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生態 > 正文

絕非危言聳聽!除三峽大壩外 中國還有8萬個「定時炸彈」

2019年6月11日在國務院舉行政策例行吹風會上,水利部水旱災害防禦司司長田以堂介紹說,中國9.8萬多座水庫大壩,6.6萬多座水庫大壩曾經是病險水庫大壩,另外1.6萬多座是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急需儘快除險加固。根據這個數據,曾經的和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一共是8.2萬多座,佔中國水庫大壩總數的百分之八十四。

中國三峽大壩。(美聯社

絕非危言聳聽!除三峽大壩外中國還有8萬個“定時炸彈”

 

2019年6月11日在國務院舉行政策例行吹風會上,水利部水旱災害防禦司司長田以堂介紹說,中國9.8萬多座水庫大壩,6.6萬多座水庫大壩曾經是病險水庫大壩,另外1.6萬多座是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急需儘快除險加固。根據這個數據,曾經的和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一共是8.2萬多座,佔中國水庫大壩總數的百分之八十四。

田以堂把中國病險水庫大壩的主要原因之一歸之於多數水庫大壩都是50年代到70年代修建的。就是說,這些水庫大壩已經使用了40多年到60多年。如果按水庫大壩的正常使用年限50年計算,這些水庫大壩已經到了正常使用期的末尾階段或者已經是超期服役了。田以堂把病險水庫大壩的問題歸於這些水庫大壩多數是50年代到70年代修建的,這種解釋對於目前正在熱論的三峽工程使用壽命也許有所幫助。

一、中國9.8萬多座水庫大壩,6.6萬多座曾經是病險水庫大壩,另外1.6萬多座是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

2019年6月11日在國務院舉行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國家防汛抗旱總指揮部秘書長、水利部副部長兼應急管理部副部長葉建春、水利部水旱災害防禦司司長田以堂和應急管理部應急指揮專員張家團出席了會議,向記者們介紹當前了當前防汛抗旱情況。

田以堂介紹說,中國有9.8萬多座水庫大壩,多數都是50年代到70年代修建。“那個時候修建水庫標準不高,質量也不是很好,運行了幾十年,到現在多多少少都有這樣那樣的毛病。問題發現以後,水利部通過十幾年連續除險加固,目前加固了6.6萬座,還有1.6萬座沒有除險加固,就是所謂的病險水庫。”

這是關於中國水庫大壩總數與病險水庫大壩數量的最新資料:中國9.8萬多座水庫大壩,6.6萬多座水庫大壩曾經是病險水庫大壩,另外還有1.6萬多座是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急需儘快除險加固。曾經的和現行的病險水庫大壩一共是8.2萬多座,佔中國水庫大壩總數的百分之八十四。

其實,關於病險水庫大壩的調查和統計起始於1975年發生的板橋潰壩事件,當時潰壩的一共有六十多座水庫大壩,其中兩座是中型水庫——板橋水庫和石漫灘水庫,造成死亡人數24萬。據說這個調查報告是錢正英主持完成的,但是完成後並沒有公開,只是說全國的病險水庫大壩大約佔三分之一。調查報告報上去以後,中央政府就緊急撥款,責成水利部迅速採取措施治理病險水庫大壩。十多年過去後,大量的資金投進去了,第二個調查報告又出爐了,結果是病險水庫大壩的數量不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加了,病險水庫大壩所佔的比例也增加了。對於病險水庫大壩的投資和實施除險加固的工程措施,中國政府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情況沒有得到根本的改善。根本原因是只看問題表象,不究問題的本質。從此,病險水庫大壩就成為一種常態了,或者稱新常態了。特別是那些已經拿到投資、並實行了工程措施的所謂的得到治理的病險水庫大壩,不時地又回到新的病險水庫大壩行列中。比如2018年發生的山東壽光洪水,壽光彌河上游有一個大型水庫冶源水庫與兩個中型水庫,分別是黑虎山水庫和嵩山水庫。冶源水庫大壩是大躍進和人民公社的產物,建成於1959年。冶源水庫大壩曾兩次被列入病險水庫的行列,於1997年和2011年實施除險加固工程。黑虎山水庫於文化大革命開始的1966年11月9日動工,動用數萬民工於1970年初建成。王慶博在碩士論文《青州市黑虎山水庫除險加固工程研究與設計》中指出黑虎山水庫大壩存在諸多安全問題:

