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民國頭號殺手王亞樵 蔣介石只能派戴笠對付他

1935年11月1日民黨的四屆六中全會上,國民黨二號人物汪精衛遇刺,他身重三槍,奄奄一息。而根據刺客孫鳳鳴交代,他本來是來刺殺蔣介石的,第二位的目標才是汪精衛。只是因為蔣介石遲遲沒有出來,他等不及了,才向汪精衛下手。蔣介石當時極為惱怒,喝令戴笠立即嚴查幕後真凶。蔣介石如此大罵的那個人,就是民國歷史上著名的殺手之王,王亞樵。

王亞樵(維基百科)

1935年11月1日民黨的四屆六中全會上,國民黨二號人物汪精衛遇刺,他身重三槍,奄奄一息。而根據刺客孫鳳鳴交代,他本來是來刺殺蔣介石的,第二位的目標才是汪精衛。只是因為蔣介石遲遲沒有出來,他等不及了,才向汪精衛下手。蔣介石當時極為惱怒,喝令戴笠立即嚴查幕後真凶。戴笠很快回來報告,已經知道孫鳳鳴是誰的人。蔣介石聽到這個人的名字以後,當場勃然大怒:又是他,他還真有種。在廬山別墅行刺我,在南京火車站行刺子文(宋子文),在上海大街上行刺學良(張學良)。現在可好了,乾脆殺到六中全會的會場來行刺兆銘,我們國民黨高層都給他行刺遍了。我現在命令你,限你一個月內捉到他,活要見人死要見屍。如果捉不到活的,立即就地打死。

蔣介石如此大罵的那個人,就是民國歷史上著名的殺手之王,王亞樵。

堅定的革命者

王亞樵字九光,又名王鼎,別名王擎宇,1887年出生於安徽合肥磨店鄉(磨店鄉也是晚清重臣李鴻章的出生地)。

王亞樵的家庭是一個普通農民家庭,由於祖輩都吃苦耐勞,傳到他父親王蔭堂時候家境稍有好轉。

王蔭堂小時候讀了幾年書還有一些文化,成年以後跟一個鄉村醫生學習了一些醫術,成為當地一個赤腳醫生。

不過赤腳醫生的收入不足以養家,所以王蔭堂一面務農,一面行醫。這樣家裡面逐步有了一些積蓄,也能夠讓王亞樵上了整整6、7年私塾。

王亞樵的父親性格溫和,甚至可以說的懦弱,平時從不惹事,遇到事情盡量躲著,不願意和人正面衝突。

而王亞樵本人的個性和父親王蔭堂完全相反,從沒有一個人的性格在如此小的年齡時顯露出來!

王亞樵是一個性格暴戾強硬,各種慾望很強的人。

王亞樵在6歲以後就開始惹事,整天和同村的孩子打架鬧事,打遍了同年齡段的孩子以後,他居然去打比他大的多的孩子。

為此,幾乎每天都有鄰居找到王蔭堂告狀,有時候要帶著被打傷的兒子來要湯藥費。王蔭堂為此打了王亞樵不下幾十次,卻根本沒用,每次打完他的第二天,王亞樵就繼續出去打架。

此時王亞樵性格中的兇狠強硬已經表露無遺,他打架時候根本不要命,幾個孩子也打不過他一個。一次幾個比他大4,5歲的孩子聯手把他打倒在河邊,讓王亞樵向他們求饒就放過他,不然就把他扔下河去。

沒想到,王亞樵寧可自己跳水也不求饒。當時這條河正好是汛期,王亞樵頓時被水沖走。那幾個大孩子嚇得哭著逃走了,王亞樵最後僥倖沒死,被衝上岸。這次以後,這幾個孩子再也不敢惹王亞樵,見到他都繞著走。

見兒子如此頑劣,王蔭堂又氣又恨,說:沒想到我們王家世世代代忠厚老實,居然生下這麼一個孽障來!

