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林彪日記:稱毛為「B52」 江青為婆娘 識破毛的文革陰謀

林彪是中國最了解文化大革命內幕的第一人,他對文化大革命的來龍去脈比任何人都清楚。根據他的《工作札記》的記載,早在一九六四年三月,毛就與他密謀,要發動一場整人的政治鬥爭了。林彪也是最了解毛澤東的人。毛當時的每一個政治陰謀,林都了如指掌。故此,毛開始與林密謀時,林的心頭就不斷繞著「是福還是禍?」的疑慮。正因為林對毛太了解了,深感伴君如伴虎,並有「福兮禍兮」的不祥預感,所以才口述這部《工作札記》,想要為歷史留下一些真實紀錄。最後,他果真難逃毛的魔掌而葬身在外蒙古的溫都爾汗。

林彪在文革中作為毛澤東的最親密的戰友,一方面在毛澤東跟前大做表面文章,步步緊跟毛澤東,毛澤東說什麼他就聽什麼,號稱是“對毛澤東最忠最忠最忠!毛澤東思想學得最好最好最好!,運用得最活最活最活!毛主席語錄本舉得最高最高最高!對毛主席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理解得最深最深最深!”請注意!以上這些既繁瑣又肉麻的話語不是我杜撰的,可都是來自當年的《人民日報》和中央人民廣播電台。而另一方面林彪卻記載了和毛澤東在一起的那些足以令人目瞪口呆的日記,從這些日記看來林彪並不壞,良知尚存,並不是什麼“資產階級個人野心家、陰謀家、大壞蛋”,他有他的獨特的內心的真實所想,他以他的緊跟在毛澤東跟前的得天獨厚的條件,偷窺到毛澤東在做出每一項陰謀決策時的內心活動,而作為其他人是無法做到這一點的!

《林彪日記》亦稱《林彪工作札記》,中共官方一直嚴密封存。近日開始在有限範圍內開放。這部《林彪日記》是研究中共黨史的珍貴史料。

被中共列為絕密的《林彪工作札記》

林彪生前,每隔幾天,就把他親身經歷的黨內重大事件,加上個人見解,口述給夫人葉群記錄,亦稱《林彪工作札記》,其跨度是從一九六四年三月至一九七一年九月五日。一九七一年“九.一三事件”後,這本日記一直被中共列為絕密的檔案材料。

去年秋,中共中央研究室獲准查閱;今年四月,中央黨校研究室、中宣部研究室、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又獲准查閱,今年六月,省級黨校獲准在規定範圍內參閱。以下是《林彪日記》(《林彪工作札記》)的部分摘錄。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毛澤東的私話令林彪直冒冷汗

一九六四年三月三日:是福還是禍?毛囑:要我關注政局在變化,要我多參與領導工作,又問:上層也在學蘇聯,搞修正主義,怎麼辦?中國會不會出赫魯曉夫搞清算,搞了怎麼辦?毛認為被人架空,這個人是誰?我吃了一驚,冒了一身冷汗,一場大的政治鬥爭就要來臨!

關於《毛主席語錄》

一九六四年五月七日:小冊子(按:指《毛主席語錄》)出版。毛審閱,對“活學活用,學用結合,急用先學”的提法很讚賞,說:“好!是唯物主義觀,立竿見影可以不提。”毛說:“我的小冊子在書記處就通不過。那本《修養》,東西南北,遍地開花!”毛對劉、鄧、彭很不感冒了。

毛批評北京有兩個獨立王國

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二十日:毛在會上批評北京有兩個獨立王國(按:指鄧小平和中央書記處、李富春和國家計劃委員會)。到會人朝著主席台感到驚訝!這個提法,政治局會上都沒提出過,會上突然發炮,搞政治襲擊,比赫魯曉夫對死人搞政治襲擊,來得更狠心。兩個獨立王國的國王不是劉、周。

林被毛邀參加壽宴,受寵若驚

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好不尋常!我、伯達、康生,成了毛生日座上的貴客,還有婆娘(林彪私下對江青的稱呼)。毛喝了一瓶白沙液(按:湖南第一酒),翻來覆去問:“中央有人要搶班奪權,怎麼辦?要搞修正主義,怎麼辦?”又問:“軍隊不會跟著搞修正主義吧!中央政治局、國務院、中央書記處都要排斥姓毛的。毛還是黨的主席、軍委主席,要逼我造反,我就造個天翻地亂!”

