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中國文化 > 正文

歷史上真實的法海禪師 是唐朝宰相裴休的兒子

一提起法海禪師,人們可能馬上就會想道‘白娘子與許仙’,腦海中出現的是一個不討人喜的負面形象。但那不是真正的法海禪師。那完全是被後世歪曲了的形象。我們今天就是要還原歷史真相,給大家講講真實的法海禪師。

這個法海禪師歷史上是確有其人。在前文關於裴休的故事裡,我們已經知道了,法海禪師的父親就是裴休,唐朝宰相。裴休是法海禪師的父親被唐宣宗稱譽為“真儒者”。

時光倒回去一千二百多年前,在京師都城的一個大宅院里,一大早,就見人們出來進去的忙碌著,不一刻,就聽見初生嬰兒的啼哭聲。一個婢女跑來向正在大廳中踱步等待的主人裴休說:“恭喜老爺,賀喜老爺!夫人生了一個小公子!”裴休十分高興,大步走進內室,探望夫人和孩子。

那天半夜,裴休被夫人從夢中推醒,聽余驚尚在的夫人對他說:“適才妾身做夢,夢見有大蛇向我襲來,我無處躲藏,萬分驚恐之際,一個手持寶劍的和尚從空而降,口喊:〝母親別怕,孩兒來了!〞只見他手起劍落,將那大蛇攔腰斬斷!”我頓時驚醒,現在感覺腹中疼痛,怕是要生了。”

裴休馬上叫來僕婦丫鬟,快去請來接生婆。不久,嬰兒‘呱呱’落地,夫人生下一個男孩。裴休抱著襁褓中的孩子,仔細端詳。只見這孩子眉清目秀,不哭不鬧,想到夫人的那個夢,於是就給這個孩子起了個乳名叫〝頭佗〞。名字就叫裴文德。

朋友,您一定猜到了:這個孩子,就是後來鼎鼎大名的法海大和尚。也是我們今天故事的主人公。

小頭陀、裴文德,也就是後來的法海禪師,他的父親是大唐名臣,是唐宣宗年間的宰相裴休。裴家祖居濟源裴村,也就是現在的河南濟源市。這個裴村世代繁衍著號稱〝天下無二裴〞的裴氏家族。

小頭陀、文德生有異相,聰明伶俐。裴休對這個孩子也是十分鐘愛。很小就教他讀書認字。文德也不負父望,讀書認真投入,幾乎就是過目不忘,飽讀詩書,涉獵廣泛。尤其是對佛法佛理情有獨鍾。裴家家風傳承,也是信佛敬佛。裴休本人就和許多著名禪師是摯友,經常在一起參禪論道。也帶著小文德一起去。父親也經常會送小文德去附近的寺院去暫住幾天,體會僧人的生活。

會昌年間滅佛的時候,裴休正在潭州做刺史。接到皇上滅佛的聖旨後,他十分為難:遵旨吧,實非所願。自己本是信佛人,從來把自己看作塵世中佛弟子。自己在世為官,也是要秉承佛法,扶世濟民的,怎麼能做反佛滅佛的事呢?可是抗旨不遵,那也是要殺頭滅族的啊!怎麼辦呢?於是他就想辭官不做,解甲歸田,以避此難。

他與家人商量此事,那小文德卻說:爹爹,您辭了官,皇上再派了另外的刺史來,他必定要執行皇上的命令。潭州佛寺、僧眾仍舊難逃此劫。倒不如您就用手中的權利,來一個明抄暗保。能拖延的就拖延,能救助的就救助,極大的減少對佛眾的迫害,護住三寶。其實也為當今皇上減少了罪業,對皇上不失為真忠臣;對佛祖,也盡了一個徒眾的本分!豈不是好?’

