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張傑:黑雲壓城 三管齊下 誰向中南海傳遞了假消息?

8月27日,特首林鄭月娥暗示,香港局勢一旦失控,港府不排除啟用緊急法,以平息反送中抗爭。29日凌晨,大批解放軍進入香港,軍車種類包括裝甲車、運兵車及拖車等。8月30日,香港警方對反送中參與者展開逮捕行動,一共六人被捕,包括香港眾志召集人黃之鋒、周庭、立法會議員鄭松泰、區議員許銳宇、前港大學生會會長孫曉嵐、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等人。香港眾志主席林朗彥也一同被控告,但因不在香港而沒有被抓捕。黃之鋒30日上午在前往香港海怡半島地鐵站途中被捕;周庭30日上午也在其家中被警方逮捕,他們後都被押往灣仔警署總部。警方控罪書控告香港眾志黃之鋒、周庭以及林朗彥涉嫌“煽惑他人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組織未經批准集結”和“明知而參與未經批准集結”等三項罪名。8月30日下午,黃之鋒、周庭在東區法院獲准保釋。

8月29日中午,民陣召集人岑子傑在一間餐廳吃飯時,突然遭兩名蒙面男子用鐵條及棒球棍襲擊。與他同行的友人為了保護他受傷。同日下午,“光復元朗”示威行動的申請人鍾健平則是在香港大埔附近遭四名南亞裔男子用鐵條及雨傘襲擊,被送到當地醫院接受治療。8月29日,香港警方對反對派團體“民陣”計劃8月31日發起遊行發出反對通知書。後民陣於8月30日早上向香港的公眾集會及遊行上訴委員會提出上訴。該委員會一致裁定駁回上訴,維持警方的反對書決定。民陣召集人岑子傑說:“由於民陣無法在合法情況下保障參與市民的安全,所以無奈決定取消明天的遊行集會。”2014年8月31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香港政改報告,公布“831”決定。對負責提名行政長官候選人的提名委員會的組成、限定特首候選人人數等列出明確規定,讓真普選成為泡影,從而引發香港市民長達兩個月的“佔中行動”。

香港時局變化快吧?29日至30日僅僅兩天時間,香港的形勢發展就令人目不暇接。下面,我就以上香港事件與大家一起分析一下:

一、恐嚇香港市民,製造恐怖氛圍

我們把這兩天發生的事件聯繫起來,就會發現它們不是偶然的,無論是解放軍凌晨高調進入香港,還是對社會運動人士的集中抓捕和黑社會襲擊,背後都有一隻巨大的黑手,那就是中共。我們可以說,這是一次中共當局策劃的,命令港府採取的組合行動。其目的也很明確,那就是製造恐怖氣氛,恐嚇市民,儘快平息市民的抗爭運動。

官媒新華社在29日凌晨3點56分發文稱,解放軍進入香港是香港駐軍的第二十二次輪換行動。香港中文大學中國研究中心客席教授林和立指出,解放軍第22次例行輪換,入港時間點的選擇,有弦外之音。“當然是警告香港,不要再搞那些示威抗議的行動,尤其是比較激烈的那種示威抗議。所謂駐港部隊有3000人在香港、3000人在深圳,其實是經常輪調的,故意公布(消息),就是要警告香港這些搞運動的人。”前美國夏威夷大學講師夏威廉認為,北京進行心理戰的恐嚇成分居多,他不認為解放軍真敢對香港動手。他說:“不管解放軍是定期輪調,或何種工作,北京的用意是在‘恐嚇民眾’。我不認為北京想製造另一個1989年天安門事件。”

8月30日,香港警方對數名社會運動人士的抓捕和黑社會襲擊,其目的也是一樣的。在此次抓捕行動中,我們看到了719維權律師和人士集中抓捕和黑社會毆打異見人士的影子。香港眾志在聲明中說:“我們對警方於831前夕透過大規模搜捕示威者,營造寒蟬效應、白色恐怖感到非常憤怒。香港眾志從來都不是反送中運動的‘領袖’,每一位香港人都是本著良知走出來,不論中共如何抹黑和扣帽子,都無法改變這個事實,亦只會令政府錯判民情,陷入更難以解決的死局。”長期評論香港時政的澳大利亞律師戴安通在推特上表示,他認為香港警方逮捕知名社運人士的行為,只會激發更多的示威者上街抗議。