今天,毛來電吩咐說:“昨天我生日,心情舒暢,酒喝了過多,發了一通,不算數”,要我們不要傳開。我想毛下一步要從北京市委、從計委、從中辦、從文化部開刀。

感到毛要整人了

一九六五年九月三十日:風吹得很勁。毛提出,讓葉群多關心政治大事,創條件參加實際一線面上工作。問了葉群行政級別,說:“十四級,太低、太低!”毛的辦公室主任是七級、八級。毛說:“不能再乾等著,國慶節後準備對各大區第一書記放炮,提出:中央出修正主義造反,中央不正確的就可以不執行,不要迷信中央,不要怕兵變,不要怕亂,不要怕造反。大亂才能大治,是我革命鬥爭實踐中的思想理論結晶!”毛要從輿論上、組織上發動進攻,要整人,要搞垮人了。

毛派江青插手部隊文藝工作

一九六六年一月五日:婆娘要到部隊插手文藝,要從文藝上作政治突破口,借用軍隊力量,搞政治權力鬥爭。

毛對婆娘到部隊事,很著急,又來電話說,江青要來拜訪我,要我安排她到部隊體驗生活。玩什麼花招,體驗什麼生活?是接聖旨搞政治鬥爭。蕭華就是很反感這個婆娘到部隊,打了兩次招呼,還頂著。

(按:一九六六年四月十日,中共中央批准了《林彪同志委託江青同志召開的部隊文藝工作座談紀要》。)

識破毛的陰謀——文化大革命開始

一九六六年五月二十六日:老毛施陽謀外出,由劉(少奇)主持中央會議,經劉除“彭、羅、陸、楊”作第一步,再通過毛的政治鬥爭綱領文件,剷除劉、周、鄧,這是毛的陰謀。

(按:一九六六年五月四日至二十六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擴大會議。十六日,會議通過由陳伯達、康生起草,毛澤東作了七處修改的《五一六通知》。通過時,朱德、陳雲、李富春三人棄權。)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七日:毛姻意要除劉、鄧。劉鄧提議,六一年八月召開黨的九大。毛說:要請長假調理。六四年五月,政治局提出:八大至今已八年,要召開九大。毛說:要返故鄉休息。毛指:六一年是要復辟搞修正主義,六四年是排斥毛奪權。

毛在會上指:劉鄧主要還是五十天的問題,能認識、檢討就可以了。會後,和陳伯達、康生、謝富治說:劉鄧是十年、二十年的問題,特別是劉。

(按:一九六六年十二月四日至六日,毛澤東委託林彪主持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

一九六七年二月十九日:“B52”(林私下對毛的稱呼)下指令,要整一批不服氣、不買賬的老帥,藉此以中央文革取代中央政治局的權力。婆娘、謝、張(春橋)鋒芒畢露,執行“B52”部署不遺餘力,黨心、軍心、民心會發自內心:“毛主席萬歲!”

全國大規模武鬥開始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三十日:運動要失控:學校停課了,工礦企業大部分停頓了,農村也要革命了,黨政機關都反了,全國都動了。“B52”說:“亂一亂怕什麼?大亂才能大治!”上海十多萬人參加武鬥,全市癱瘓。伯達問我意見,我意見很簡單:“武鬥不行。誰下命令都不行。是文化大革命,不是革命戰爭。我反對武鬥、打人!”。我問總理:“上海是不是那個眼鏡蛇(林私下對張春橋的稱呼)搞的?”總理告訴我:“一、很反對武鬥;二、情況不怎麼了解,要等最高指示。”

(按: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三十日,上海康平路事件是全國大規模武鬥的開端。)

奪權鬥爭,全國大亂

一九六七年一月九日:一月革命,上海奪權鬥爭,是“B52”授權眼鏡蛇、婆娘搞的。全國各處,從上至下、天南地北展開奪權鬥爭。誰奪誰的權?婆娘代“B52”到處放炮,到處打、砸、搶、抓、斗,到處埋下仇恨種子。

一九六七年一月二十日:局勢繼續亂,二十五個省區告急癱瘓。動用武裝部門、保衛部門武器參與武鬥。雙方都堅持忠於同一個神,同一個魂,同一個旨。

“B52”對局勢的發展開始感到不安。每天上報武鬥傷亡數目數千人。提出軍隊下去支左穩定局面,如不行,實施軍管。我說,是個好的決策,但軍隊下去要有個方向,有個時間表,軍隊本身有戰備任務。

老帥大鬧懷仁堂

一九六七年三月十五日:一批老帥鬧了懷仁堂,是衝著“B52”的婆娘和幾個得意忘形的先鋒的,激怒了“B52”,下令叫老帥去休息。總理也給批了:搞折衷主義。文革幫取代了政治局,一場風暴會逼來。

毛周關係

一九六七年三月十八日:“B52”問:總理對文化大革命、對新生事物的立場?我隨即說:“緊跟主席的”,有意留給“B52”糾正的。“B52”點點頭說:“能不能思考五分鐘,下結論?”我還是有意等著裝作思考。“B52”抽了第二支煙一半,按捺不住道出:“總理思想上和劉是合拍的,組織上是看我的。總理中庸哲學,你和我也要學一點。”說著仰天大笑。

毛讓江青插手軍隊,林彪抵制

一九六七年七月二十三日:我林彪還能睜著眼!就決不能讓婆娘插手軍隊。亂了,失控了,派軍隊到地方、到學校,是“B52”的主意。鼓動造反派打倒軍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當權派是“B52”指使婆娘煽風點火的。軍內走什麼資本主義道路?衝擊軍事機關、衝擊軍區,是對著誰來沖的?

