富衛保險,今日於《東方日報》頭版刊登全版反暴力廣告,內容為18大字:「反對暴力行為維護社會秩序恢復理性討論」。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立場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