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1965年印尼大屠殺 50萬共產黨員禍及無辜華人

當時的中共前總理周恩來更在一次講話中稱,東南亞有這幺多華僑,中共當局有能力通過這些華僑輸出「共產主義」,使東南亞一夜之間改盡顏色。周恩來這段話在一些第三世界國家受到了強烈譴責。

1965年印尼大屠殺50萬共產黨員禍及無辜華人

東南亞排華始於印尼

1945年印尼獲得獨立成立印尼聯邦共和國。50年代末60年代初,中共向印尼提供了大批經濟援助和軍事裝備,同時也輸出「革命」,扶植印尼共產黨。

當時的中共前總理周恩來更在一次講話中稱,東南亞有這幺多華僑,中共當局有能力通過這些華僑輸出「共產主義」,使東南亞一夜之間改盡顏色。周恩來這段話在一些第三世界國家受到了強烈譴責。

一般相信,馬來西亞、泰國等東南亞國家的排華事件與此有關,特別是印尼1965年的排華事件和周恩來指揮下企圖幫住印尼共產黨發動政變更是有直接關係。

1965年9月30日,以印尼總統警衛部隊第三營營長翁東中校為首的軍官發動軍事政變,殺死包括陸軍司令雅尼在內的6名陸軍將領,是為「九三○」事件。

該事件觸發了以蘇哈托和納蘇蒂安為首的軍人集團發動軍事政變,他們要推翻蘇加諾總統,更要剷除支持蘇加諾的印尼共產黨,隨後在全國掀起大規模反華浪潮。◇

----------------------------------------------------------

以下資料是來自一位共產黨左派的華人的觀點資料

1965年印尼大屠殺共產黨員

據國際新聞界對印尼1965年的大屠殺總共殺死了多少人的估計出現各種不同的數字。華盛頓郵報估計50萬,時代雜誌說40萬,紐約時報說:"按最可靠的消息估計15萬到40萬。"但承認最高的數字可能超過50萬。倫敦經濟報,取之於印尼大學生的估計說死者達一百萬之多,即爪哇80萬,蘇門答臘及其它島嶼各10萬,是國際流傳的最高數。

筆者估計的數字比任何方面提供的高出很多,是有以下的根據

1.克馬依德利斯自己承認在北蘇們答臘殺了20%的橡膠和茶園工人和無數印尼共產黨員。但20%的農作業工人數是確實多少,無人知道。Kostrad還從首都椰加達送兩營的中爪哇士兵去蘇門答臘,認為這些士兵有親共的嫌疑,如果在中爪哇士兵們的家鄉"就地解決,會引起當地居民反抗,所以有必要北送。

2.印尼武裝部隊內部的"親共份子"被清洗比任何政府和私人機關更為徹底。特別是陸軍內部,有多少人被殺和被抓都沒有正式公怖過。

3.蘇哈托在總結"印尼共產黨九三○事件"時重點指出,共產黨在1948瑪利芬事件全黨幾乎覆沒的情況下,能在短短的10年內再一次在1957成為印尼第四大黨主要的原因是,政府在馬利芬事件後沒有大規模地徹底消滅共產黨員,沒有連根拔掉印共和他的同路人,是主要原因之一。漏網的,輕判的,末得到改造而被釋放的等等人數太多了,使印共很快地又復生,能在1965年又來一次"政變,這是不殺絕共產黨的主要錯誤政策所引起的。所以這次必須吸收教訓,不能再重犯,一定要徹底,不留情地全面消滅。他決心非常大,有如"寧可誤殺一萬個都不能讓一個漏網"的態度。所以1965-1966年蘇哈托親自策劃控制的印共大屠殺是非常徹底,非常殘酷和大規模。

4.據報導,美國情報局CIA將印尼共產黨5000名首要人物的名單交給金氏,他是亞丹瑪利的秘書。後來亞丹把這個名單交給蘇哈托。印共完全沒有準備,突然被襲擊,首都全黨幾乎完全瓦解,失去反擊的能力和被消滅,這分名單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注II-II-4)

5.在這次殺印共的運動中加入了反中國反華人的因素,起了火上加油的作用。

納蘇迪安一向敵視中國和歧視華人,他一直認為可能威脅印尼國家民族生存的力量是來自北方即中國而不是西方帝國主義。所以在剿共的運動中,他有意突出中國的威脅,視華人為"第5縱隊",視華人有危害印尼國家的安全。在剿共的大屠殺中灌入仇恨華人,仇視華人的思想。他大事宣傳中國支持印共,中國是"九三○事件"的幕後人,是供應軍火給印共進行反對政府,污衊中國銀行是印共的"銀行",是印共的"財神"等等。這些都是此次反共死亡人數大增的重要因素。再加上他小女兒在"九三○事件"中不幸遇難,使他更恨印共,完全失去了理性,誓要為小女報仇。