話雖如此,王蔭堂對兒子還是很好的,在家庭經濟陷入嚴重困難的時候,仍然用盡全力供兒子讀書。

王亞樵本人自然是非常聰明的,他書讀的非常好。

1906年,19歲的王亞樵參加了清王朝最後一次科舉考試,並且考中清朝的秀才。

王蔭堂知道兒子考中了秀才,非常高興,這是他們家族10代中第一個考取功名的人。

不過,也就僅此而已了,王亞樵隨後參加舉人考試,卻名落孫山。

王亞樵失意的回到家裡,發現家也被搞得不像樣子。

此時是清王朝最可怕的末期,各種苛捐雜稅壓垮了王蔭堂這個可憐的鄉村醫生。

王蔭堂僅有的幾畝地都被酷吏和地主搞走了,王家被迫從農村搬到鎮子上,依靠父親的醫術為生。

一個鄉村醫生能賺幾個錢?期間還被清朝官吏層層盤剝,王家生活很快變為赤貧。

此時的王亞樵也在人生的低潮期,他本來在家中複習,準備再次考試,沒想到很快聽到取消科舉考試的消息。

王亞樵當時只是一個書生,其他什麼都不會,也沒有任何生存的技能,一度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這段時間內由於父親已經無心管他,王亞樵開始做他喜歡的事情。

安徽是李鴻章淮軍的故鄉,在王亞樵所在磨店鄉有不少原來淮軍官兵,所以民風是比較尚武的。

王亞樵從小愛武,此次他拜了一個當地著名武師為師父,開始練習拳腳和槍法。這個武師只用了兩年時間,就把王亞樵調教成一個好手,不但拳腳功夫相當了得,還練成一手好槍法(當時民間槍支很多)。

王亞樵通過這兩年學武的經驗,成為一個很能打的武功高手,這對他的一生有著重要的意義。

當時已經到了辛亥革命之前最動蕩的時期,清王朝已經搖搖欲墜,控制不住全國局面。

王亞樵開始對革命很感興趣,對清王朝則非常痛恨。

他們家庭飽受清王朝的壓榨,父親如此老實勤儉的一個人,居然也搞成現在赤貧的地步。

就王亞樵自己來說,花費10年精力學儒,最終卻被清王朝取消了科舉考試,等於被政府耍了。

這兩點都讓王亞樵極端厭惡清政府。

當時的王亞樵開始在江湖上面混,他和同鄉李元甫、王傳柱、張朝陽、李小一等關係很好,也都有反清的意圖。

王亞樵還參加了著名的同盟會,後來成為一個國民黨員。

可以說,至少在這個階段,王亞樵是一個熱心革命的好青年,也是值得欽佩的。

此時,辛亥革命突然爆發,等待已久王亞樵感到機會到了,他決定投身於武裝反清的運動中。

他同被孫中山先生任命為安徽都督的柏烈武聯繫,並且帶著這些同鄉去投奔革命軍。

柏烈武當時空掛一個安徽都督的頭銜,其實一無人二無錢,完全是光桿司令。見王亞樵他們一夥安徽籍革命黨投奔他,柏自然非常高興。

他隨即任命王亞樵為合肥革命軍司令,要求他們在合肥組織軍政府,宣布獨立,撤銷清廷一切官吏。

這樣一來,王亞樵瞬間成為司令,只不過是光桿都督麾下的光桿司令,他的部下也就幾十個人而已。

王亞樵感覺人太少幹不了大事,決定自己到老家鄉下招兵買馬。當時很多農村青年對清政府不滿,有很多人想參軍的。於是,王亞樵將其他同志留在合肥繼續策划行動,自己則帶著2、3個人下鄉去了。

