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王友群:香港黑警來自哪裡 為何如此窮凶極惡?

《852》郵報總編輯游清源引述前警隊高層朋友的話說,中共滲透香港警隊主要靠兩種方法:一是派很多警察北上受訓,學習大陸公安武警的鎮壓手段;二是找一些大陸的公安、武警、預備役軍人,拿單程證到香港,變成香港人,直接成為香港警察。

有市民舉起“林鄭不出賣警隊黑警打得更狠”的橫額。(余鋼/大紀元)

香港警察曾經有很好的口碑,從1960年代起,曾被國際刑警組織及國際社會評定為“亞洲最佳”,享譽世界。

香港警察入職時都要宣誓:“本人(姓名),謹以至誠作出宣言(或謹向全能的主發誓),不徇私、不對他人懷惡意、不敵視他人”。

但是,在今年的反送中運動中,香港警察變成了善良的香港人幾乎不認識的警察,一些警察直接被市民稱為“黑警”。

香港警隊暴力不斷升級

8月31日晚,被稱為香港反送中以來“最黑暗、最恐怖的一天”。港警共發射241發催淚彈、92發橡膠彈。在港鐵太子站內,警察在車廂內無差別毆打車上市民,拘捕40人。多名目擊者回憶:到處是哭喊聲、地上全是血,“留在站內都是死路一條”。當時的慘況被港人形容為“屍殺列車”!

自從6月12日晚開始暴力鎮壓示威者以來,港警用催淚彈、布袋彈、橡膠子彈、胡椒噴霧、電警棍、盾牌、水炮車等,一齊向示威者襲來。一個少女的右眼被布袋彈擊中爆裂失明;有警員在不足一米距離向示威者瘋狂掃射;更有示威者被制服後仍被打得頭破血流;在抓捕女性示威者時的各種性暴力,引發3萬人參加的反警察性暴力大遊行;一名62歲的長者在醫院被兩名惡警瘋狂虐待的視頻曝光後,引發強烈譴責;警方還經常以盾牌、警棍胡椒噴霧等無理驅趕記者……。

至今為止,已有至少10人死亡,1117被警方抓捕,傷病者不計其數。

香港警察與黑社會勾結

7月21日晚,在香港新界元朗區,數百名穿著白衫、手系紅繩的人,在雞地和港鐵元朗站持械無差別襲擊路人和乘客,導致至少45人受傷。元朗恐怖襲擊,上了全球眾多最有影響的大媒體的頭版頭條。當晚,港警對製造元朗恐襲的暴徒零拘捕!至8月23日,一個多月之後,僅2名男子被控“暴動罪”!

元朗鳳翔區議員麥業成收到消息說,晚上可能發生襲擊事件,7月21日早上聯絡警方,警方回復,他們“已就事件有部署”。元朗區議員黃偉賢21日晚7點至10點5次報警,警方沒有處理。

區議員黃偉賢被白衫人追打時向附近警員求助,警員竟驅車離去。一隊防暴警察與一隊持械白衫人擦身而過,防暴警察視而不見。香港電台事發後取得當晚多個閉路電視片段,顯示當晚6點至10點30分,警察巡邏車至少3次巡經有大批白衣人聚集的元朗鳳攸北街,警員沒有下車截查。

7月30日,一群署名“熱愛香港的警務人員”發出“致全體香港市民書”,指名道姓揭發香港警務處高層有人操控“警黑合作”內幕。

公開信要求:就元朗事件,特區政府應免去香港警務處處長、副處長、助理處長、高級警司及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的職務,或將其停職交香港廉政公署調查。

港警“最嚴厲譴責”政務司長

7月26日,香港特區政府第二號人物、政務司長張建宗在記者會上說:“7月21日,大家都知道,在晚上,有暴徒在元朗西鐵站和街頭肆意襲擊手無寸鐵的市民,行為令人髮指、令人憤慨,大家亦感到很痛心和難過。我們承認警方當晚的處理與市民期望有落差,我亦明白市民對於元朗這次襲擊事件感都非常‘嬲’(生氣)、憤慨,要發聲去譴責無法無天的暴力行為,並以行動表達反對的聲音。”“我絕對願意就(警方的)處理手法向市民道歉”。

