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劉青: 共贏的公私合營有嗎

正是由於中共所謂的公私合營就是搶劫,所以今天的國資委才慌忙聲稱,眼下的是正常的合作和混改而不是公私合營。但是阿里巴巴的馬雲早已說過,隨時準備將其公司上交國家。而且不論中共如何變換手法,這種由國資委召見主導的所謂雙贏,沒有私企的選擇餘地就是不折不扣強姦搶劫,與當年的公私合營相比,不過是快殺見血與慢些的絞殺而已。

習近平一年前高喊做大做強國企,現實中也是百般補貼優惠借貸國企,對私企則打壓歧視尤其是斷供借貸,終於令大陸效益最好納稅最多的私企,出現即使死不了也活不旺的暗淡景象。而且中共的喉舌宣傳中也大力配合,大談特談共產黨的歷史使命就是消滅私有制,甚至宣稱私企已完成經濟使命該退場了。而大陸廣有市場的仇富民眾甚至喊出了二次共產,對當年打土豪土改和公私合營一片喧囂。這種共黨歧視和社會氛圍下的私企老闆,人心惶惶,大多千方百計向國外轉移資產並移民,私企經濟一片蕭條或在艱困中掙扎。

但是恰逢其時大陸經濟紅利用盡,下降難返,而換屆的美國總統川普又決心改變經貿不公平,以關稅為武器迫使中共放棄經貿交往中坑蒙拐騙偷,進行切實徹底可查驗的結構性改革並立法保障。這些內外境況的變化令大陸經濟一愁莫展,迫使習近平自打耳光對大陸私企放軟身段,親自保證不會搞新公私合營,民營經濟退場只是一些個人的言論。

誰都知道習近平不得不出面安撫私企,是因為他掌控下的大陸經濟危機四伏,他做大做強國企、壓制私企的圖謀無法再繼續,不得不安撫私企以求熬過江河日下的大陸經濟。一般都會以為習近平親自向私企示好了,私企總該有一段消停的日子好過了吧?但是正像小學文化的習近平出人意料,成為近億共黨分子的獨裁掌權人,小學文化的習近平之思維也出人意料,他示好安撫私企的同時居然沒消停打算。

資料圖片:國資委主任郝鵬會見了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也談及央企與大型互聯網企業的合作與混改。(圖源:國資委官網)

中共喉舌媒體近來報道,大陸國資委主任郝鵬,一個月以來連續召見馬雲和馬化騰,商談央企與阿里巴巴、騰訊公司的公私合營。由於公私合營一詞太敏感,而私企退場論的恐懼依然如舊,國資委緊急出面澄清並非公私合營,而是私企與央企正常的混合所有制的改革合作,是共創國企私企互利共贏之局。但是這種欲蓋彌彰又蒼白無力的澄清,在社會上的認知和效果適得其反,不僅所有評論者認同就是再次公私合營,而且網上對吞併阿里巴巴和騰訊,是一片瘋狂的讚譽叫好之聲,仇富者再次土改吃大戶的興奮之情表露無遺。其實國資委召見私企老闆一句,已盡顯中共的上下隸屬和吞併之心。

其實官方私企合辦公司古今中外並不罕見,例如滿清晚年洋務運動中著名的招商局,雖然有官督商辦的御批,有晚清第一重臣李鴻章的全力扶持,還不是活在官方染指和可能收繳的陰影下,並最終難逃民國政府的收歸國有。這可是歷史上最成功的官商合辦企業,而不論中外大量的絕沒有這種好命,不是早早的被官方鯨吞,便是官方掣肘破產告終。究其原因不外乎資本自身的侵吞控制欲,而所謂官方入股本就抱有借雞下蛋和以權謀利意圖。

至於中共所謂的公私合營,性質又完全不同於上述官商合辦,而是赤裸裸的強搶打劫。中共對於上世紀五十年代這場公私合營,有大量公開的資料可見其不加掩飾的搶劫性質,甚至還將其用電影話劇等形式加以宣傳,如在孫道臨扮演的資本家的電影中,孫就受到中共官員直接威脅:你面前擺著兩條道路,一條光明一條黑暗。由於中共以公私合營為名搶劫資本家,當時大量資本家絕望自殺,而當時的上海市長陳毅,將跳樓而亡的資本家笑稱為空降部隊。

正是由於中共所謂的公私合營就是搶劫,所以今天的國資委才慌忙聲稱,眼下的是正常的合作和混改而不是公私合營。但是阿里巴巴的馬雲早已說過,隨時準備將其公司上交國家。而且不論中共如何變換手法,這種由國資委召見主導的所謂雙贏,沒有私企的選擇餘地就是不折不扣強姦搶劫,與當年的公私合營相比,不過是快殺見血與慢些的絞殺而已。中共的喉舌通過平立面宣傳,說山東四川等省已有數千家實現這種雙贏的合營。大陸目前的經濟深陷危境,而私企退場論令大陸人心惶惶,資金外逃和私企老闆紛紛移民,中共此時仍然不管不顧地搞所謂共贏,可見大陸私企滅頂之災早晚難逃,所謂雙贏不過是中共又許下的屠戮前的誘人謊言。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