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文貫中:被黨國體制綁架的中國經濟正失去百年不遇的現代化機會

作者:
可以斷言,就像當年的人民公社道路,後來的農村工業化道路,以及再後來的華西村,南街村道路那樣,不管一時被吹得如何天花亂墜,都已一一破產一樣,中國式的現代化道路也將作為一個自說自話的,反市場,反憲政民主的笑話載入人類的史冊。

作者:文貫中(美國三一學院經濟系榮休教授)

在《未來中國向何處去》國際研討會上的發言

一、中國經濟增速急劇趨緩的兩大根本原因

隨著對超級全球化的幻滅,經濟全球化的榮景不再。各國對經濟全球化,即不分制度和意識形態,加深和加廣國際分工所帶來的風險變得疑慮重重,紛紛改用價值和社會-經濟制度是否同類,作為抱團取暖,深化分工,加深依賴的主要考慮。經濟全球化正向獨裁聯盟和民主聯盟為標誌的陣營化蛻變。低端貿易仍在跨陣營進行,算是超級全球化的殘留痕跡,也使本世紀的這次冷戰有別於上世紀的那次。

但是,以尖端晶片和高級AI技術為代表,這些通往未來世界的最重要的鑰匙,已經在對獨裁國家的禁運名單上赫然位列首位。高科技的全面脫鉤已勢在必行。本來一直被虛情假意掩蓋著的,對全球化終極願景的根本分歧,已經圖窮而匕首見。領導著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共,已向世界申明,要回到《共產黨宣言》的目標,建立黨國體制,消滅私有制。面對抱有如此初衷和最終目標的對手,發達市場經濟國家自然放棄和平演變的幻想,不會繼續一廂情願地假裝糊塗,愚蠢地幫助締造一個旨在消滅自身制度的強大帝國。已開發國家痛苦地意識到,黨國體制雖然無法造福廣大民眾,卻可以將百姓的福祉壓在最低的生存線上,集中餘下的財力、物力,通過產業政策和管控,單邊窮盡規模報酬遞增的增益,以便擴軍備戰,奪取世界主導權,實現《共產黨宣言》的宏偉目標。

出於對中國這種單邊做法的擔心,已開發國家正在對中國減少單邊開放市場和科技,同時,中國自己又已拒絕儘快發育出要素市場,等於拒絕了徹底的市場導向的改革,因為是否存在充分發育的要素市場,是市場經濟機制的核心部分和主要特徵。上述兩大原因的疊加影響,使中國一度令人炫目的高速增長不見了蹤影。包括已開發國家元首在內的高朋滿座,共襄盛舉的宏偉景象,已成往日的追憶。亞非拉窮兄弟們雖然臉上還掛著笑臉,手中卻舉著長長的強求援助的清單,隨時可從朋友轉為敵人。一帶一路債台高築,暴露了中共好大喜功,打腫臉蛋充胖子的傳統。由於幾乎每個項目都缺乏科學的可行性研究,一帶一路是否可以持久,已令有識之士紛紛擔心,中共的這一充滿企圖心的跨國工程是否會成為十四億國人的沉重負擔,以及參與國的債務陷阱。

為『中國奇蹟』作出了最大體力貢獻的農民工,原以為獻出了青春歲月之後,打工所在的城市會善待自己的晚年,至少會善待自己的後代。不料這些城市繼續拒絕他們設籍,拒絕讓他們轉為正式市民,實現家庭團聚的美夢。雪上加霜的是,隨著外企的陸續撤離,民企面對黨國體制的蠻橫收編,變得氣息奄奄,灰頭土臉,農民工的就業前景已經變得十分暗淡。這群中國奇蹟的創造者,在黨國體制下,原來不過是內定的,被驅趕回鄉的低端人口。令人更為氣絕的是,他們的後代是否還有步自己的後塵,進城出賣體力的同樣『好運』,也在未定之天。所謂改革,開放會使一代比一代的日子過得更加美好的最起碼的願望,看來將成一枕空夢。