沒想到,這救了王亞樵一命。

當時清政府在安徽的力量還是很強的,畢竟合肥是李鴻章淮軍的老家,又是當時強大的北洋軍一流人物段祺瑞的老家。

清政府的安徽巡撫先下手為強,他出動官兵掃蕩了所謂的合肥革命軍。

王亞樵的戰友李元甫、王傳柱、李小一等被清軍一網打盡,全部被槍殺,只有在鄉下的王亞樵僥倖生還。

清廷隨即通緝王亞樵,這也是王一生被七次通緝的第一個通緝令。

經過這件事以後,王再也不敢留在安徽,他趕忙逃亡到革命黨控制的南京,開始了他江湖的生涯。

在南京期間,王亞樵的政治主張開始變化,他開始拋棄孫中山同盟會的革命宗旨,變為對共產主義感興趣。

王亞樵很快加入所謂的中國社會黨。中國社會黨是1911年11月5日江亢虎於上海創立的中國早期馬克思主義政黨,是中國第一個社會黨且為中國首個以“黨”命名的政治團體。

當時諸如天津支部幹事為其後中共創始人之一李大釗,蘇州支部總務幹事為陳翼龍,還有一些知名成員如顧頡剛、葉聖陶、王伯祥等。

黨員背景中知識份子占首位,其後則為工商業者,最後是破產農民、手工業從業者、其他勞動人員。

當時王亞樵是滿清的秀才,大小也算是個知識分子,加入這個黨自然沒有難度。

由於能力突出,他很快被任命為社會黨安徽支部長(總支部設在肥東撮鎮夏家祠堂)。

可惜所謂社會黨不過是個沒有武裝力量的文人政黨,力量薄弱,也需要大肆招兵買馬。

王亞樵和同志丁鶴齡先後奉命去老家安徽的巢縣、全椒、滁縣、安慶等地,廣召會員。

沒想到安徽正是虎踞龍蟠的地方,清政府垮了以後,北洋軍閥繼續盤踞安徽,而且北洋系在安徽的實力太強,皖系軍閥段祺瑞等人的爪牙到處都是。

眼見王亞樵他們革命黨敢於在安徽搞武裝起義,北洋軍閥自然不能坐視不理。

1913年,北洋軍閥皖督倪嗣沖稱社會黨為亂黨,下令通緝。

社會黨安徽負責人之一的丁鶴齡被捕遇害,王亞樵也差點被捕,他慌忙在1913年秋率領一班同志,逃亡到上海,此時他身上又背負了一張通緝令,這是第二張通緝令。

建立斧頭幫

在上海期間,王亞樵跟幾個朋友生活的非常凄慘,他們身無分文,只好靠做苦力為生。白天干苦工,晚上只能睡在大街上,身上蓋一些報紙和茅草。

此時王亞樵拚命討生活,卻始終在關注局勢。當時革命總體還是比較順利,雖然孫中山被迫交出大權,但袁世凱也同意選舉總統,遵守臨時約法,建立政黨內閣,組織國會。

可惜好景有不長,袁世凱很快倒行逆施,宣布稱帝。國民黨在二次革命中戰敗,在南方大部分力量被袁世凱消滅,國家開始大亂。

隨著袁世凱稱帝不遂被氣死。北洋軍閥開始控制國家,國家更為混亂,到處一片混亂不堪的景象。

當時他目睹皖系軍閥段祺瑞在國內胡亂施政後,王亞樵以國民黨員的身份寫信給孫中山,認為就算軍力上不是北洋軍閥對手,也可以用暗殺手段對付他們。

王亞樵對孫中山說:中國古代歷史上告訴我們一個道理,無論任何位高權重的人都無法阻擋真正的亡命刺客。我最崇拜藺相如的五步之內,以頸血濺大王的手段。不但秦王都懼怕藺相如的拚死一擊,連雍正爺的腦袋還不是被人割了嗎。即使我們力量很弱,但只要有一支精幹的刺殺團隊,一樣能讓暴君們膽寒。

王亞樵要求由他去組織暗殺團,炸死段祺瑞等北洋高官。

顯然,王亞樵說的很有道理,自古以來無數名人被刺身亡,任你權勢再大,你的身體也擋不住子彈。連羅馬皇帝凱撒,俄國沙皇,中國皇帝,甚至德國的希特勒都被刺殺過,或死或傷。

