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洪微:北京失去貿易戰簽約黃金時機

先前曾有西方國家,對美中關稅戰表示過擔憂,但此次聲明中,卻沒有出現。大概是各國看到了中共一年多來的拙劣表現,完全不可信任,又無法有效溝通,進一步認清了中共,也對川普的關稅戰越來越能理解了。不排除將來,其它西方國家,可能共同採取同樣方式,對付中共。

美中貿易戰劍拔弩張、轉向全面升級態勢,中共祭出報復性關稅,美國也宣布5500億商品,提高關稅5%。(授權影片截圖)

9月1日,美國對中國進口商品的額外1120億15%關稅生效。9月3日,川普再次發推特,點明中共想繼續拖延談判,寄望下一任新總統的軟化立場,但川普警告,一旦自己連任,會更加強硬,協議可能更難達成。

同樣或類似的聲明,川普已經表達過很多次了,中共當局可能曾不屑一顧。但這一次,北京估計應該聽進去了,而且可能開始後悔了。貿易戰開打以來,中共當局一直針鋒相對,表面說不願意打貿易戰,卻主動多次升級貿易戰。特別是去年6月和今年5月,兩次談判中徹底毀約,再加上8月23日的關稅突襲,至少三次主動升級貿易戰,三次把貿易談判拖入僵局。

不管中共是不是真的後悔了,一年多的美中貿易戰至今,中共當局的確如川普所說,冀望以拖待變,採取了假談判、真拖延的策略。北京在不斷升級貿易戰的同時,也喪失了可能與美國簽約的多個黃金時機,避免貿易戰的可能性也徹底失去。

中共失去第一個黃金時機:避免貿易戰

美中談判,簽署貿易協議的第一個黃金時機,出現在去年3月份。

去年3月22日,川普宣布,要對5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徵稅。川普當時準備好了,要打關稅反擊戰,但只是宣戰,因為公眾徵詢程序需要數十天,並沒有到實戰。川普同時向中共伸出的第一個橄欖枝,川普關稅戰宣戰的根本目的,就是要與中共談判,否則,中共不會主動來談判。這算是川普給中共的第一個談判簽約的黃金時機,也是最佳的黃金時機。

假如中共馬上主動與美國溝通,立即安排談判,同時公開聲明示好、甚至放軟,並請川普暫緩徵稅,按川普的做法,一定會投桃報李,暫緩徵稅計劃,關稅戰、貿易戰,第一時間完全可以避免。

假如當時就開始談判,也是最容易談成的。美國的第一個談判價碼:減少2000億美元貿易赤字,中國多買美國產品就可以辦到。美國的糧食、肉類、藥品等民生用品,正是中國老百姓所需,求之不得;美國的石油、天然氣等,價格低廉、供貨穩定,也正是中國工業生產必備;美國的高科技產品,如晶元、軟體支持等,中國的需求只會增多、不會減少;美國的飛機、高精機械和電子設備,本來就是中國的空白。這些加起來,可能暫時不能馬上兌現2000億美元逆差,但美國也沒有要求一年就必須達到,在具體金額和執行年限上,互相討價還價,只要合情合理,美國政府也會通情達理,這類談判,一般智商的人都可勝任。後面的談判中,中共也多次承諾這些,但沒有兌現。

之後的出口補貼、知識產權和強迫技術轉讓、開放中國市場、匯率操控、禁止芬太尼等問題的談判,看似難,其實不難。中共在之後的談判中,在這些議題上都曾做出了讓步。

中共是這樣理智應對的嗎?事實上沒有,中共第一時間所做的,先是升高調門、痛罵美國、煽動民族仇恨,然後馬上對等徵稅500億,關稅戰直接迎戰,貿易戰立刻打響。第一次談判簽署協議的黃金時機,瞬間失去。同樣,避免關稅戰、貿易戰發生的黃金時機,也瞬間失去。