裴休一聽,覺得大有道理。於是他就按照文德說的,仍舊做他的刺史。把皇上要毀廟、毀僧的敕令拖延不發。先給本地的靈佑禪師送信,要他做好安排。一切就緒,裴休發布告示,宣告武宗的命令。因此潭州地區寺廟、僧眾以及佛像等,沒有象其它地方那樣被毀滅性的破壞。裴休此後對文德更加看重。

一次,皇上鍾愛的一位皇子得了重病,遍尋名醫,均不奏效。搞得皇上心神不安。皇上身邊的一位高僧對皇上說:皇子要遠離紅塵,可得性命。皇上一聽,這不就是說要皇子出家做和尚嘛。皇上沒有說話,只是皺起了眉頭。

那高僧也不再多言。左右的大臣也沒有人說什麼。裴休在一旁,回家說起這事,不知如何是好。

誰知那文德聽了,馬上對父親說:“孩兒倒有一個兩全之計。”

裴休看著這個小兒子,說:“你有什麼好辦法,快快說來。”

文德說:“孩兒從小受教,多讀經文,知道人世輪迴,因緣果報,無盡無休;生老病死,苦海無邊;早就有志身入空門,研修佛法。但苦於孩兒年前剛剛考中狀元,又蒙聖恩,點了翰林。若貿然提出出家,恐怕皇上怪罪。倒不如趁這個機會,稟明聖上,孩兒代皇子出家。一來解皇上之憂,盡臣子之忠;二來也遂了孩兒夙志,可望解脫紅塵之苦;三來也能替父親了卻自身入佛門修行之願。豈不是好?”

裴休聽了,考慮再三。雖心下還是有些不舍,但也知道兒子說得全是真話。於是全家商量,第二天裴休奏明皇上。皇上大為感動,以重禮相待。

裴休親自送子入住溈山密印寺。這密印寺本是裴休募捐修建,皇上御賜寺名‘密印寺’。文德就在密印寺出家為僧。拜在當時禪門溈仰宗創始人、也是密印寺主持的‘靈佑禪師’足下為弟子,

靈佑禪師為文德授戒,說:“宰相之子代皇子出家,功德無量,出家敝寺,為山門大壯顏色。”靈佑禪師為文德賜號“法海”。從此,小頭陀成了‘法海’僧。

剃度之後,靈佑禪師命法海日日苦行,先是讓他每天給寺內的常住眾僧劈燒火用的木柴,每天除了誦經念佛就是劈柴。就做了近三年時間;三年劈柴過後師父又命他每日為常住五百餘僧眾擔運生活用水。這個活十分辛苦。冬天天冷路滑,夏天烈日暴晒。加上山路崎嶇,凹凸不平,實在辛苦。

有一次,他大汗淋漓地擔著水桶,跨過石塊避過巉崖,小心翼翼不讓水撒出來,還是差一點跌了一跤。不由得心生怨懟,自語道:“和尚吃水翰林挑,縱然吃了也難消”。

這下可好,整個密印寺僧眾吃完飯後,都感覺肚子不舒服,東西在那裡堵著,不能消化。真成了‘縱然吃了也難消’了。可見那時法海已經有了一定的功力,說出話來是要起作用的了。要不為什麼修行人要講‘修口’呢。那真是一言既出業即成啊。

大家都說飲食難消,這樣的異常,引起了師父靈佑禪師的注意。他發現了個中緣由。也不說什麼。但等那天法海照例每天來參見師父時,靈佑禪師閉目單立右掌,慢慢誦道:“老僧打一坐,可消萬石糧”。到底是高僧,功力不凡,

靈佑禪師這樣做了之後,就把法海那個給解了。從此,大眾腹中隔閡完全解除。飲食不消的現象沒有了。而法海當時聽了師父的點悟,心中感愧。回來自我反省,自束其心,收攝心神,此後每日更加專心修行服務眾僧,再不妄生一念。

就這樣每天挑水,上山下山,循環往複。春往秋來。一日,法海正在擔水往山上走,卻看見一個寺內的小沙彌,帶著一隊人迎面過來。隊伍中有一頂轎子。那個轎子在他面前停下來,轎上下來一個婦人。

法海注目一看,不是別人,卻正是自己的親姐姐!原來,姐姐挂念幼弟,不遠千里,從都城來到湖南看望弟弟。姐姐一看到弟弟受這樣的苦,干這麼重的活,每天來回長途跋涉,山路崎嶇,那稚嫩的肩頭都磨起了老厚的繭子。實在心疼,不由得拽住弟弟的手,流淚不止。心想他從小錦衣玉食,哪裡吃過這樣的苦。連家裡的僕人也沒受過這樣的罪啊。

