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小學課本 驚爆「五大忽悠」

中國的民族象徵,在月球上都看得到,夠牛吧!哪個中國人不揚眉吐氣(儘管這點祖宗遺產,能否在月球上被看到,也沒什麼可揚眉吐氣)?可惜,我們揚眉吐氣了幾十年,忽然發覺,所謂「月球上看到了長城的影子」,又是一回「逗你玩」——心頭立刻升起被愚弄的感覺。中國首位航天員——楊利偉返回地球後,告訴媒體,他從太空看地球景色非常美麗,但是沒有看到萬里長城。此前,美國宇航員奧爾德林也曾坦率地說過:「我可以告訴所有的中國人,在月球上是看不到萬里長城的。」

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出生的孩子,號稱“長在紅旗下”,他們所接受的中小學教育,也極富時代特色。正面人物英雄化、反派角色臉譜化,甚至在這個基礎上,還製造出種種傳奇故事和現代神話。時過境遷,課本的內容也跟著時代變化。但是,少年時代讀書的印象,卻溫暖一輩子。或許,每個人的具體感受不太一樣,以我個人的版本看,當年的小學課本至少暗藏了“五大忽悠事兒”:

(一)馬克思的腳印(原本就不存在)

(二)長城的影子(在太空里、月球上,根本看不見)

(三)雷鋒的襪子(叔叔並非一雙襪子穿一百年,他私下買瑞士名表的事兒卻隻字不提)

(四)米丘林的果園(蘇聯人異想天開的科學發明,至今還是“鏡中花”、“水中月”)

(五)劉文彩的水牢(這個被妖魔化的地主老財,居然給故鄉幹了不少好事兒)……(下圖:著名的大英圖書館)

這些小學課本里出現的“文化景象”,令人憧憬了幾十年。想不到,幾十年之後,這些美妙神話的真相揭開,擺在眼前的,竟然是一大串“逗你玩”!用不著一一細說,只講兩“馬克思的腳印”和“長城的影子”,這些文化傳奇足以證明:中國樂於製造神話,並樂於在自己杜撰的故事裡,享受被認同、被接納、被崇敬的滿足感和優越感。

我讀的小學課本里,的確有這樣的內容:勤奮、博學的馬克思,曾在著名的大英圖書館裡寫作《資本論》。他長年坐在一個固定的位子上,思考問題的時候,便一圈一圈地踱步。日久年深,桌子下面竟然磨出了明顯的腳印。我懷著無限崇敬仰望大學者——馬克思,甚至也奢望踏破地板的境界;孰料,少年時代的課本居然跟我開了個天大的玩笑——馬克思在大英圖書館裡,根本就沒有固定座位,而且,這家圖書館,也不可能為他預備一間專用的辦公室。所謂長年累月的腳印,不過是幽你一默!

很多中國人到此參觀,都有認祖歸宗的親切感,很多人都好奇地詢問“馬克思腳印”的事兒。慢說普通的英國人和倫敦市民,就是大英圖書館裡的工作人員都不曾聽說過這段“天方夜譚”。據說,前蘇聯的戈爾巴喬夫光臨此地,也問過同樣的問題,可見,馬克思的腳印遍布當時整個的“社會主義陣營”。事實明擺在那裡,壓根兒就沒有這回事兒。宣傳,畢竟代替不了歷史。圖書館對待每位讀者都一視同仁,不可能為哪位飽學之士,獨辟一個閱讀的空間。況且,圖書館的地毯要經常更換,馬克思的腳上又不長刺兒,恐怕連地毯都磨不破,又怎能在水泥地板上,踩出明顯的腳印來呢?(下圖:從月球上,看地球冉冉升起)

(下圖:參加過登月行動的美國宇航員奧爾德林,矢口否認從月球上能看到長城)

 

如果說,“馬克思的腳印”是為了美化革命導師、激勵各國後學,那麼,“長城的影子”則純屬以訛傳訛,甚至有些樂此不疲了。當年,我讀的小學課本里描述《長城磚》時,有這樣的文字:“一位宇航員神采飛揚地說,‘我在宇宙飛船上,從天外觀察我們的星球,用肉眼辨認出兩個工程:一個是荷蘭的圍海大堤,另一個是中國的萬里長城!’”

中國的民族象徵,在月球上都看得到,夠牛吧!哪個中國人不揚眉吐氣(儘管這點祖宗遺產,能否在月球上被看到,也沒什麼可揚眉吐氣)?可惜,我們揚眉吐氣了幾十年,忽然發覺,所謂“月球上看到了長城的影子”,又是一回“逗你玩”——心頭立刻升起被愚弄的感覺。中國首位航天員——楊利偉返回地球後,告訴媒體,他從太空看地球景色非常美麗,但是沒有看到萬里長城。此前,美國宇航員奧爾德林也曾坦率地說過:“我可以告訴所有的中國人,在月球上是看不到萬里長城的。”

萬里長城平均寬度僅十米左右,而且,還不十分連續。在36公里的高空,它的影子就會從人們的視野消失。航天器的飛行高度是300—400公里,地面物體只有長寬都達到500米,才可能被看到;至於在38萬公里之外的月球上看長城,顯然是白日說夢。好在,人類有了上太空的能力,不但可以“證實”,也可以“證偽”,否則,類似的不著邊際的“當代神話”,還會大行其道。可是,誰也說不清,現行教科書里,究竟還有多少別有用心的“忽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張繼合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