不過,孫中山一生都是反對暗殺的,甚至連汪精衛刺殺攝政王他也是反對的,陳其美命令蔣介石去刺殺陶成章之前,他也並不知情。孫中山認為革命是光明神聖的事情,不能採用暗殺個人的恐怖手段,他斷然拒絕了。

雖然他的建議沒有被孫中山認可,但通過暗殺能夠改變中國未來的念頭已經深深刻入王亞樵的頭腦,他之後終於找到一個機會實現。

二次革命以後,孫中山被迫下野,流亡日本。

此時王亞樵再次進行武裝起義,以聲援孫中山。他離開混跡了幾年的上海,追隨著名革命黨人韓恢到江蘇北部一帶組織軍事力量。

可惜這一次再次遭遇政府的打擊!江蘇督軍李純得到風聲以後,派兵捉拿兩人,韓恢被捕後遇難,王亞樵再次僥倖逃脫,被迫隱居在故鄉合肥磨店集。這是他得到的第三張通緝令!

王亞樵回到老家以後,又聯繫眾人反對安徽督軍張文生,最終張文生被皖系軍閥下令撤換。

為此張文生對王亞樵恨之入骨,他派出幾個殺手去王的老家追殺他。

還好王非常警覺,而這幾個殺手也沒什麼真本事。王聽到他們笨手笨腳的摸到家門口的時候,立即跳出來,將為首一人一腳踢倒,隨即拔腿狂奔。幾個刺客亂成一團,王亞樵乘機逃脫。此時他已經無處可去,只好跟鄭青士、蔣非我兩人一同回到上海。

經過三次革命失敗,犧牲了這麼多好朋友以後,王亞樵開始變得很實際。他說:什麼革命,什麼主義,只要手中沒槍沒人,還不都是扯淡!

王亞樵此次到上海,並不再像之前只是一心為了革命事業,他決定要開始為自己打算打算。

就像《上海灘》裡面學生運動後的許文強一樣,在女友被打死,自己做了3年牢後,許文強決定不惜一切手段也要獲得榮華富貴。

王亞樵的想法,跟許文強完全一樣。

許文強做第一份工作的時候,那個李老闆跟他說:上海同別的地方不同!

這個不同指的就是上海一切生意,幾乎都受黑幫的影響。

當時100多萬人口的上海,一部分是各國的租界,另一部分則是華界,租界受各國法律管轄,中國政府無權干涉。而這些國家對上海租界的管轄也是出於一個目的,就是撈錢,至於其他一切都是不管的。

所以上海表面上是各國政府管理,實際上還存在一個地下秩序,就是各種幫派。

幫派涉足著上海大大小小的生意,並且和租界政府勾結,狼狽為奸。除了各種正經生意以外,租界最猖獗的就是黃賭毒,租界的洋鬼子們對此熟視無睹,其實他們也在坐地分贓而已。

王亞樵他們到了上海以後,一開始仍然靠出苦力為生。但就算是扛大包的可憐工人,也遭受黑幫分子的剝削。王亞樵凶殘的本性讓他不可能屈服於任何壓制他的力量,他開始考慮自己也搞個幫派,立足上海灘。

