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國際新聞 > 正文

澳洲中國留學生「脫褲子」愛國 輿論不齒 微博開放點贊

澳大利亞南澳大學香港學生髮起支持香港示威者行動,期間發生了中國留學生闖入示威者人群,用流氓語言集體辱罵港生,令世人驚詫。有網民憤怒地說:「這些糞坑裡爬出的蛆,應該讓他們回到糞坑裡去。」

南澳大學香港學生遊行示威支持反送中,中國大陸留學生辱罵。視頻截圖取自推特

澳大利亞南澳大學香港學生髮起支持香港示威者行動,期間發生了中國留學生闖入示威者人群,用流氓語言集體辱罵港生,令世人驚詫。有網民憤怒地說:“這些糞坑裡爬出的蛆,應該讓他們回到糞坑裡去。”

周五起在社交網路廣泛傳播的一個視頻是:一位香港女孩高喊: Hong Kong stay strong!(香港保持強大),隨著她文弱的喊聲落下,一群中國大陸留學生以流氓腔集體回應:CNMB!

一位觀察人士稱,在全世界所有的示威遊行活動中,很少聽到有過這樣集體性的公然侮辱女性的聲音,而這個集體的聲音,來自澳洲的中國留學生,野蠻、無恥、下作。有人可憐這幫人:“因為不知道怎麼辯駁,便有了髒話”,“胡錫進說,祖國是香港的親媽,留學生居然想強姦這個親媽。”音樂家黃勃:“說實話大陸學生怎麼能罵香港學生‘CNMB’祖國是香港人民的母親啊”

Michael Anti:這些集體用生殖器語言罵人的小粉紅們是煽動所在國排華的急先鋒啊。父母的錢都被這些人花在毀壞中國人形象上去了。你民族主義能否民族主義有點教養呢,別給中國丟臉呢?

微信圈流傳甚廣的一篇署名辛不苦題為“流氓可以愛國,但愛國不能耍流氓”的文章寫到:“在胡總編的微博上,看到了一群澳大利亞留學生在國外‘愛國’行動的視頻,簡直令人心潮之澎湃久久不能平靜”。文章說,“對面的青年高喊著HK stay strong的英文口號,顯得聲音柔弱,綿軟無力,雜亂無章。而我們這邊的留學生鬥志昂揚,聲音嘹亮,齊聲高喊CNMB四字革命口號……”作者認為,部分留學生並不是民間傳言已久的花錢去國外買文憑或者根本在國內考不上大學的留學垃圾,而是留學流氓。“

作者說:“當你們高喊CNMB的時候,你們侮辱了對手,侮辱了對手的母親,也侮辱了你們自己,侮辱了你們自己的母親,侮辱了你們隊伍中的女同學,侮辱了絕大多數理性文明的中國愛國者”。

張三丰在“CNMB與現代性失語”一文中說,“在現代社會,學會表達政治觀點是每個人的必修課,很可惜,大陸的教育雖然一直在灌輸政治觀點,卻不允許學生表達。這就造成一種現代意義的失語。在這種場合,他們只能背誦教科書,當發現這很荒謬的時候,他們心底最能表達憤怒的話就脫口而出:“CNMB……”它不是髒話的問題,也不是文明和野蠻的問題,而是世界政治史上的奇蹟。“

不過,如果以為用流氓語言表述的僅僅就那麼一群留學生,那就大錯特錯了。對這麼流氓的表述,厲行審查的微博似乎大開綠燈。

有網民在海外網站轉發如下幾段微博評論,他用了幾個字表達自己的看法“微博流氓扎堆”。他以為微博對此類流氓評論倒是留下充足的地方,並不清空。他舉例:環球時報胡錫進在微博轉發了這段罵母親生殖器的視頻,然後在旁邊故作純潔的評論:“據說是在澳大利亞南澳大學。港獨在喊:HK stay strong。大陸留學生對喊:CNMB。老胡無語。”

胡錫進給香港學生先扣上“港獨”大帽子,肆意挑撥,那意思是可以耍流氓了?讚美流氓罵人的跟帖不少::“最好聽的合聲!最好聽的粗話”四夕杏雨:從來沒看到的抱團愛國,特別是90後00後,真的是一次愛國主義教育的典型示範。另一位看到這些話的網友評述:“爹媽沒有修養,祖國多年精心培養,可愛的滿嘴噴糞的花朵茁壯成長”。

大學教師Yixiang Gan評論,那個南澳大學裡,Hong Kong stay strong vs CNMB的視頻,實在是戳中了我的笑點。民主遊行在於表達各自政治觀點,這個現象,無非說明參加的大陸學生群體里,根本沒有政治觀點,沒有獨立思考能力。他補充,作為大學教師感覺以下幾點比實際專業知識和學位更重要:1,用事實和數據形成觀點,不是從觀點選取事實數據;2批評性思維能力;3對不一樣觀點的寬容,能夠聽取別人觀點,進行理性的討論和辯論;4,具有人文關懷。顯然,這些大陸學生並沒有學到,反觀香港學生,甚至中學生,已經能夠運用。”

有人分析,“中國大陸澳洲留學生不能以理服人,集體使用流氓語言恫嚇羞辱香港學生,脫褲子愛國,這樣的接班人,真丟人,可恨可嘆可憐可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法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