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香港反送中前途未卜 港人啟動B計劃

香港反送中運動持續3個多月,仍沒有解決的跡象,幾乎天天上演警察抓人的戲碼。

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持續3個多月,目前港府對民眾提出的要求仍拒絕回應。在反送中運動持續抗爭的同時,不少港人開始啟動B計劃,轉移資產或申請移民他國。有數據顯示,近期諮詢移民的人數呈“爆炸性增長”,顯示更多港人對中共所謂的“一國兩制”喪失信心,正計劃撤離香港。

香港反送中運動自6月爆發以來,局勢日益惡化,不少港人對香港的未來感到擔憂。《路透社》引述一位香港金融顧問透露的消息說,他的一位客戶近日將其在香港花旗銀行約一億美元的資產,轉移到了新加坡。“已經開始了,我們聽說也有其他人這麼做。”

這名顧問說,“他們(富豪們)擔心北京當局有能力下達禁令,凍結他們在香港的資產。新加坡成為他們偏愛的目的地。”

美國知名對沖基金大鱷、海曼資本(Hayman Capital Management)創辦人巴斯(Kyle Bass)6月13日接受《雅虎財經》採訪時表示,目前有8.5萬美國人生活在香港,為避免受到中共威脅,美國投資銀行家、英國投資銀行家或是CEO可能都會選擇搬離香港。

“我那些很富有的朋友們要走了,我想他們必須離開。”巴斯說,如果這些居住在香港的有錢人“大規模逃離”,將會造成香港銀行出現擠兌潮,導致香港金融體系崩潰,房地產市場遭受重創。

香港的銀行體系有著全球最高的槓桿率,香港銀行資產幾乎已達GDP的900%。近幾個月,香港價值1.3萬億美元的房地產市場價格連續走低。

美國克萊姆森大學(Clemson University)經濟系副教授兼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成員徐家健認為,以目前香港的政經局勢來看,移民潮和撤資潮都不可避免。

8月份,香港警局申請無犯罪記錄的申請數量高達3649件,比去年同期增加了54%,而且比過去5年中任何一年的申請量都多。申請無犯罪記錄僅用於簽證申請或兒童領養。

這個數據顯示,不少港人都有想離開香港的傾向。馬來西亞、澳大利亞和台灣當局最新報告顯示,香港人查詢移民事務數量衝上高峰值。有移民公司負責人也表示,自反送中運動爆發後,諮詢移民台灣的人數呈“爆炸性增長”。

一位來台定居並經營青年旅館的港人王女士對《美聯社》說,最近她接到很多詢問,都是問投資移民獲得台灣公民權的可能性。

根據台灣內政部移民署的數據,6月和7月,台灣向香港人發放的簽證數量比去年同期增加了38%,達到884人。

從墨爾本到溫哥華的房地產經紀人也表示,他們的手機近期經常接到來自香港的諮詢電話。

“香港有很多不確定因素,”香港的李女士為在墨爾本購房購地籌集了60萬澳元(合41萬美元),“像我這樣40多歲和50多歲的人,我們考慮的是我們的孩子。”

“我們想要一個備用住宅,一個更好的居住地。”她說,至少如果發生了不好的事情,他們會有一個備用計劃,一個撤離計劃。

很多香港家庭都有類似李女士的B計劃,相對便宜的馬來西亞也備受港人青睞。

馬來西亞南端附近的柔佛州,物業顧問布魯斯.李(Bruce Lee)表示,自6月以來香港人在一個名為“森林城”的房產項目,購買了800個單位。而該樓盤開售至2016年間,港人僅購買了200個單位。

澳大利亞當局也注意到來自香港的簽證查詢“顯著”增加,悉尼房地產經紀人彼得.黃(Peter Wong)8月接到了來自香港買家的6個電話,這是他幾十年來首次遇到的事。

還有一些經紀人表示,香港人對溫哥華的地產也感興趣。專門做加拿大移民的雷立得移民事務所顧問陳小儀向《大紀元》透露,本次移民潮“比傘運時還要熱”,而且想移民的都是專業人士、中上階層人士,也有政府人員想移民。

此外,香港有30萬加拿大籍人士,他們有護照,可以隨時迴流。陳小儀說,這些人移民的同時,也將資產轉移到海外,包括在海外置業等,有的已經賣掉香港的房產。

另一家萬豪移民顧問董事總經理丘濠銘說,近期移民查詢個案“增加很多,比平時多了一倍不止。主要是覺得對香港前途沒信心”。不少年輕人也申請移民,包括未成家的也想走。

最熱的移民地點除了傳統的英、美、澳、加外,歐盟的愛爾蘭、葡萄牙也多了一些查詢,這些國家不需要坐移民監,可儘快拿到身份。

香港中文大學亞太研究所成員徐家健透露,他身邊不少朋友已經部署離開,包括將錢兌換美元,或者到海外置業或移民。

由於香港資金自由出入,很難監管到底有多少錢從香港進出。究竟移民潮或撤資潮對香港金融影響有多大,徐家健稱,雖然很難量化,目前仍有一些數據值得留意。

一個是滙豐、中銀、渣打先後取消最低存款收費,並提高港幣定存息率,說明銀行資金比較緊張。

其二,金管局數據顯示,2019年4月份貸款與墊款總額上升0.8%,其中在香港使用的貸款(包括貿易融資)與上月比較上升1%,在香港境外使用的貸款則微升0.1%。由於港元貸款的升幅較港元存款小,港元貸存比率由3月底的87.8%,下降至4月底的87.3%。

徐家健稱:“這說明有境外,包括大陸向香港借錢的額度增加,加上香港存款增長緩慢,這對香港金融都是一個風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