於是姐姐決定把自己的脂粉錢也就是私房錢都拿出來施捨給寺廟,修建了一個工程浩大的飲水磵,當地老百姓給這個磵起名就叫“美女磵”。自從有了這個磵,溈山的山民、寺院里的僧眾都不用再長途跋涉,翻山越嶺的挑水了。解決了人們生活的一大困難。直到今天,這條飲水磵的磵石還依稀可見。

此後不久,師父說法海的苦行生活圓滿結束。讓他開始三年的閉關修行。這三年中,法海一心坐關參禪。到了閉關三年圓滿時,不開關門,師父靈佑禪師親自到關門外直呼“法海”之名。法海禪師聽到師父呼喚,在關房中應聲而出,而關房門窗既沒有開啟,也毫無損壞,這標識著他功成圓滿已經得道了!一時間,合寺內外僧俗大眾都來親近他,向他問道。每日絡繹不絕。

一天靈佑禪師把法海叫去,對他說他還需要去雲遊,到江西廬山等地去雲遊。他謹遵師命,托缽雲遊,走遍江西,到了廬山。離開廬山之後,又來到江蘇鎮江市俘山的一片荒林中。在這個地方,他停留了下來。很喜歡那個地方的清新雅靜。就在那裡結廬打禪清修。

一次在山林中,竟然發現了幾尊佛像殘骸。覺得奇怪。

一天碰到一位打柴人,兩人相談之下,那人告訴說,這個地方,原本有一座廟宇,是在東晉時期建造的。名為‘澤心寺’,當年也是香火旺盛的道場。可是後來由於連年戰亂。法海到那裡的時候,澤心寺早已經牆傾院毀,房倒屋塌,破爛不堪,一派荒涼,看不出昔日模樣了。法海看到的那些佛像殘骸,就是原來那個‘澤心寺’里的佛像留下的。

法海聽了,心中升起了要修復寺廟,重塑佛像,弘揚佛法的念心。為了表示自己的決心,他燃燒一節手指來向佛祖明志。立誓要重修道場。從此,他身居山洞,每日除了參禪,就開山種田,籌資修廟。附近的鄉民們都知道山裡來了一位高僧要重建澤心寺,也都來幫忙。

一次,法海在修寺挖土時意外挖到一批黃金,他把這批黃金全數上交給當時的鎮江太守李琦。李琦將此事上奏皇上,唐宣宗深為嘉獎,說這是佛祖對法海一片誠心的善報。特下敕令把這批黃金髮還給法海用來修復廟宇,並欽賜廟宇名為‘金山寺’。從此澤心寺改名金山寺,而裴休的兒子法海禪師也成了金山寺的一代祖師。

經過漫長的艱苦創建,金山禪寺最後圓滿建成,成為江南地區佛教界最大的禪宗廟宇,名震古今。法海禪師也被親切地稱作金山寺的“開山裴祖”。

從開始動土建設寺院直到寺院完工之前,法海禪師一直在金山寺旁的一個山洞中禪修。

話說有一天法海正在山洞打禪坐,突然聞到一股腥騷之氣,眼前不知從哪裡鑽出來一條白色巨蛇,長約數丈,有水桶般粗。盤在那裡立起前身,吐著芯子,盯著法海。法海運起宿命通神功,得知這本是一條千年白蛇,在深山密林中,因機緣巧合,受了日精月華,得了靈氣,有了些小能小術,成了蛇精。到處傷人,吸人精血。來到禪洞,是想纏害禪師,要附體藉以修成人形。

禪師閉目不動,運用思維感測打入白蛇腦中,勸道:“天法是不許動物修煉的,動物沒有人性,修成就是魔,是要遭天譴的。若你真想修煉,勸你快快轉世,投胎做人,有了人身,才可修煉。還要修正法,似你這樣,靠吸人精血,害人性命,是邪法魔道。天理不容。我本當滅你除害,但憐你千年修行,不忍毀你於一旦。今日饒你一次。你快快去投人胎,走正道,下次就不再寬容了!”