6.加入了反華的因素,得到印尼新興的民族小商業,以及中資產和大資產階級的支持。他們希望能代替華人在省會、大城市外的小鎮的經濟地位。所以積極地協助陸軍的剿共和殺華人。

7.在1948年瑪利芬事件時,剿共的口號是"選蘇加諾和哈達或者是慕梭(Musso),"即選民族主義或者是共產主義。現在蘇哈托和納蘇迪安打著依斯蘭的牌,利用宗教激起回教徒傳統仇恨共產黨的情緒。共產黨是無神論者,和回教信天主"阿拉"是勢不兩立的。印尼百分之85%的人民是信回教的,在農村信回教的人數百分比更高。因此,屠殺共產黨在鄉下和農村裡進行得更徹底。

8.黃自達所參加的政府實地調查小組成員陳述他的經歷如下:

使我嚇了一跳的是我看到一位年紀約6-7歲的小女孩子,我要集中營的營長把那位女孩子帶到我面前來,我問她為什麼會落到被人扣留的地步,她只能說:'人家說我要暴動'。我問她暴動是怎樣解釋?她只能流眼淚說:'我不知道,我想回家見媽媽'。我叫營的管理員向我解釋。他說原來她參加了烈克拉(Lekra)的畫畫班,所以為了保安需要把她扣留起來。我聽了以後,實在不能壓抑內心的激憤。…第二天我在吃早餐時,有人向我報告,那小女孩現在正在回到她媽媽的路途中,,.。"試想,一個6-7歲的小女孩子,因為參加了烈克拉一個"左協會"的畫畫班都要被關在集中營里,可想到蘇哈托一心想消滅印共的決心是多麼狠毒,連一個小女孩都不放過,和她同命運的人還有多少呢?實在數不盡!。

據黃自達說那個哦諾梭波營(Wanosobo)的情況和另一個布哦克多(Purwokeno)營的情況同樣那麼凄慘。

9.蕭玉燦(Siauw Giok Tjhan)是印尼華人最受尊敬的政治家。他自已在印尼監獄蹲過12年多,他透露監獄裡最老的政治犯是84歲,最小只有15歲。這個年僅15歲的青年,和他的一家人三代都關在一起,即他自己,他爸爸和爺爺都是政治犯,這是被記錄的怪事,可入健力士世界記錄大全。

10.安梭和班查西拉回教青年團誓言不留一個印共的狂殺。

印尼有一個俗語說:"Tangan menencang,bahu memikul。"大意可譯成手可亂動,但要由脖子來承當。另一個印尼俗語說:不論你如何聰明地收藏一個死屍,它的臭味最終是要熏天的。和"九三○事件"一樣,蘇哈托政權掩蓋了三十多年,終於在今天還是全部曝露出來了。印共當了替罪恙羊太久了,現在那些壞蛋都要受審判,包括納蘇迪安。

探索1965年-1966年屠殺犧牲者家屬基金會中央委員理事會主任蘇拉米女士要通過法律途徑控告蘇哈托,要他對死者負責任。納蘇迪安假心假意批評她不要熱衷於報仇,應該往前看,這樣國家才能穩定和復興起來。注II-II-5)

因為納蘇迪安所作所為都是要打倒蘇加諾提升蘇哈托,當蘇哈托取得了蘇拍司瑪以後,納氏和蘇吉多帶著已準備好的建議,對蘇哈托說:"你現在的地位已經足夠。"

蘇哈托屠殺了四百萬無辜的印尼人民,如果他是第一號戰犯,那麼納蘇迪安就應該是第二號戰犯。

蘇哈托執政時,完全控制了印尼的新聞媒界,對有關大屠殺的事"封鎖"得非常嚴密,很少印尼人知道。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的媒界也掩蓋這個滔天罪行。現在蘇哈托倒台了,大屠殺的真相逐漸曝露出來了。注II-II-6)

實際上蘇哈托的確嚴重的踐踏了人權,執行了集體的大屠殺,和非洲魯旺達(Rwanda)前總理占乾巴達(Jean Kambanda),柬埔寨的波爾布特(PolPot)和喬森潘(Khieu Sanphan)和今日,西班牙人要求從英國引渡前智利總統皮諾撤特(Angusto Pinochet)回到西班牙受審等人。都是犯了同類性質的大規模屠殺平民和違反人權的罪行。