官方媒體開始將已開發國家的民眾描寫成正在飢餓交迫之中苦苦掙扎,是否想使中國民眾至少感到生活於黨國的一絲幸運?不過同時,官媒又要求民眾對未來的驚濤駭浪和艱苦日子作最壞的心理準備,同樣使人愕然。仔細想來,這也許是官媒好不容易說出來的幾句老實話,值得認真對待,說明中國經濟前景確實不妙,已經到了不得不吐真言的地步。本來是各大都市搶奪對象的應屆畢業生和小白領,由於在黨國體制下本國科技缺乏創新活力,國外的科技創新源頭又被逐漸掐斷,產業難以升級換代,後面的國家又在紛紛追趕上來。中國不上不下,兩頭受擠。這自然是自稱的新時代過高估計自己的實力,為了阻止中國向民主,自由前進,損害黨的壟斷權力,不惜與世界翻臉的又一例證。在嚴峻的就業形勢下,許多人畢業即失業,只能窩在家中啃老,使這些家庭的實際生活水平每況愈下。難怪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沒有顯示出活力四射,青春如火的蓬勃朝氣,而是選擇放棄內卷,徹底躺平,不顧中共描寫的千年盛世的頻頻招手,悲壯地準備作最後一代。

還有更加濃黑的陰影籠罩著中國經濟,那就是巨大的房市泡沫和沉重的地方債務這兩個不定時炸彈。萬一引爆,中國乃至世界將被拖下金融危機的深淵。難怪連美國財長耶倫在她最近的北京飯局上也憂心忡忡,因為屆時位於大洋對岸的美國都無法從中國的金融狂瀾中置身事外。人們不禁要問,房市泡沫帶來的財富幻覺一旦破滅,中產階級會逆來順受,接受生活無著的悲慘命運,還是加入農民工的行列,構成對中共當局的巨大挑戰?由於中國的各種經濟指標幾乎沒有亮點,反而潛伏著各種灰犀牛和黑天鵝,安全,安全,安全這兩個字已經成為當局最常用的詞彙,反映出他們最大的心病。不過短短几年,一個自稱已經進入千年盛世的厲害國,為了安全兩字,變得如此惶惶不可終日,令人有恍若隔世之感。

二、開發中國家實現現代化的主要標誌

印度總理對普金直言不諱地說,21世紀不是一個發動戰爭的年代。這句話說得太好。在超級全球化最鼎盛的時期,誰能料到,在歐洲這塊文明而發達的大地上,俄烏兩國的軍隊會用先進武器激烈對陣,造成生靈塗炭,財產毀滅,而且,處於劣勢的俄國侵略者會屢屢發出用核彈毀滅全球的威脅。如果說,俄國從來沒有專心於經濟發展,卻醉心於領土擴張的話,那麼,至少在過去幾十年中,中國是一直專注於經濟改革和經濟發展的,並一再向世人論證,中國的崛起必定為和平的。為何中國和已開發國家也走上了反目為仇的道路呢?這就要說到發展經濟的最終目的。要有持久的世界和平和繁榮,發展經濟的目的決不是為了將來有一天能夠窮兵黷武,擴軍備戰,或為了證明某種主義為宇宙真理,或某個政黨的一貫光榮,偉大,正確,或讓領袖可以不顧本國民眾的幸福,去充當世界的英明領袖。發展經濟的目的,在於讓本國全體人民的生活不斷改善,使他們的下一代過上更加人道,文明,公正,公平,和富裕的生活,享受更多的自由和民主權利,並能和世界各國人民更加和睦地,自由、自在地交流和來往,分享人類的一切文明和科技成果。

開發中國家必須牢記,它們的起點很低,人口的大部分是傳統小農,生活於極端的貧困,落後和愚昧之中。這樣的國家判斷自己的經濟發展是否踏上了正途,還是走上了邪路,不在於反帝,反殖民主義的口號如何響徹雲霄,更不在於提出虛無縹緲的反對私有,實行公有,實現共同富裕這類烏托邦諾言。不管這類口號如何美麗,諾言如何迷魂,其實已經脫離了時代的本質。當今時代已經不是反帝、反殖的時代。這個時代隨著聯合國憲章的確立,殖民地的全部獨立,已經結束。當今世界,各國應該關注如何讓本國的廣大小農人口獲得市民的同等權利,使他們能自願地脫離效率低下的小農經濟,加入到高效率的現代化的生產方式中去。這些國家必須做到兩個縮小乃至彌合,才能說自己實現了現代化。第一,必須縮小乃至彌合本國的城市人口和已開發國家之間的收入差距;第二,本國的農村人口能夠逐漸縮小乃至彌合與本國城市人口之間的收入鴻溝。兩個彌合主要通過工業化和城市化來實現。兩個彌合的實現,是開發中國家實現經濟學意義上的現代化的最主要標誌。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縱覽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23/0730/1934107.html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