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因為一束花 我離婚了」:別讓婚姻 毀在了沒有儀式感

網上曾看到過一則網友的留言:

自從結婚以後,過的唯一的節日就是孩子的生日。

滿滿的調侃之下,又隱匿著淡淡的失落。

我們一直以為,愛情可以豐富我們的生活,卻不想,有些人的婚姻卻使生活變得更加平淡。

如一碗水,沒有佐料的加入,便寡淡無味。

而很多婚姻的不幸,恰恰就是從淡忘儀式感開始的。

1

婉婉和丈夫離婚了,因為一束鮮花。

婉婉的丈夫是個工程師,當初追婉婉的時候,方式十分老套,不是每天帶婉婉出去吃飯就是隔三差五送一束鮮花。

很矛盾的是,婉婉結婚後,卻從來沒有收過丈夫的一束鮮花。

什麼情人節、生日、結婚紀念日,該送鮮花的日子,統統都被她丈夫忽略掉。

婉婉曾經跟他丈夫抱怨過,說:“為什麼結婚後你都不送我花了?”

他丈夫只是輕描淡寫地說:“都這麼熟了,還送花做什麼。”

然而,有一天無意之中,婉婉卻看見丈夫的手機里跳出一則訂花訂單。

婉婉很驚喜,以為丈夫想通了,便按捺心緒靜靜地等鮮花送上門。

可一天過去了,花也沒送到。

等晚上丈夫去洗澡時,婉婉拿起丈夫的手機,才發現,原來花被送到了另一個女孩手上。

村上春樹說,“儀式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沒有儀式感的婚姻,就像是一潭死水,毫無生機。

既沒有可以期待的東西,也沒有等待到來的那份激情。

所以,再深厚的感情,最濃烈的愛情,在時間的推移下,都會隨著儀式感的淡忘而漸漸消逝。

2

去年十月份,李詠妻子哈文的一則“永失我愛”的微博讓人感到十分痛心和惋惜。

在悲痛的背後,我們發現,李詠和哈文的愛情故事是那麼的甜蜜和溫暖。

李詠和哈文是在大學認識的,當初確定關係後,他們倆人便陷入了熱戀期。

大學畢業後,李詠和哈文被分配到不同的地方實習,就此開啟了他們的異地戀。

分隔兩地後,李詠因為思念哈文,所以每天都會堅持給哈文寫情書,並且手繪信封寄到哈文身邊。

這個習慣,李詠一直堅持到了實習期結束。

實習期歸來後,李詠先去理髮店理了個頭髮,自身整理妥當後,再去買了一枚鑽戒和99朵玫瑰花去見哈文,向哈文示愛。

他們結婚後十年,哈文懷孕,當得知自己是個准爸爸時,李詠每天都要寫一篇日記,表達自己當時的心情。

而哈文在李詠生病後,每天都要在微博上發一個“早”來表達自己對丈夫的愛和挽留。

林宛央說:儀式感,是讓我們擁有愛的感知力,並用心地去感知這個世界。

李詠和哈文的愛情讓儀式感不僅僅局限在“我愛你”的口頭上,也落實在生活一點一滴的習慣中。

就像粗茶淡飯里的一碗紅燒肉,白米粥里的一粒瑤柱,不經意間的一勺微鮮。

那融於生活的瑣碎,就是你予我最長情的告白和最極致的浪漫。

3

《奇葩說》有一期的辯題是:婚禮真的有必要嗎?

黃磊的回答是:“我有兩個女兒,如果有一天那個男的跟我女兒說沒有婚禮,我會跟我女兒說不要嫁給他。”

婚禮,是一種神聖的儀式感。

它不在於你是否穿得起高定婚紗,是否租得起高級場地,是否戴得起高端戒指,它的意義只在於那一句“我願意”。

我願意住進你為我圈起的這座牢,我願意執你之手,相伴一生。

爸爸媽媽那一輩的人結婚時基本沒有拍過婚紗照。

記得在我小學時,有一次鄰居家的阿姨拿來了街上發的一張婚紗攝影店的宣傳單,試圖勸說我爸爸媽媽去拍婚紗照。

鄰居家的其他幾位阿姨聽說了,都調侃道:“都老夫老妻了,還拍什麼婚紗照。”

可媽媽看著很心動,便告訴了爸爸。

爸爸當即對媽媽說道:“你喜歡的話,我們當然要拍。我以前沒錢,虧待了你,但現在有能力了,該補的我都會陪你慢慢補回來。”

原來,儀式感,可以遲到,但卻不可以缺席。

因為,年紀再大的人,也會有回歸公主和王子的那一天。

生活縱然枯燥無味,但屬於兩個人的儀式感,卻足以溫暖兩顆心,值得我們去紀念一輩子。

4

《小王子》里有這樣一段對白:

狐狸說:“你每天最好相同時間來。”

小王子問:“為什麼?”

狐狸說:“你下午四點鐘來,那麼從三點鐘起,我就開始感到幸福。時間越臨近,我就越感到幸福。到了四點鐘的時候,我就會坐立不安;我就會發現幸福的代價。但是,如果你隨便什麼時候來,我就不知道在什麼時候該準備好我的心情......應當有一定的儀式。”

“儀式,它就是使某一天與其他日子不同,使某一時刻與其他時刻不同。”

生活為什麼需要儀式感?我很喜歡搜狗百科上給出的答案。

上面說:儀式感提醒我們,其實生活除了苟且,還有詩與遠方。

儀式感不僅是婚姻的調味劑,也是婚姻的增鮮劑。

它是平凡婚姻生活中的一抹顏色,又是時光罅隙中的一束光亮。

正是有了儀式感,才賦予了生活與眾不同的意義。

人生浮浮沉沉,歲月波瀾不驚。

願你餘生的每一天,都是美好的一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睡前伴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