蘇哈托在他獨裁統治期間,曾經犯了比日本在南京大屠殺中國平民更大的罪行。法西斯德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投降以前用毒氣消滅猶太人,殺死了六百萬人的Holocaust,是有史以來對人類最大的罪行。蘇哈托於1966年在印尼殺死了4百多萬印尼共產黨員和其同盟者以及手無寸鐵的華人。其範圍、狂熱和殘忍的程度,是可以和法西斯德國的Holocaust相提並論的。

1998年,人權已成為最突出的話題,最被世界各國人民所維護的權利。當年美國政府利用CIA和其駐印尼大使瑪謝.克林(Marshall Green)粗暴地干涉印尼內政,把蘇加諾總統推翻,扶持蘇哈托上台。可是現在唯恐被蘇哈托所犯的人權罪行的拖累,迫不急待地一腳踢走了他。正如美國政府拋棄南韓的李承晚、南越的保大(BaoDai)、菲律賓的馬科斯一樣,洗手了事。

除了蘇哈托之外,納蘇迪安和克瑪.依德利斯這幾個印尼在1966年大屠殺的劊子手,也應受到國際法庭的審判。當時克瑪樂極忘形,自誇他如何屠殺印共分子。他的雙手沾滿了北蘇門答臘上千上萬橡膠工人的鮮血。美國庄遜(Johnson)總統政府也應該受到譴責。注II-11-1)

以上敘述爪哇馬和峇厘島的大屠殺都引用作者John Hughes的書,The End of Sukarno, A coup that misfired:a purge that ran wild﹒(蘇加諸的時代的末日,一個失手的政變和越限的清洗)。回至注II-II-1)

注II-11-2)

根據沙哦野地自己寫的一本書"50年獨立和被扣的政治犯"(5O Tahun Merdeka& Problema Tapol/Napol,1995,hal59)。他自己承認在他的命令下殺死了,不是一百五十萬而是三百萬。那麼在蘇哈托,納蘇迪安和別人命令下又殺死了多少人呢?因此我認為我估計被殺四百六十萬應該是最少的數目。

回至注II-II-2)

注 II-11-3)

蘇哈托政權把印共和它的追隨者一網打盡。按他們參與"九三○事件"的輕重分為三級:

A級:參與"九三○事件"的人;

B級:積極地支持印共,但是不直接地參與"九三○事件"的人;

C級:加入印共附屬群眾組織沒有擔任積極的領導職位的人

在1966年政府聲明在"九三○事件"後被扣留的平民有12萬人,不包括武裝部隊人員。在1976年又表明所有B級犯人將全部在1979年釋放。在1974年被扣留的人只剩下3萬人,其中有一萬人流放在布魯島(Buru Island)。不論是A、B或C級的"犯人",除了翁東、蘇巴佐、拉地夫等人曾被提到法庭審查外,其它絕大多數的人完全沒有經過任何的法律途徑就投入監獄或被流放十多年甚至幾十年,一直到蘇哈托下台才獲釋。

因為被殺的絕大多數是印尼共產黨員及其同路人和華人,即黃種人,所以西方國家新聞界沒有激烈的反應。如果被殺的是白種人,那就要轟動全世界了。西方所謂民主,人權的雙重標準的手法和虛偽,在這次大屠殺事件中曝露無遺了。

布魯島是在印尼東北部蘇拉維西(Sulawesi)和伊利安(Irian Java)兩大島之間,是從荷蘭殖民地時代已經是聞名的政治犯流放的地方。政府給每人一定的糧食,建築材料,和耕種的工具,就"流放"他們在島上的大集中營"自生自足自滅"。印尼最偉大的左翼作家巴拉母地亞.安那達.度爾(Pramoedya Ananta Toer)在布魯島過了14年的犯人生活。這位"左翼"頑固作家曾幾次被提名為"諾貝爾文學獎"候選人。他在1979年被釋放後出版了描述布魯島犯人的日常生活的文章,題為"一個啞巴在靜靜的黃昏里歌唱"(Nyanyi Sunyi Seorang Bisu)。他寫過30多本小說,有24本己翻譯成外文。他今年72歲,流放了14年,"進去"的時候和"出來"以後的他,還是原來一個人沒有變。他借用這句名言"verba amini proferre at vitam impendero vero",大意是說:"他自由地表達它的思想,而以生命來捍衛真理。"他目前在遊歷美

國,受到很多大學和文藝團體的歡迎。

今年3月,獲總統赦免,取消了他的"政治犯"的罪名,他立刻加入印尼的PDR-民主人民黨,這個黨目前在印尼被視為相當於以前的印尼共產黨,主席還在獄中。

回至注II-II-3)

注II-11-4)

