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神秘攻擊 受害人多達幾十萬以上!當事人: 沒法躲 也無處藏 無人理解 無人相信

——中共用微波技術「腦控」 親歷者揭密(下)

「根據大量受害者的描述,可以推斷,受害者聽到聲音,說的哪個地方的話,那就是那個地方中共國安和技術部門在搞,從這一點也可以證明不是美國在搞,因為他們不會說當地的語言。」 反「腦控」組織者代表鍾先生對大紀元表示,「腦控」在中國有近60年的歷史,受害者遍布中國各地,各種年齡、職業、階層都有,「2002年曾有報導披露,實名舉報的受害者已有四十多萬,現在是越來越多。」

近年來,隨著腦控受害者的不斷維權,在中國,不被外界所理解,而又被中共有意混淆、掩蓋與打壓下的“腦控”真相越來越被揭示開。圖為2017年5月,中國各地腦控受害者北京維權。(受訪者提供)

 近年來,由於腦控受害者的不斷維權,被中共有意混淆、掩蓋的“腦控”真相逐漸被揭開。中國某大型報業集團的一位高級職員披露了他被腦控的親身經歷,以此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中共用腦控(微波技術)實施迫害這一反人類的罪惡。

(接上文)

王先生曾是中國某大型報業集團體育部主任,2015年調往該集團下屬的印務總公司做老總。他告訴大紀元記者,2016年開始,他遭到一種類似像幻聽的“腦控”攻擊。

王先生說,“腦控”是一種非常卑劣、凶殘的軟暴力,“受害者沒法躲,也無處藏,除了拚命死扛,別無選擇,更為甚者,還無從反抗,更無法申訴,無法伸冤。而且這世上幾乎無人能理解,幾乎無人會相信,叫天天不應,喊地地不靈,無時不處在絕望之中,受害者唯有以極端毀滅自己的方式來應對。”

王先生表示,權力一定要受到制約,“權力一旦沒有制約就是邪惡,邪惡起來就無底線的邪惡。”他希望通過曝光這個事件,“當大家都知道這個事情的時候,對他們就是制約。”王先生說。

長期關注“腦控”受害者的原上海台島控制工程有限公司副總經理、自動化設計工程師李達對大紀元說,從王先生的經歷描述,他是一個“腦控”的受害者。

從精神病學分析,幻聽它會根據病的嚴重和減輕發生變化,病嚴重的時候它就會加重,病減輕的時候它就會減輕或消失,李達說,“如果一個人他投訴在幾年之內,一直保持一定強度的被語音騷擾,從邏輯和統計上分析他就不是幻聽。”

李達說,這種技術經世界頂級電腦科學家確認:技術設備是人工操作的,所以王先生如果在想腦控設備操作者不懂的中國地方方言,操作者是聽不懂的。

另外,美國人只會說中國普通話,許多中國的特殊口音地方話連美國中情局CIA也沒人能說,“所以從這點分析,就是說,中國地方話的中共國安人員搞的V2K傳音。它的技術基礎是微波聽覺效應,又稱佛雷效應和神經信號編碼技術。”李達說。

中共說,是美國政府在搞“腦控”實驗,“美國早期是有研究,前蘇聯也是,這是事實,但是中國24個省大規模地搞,美國國會是不可能撥款的,”李達說,有美國中央情報局退休人士告訴他,美國國會對每一筆資金的使用都是控制得很嚴的。“而中共非常腐敗,政府官員以各種項目名義濫用錢,所以,這個是中共自己在搞,從資金來源就可以分析出,我可以負責地說,美國政府沒這樣搞。”

“根據大量受害者的描述,可以推斷,受害者聽到聲音,說的哪個地方的話,那就是那個地方中共國安和技術部門在搞,從這一點也可以證明不是美國在搞,因為他們不會說當地的語言。”

中國有超過24個省的“腦控”受害者

反“腦控”組織者代表鍾先生對大紀元表示,“腦控”在中國有近60年的歷史,受害者遍布中國各地,各種年齡、職業、階層都有,“2002年曾有報導披露,實名舉報的受害者已有四十多萬,現在是越來越多。”

鍾先生說,他從2016年開始和全國的受害者在全國24個省舉辦了各省的省政府、省公安廳、省國家安全廳的集體報案,2017年至今舉辦了6次國家報案,“目前為止當局都在推諉拖延,對受害事實並不重視,很多受害者被政府當作精神病關押、打壓,我本人也被關進精神病醫院做司法鑒定,並被強制關進精神病迫害。”

中國各地腦控受害者上訪維權記錄照片。(受訪者提供)

中共非常廣泛地在濫用微波技術?

2018年,美國的外交人員先後在廣州、北京和上海受到定向聲波武器或微波武器的攻擊,造成腦部受傷,美國至今仍在調查。

對於這個聲波或微波武器,《紐約時報》2018年9月3日的報導稱,在新墨西哥州的阿爾伯克基,空軍科學家們試圖向敵人的腦袋裡灌輸可以理解的語音。這一新方法在2002年獲得了專利,2003年又獲得了更新。首席發明家說,研究小組已經“通過實驗證明”“信號是可以理解的”。

報導還說,俄羅斯、中國和許多歐洲國家都被認為擁有製造基本微波武器的技術,這些武器可以使人虛弱、播撒噪音甚至殺人。專家說,擁有先進技術的國家可能可以實現更精確的目標,比如向人們的大腦發射言語。

李達表示,技術專利文獻是經過專利局專家們嚴格審查批准的,是法律承認的技術,有這些公開的技術專利,這說明這些技術是存在的,比如,US Patent6011991A是衛星遠程定位腦波思想句子公開技術專利,US6470214B1是“用於植入頻率聲音的方法和設備”美國技術專利,US3951134A是讀大腦思想的公開技術專利;既然這些技術存在,那麼就有可能被人濫用;有人在濫用就肯定存在受害者,“這是一個不可否認的邏輯。”

“中共維穩經費超過軍費,可想而知,在足夠的資金支持下,中共可以非常廣泛的濫用這些技術。”李達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易如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