那白蛇原本氣焰囂張,它只見這個和尚身上的東西很好,是它想要的,就如同西遊記里那些妖怪想吃唐僧肉一般。聽了法師這番教誨,不以為意,還想蠢動。但是發現自己就是被定在那裡,動彈不得。這才害怕,趕緊給法師叩頭求饒。法師放它一命,白蛇倉皇逃竄溜走了。這一幕,被附近的鄉民們看見,廣為流傳。都知道浮山來了一位有道高僧,把那個為害鄉鄰的蛇妖驅跑了。

直到今天,鎮江金山寺塔西面下側還能看到一個山洞,人稱〝法海洞〞,又名〝裴公洞〞,據說就是法海當年的苦修之處。法海圓寂後,弟子們在他打禪的石洞里雕了尊法海石像供奉他。

春去秋來,日月如梭。法海禪師主持金山寺數年過去了。忽一日,禪師對身邊監寺和幾位執事僧說,自己要出去一趟,到杭州了卻一樁昔年公案。囑咐了弟子們一些事項,說不久即回。也不帶隨從,自己就走了。

原來禪師看到當年那條白蛇,沒有聽自己的勸誡,靠著吸吮死人的腦髓,骨血,慢慢的竟然被它修出了人形來。近日竟然在夜間變化成美貌女子,專門去勾引單身男子,深夜讀書人。

那些人被美色所迷,上了它的當,被盜精吸髓,結果最後精血耗盡,喪了性命。法師看到這蛇妖到了杭州附近,又勾引了一個名叫許宣的青年男子,於是法師決定去除妖救人。

話說那白蛇此時也有了一些小能小術,也能變化成人形。但終究是歪魔邪道,抵不住正陽之氣,只能在夜間出來。這天來到杭州附近,看到許宣白天到一個藥店做工,晚上回來一個人獨宿,沒有家人。它見那許宣陽氣正足,精血旺盛。很是中意。到了晚上,化成一個美女模樣,敲許宣的門。許宣開門一看,是一位陌生的美貌女子。心裡奇怪,問你是誰呀,找我有什麼事嗎?

那白蛇萬福施禮,說:“我是鄰家女兒,名叫素貞。因慕相公人品,特來相就。自薦枕席,願與你結秦晉之好。”

這許宣也沒見過鄰家的女兒,但心中被她的美貌打動,心想:“也許是狐精吧?或許是鬼魂。那又有什麼?許多書中不是都寫了這樣的故事嗎?”於是就把女子留下來了。

從此,這女子白天離去,晚間自來。兩人夜夜交歡。女子囑咐許宣,不要對人說起。一連過了數日。這一日清晨起來,許宣要去店裡做工。但站起身來只覺得身體虛弱,兩腳發軟,頭昏無力。走在去藥店的路上,忽然面前出現一位禪師,宛如從天而降,只見他身披紅色袈裟,手持禪杖,鶴髮童顏,雙目有神,不言而威。

這禪師立掌對許宣唱了一個大諾,說:“施主,老僧這裡有禮了。”許宣慌忙回禮,又聽那老和尚說到:“施主你面透黑氣,妖孽纏身,死到臨頭,難道不知嗎?”

許宣聽了,心中狐疑,不由得連連搖頭:“我與法師素不相識,不知此話從何說起?”

禪師說:“許宣,近日有一美貌女子,自稱是鄰家女兒,你與她兩人夜夜交歡,可有其事?”

這許宣心中一凜:“法師如何知道在下的名字?又是怎麼知道那個鄰家女兒的事呢?”於是回禮答道:

“稟告法師,確有其事。不知道法師怎麼知道在下的名字呢?”

法師說道:“你可知道她本是一條千年成精的蛇妖,到處害人,專門勾引年輕男子,吸取人體精華,已經害死多人,現在是找到你身上來了,你難道自己感覺不到嗎?”

許宣聽了,心想哎呀,說不定真是如此,要不自己怎麼就感覺那麼渾身無力,頭昏腳軟呢?心裡想著不由害怕,給法師施禮說:“果真如此,還求法師,救小子一命!”