中共既不理智,也無智慧,白白糟蹋了這最佳的黃金時機。作為案例,我們可以看看,加拿大和墨西哥在類似情況下,是怎麼掌握黃金時機的。

加拿大和墨西哥抓住簽約第一黃金時機

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期間,川普除了專門談中國貿易不平衡和不公平,也同樣專門談北美貿易協定不公平,而且聲言,只要一當選,立刻退出北美貿易協定。加拿大和墨西哥政府當時就做了準備,首先,他們沒有針鋒相對的打嘴仗,而是都表示願意重新談判,然後立即著手研究應對策略,兩國媒體也展開各種可能性的分析。

川普沒有食言,一上任就威脅,如果談不成新協議,將退出原來的北美貿易協定,之後同樣是採用301調查,發起鋼鋁關稅施壓,與中國的貿易爭端同時起步,一箭三雕。

加拿大和墨西哥怎麼做的呢?他們既沒有關稅反制,更不會等關稅實施,三方談判馬上開始,川普立刻豁免或延期鋼鋁稅。雖然談判期間,加拿大討價還價中,曾有所失當,但看到美國和墨西哥馬上先要談成,加拿大立刻糾錯,迅速加入三方會談。

去年9月30日,美加墨最終達成協議,三方各取所需,三方也都有讓步,關稅戰完全避免。新協議目前還沒有簽署,但在2018年,已經催生三方商品貿易總額12,287億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的墨西哥總統,去年12月底任期結束,協議批准在墨西哥還需要3個月,於是,墨西哥請求談判在9月30日前完成。墨西哥總統的敬業和愛國自不必說,美國和加拿大也全力配合,日以繼夜,硬是在9月30日達成協議。加拿大和墨西哥都想搶在中國之前,與美國達成協議,看不懂的,只有中共。

BBC中文網當時報導的題目是,“美加墨敲定自貿協議中美貿易越趨“孤立””。第三方媒體看的一清二楚,中共失去了最佳的黃金機會。中國作為大國,本應有更成熟的應對,假如能搶先與美國簽協議,很可能會得到更多的讓步。可當時中共在做什麼?還在和美國較勁哪!說中共愚蠢,一點也不過。

美加墨首先達成協議,還專門加入了針對中共的特殊條款,三方中任何一國,如果要和非市場經濟國家談判自由貿易協定,必須提前3個月通知另外兩國。非市場經濟國家指的是誰,一目了然,中共再折一陣。

中共失去第二個黃金時機

與加拿大和墨西哥這類中等國家的成熟應對相比,中共顯得盲目而愚蠢,一開始就狂妄叫囂,直接迎戰關稅戰。川普也並不奇怪,畢竟中共確實不懂、也不願意遵循國際貿易慣例和做法。川普早有準備,馬上又出手1000億關稅加征,把中共逼上談判桌,這是第二個談判簽署協議的黃金時機,卻不是中共想要的,而是川普硬給的。

中共不得不開始了假談判、真拖延,假意承諾了大量購買美國商品後,後面的就不想再談了,一直拖到美國首批500億中的340億關稅生效,中共再次針鋒相對,對等生效340億關稅。中共不僅對等迎戰關稅戰,還在談判中突然變臉,推翻了美中前3輪談判成果,談判還沒多久就失去誠信。中共主動放棄第二個談判簽署協議的黃金時機,令談判第一次陷入僵局,同時升級貿易戰。

這第二個黃金時機,仍然是黃金,在美國首批關稅生效前,只要在談判中展示誠意,有明顯進展,仍然有很大機會,爭取讓川普暫緩徵稅,關稅戰仍然有很大可能避免,貿易戰可以避免。不幸的是,這樣的黃金時機再也沒有了。

中共失去第三個黃金時機

中共升級貿易戰,川普當然不答應,去年7月10日,推出額外2000億徵稅計劃,迫使中共再回談判桌,算是給了中共第三個談判簽署協議的黃金時機,當時,美加墨還在緊鑼密鼓的談判中,並未簽約,可惜中共完全無視這第三個黃金時機。