金氏沒有出來否認卡達娜女士的揭發,他只說是從一位美國使館政治部馬司(Edward Masters-"Tempo,6/10/1990日報")收到那份名單,但不知道名單以後是否落到蘇哈托的手裡。卡達娜(Kathy Kadane)的著作:(US Officials List Aided lndonesia Blood both in60's,1990)"美國的名單助成了印尼在60年代的大流血",描述了CIA將5000名印共領袖的名和地址交給亞丹.馬利克的私人秘書。事後亞丹將名單交給蘇哈托。

回至注:(II-II-4)

注:(II-11-5)

"....我也希望在"九三○事件"被誣告受委屈的人不要進行報復。因為這樣下去,受報復者又要報復了。引起印尼民族陷入破裂的境界。政府所有機關和"九三○事件"被誣告受委屈的都應該互相諒解,埋藏一切民族悲慘的歷史。使國家再興旺起來,面對未來的世界。"

以上,是納蘇迪安在1999年4月27日在獨立報(Republika)發表的一段文章。有某個集團企圖通過法律途徑控告蘇哈托,要他對印尼1965年到1966年的大屠殺四百萬印尼共產黨員和其同路人的罪行負責。為什麼納蘇迪安如此偏袒蘇哈托呢?因為事實上,納蘇迪安他本人在上述屠殺罪行中亦是主要的策劃人之一。他手上也沾滿了這四百萬死難者的鮮血。如果要追究蘇哈托,結果也一定會追到他的頭上。

回至注:(II-II-5)

注:(II-11-6)

《Suharto,war criminal》Rcported by Richard Tanter,利查﹒丹地是一位澳洲在日本Kyoto Seika京都大學的教授,他寫了一份報告,題目是:《蘇哈托戰爭犯》。

***********************

印共在當年是全球排名第三大的共黨組織

徐競先:「印尼十年」(卅六)印尼政黨概況

(丙)馬克思主義政黨(Dasar Marxisme)

22.印尼共產黨(P.K.I.)

(Partai Komunis Indonesia)

【簡史】在前面「印尼政黨史的發展」里﹐關於印尼共產黨的產生﹐暴動及失敗經過﹐已有詳細的敘述。該黨自一九二六年大暴動失敗後﹐由於當時官方的大力鎮壓﹐已不能公開活動。當時的領導人物﹐或被拘禁放逐﹐或潛行出國逃亡﹐在一九二七年以後﹐實際已形同解體。

印共首領流亡國外比較知名的﹐有丹馬拉加﹑司馬溫﹑慕梭﹑蘇立諾和亞利明(Alimin)等。丹馬拉加於日軍佔領印尼初期﹐秘密返國活動﹐及印尼宣布獨立﹐即出面組織人民統一陣線。一九四六年在日惹發動「七三政變」﹐被捕下獄﹐迄荷軍二次警衛行動後﹐始出獄參加游擊﹐旋死於獄中。後來平民黨的幹部﹐多為他的當年同志﹐已被印共指為托洛斯基派。

司馬溫迄仍流連於莫斯科﹐未有返國消息。慕梭和蘇立諾於一九四八年八月返回日惹﹐九月發動「茉莉芬暴動」﹐先後三個月中﹐死難領袖多至十餘人。印共活動至此遭受重大打擊。亞利明在中國抗日戰爭期間﹐曾留重慶﹐二次大戰結束後返回印尼。迨丹馬拉加﹐慕梭和蘇立諾等死後﹐他老人家就負起領導印共的責任了。

印尼共產黨的勢力﹐一向集中於中爪哇﹐東爪哇次之﹐西爪哇及外島各地﹐都甚薄弱。印共一如其它各國的共黨﹐唯莫斯科之命是從﹐他們對於組織訓練幹部﹐都比較認真嚴密。他們的組織法﹐是一九四八年八月印共中央決定整肅內部﹐將黨內的托派分子及社會黨分子﹐加以清除。

【宗旨組織及黨要】印尼共產黨是以實現馬克思主義和列寧主義為主旨﹐以解決印尼的社會問題的。他們黨內組織﹐標榜民主集權制。最高權力機關為全黨大會﹐以下為中央委員會﹐支部﹐分部和區分部。一九五○年所產生的印共中央委員共有五人﹐那就是亞利明、艾迪特(Aidit)、陸曼(Lukman)、義奧多(Njoto)及蘇迪史曼(Sudisman)。他們有一份期刊﹐叫「紅星雜誌」﹐由巴爾德德(Pardede)及艾迪特、陸曼、義奧多等四人主持。亞利明年邁﹐印共新幹部人材﹐除上述諸人外﹐還有額亞迪曼(Ngadiman Hardjosubroto)及穆達他覽(Jusuf Mudadalam)兩人﹐已有雕零之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泛藍聯盟網站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