法師說“我這次下山來,就是要除掉這個妖孽,為民除害。本來這蛇妖該遭天譴,雷電劈死即可。但老衲有心要你看個明白,所以下山走一遭。今日看我怎樣處治這個妖孽。”

說著,二人回到許宣家門。好個禪師,只聽他口中念念有詞,一聲大喝:“揭諦何在?快把白蛇妖精擒來!聽本法師發落!

”頓見庭前一陣狂風,風過處,‘豁喇’一聲,半空中墜下一個小人兒形來。

許宣一看,正是那個夜夜與自己在一處的女子!只見禪師舉起右手中的缽,拋向空中,那缽放出白光,白光如網一樣,罩住了那個女子,

禪師喝道:“快快現了原形來!”就見那個女子在光罩裡面打了幾個滾,現了原形,化成了一條約三尺長的白蛇。禪師又喝道:“把你如何害人如實招來!”

那白蛇起初還不肯招認,禪師用手指一划,半空中出現了一個屏幕一樣的窗口,那上面一幕幕演示了白蛇得靈氣成精的過程,到墳墓里吸死人血髓的過程,歷歷在目,如同皮影戲一樣。白蛇看了,不得不招。先說了自己在某家大戶後花園勾引那家的少爺公子,害得那公子精盡血枯而死;每當白蛇講出一件,那屏幕上就如實顯現當時的場景。還講到白蛇去到一家,要進入那家的後花園勾引那家公子,但到了門口被土地擋住了,那是高德人家,土地不許妖孽進入害人。還有一次,白蛇去勾引一位單身讀書的窮苦書生,但那書生不為所動,一派正氣,白蛇被那正氣擋住,竟然不能得手。

那許宣站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直到最後,竟然就看到了那天自己被蛇精誘惑的場面,不由得又羞又愧,不忍再看。

這時只聽禪師厲聲說道:“上次在山中我念你千年修行,饒你不死,曾警戒你要走正道。你卻恣意妄為,自討死路!我今日須饒你不得!”

說著吩咐揭諦,把白蛇蛇身壓入雷鋒塔底,讓世人永遠記住這個教訓。把白蛇主元神打入地獄,要它受盡百般酷刑,償還所欠命債。一時間西湖上風雨大作,揭諦施法,把白蛇壓在了塔底下。

白蛇的魂靈被打入地獄,瞬間風停雨住。一切都恢復往日模樣,就好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只有那許宣,傻傻的愣在那裡,好像一場大夢初醒。法海禪師見妖孽已除,便要離去。對許宣說:佛法無邊。我本可以用雷擊滅掉它的。就只為讓你明白,也傳告世人,不要被妖孽迷惑。人妖不可相通。妖就是妖,魔就是魔。總是要害人的。施主來日方長,你要好自為之。”

這裡許宣一把拽住禪師,雙膝下跪,道:“法師慈悲,救了小子性命。還求法師救人救到底,許宣願隨我師出家修行,還望師父成全,收下這個不肖弟子。感恩不盡!”

法海應允,收他為徒。並給世人留下幾句詩作為勸誡:

奉勸世人休愛色,愛色之人被色迷。心正自然邪不侵,身正怎有魔來欺?

多少災禍皆因色,命喪魔手被妖吞。

許宣就在金山寺削髮為僧。修行數年,一夕坐化去了。

法海除妖那一幕,宇宙十方世界都在看。那無知道人和沉香師徒雲遊四海,途徑此處,也看個滿眼。

無知道人捋須長嘆了一聲,對沉香說:“唉,可惜啊。到了後世,佛法末世之時,人心魔變,人類道德敗壞,不再信神,反倒反神排神。那個時候,法海會被污名,蛇妖反而成了好人。唉,那個時候,人也就危險了!”

朋友,看到這裡,大家可能都清楚了,歷史上真實的法海,是一個得道高僧。法術高強,降魔除妖,為民除害,是人類正義的保衛者。

作為人,追求、嚮往美好的愛情無可非議,但是一定要切記人妖不可混淆。是非不可顛倒。否則受害的還是自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紅塵浪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文化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