直到8月22日,美中第4輪談判才姍姍來遲,與此同時,美加墨談判接近尾聲。

在外界看來,中共應該清醒了,定會抓住這個稍縱即逝的良機。當時不少媒體還預測,這輪談判後,美中雙方可能會有聯合聲明,期待很高。的確,稍有國際經貿常識的人,都會珍視這樣的黃金時機。

與外界普遍的期待相反,川普當時異常冷靜,竟然表示,沒有太多期待,久經沙場的商界奇才,果然名不虛傳,已經看懂了中共。

果然,中共沒有改變拖延戰術,參加談判本就勉為其難,第4輪談判毫無進展,令人大跌眼鏡。

這第三個黃金時機,還可算黃金。當時,美加墨談判並未結束,美中談判並未完全失去先機,討價還價的餘地仍然較大。美國對中國的徵稅,真正實施的只有500億,後續的2000億還在公眾徵詢程序中,並未實施。中共只要認真談判,做出實質讓步,完全可能讓川普暫緩2000億徵稅計劃,已經實施的500億,也還有機會爭取降低稅率,甚至全部暫緩的可能。這樣的黃金時機,中共輕而易舉的就糟蹋了。

不但如此,中共隨後緊跟美國的關稅戰,面對美國的2500億徵稅,中共已經沒有對等金額的美國商品可徵稅,但仍然以全面迎戰的姿態,一股腦打盡所有的關稅牌,導致美中貿易談判的又一次大僵局。

失去第四個黃金時機

去年9月24日,美國2000億10%關稅加征生效,川普同時表示,如果再談判不成,2019年1月1日,10%稅率將上調到25%,再逼中共回談判桌。第四個談判簽署協議的黃金時機又擺在中共面前。

中共面對自己製造的僵局,習近平也感到難堪又難受,只好在去年12月1日,利用G20會議,直接出面,求川普暫緩徵稅,承諾購買1.2萬億美元美國商品,表示希望達成談判協議。川普馬上答應90天暫緩期,雙方再啟談判,

這樣的黃金時機,再不抓住,中共可就愚蠢至極了。之後雙方的5輪談判,外界看到,中共好像真的回心轉意,變得理智了,連川普都有點相信了。今年3月1日前,90天暫緩期將過,川普還主動無限期延長關稅期限,期待達成談判協議。4月4日,美中第9輪談判結束後,川普還接見中方代表團,甚至與劉鶴開起來玩笑,似乎貿易戰露出曙光。

表面上,中共在減少赤字、出口補貼、知識產權和強迫技術轉讓、開放中國市場、匯率操控、禁止芬太尼等問題上做出罕見讓步,很不尋常。不只是美國談判代表,連全世界都覺得這幾輪談判,竟然出奇的順利,好像簽約只差一步之遙了。

當然,也有不少深知中共本質的人士不大相信,懷疑中共是假承諾。不出所料,談判進展到監督執行機制時,中共堅決不同意,談判突然卡殼了。沒有了監督執行機制,對中共來說,任何承認都可能是一紙空文。果然,4月30日,第10輪談判期間,中方突然口頭通知美方高級代表,之前的談判成果可能會推翻。5月3日,中共書面通知美方,正式徹底推翻150多頁的協議草案,中共的假承諾、假談判完全暴露。

中共再次主動放棄第四個談判簽署協議的黃金時機,也是到目前為止,最後一個黃金時機。這第四個黃金時機,雖然與前三次相比,含金量有所降低,但大家看到,3個月關稅暫緩後,川普曾主動又暫緩徵稅2個月,總計暫緩了5個月。

假如中共談判得當,川普大幅減緩關稅戰完全可能,貿易戰大幅降級也完全可能,在協議草案的七大方面,中方談判代表們也應該發現,完全有討價還價的空間,美方代表也展現了談判的靈活性。