其實這並不難,當時上海的安徽籍,江蘇籍,浙江籍工人是最多的,號稱鼎足三立。

安徽工人之間也有鬆散的聯繫,有的也成為青幫的小頭目,卻並沒有成立一個完全安徽人的幫派。

王亞樵來了以後,立即聯絡這些同鄉工人。他以出色的組織能力,普通人無法企及的膽識,很快搜羅一批不怕死的骨幹人物,成立了自己的安徽幫。

工人們的敵人一是資本家,二是其他黑幫,三是官府。安徽幫剛剛成立,就遇到安徽工人和一個大資本家的勞資糾紛。

這個大資本家有巡捕房和青幫的撐腰,拖欠了工人大量工資不發。

這些安徽籍工人找到幫主王亞樵要求幫忙,王決定就拿這個資本家開刀。

這個大資本家開始根本沒有把王亞樵這個普通工人放在眼裡,在王亞樵約他在資本家的公館面談的時候。

這個資本家只找了幾個巡捕來幫忙,他認為王亞樵他們看見巡捕就會嚇跑了。

當時王亞樵他們已經集合了100多人,只是苦於沒有合適的武器。

一個工人出主意,有一些安徽籍的鐵匠在上海工作,可以幫忙。王亞樵找到這些鐵匠,給他們一個晚上時間要求製作100件武器。

鐵匠們表示一個晚上時間打不了別的武器,最多打一些粗糙的短斧,王亞樵立即同意了。

於是一個晚上,這些鐵匠們製造了100多把短斧,一百多個工人們人手一斧,在王亞樵的帶領下沖入資本家的院子。

資本家本以為王亞樵是來談判的,沒想到王他們100多人進來二話不說,拿斧頭就砍。

幾個巡捕雖然有槍,卻也不敢向上百人開槍,不然恐怕立即被砍成肉粉。他們見勢不好,立即翻牆逃走,作鳥獸散。

資本家見帶槍的巡捕都跑了,嚇得屁滾尿流,躲到房子裡面。王亞樵他們將院子所有能砸的東西全部砸碎。

資本家此時已經電話向青幫求援,青幫一個小頭目帶上十幾個打手衝過來。

王亞樵他們正準備沖入資本家的房子里,卻正好看到這群青幫的打手。

當時青幫是上海第一大黑幫,已經在當地盤踞了100多年,有幾千成員和1萬名外圍會員,連租界政府也忌憚他們三分。

王亞樵身邊的一個工人被嚇著了,驚叫:他們是青幫的,不好惹,我們還是趕快走吧。

王亞樵反而給了他一個耳光,罵道:什麼狗屁青幫,老子這一斧子下去看他們還能有兩條命嗎,給我上去砍啊,一個活口都別留。

說完,王亞樵拿起斧頭迎著青幫流氓就沖了過去,手下上百人在王帶領下也跟著沖了上去。

這些青幫流氓其實也不傻,他們看對方人多,為首的一個又像瘋子一樣大喊大叫的衝過來,他們趕忙轉身逃走。

十幾個人也瞬間逃得精光,只有兩個人逃的較慢,被王亞樵他們攔住亂砍。兩人全身被砍了幾十斧頭,幾乎沒有一塊好皮。

安徽幫一戰出名,由於他們都拿著斧頭作戰,外面也叫他們為斧頭幫。

出名以後,斧頭幫迅速擴大力量,幫會成員高達上千人,成為一股可怕的力量。

他們作戰的武器,也不僅僅是斧頭了,而是也有槍支,甚至炸彈。

真的說起來,斧頭幫雖然厲害,畢竟是個新興的幫派,力量遠沒有青幫黃金榮,杜月笙,張嘯林他們雄厚。

可惜再狠的黑幫分子,也還是怕死的。面對王亞樵嗜血成性,瘋子一樣的性格,黃金榮他們都不寒而慄。

青幫跟斧頭幫有過幾次交手,王亞樵每次都帶著人瘋狂砍殺,簡直像有不共戴天之仇一樣的玩命。幾次交鋒以後,斧頭幫都取得局部勝利,砍死了青幫不少人物。

青幫是既得利益集團,不願意隨便跟人玩命,既然消滅不了王亞樵他們一夥,也就默認了斧頭幫在上海的地位。

黃金榮也對手下說:不要惹斧頭幫,他們是亡命徒!