首先,大壩填築質量差,上游干砌亂石段護坡質量差、風化嚴重、未設反濾層,塌陷變形,壩後無排水體;主壩上游壩坡在正常工況與地震設防烈度Ⅶ度條件下,抗滑穩定安全係數均不滿足規範要求;大壩清基不徹底,基岩透水率大,主壩齒槽與壩基卵礫石和副壩壩基黃土狀壤土(具中等強烈濕陷性)與壩基卵礫石問發生接觸沖刷破壞;主、副壩壩體及副壩上游鋪蓋發生多條裂縫,主壩裂縫未處理,副壩未作防滲工程壩段仍產生裂縫;主壩右岸山岩裂隙發育,透水率大,繞滲嚴重,與壤土心牆間存在滲透變形隱患。非常溢洪道下游為村莊和耕地,不具備運行條件。

其次,壩下放水洞管身與壩體填土間存在接觸沖刷的可能;洞基井柱樁坐落在不同岩性土基上,不均勻沉降已引起洞身裂縫嚴重,內襯鋼管鏽蝕嚴重;豎井強度及地基承載力不滿足要求;閘門與啟閉機設施老化鏽蝕、破損嚴重,不能安全運行。

第三,溢洪道兩岸山體陡立,頁岩夾層破碎,抗風化能力低,穩定性差,護砌工程不完善,挑流坎防沖齒槽不滿足防衝要求,泄流回水沖刷;溢洪道無閘控制,不能充分發揮工程防洪、興利效益。

儘管黑虎山水庫大壩工程通過除險加固工程,險情有所緩緩,但是許多安全問題是通過補救工程無法消除的,比如非常溢洪道下游為村莊和耕地,根本不具備運行條件等。在2018年洪水過程中,黑虎山水庫調度存在嚴重問題。在暴雨到來之前繼續採取蓄水措施,致使暴雨來臨時,水庫已經沒有多少庫容可以容納洪水。當黑虎山水庫的水位持續上升,大壩填築質量差的問題就顯露出來了,大壩有潰壩的危險。黑虎山水庫就加大下泄流量,當下泄流量尚沒有到達溢洪道設計最大泄量1523立方米/秒時,溢洪道就被沖壞。幸虧暴雨持續時間不長,才避免一場潰壩的災難。壽光洪水之後,政府投入六千萬元用於加固黑虎山水庫大壩和改建溢洪道。

二、保證水庫安全度汛是各級抗旱防汛指揮部的首要任務

在國務院的政策例行吹風會上田以堂繼續指出,水庫是一把“雙刃劍”,一方面,水庫在國家經濟社會發展過程中對防洪和供水發揮著重要作用;另一方面,水庫如果管不好,汛期出現問題,甚至潰壩,就有可能造成滅頂之災。田以堂說,水利部對水庫安全度汛非常重視,加強水庫汛限水位監管,嚴控超汛限水位運行。

緊接著,田以堂談到了大家關心的三峽工程。田以堂說:“三峽水庫按規定是6月10號到汛限水位145米,今年6月6號就消落到位,提前了4天,騰出221.5億立方米防洪庫容,為攔蓄汛期洪水做好準備。水利部要求汛前所有水庫都要消落到汛限水位,騰出防洪庫容攔截洪水,為下游防洪安全提供保障。”

如果沒有理解錯的話,田以堂認為三峽工程也是一把“雙刃劍”,如果管不好,汛期出現問題,甚至潰壩,就有可能造成滅頂之災。但是1992年鄒家華副總理向全國人大代表解釋三峽工程,沒有提到“雙刃劍”的概念。田以堂是否要把記者引入這麼一個思路,三峽工程按規定將水位降低到汛限水位145米,是為了防止在汛期出現問題,甚至潰壩,可能造成滅頂之災。

接著,田以堂又說,對於剛才提到的病險水庫,現在還增加加了兩條措施:有病有險、有安全隱患的要降低水位運行,汛期不得高於汛限水位,甚至更低;有重大安全隱患的,要求空庫運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生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