可惜,中共的假談判、真拖延策略,讓這一切付之東流。中共的主動大毀約,乃是國際貿易談判的大忌,讓談判陷入最大一次僵局,中共更是主動升級貿易戰。

再次錯過兩個好時機

黃金時機已經不再有了,但中共仍然有機會。5月5日,川普宣布終止關稅暫停期,準備5月10日恢復2000億25%關稅加征計劃,繼續迫使中共回到談判桌。

中共又有了一次機會,但中共可能鐵了心,非要等川普下台,不再珍視這個機會了。雙方第11輪談判,5月10日,中方代表團提前結束談判,離開美國,雙方再陷僵局。

耐心的川普,還給機會,表示再不來談判,會把剩餘的約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也納入關稅加征。6月29日,習近平只好再度出面來,雖然更尷尬更難受,還是再次承諾大量購買美國商品,換取談判重啟。中共好像有點認識到了,談判達成協議的好機會,真的不多了。

可惜,中共還是不想談成,7月底,雙方象徵性的第12輪談判,只能算作暖場,沒有任何成效。川普本希望回到之前雙方已經達成的協議草案,顯然中共沒有同樣的意願,川普於是在8月1日宣布,談判如果沒有進展,剩餘約3000億元中國進口商品將在9月1日納入關稅加征。

機會一次次的被中共浪費了,關稅額度越來越高,貿易戰強度越來越大。即使現在雙方達成協議,中共討價還價能爭取到一定的關稅減緩,美國可保留的關稅依然不少;具體細節的談判,因中共一次次失信和缺乏誠意,可討價還價的空間必然縮小。

不僅如此,8月23日,中共還意外的搞了一次關稅突襲,拋出了750億的關稅加征,再次主動升級關稅戰,換來的是川普當天的強硬回擊,全部中國進口商品,再追加5%關稅,已經開徵的2500億,稅率從25%提高到30%,10月1日執行;剩餘的約3000億,稅率從10%提高到15%,其中首批1120億15%關稅已經在9月1日實施,剩餘的將在12月15日生效。

川普提高談判價碼

9月3日,川普發推特表示,一旦自己連任,會更加強硬,協議可能更難達成。川普發出了提高談判價碼的明確信息。美中貿易戰和貿易談判,進入了更艱難的階段。

川普依據什麼提高談判價碼?

8月25日,川普與安培在 G7會議上會面,宣布美日即將達成貿易協議,雙方既有讓步,又是雙贏。顯然,日本趕在美中達成貿易協議之前,某種程度上,獲得了美方更多的讓步。而且很有可能,日本利用了美中貿易戰的僵局,努力爭取了美國的更多讓步。留給中共的空間越來越小。

8月27日, G7會議結束的聲明中,專門提到國際貿易,表示七大工業國承諾維持開放公平的國際貿易體系以及全球經濟穩定,並期望世界貿易組織(WTO)做出相當的改變,以保護知識產權,更迅速解決爭端和消除貿易不公平行為。

川普在G7會議上,當然會與各國討論美中貿易戰,爭取到了盟友的支持,至少在WTO,七國將會聯手,在保護知識產權、更迅速解決爭端和消除貿易不公平行為等方面,共同制約中共。

先前曾有西方國家,對美中關稅戰表示過擔憂,但此次聲明中,卻沒有出現。大概是各國看到了中共一年多來的拙劣表現,完全不可信任,又無法有效溝通,進一步認清了中共,也對川普的關稅戰越來越能理解了。不排除將來,其它西方國家,可能共同採取同樣方式,對付中共。

這樣的轉變,給了川普更大的信心和支持,川普作為大師級的談判高手,當然會適時提高對中共的談判價碼。

目前,美國與主要貿易夥伴的談判,加拿大、墨西哥、日本、韓國已經搶先達成協議,目前剩下的,是歐盟和很可能脫歐的英國,還有中國。美中貿易談判雖然還有機會,但中共仍然不願意談,更不會搶著談,現在外界也普遍認為,只能等2020年了。

美國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也是各國都瞄準的第一大市場,但美國能做的讓步不是無限的,而是有限的,加拿大、墨西哥、日本、韓國都用各自的讓步,換取到了美國的一些讓步。在這種情況下,歐盟和英國一定會爭取搶在中國之前,與美國達成協議,最大限度和美國換取讓步。那時,美國會再次提高談判價碼,留給北京的,就所剩無幾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