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局外人絕對想不到:極權社會出來的學生 在民主社會這樣選舉

我驚訝的問,但這破學生會當主席能有什麼好處?他說,哎,也是,不拿錢不拿權,但偶爾能被邀請去中國駐美領館大使館開會,見到訪美的領導,甚至作為學生代表參加中南海的留學生學代會,能和中南海裡面的幾爺子坐一桌吃飯,想想也挺爽的!而且可以結識很厲害的人脈......

澳洲悉尼大學

我曾目睹過在美國的某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內部”選舉過程。注意到一個有趣現象:明明是選第C屆學生會主席,但前年的A屆主席副主席會和在任的B屆主席們開“閉門會議”,事先商量指定他們覺得“合適的”下屆主席。還會四處放出商量結果的風聲。

神奇的是,表面上是幾百票甚至上千票的民主票選出的第C屆主席副主席,竟真就是A和B屆主席們曾指定的那兩個人!他們是怎麼做到的?不得而知......大家推測,可能是A和B利用之前工作中結識的各路人馬,暗中鼓動大家都選這兩個“欽定”的人。

因我與其中一人相熟,曾忍不住問他,你常說仰慕美國民主政體,那為何要參與“欽定”下屆人選?

他說,你傻啊,我不參與的話,到時候隨便選個人上來,那人怎麼會在有好處時想到叫上我呢!而且,如果只有我一人不參與,他們難道不會排擠我?到處散布謠言黑我?

我驚訝的問,但這破學生會當主席能有什麼好處?

他說,哎,也是,不拿錢不拿權,但偶爾能被邀請去中國駐美領館大使館開會,見到訪美的領導,甚至作為學生代表參加中南海的留學生學代會,能和中南海裡面的幾爺子坐一桌吃飯,想想也挺爽的!而且可以結識很厲害的人脈......

我可以擔保,這群青年確系素衣普通學生幾枚,並且口中也是常稱頌自由民主之美妙的。可當權力的些許腥味滑過鼻尖,一群高知青年,身在民主國度,大有機會行使民主之時,卻被權利的腥味撥亂了心弦,主動破壞民主選舉程序,搞出三屆甚至四屆“元老”都攪進來參一腳“欽定”繼承人的漿糊選舉。

最要命的是,這一切都發生在實行民主輕鬆易行,而放棄民主獲利實在有限的狀況下。他們搞漿糊選舉最高的獲利,不過是被請去中南海吃頓飯,得到給那幾爺子敬酒的機會。。。可想而知,如果有朝一日他們只要放棄民主,就可以天天都在中南海發號施令,每一餐都享用特供的食物,隨時被四面八方朝貢的人奉承敬酒,存在瑞士銀行的錢以萬億美元起跳。。。他們又會如何前仆後繼的拚命在漿糊選舉里參一腳,讓自己“欽點”的下一屆極權者在有好處的時候,記得要想到自己?

看到這些在海外留學生會裡盛行的“幾屆元老指定繼承人”式漿糊選舉,我們可以更加清晰的看到,根本不能指望哪一天,散發著如喬治華盛頓那樣的理智之光的人性,再次閃耀於中國的當權者身上,讓他們幡然醒悟,放棄極權,踐行民主。而只能寄希望於建立反極權的分權制度,互相監督。因為,我們的文化,崇尚像漿糊一樣混亂的攪在一起,不要有人與人,權利與權利的邊界,要共生,要寄生,這與崇尚理性,天賦人權,個體的價值和自由的英美文化,有本質不同。所以我們的文化和國家不知還要走多遠的路,才可能出現兩百多年前喬治華盛頓那樣的當權者,不僅主動放棄極權,還嚴詞告知企圖要“欽定”自己做極權統治者的人:我不要極權,我要尊重憲法,把權利還給人民!

因此特別將1782年,美國的開國總統喬治華盛頓給請求他趁機獨攬大權的人的回信中,最剛的一段貼在這裡:

If Iam not deceived in the knowledge of myself,you could not have found aperson to whom your schemes are more disagreeable—at the same time in justice to my own feeling Imust add,that no man possesses amore sincere wish to see ample Justice done to the Army than Ido,and as far as my powers&influence,in aconstitution[al]way extend,they shall be employed to the utmost of my abilities to effect it,should there be any occasion—Let me[conj]ure you then,if you have any regard for your Country,concern for your self or posterity—or respect for me,to banish these thoughts from your Mind,&never communicate,as from yourself,or anyone else,a sentiment of the like nature.

如果我還算了解自己的話,你不可能找到一個比我還對你的計劃更不贊同的人了——同時,出於忠於我自己的感受,我必須補充一點,沒有人會比我更真心的渴望,讓軍隊得到應有的公道。並且在我的權利和影響力所及的範圍內,在符合憲法的情況下,我會儘可能的幫助他們獲得應得的職位——所以容我懇請你,如果你還關心自己的國家,關心你自己或你的後代——或還尊重我,請從你的思想中消除這些想法,並且請你,或任何其他人都不要再就這件事來進行溝通了。

---------------------------------------------------

希望這個兩百多年前發生在美洲大陸上的“神話”,可以某天也降生在某國的土地上。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品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