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陶傑:只剩下新五字臟言

——新五字真言

中國一聲稱堅決支持香港警方“止暴制亂”,即出現將軍澳三名年輕人被愛國黑漢狂斬受傷。中國無法以國際文明社會的標準解決香港問題,導致美國將“中英聯合聲明”之執行,與中美貿易協議掛鉤。

這又為中國多出了一道難題,因為中方已經多次嚴正聲明:中英聯合聲明已經是“歷史文件”,再無現實意義。換言之,美國開始嚴肅提防任何由中國簽署過的協議,皆可如“中英聯合聲明”一樣壽終正寢。

中國文化無法調整進入國際協議約定的全球化二十一世紀。香港的“基本法”,和“中英聯合聲明”一樣,本來是防止中國權力濫用的一種法律約束。但中國是一個繼承秦始皇大一統法家思想的國家,法家並不是西方意義的“法治”(Rule of Law),法律是以“嚴刑峻法”來約束人民、維護皇帝家族統治的工具。西方的“法治”,以保障公民權利為先,即使一名公民,殺了一個王儲,也必須以“無罪推斷”的起點,讓獨立的司法、加獨立司法之中的獨立的陪審團來定罪裁決。

中國人一見到同樣罪行,面色大變,意識上即刻跳到“誅九族”。中間的審理細節層次,應該如何在事實、證據、邏輯、理性的軌道之上、隔濾偏見和維持公正的前提之下,如何保障殺了一個王儲的一名平民疑凶的人權,去問包括清華大學智囊在內的任何一個中國人,有幾個能按照倫敦大學國王學院法律系一年級考試的標準答得出來?我大膽推測,答案是零。

中國的文化基因並無國際西方觀念的法治,因為這個民族先天缺乏理性辯論的能力。但偏偏英國人在殖民地香港,輕描淡寫地設立了一套普通法制度,培養了幾代的法官和大律師。這種華人不幸被英國人改造了基因,擁有一組理性邏輯的思維白血球,令中國商鞅秦始皇的法家刑律思想無法攻入,令中國極為憤怒。

而特首林鄭月娥,對著洋人,也不得不口口聲聲Rule of law,雖然她及其同路人,對於何謂法治,並無認識。譬如,中聯辦的國徽遭到身份不明的激進人士潑墨塗污,林鄭即刻譴責,聲稱是“衝擊一國兩制底線”的嚴重事件。但兩個月後,親中愛國的前律政司司長梁愛詩,為了“政治降溫”,又說此一塗污,只是“小動作”。

既然衝擊一國兩制底線,又如何會是小動作?此等迷糊的矛盾,只是中國式思維混亂之九牛一毛。你去問問那些揮刀協助“止暴制亂”的愛國白衫男人,這是為什麼?他們不會答話,只會繼續咆哮“操你媽個逼”,因為中國現代語言,最後只有這五個字才是真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