當天深夜,警察員佐級協會主席發表聲明稱,張建宗的發言令所有警務人員“極度憤怒”,對張建宗的做法,“給予最嚴厲譴責”,“請張司長下達一道命令,指示警隊明天如何應付,指示警隊以後怎樣執法。如果張司長能帶領香港走出這困局,我代員佐級協會的二萬五千名會員向你‘致謝’;相反,如果張司長做不到,是否要向警隊公開道歉?作為政務司司長管理香港致如斯境地,我們是否要代表張司長公開道歉,敬請明示!為了香港福祉,敬請在位人士認真考慮是否有能力帶領公務員,若能力不足,退位讓賢對公務員及香港市民均是好事。”

7月30日,香港四大警察協會——香港警司協會、警務督察協會、警察員佐級協會,海外督察協會的代表,在警務處長盧偉聰帶領下,到政府總部與張建宗會面,張建宗不得不表態支持警隊。

警協“堅決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7月24日,針對各界要求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港警濫權問題,香港4大警察協會聯名致信特首林鄭月娥,堅決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林鄭月娥閉門談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時,說:“警務處同事對呢樣野好抗拒。”

因為香港沒有中共設立的“長城防火牆”,香港黑警狂暴毆打示威者的血腥場面,第一時間傳遍全世界。網民都在看著香港黑警肆無忌憚濫權。成立獨立調查委員,可能是所有有良知的香港人共同的心愿。但是,4大警察協會的主席卻異口同聲地說:“殊不公平”!

香港警察誓詞中有“不徇私”一語。觀察者對比香港黑警的行為後寫道:“觀乎近日行徑,‘一哥’(指警務處長盧偉聰)縱容下屬濫權濫暴,四大職工會互相包庇,同時建制護航及按現行機制的‘自己查自己’。種種跡象顯示,警隊內部私相授授,包庇成風,實在令人難以相信有‘不徇私’的精神與行為。更不說有部分警員為發泄私怨,對市民濫權濫暴,情況令人髮指。”

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4大警察協會堅決反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關鍵在於:一些黑警做的黑心事實在太多了!

香港警隊控制在誰手上?

從1997年香港回歸之日起,當時的中共獨裁者江澤民及其“軍師”曾慶紅,一直通過他們在政法系統的親信向香港警隊“滲沙子”。周永康、孟建柱、郭聲琨在先當公安部長,後當中央政法委書記期間,一直把控制香港警隊作為重中之重。2004年,公安部駐香港中聯辦警務聯絡組升格為警聯部。2008年,警聯部開始每年搞香港紀律部隊國情培訓班和國策研集班,對港警進行洗腦教育。2016年,原公安部國內保衛局(簡稱國保)局長李江舟,出任公安部駐香港中聯辦警務聯絡部部長。

香港警隊高層都曾到中國大陸接受過中共培訓。中共秘密黨員梁振英擔任特首時的香港警務處長曾偉雄,先後在清華大學和國家行政學院受過訓。2012年“雨傘運動”期間,他鎮壓香港市民最賣力,從此,享有盛名的香港警隊開始質變。現任警務處長盧偉聰,在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受過訓,副處長鄧炳強在上海浦東幹部學院、中國人民公安大學、國家行政學院受過訓。

《852》郵報總編輯游清源引述前警隊高層朋友的話說,中共滲透香港警隊主要靠兩種方法:一是派很多警察北上受訓,學習大陸公安武警的鎮壓手段;二是找一些大陸的公安、武警、預備役軍人,拿單程證到香港,變成香港人,直接成為香港警察。

到目前為此,從江澤民、曾慶紅,到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到中央政法委書記郭聲琨,到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到香港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到香港警務處長盧偉聰,這是串在一條錢上的人,都屬江派。反送中運動爆發以來,力挺港警的是正是他們。

7月29日,港澳辦就香港問題舉行第一次記者會,發言人楊光4次力挺港警,並對港警致以“崇高的敬意”。有記者提到7.21元朗“警黑合作”問題時,楊光非常肯定地說,“這些傳言都是毫無根據的誣衊”。8月6日的記者會上,楊光再次對港警表示“由衷的敬意”。9月3日的記者會上,楊光稱香港出現“恐怖主義苗頭”,具有明顯的“顏色革命”特徵,“少數暴徒”的目的是要癱瘓特區政府,奪取特區的管治權。形勢如此嚴峻,自然更得依靠港警“止暴制亂”了!

2019年為什麼香港黑警這麼黑?就因為他們最高的主子是江澤民、曾慶紅是中共黑惡勢力中最黑的流氓頭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