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揭秘:康生死前揭發江青張春橋真實用意

一向老謀深算、善於投機鑽營的康生,對江青的態度發生了急劇轉變。他急忙與江青一夥拉開距離、劃清界限,轉而靠近周恩來和鄧小平,並作出一系列姿態:他拒絕江青的探望,氣得江青大哭大鬧;他一改冷漠態度,詢問和關心起周總理的病情;他拖著病體讓人用擔架抬到周總理那裡,揭發江青和張春橋都是叛徒;他託人帶話給毛澤東,揭發江、張的叛徒問題;他托鄧小平「在中央講講解決黨校問題」以示「尊重」等。

“文化大革命”結束30年了,而“文化大革命”中的一些人與事卻依然耐人尋味。康生在“文化大革命”後期揭發江青和張春橋是叛徒一事,就是其中一件。對於康生此舉的動機有不同說法:有說這是他慣於投機的本性使然;有說這是他“迫害狂”的本能反應;粉碎“四人幫”之初,有人甚至公開宣稱,這是康生同“四人幫”有過鬥爭的證明。1978年,我曾在中央黨校做“清查”工作,在整理“康生問題”的材料時,曾看到過康生揭發江青、張春橋的有關內容。現就我所掌握的資料,談談此事。

康生(網路圖片)

1974年12月,在周恩來即將於23日赴長沙向毛澤東彙報工作之前,病入膏肓的康生讓人用擔架把他抬到周恩來那裡,揭發江青、張春橋的叛徒問題。接著,康生又找王海容和唐聞生給毛澤東帶話揭發此事,顯得十分急迫。一年之後康生病死。康生原本是江青集團的核心人物,可他為什麼要在臨死之前急切地去揭發江青和張春橋呢?康生的目的究竟何在?

要解開這個謎團,只要重溫一下1974年“文化大革命”的政治形勢,就可以弄明白。這一年的形勢,主要圍繞“批林批孔”運動和四屆全國人大的人事安排展開。

1974年初發動的“批林批孔”運動,矛頭實際上是指向周恩來的。江青通過其操縱的寫作班子在報刊上發表大量文章,以批判孔子的“克己復禮”等儒家思想為名,含沙射影地對周恩來前一階段所採取的正確措施,特別是落實幹部政策、重新安排一批老幹部出來工作,進行猛烈攻擊。

正當江青一夥起勁攻擊周恩來等人的時候,康生在林彪事件之後抱病沉寂一段時間後,突然活躍起來。他積極支持和配合江青的行動,把中央黨校寫作班子的負責人和一名教授推薦給江青。江青在1974年1月25日的中央機關“批林批孔”動員大會上說,康生同志有功勞,康生同志立了一功……

5月間,康生雖然病情加重,但這段時間對江青的陰謀活動,一直熱情支持,積極配合。

然而,江青一夥的好景不長。1974年下半年,中國的政治形勢發生了重大變化,毛澤東多次嚴厲批評江青一夥。7月17日,他在中央政治局會議上批評江青說:“不要設兩個工廠,一個叫鋼鐵工廠,一個叫帽子工廠,動不動就給人戴大帽子。”並且當眾宣布:“她並不代表我,她代表她自己。”“江青有野心,她是想叫王洪文作委員長,她自己作黨的主席。”在此前的3月20日,毛澤東還在給江青的信中說:“過去多年同你談的話你有好些不執行”,“我死了,看你怎麼辦?”這期間,毛澤東還點名批評了江青的親信、國務院科技組負責人遲群,說他是“北京一霸”。

10月11日,中共中央發出通知,決定近期召開第四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此前,毛澤東曾提議復出的鄧小平擔任國務院第一副總理。10月18日,王洪文按照江青一夥的策劃,到長沙向毛澤東彙報工作時誣告說,總理住在醫院裡日夜找人談話,常去的有鄧小平、葉劍英等人,北京現在有“廬山會議的味道”,誣陷周恩來和鄧小平。毛澤東當即告誡王洪文:你要注意江青,不要跟她搞在一起。12月23日,周恩來帶病與王洪文一起到長沙向毛澤東彙報工作時,毛澤東再次告誡王洪文,“不要搞四人幫”,“不要搞宗派,搞宗派要摔跤的”。他說:“江青有野心。你們看有沒有?我看是有。”他再一次說,小平要擔任第一副總理、軍委副主席和總參謀長三個職務。

毛澤東在對江青一夥多次批評的同時,重申由周恩來主持黨中央和政府的日常工作。這樣,對挫敗江青一夥“組閣”陰謀,保證四屆人大順利召開,起了重要作用。

面對這種形勢,對於康生這樣一個十分熟知黨內鬥爭、善於窺測政治動向的人,很清楚今後形勢發展的趨勢。一向老謀深算、善於投機鑽營的康生,對江青的態度發生了急劇轉變。他急忙與江青一夥拉開距離、劃清界限,轉而靠近周恩來和鄧小平,並作出一系列姿態:他拒絕江青的探望,氣得江青大哭大鬧;他一改冷漠態度,詢問和關心起周總理的病情;他拖著病體讓人用擔架抬到周總理那裡,揭發江青和張春橋都是叛徒;他託人帶話給毛澤東,揭發江、張的叛徒問題;他托鄧小平“在中央講講解決黨校問題”以示“尊重”等。

其實,康生“揭發”江青和張春橋與“四人幫”拉開距離也好,靠攏周恩來和鄧小平、表示友好也罷,並非真心實意。他在臨死前對一個親信的談話,道出了他內心深處的真實想法。1974年12月26日,康生在病床上召見了中央黨校負責人,此時他講話已經很困難,語句含糊不清,有的話還需要貼身秘書複述。康生斷斷續續地說,下部長瘤子,淌血,不行了。黨內鬥爭複雜,你不了解,遲群犯了錯誤……我們黨危險,要落到壞人手裡。靠我不行了,但我不甘心死……康生說“黨危險,要落到壞人手裡”,到底所謂何指?1975年1月5日,鄧小平被任命為中央軍委副主席兼總參謀長。1月中旬,他在中共十屆二中全會上被選為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政治局常委,四屆人大後又出任了第一副總理。其後,在周恩來重病期間,由鄧小平主持中央日常工作,掌握著黨政軍大權,這既是康生所不願意看到的、“不甘心”的,也是他所預料到的。聯繫局勢的這種發展,再來想康生此前所說“黨危險,要落到壞人手裡”的真正含義,就再清楚不過了。而康生在這之前急著揭發江青和張春橋的意圖也就一目了然了。康生於1975年12月16日死去。

然而歷史是無情的,也是公正的。儘管老奸巨滑的康生臨死前“揭發”過江青和張春橋,幻想死後留下一個好名聲,但他卻沒有逃過歷史的公正審判。1980年11月1日,中共中央向全黨公布了康生直接參与林彪、江青等人篡黨奪權陰謀活動的反革命罪行。康生最終被釘在了歷史的恥辱柱上,落得身敗名裂的可恥下場。而康生臨死前“機關算盡”所玩弄的“揭發江青、張春橋”這一招,沒能蒙蔽世人的眼睛,反而留下了他慣於看風使舵、投機鑽營的最後佐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中華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