謝富治來說,婆娘想在軍委辦、總政治部掛個職。我問:誰的主意?我不信主席有這樣安排。我問了總理:“怎麼回事?”總理說:“聽了也當作一風吹。”

(按:據汪東興回憶錄檔案,毛澤東授意謝富治向林彪提議,安排江青到軍委辦掛個副主任,或到總政掛個副主任職務。林彪強調要有主席批示或指示,才能安排。)

毛派工宣隊進駐上層建築領域

一九六八年七月二十七日:又是一大創舉!從工人、農民中選拔學生上“B52”命名的“七.二一工人大學”。用不了五年,國防、科技、工業、學校、文化,都要鬧人才荒。

最高指示又下達:工人宣傳隊進駐學校,進駐科研、教育系統,要打破知識分子獨霸的一統天下,佔領那些大大小小的獨立王國。看來亂得還不夠,還未能看到盡頭。

江青定劉少奇五大罪狀

一九六八年九月二十九日:婆娘整出劉少奇五大“死罪”,王光美是美國情報局特務的材料。文革組意見:王光美死刑,立即執行!“B52”在材料上圈閱了,其他成員照樣畫圈,無一例外,再批上“完全同意”四字。我也跟隨。第二天又退回。“B52”批上“刀下留人”四字,果然不到你不服。

毛將林定為親密戰友、接班人並寫入黨章

一九六九年三月二十一日:總理送來黨章草案定稿,把我列為毛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寫入總綱。我心不安,向總理提出:“是否不妥?誰提出的?主席意見呢?”總理告知:“是主席親自提議的,有指示。既然定了黨的副主席,當然是接主席的班,名正言順。”我還是建議徵求其他同志的意見。

婆娘來電恭賀我是主席唯一接班人,又表示在任何情況下捍衛我、保衛我的一套!話的主題還是要求安排她在軍隊擔任高職。

(按:林彪列為毛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寫入黨綱,以往所有公開材料,都迴避這個關鍵問題。事實是毛親自提議的,這就證明了“九.一三事件”後中共所傳達的毛在六六年給江青信中對林的不信任,完全是偽造的。)

“加強戰備,防止敵人突襲”緊急動員令

一九六九年十月十七日:會議發生爭議,氣氛很緊張。“B52”突然離題提出,國際形勢有可能突然惡化:蘇修要宣布開戰,美帝準備入侵,蔣介石部署反攻大陸,印度要侵佔西藏。到會的都給突發性幽靈所勾划出的最新情報怔住,都提出了疑問,等著總理、我的態度。我還是不想表態,被“B52”點了名,就說了:“蔣介石反攻大陸還要老闆點頭,加大擾亂、挑釁,會的。另一個因素看,我們局勢能穩定下來、正常了,諒不敢大的軍事挑釁。蘇修宣布開戰,還得有個藉口;美帝入侵,至少近期不可能,他越戰陷得很深。”三個老帥也認同我的分析。“B52”當即發怒:“看來我和親密戰友不夠親密了,我又變成了少數。我以黨主席提議,民主表決。同意我的意見請舉手,反對的不舉手。”通過了。一個老帥改變立場,四人未舉手。

(按:三個老帥指朱德、劉伯承、葉劍英,是九屆中央政治局委員。改變立場的是葉劍英。四個未舉手的是朱德、林彪、劉伯承、陳伯達。十月十七日晚,即以中央軍委作出《關於加強戰備,防止敵人突然來襲》的緊急指示,要求全軍進入緊急戰備狀態。十月十八日,以《林副主席第一號令》正式下達緊急指示,引起全國、國際極大震動。近期,黨史研究學者指:毛澤東當年搞出“戰備緊急動員”,是企圖藉此凝聚全黨全國力量,擺脫文革困境,把國人目光轉移到“反對外國侵略”上。)

編後議

林彪案件疑團

可以說,林彪是中國最了解文化大革命內幕的第一人,他對文化大革命的來龍去脈比任何人都清楚。根據他的《工作札記》的記載,早在一九六四年三月,毛就與他密謀,要發動一場整人的政治鬥爭了。

林彪也是最了解毛澤東的人。通讀《林彪日記》,可以看出,毛當時的每一個政治陰謀,林都了如指掌。故此,毛開始與林密謀時,林的心頭就不斷繞著“是福還是禍?”的疑慮。正因為林對毛太了解了,深感伴君如伴虎,並有“福兮禍兮”的不祥預感,所以才口述這部《工作札記》,想要為歷史留下一些真實紀錄。最後,他果真難逃毛的魔掌而葬身在外蒙古的溫都爾汗。

中共對林彪和林彪反革命集團的定論,黨內、理論界長期以來一直有疑團:林彪作為毛澤東親自指定的接班人、親密戰友,並列入黨章總綱,怎麼會發動政變?對林彪反革命集團定性的依據是什麼?

所謂林彪反革命集團主要成員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都否定自己是反革命成員和參與反革命政變活動。從一九七一年公布的《粉碎林陳反黨集團反革命政變的鬥爭》材料,到一九八一年審判林彪反革命集團的材料,都回答不了這個問題。現在《林彪日記》出來,這個問題越發難以澄清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