二是,北京是惡化香港局勢的禍首

德國墨卡托中國問題研究所主任彭軻認為:香港示威者和北京領導層唯一可能求同之處就是,在香港徹底並持續地重建“一國兩制原則”。但是,目前似乎沒有任何一方有興趣走出死胡同,儘管衝突狀態繼續下去只會讓對話和談判更為困難。這是一場典型的零和博弈。香港是一個法治社會不同於中國極權社會,港府在反送中抗議事件中所表現出來的強硬令人難以理解。既然送中修例已經壽終正寢,為什麼要拒絕撤回修例呢?英國路透社的一篇獨家報道解開了這個謎團。8月30日,路透社報道說,香港特首林鄭月娥曾向北京提交一份報告。該報告對抗議者提出的五大訴求進行了評估,並認為撤回《逃犯條例》有助於化解香港不斷升級的政治危機。但港府的提議遭到北京的拒絕。路透社的報道說,除了對要求撤銷修訂《逃犯條例》進行了研究之外,香港政府還考慮了抗議者提出的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爭取真正民主選舉、收回將抗議定性為暴動、和撤銷對被捕抗議者的控告等要求。路透社採訪的一名北京高級官員透露說,北京對林鄭月娥說不要撤回條例,也不能對警察過度使用武力進行調查。其中一名消息人士是港府高級官員,他對路透社說,撤回修訂條例和進行獨立調查被視為政治上最可行,有助安撫一些不滿林鄭月娥沉默的較溫和的示威者。另一名跟香港官員有密切關係的知情人士也證實,北京對所有五大訴求都說不。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最近曾見到過林鄭月娥的工商界人士對路透社說,林鄭月娥現在也是無能為力,北京不讓她撤回條例。我比較認同這個消息,不僅是邏輯上,而且港府拒不回應市民的五大訴求的蠻橫態度與中共當權者的性格很相符,但在法治社會完全漠視民意很少見。林鄭月娥作為特首不能做主,上不上,下不下,被夾在市民和北京當權者之間動彈不得。可見,香港“一國兩制”已經壽終正寢,香港市民不得不拚命抗爭。黃之鋒對媒體說,他並不主張香港獨立,但表示香港人如果不能真正自治、不能有真普選,就只能選擇港獨。

三是中共領導人被誤導了嗎?

破解香港的危局其實並不難,零和博弈完全應該變成雙贏。破解之法就在於滿足香港市民的五大訴求,將基本法承諾的雙普選還給香港市民。既然特首隻是一個提線木偶,那麼掌握權力的北京領導人的回心轉意就是關鍵,可謂解鈴還需系鈴人。有一種觀點很有意思,那就是北京兩大治港機構——港澳辦和中聯辦誤導了中共當權者。該觀點認為,“中央集權國家的決策高度依賴單一信息渠道,而信息渠道現實中一般由主管部門掌控,他們幾乎壟斷相關信息,這就形成人們常講的部門挾持政策情況,甚至很大程度上,政策和決策由主管部門做出,最高決策者不過是認可而已。現在是信息時代,表面上,獲取信息渠道很廣,但像港澳這樣的特定事務由於具有高度政治性、安全性,中央決策還是嚴重依賴官方正規渠道。習近平上台並沒有改變體制的此種頑疾,反而因極權加重,所有重大事情皆有他一人殺伐決斷,導致這種現象更嚴峻。既然其他部門經常出於部門甚至個人私利,向中央提供不完整甚至虛假信息,使中央做出事後看來是錯誤的決策,港澳辦和中聯辦又何嘗不會出於同樣動機,欺瞞北京?邏輯而言,要掩蓋一個謊言,必然要編造另一個謊言。兩辦要推卸前期修例的信息錯誤,最方便辦法是把責任推給香港反動派甚至港府,這就須盡一切可能污名化反對派,將反對派打成“亂港禍中”的港獨分子,把少數人的激進和暴力行為誇大上綱,似乎香港已然烽火遍地,北京如不採取強硬手段,恐將由反對派佔領。最後誘使北京對香港社運抬出“顏色革命”的標籤,並揪幕後黑手。”一句話,中聯辦和港澳辦的官吏為掩蓋自己工作的失職,而不惜誤導聖上,而聖上信息被官吏控制,所以做出了錯誤的判斷。我認為,存在這種可能性,如同有觀點認為,八九六四大屠殺時李鵬等佞臣故意誤導了鄧小平一樣。但這不正好說明香港市民抗爭的正當性和合理性嗎?

極權政體的權力高度集中到當權者手中,而當權者偏執和獨斷專行使他難以做出正確的判斷。香港市民之所以以死相拼就是要把香港的命運掌握在自己手中,就是要避免八九六四的災難重演。所以,破解香港危局的球一直在北京這邊,因為香港人已經退無可退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BOXUN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