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大陸 > 正文

大陸5歲童被醫院活體實驗 致多器官衰竭死亡

江蘇5歲男童范裕喆因患白血病,去年在北京博仁醫院治療期間,被當作小白鼠進行細胞免疫治療,導致全身排異、多項器官衰竭,不得已轉院施行肺移植,今年5月最終因多器官衰竭死亡。目前,男童家屬已將該醫療案件向北京市丰台區醫學會申請醫學鑒定。

范裕喆的家屬在整理其住院病歷時意外發現,孩子在博仁醫院住院治療期間,醫院的檢驗結果和查房記錄「陰陽顛倒」,甚至在家屬不知情的情況下把孩子當成了「受試者」。

范裕喆在博仁醫院治療時僅5歲。(受訪者提供)

細胞免疫治療導致多器官衰竭

2015年,范裕喆被查出患有「急性淋巴細胞白血病」,在上海兒童醫學中心治療8個月後康復出院。9個月後白血病複發,醫生建議先切除睾丸再進行骨髓移植,但家屬無法接受這個治療方案。

2017年8月,在上海一位醫師介紹下,范裕喆來到北京博仁醫院,進行CAR-T免疫治療後,再進行骨髓移植。由范裕喆的父親范洪慶捐獻了骨髓,移植手術成功。

2018年8月,范裕喆因免疫力低感染了EB病毒,在博仁醫院採取了二次「EBV-CTL細胞輸注治療」後出現了各種排異,最致命的是肺部嚴重排異,日夜劇咳不停,需長期吸氧維持治療,因藥物治療效果差,醫生建議做肺移植治療。

博仁醫院採取了二次「EBV-CTL細胞輸注治療」。(受訪者提供)

肺移植因多器官衰竭死亡

今年2月11日,范裕喆轉入北京的中日友好醫院,等待肺移植手術,陳靜瑜教授操刀,手術成功了,但范裕喆最終還是因為白血病長期治療導致其它器官衰竭最後不幸離世。

范裕喆自患病到離世,醫療費用超過了400萬元,其中在博仁醫院治療的費用就有200萬元左右。為了給孩子治病,范洪慶賣掉房子、車子,如今負債纍纍。

家屬懷疑醫院過度治療和錯誤治療

范裕喆從博仁醫院轉入中日友好醫院,前半個月除了喝點牛奶,別的什麼都吃不下,甚至都無法坐起來了。母親李霞把范裕喆在博仁醫院的治療用藥方案給了中日友好醫院的醫生,醫生給范裕喆減少了抗生素類藥物的用量後,狀態明顯好轉,咳嗽減輕了,有胃口吃飯了。

李霞懷疑孩子在博仁醫院被過度治療了。於是,她複印了范裕喆在博仁醫院的病歷後,封存了所有的原始病歷。在這些病歷中她發現了許多問題,例如:病歷記載2018年8月23日的一份「病原微生物核酸檢測分析報告」中顯示:范裕喆的EB病毒(EBVDNA)的檢測結果為正常範圍內,是陰性。但副主任譚醫生的查房記錄中顯示:「人類皰疹病毒示EBV陽性」,還給出了具體的治療方案。第二天童主任和吳主任的查房記錄顯示:「患者血漿病毒定性為EBV陽性」。

2018年9月30日,博仁醫院對范裕喆「病原微生物核酸檢測分析報告」中顯示:EB病毒(EBV)檢測結果為陽性。同一天吳主任和劉主任查房記錄中卻顯示:「血漿CMV DNA EBV DNA均陰性」,吳主任給出了具體的治療方案。

李霞認為,博仁醫院的這兩次檢驗報告和治療方案顛倒了,可能導致治療產生相反的效果。而博仁醫院對范裕喆的治療方案中,先後由醫院的五位主任醫師簽過字,為何還會出錯?

查房記錄顯示:「患者血漿病毒定性為EBV陽性」。(受訪者提供)

孩子成受試者家屬不知情

李霞在2018年9月10日的「EBV-CTL細胞輸注審核單」上看見「受試者」三個字,有點懵了。包裝袋上標有受試者姓名、細胞名稱等資料,審核者為博仁醫院高主任。而且回輸當日范裕喆的EB病毒報告還是顯示為陰,是正常的。

李霞諮詢了多家醫院得知,作為受試者,醫院應該事先告知家屬,並且和家屬簽訂相關協議,而且受試者,在使用實驗藥物過程中是免費的。這些程式博仁醫院完全沒有做。

北京博仁醫院給病童范裕喆的「EBV-CTL細胞輸注審核單」上寫著「受試者」。(受訪者提供)

博仁醫院將范洪慶抽出的血直接輸給兒子范裕喆,未經過任何處理。(受訪者提供)

此外,博仁醫院在給范裕喆治療輸血過程中,採取的是一邊現抽爸爸范洪慶的血,另一邊馬上裝袋回輸給孩子,抽出來的血液未經過任何處理。在范裕喆的病歷中,李霞並沒有看見那次輸血的檢測報告。未經檢測的血液輸注給白血病患者,是否存在風險?

根據大陸《獻血法》規定,獻血者在抽血前必須經過健康檢查。抽取完的血液要經過檢測,未經檢測和檢測不合格的血液不能臨床使用。

體細胞治療尚在研究階段醫院涉嫌違規

李霞通過多方諮詢和查找資料,發現今年3月,中共國家衛生健康委公布《體細胞治療臨床研究和轉化應用管理辦法(試行)》,明確了對體細胞臨床研究進行備案管理,其中,對開展體細胞治療臨床研究的資格做了明確規定,醫療機構必須是三級甲等機構,而博仁醫院屬二級醫療機構。

該《辦法》只是徵求意見稿,還沒有作為法律或者規章制度生效。2016年5月,中共原國家衛計委召開會議強調,要求細胞免疫治療須停止應用於臨床治療,僅限於臨床研究。范裕喆醫案的委任律師聶學認為,博仁醫院涉嫌違規操作。

7月11日,李霞夫婦、聶學律師攜帶相關材料來到丰台區醫學會正式提交了申請。同時到了丰台區衛生健康委員會,醫政醫管科進行投訴。

李霞向大紀元記者表示,「博仁醫院是一家民營醫院,竟然敢無視國家法紀法規,無視人倫道德,拿五歲孩子做活體實驗。這項國家根本沒有通過,還說什麼國際通用,現在明明是國內禁止。」

針對李霞的投訴,博仁醫院於7月16日在醫院官網做出聲明,說該案已經進入醫學鑒定程序,院方將配合調查,結果出來會向公眾做出說明。

27日下午6點半左右,記者撥打博仁醫院醫務科,接線生說,「醫務科已經下班了,明天再打來」。記者請她轉接血液科吳主任,她表示沒辦法接到醫生,記者向她詢問吳醫生手機號碼,她回答:「沒有」。

29日下午2點40分,記者撥打博仁醫院電話,陸續撥打了5通,都無法接通。

責任編輯: 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