殺手之王

於是,王亞樵用了短短2年時間就在上海站住了腳,不過隨後又出現了生存問題。

此時傳統的販毒、賭博、妓院、敲詐基本都被青幫壟斷,斧頭幫僅靠一點保護費生活,自然非常艱難。

他們於是開始了兩種所謂生意,一個是綁架,一個是暗殺。綁架和暗殺其實區別不大,只是一個有僱主,一個沒有僱主而已。

這兩項生意做得不錯,一時間斧頭幫裡面的人都是大魚大肉,衣著光鮮。

王亞樵一帆風順的時候,上海租界外面卻是一片混亂。北洋軍閥四面混戰,他們的力量很快也涉足到上海。

浙江都督皖系盧永祥同江蘇都督直系的齊燮元為敵,兩人都想吃掉對方。

當時盧永祥找到王亞樵,希望斧頭幫能夠幫忙消滅齊燮元在上海的力量。

王亞樵考慮再三,最終同意了,代價是一大筆現款和如果將來盧永祥佔領上海必須給予斧頭幫特權。

盧永祥既然控制富裕的浙江,自然是不差錢的,當場就同意了!

於是,王亞樵開始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暗殺大人物的計劃!

徐國梁在上海可是數一數二的人物,他被北洋軍閥授陸軍中將銜兼江蘇省警務處長(當時上海屬於江蘇省)。徐國梁手下有7000軍警可以使用,是齊燮元控制上海最重要的人物。

刺殺這樣的人物並不容易,一是風險太大,無論是否行刺成功,事後肯定要被報復,二是這種人身邊一般都有嚴密的警衛,刺殺他們談何容易。

王亞樵為了這次暗殺專門組織了跟蹤隊和暗殺隊。跟蹤隊人數眾多,負責全天跟蹤徐國梁,摸清他的行動規律,並且選擇行刺地點。而暗殺隊人數很少,但需要二十四小時待命,隨時出動。

徐國梁當時已經有所警惕,身邊長期跟著十幾名持槍警察作為警衛,並且只在人很多的公共場合活動,他認為刺客不敢在這種地方殺人。

而此時王亞樵已經摸清楚了他的行動規律,並且命令幾個槍手埋伏在徐洗澡的浴室門口。

這些人埋伏了2個小時以後,終於看到徐國梁從浴室裡面走過來。

在王亞樵的命令下,鄭益庵、朱善元這兩個槍手突然出現在徐的面前,朝他連續開槍。徐身中數彈,當場斃命!

這一切僅僅發生在5秒鐘內,兩個槍手隨後立即撤退。此時這十幾名警察才緩過神來,立即向他們開槍。朱善元逃走,鄭益庵腿部中槍被捕(後來被王亞樵用重金行賄營救出來)。

徐國梁是什麼樣的人物,是直系在上海的主要負責人,現在居然被人亂槍打死在街頭,這可是了不得的事情。

齊燮元又驚又怒,下令立即調查是誰幹的?很快他得知,這是斧頭幫的王亞樵乾的。

齊燮元立即出動軍警全力圍剿斧頭幫,王亞樵趕忙逃到浙江避風。齊燮元不肯善罷甘休,繼續出兵進攻王亞樵後台主子盧永祥。

在這段時間,王亞樵接受盧永祥的任命赴湖州任浙江縱隊司令。後為軍統特務頭子的戴笠,當時正在老家江山縣擔任保安鄉自衛團團總的職務(自衛團只有幾十人,是對付當地土匪的),屬於盧永祥的手下。

這次被王亞樵招了進來,任命為縱隊長。

王亞樵和戴笠在這段時間相處頻繁,居然相互之間非常欣賞。尤其王亞樵認為年輕的戴笠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將來一定會有大出息,兩人最終結拜成了把兄弟。

不過戴笠並沒有加入斧頭幫,也拒絕王亞樵的邀請,沒有做他手下的殺手。

可惜盧永祥的軍事力量不是直系的對手,最終全線潰敗。齊燮元隨後通緝王亞樵,這是王的第四張通緝令。

王亞樵在浙江躲了一段時間,在盧永祥被打敗後流亡廣東、香港,最後又回到上海。由於斧頭幫都在租界中,齊燮元的力量並不能動搖他們的根基。

殺了徐國梁以後,王亞樵的名聲大噪,誰都知道他是上海灘的殺手之王,大筆生意也隨之而來。

當時民國很亂,僅僅以上海為例,由於到處都是政治利益和經濟利益的爭奪,隔三差五的就有人被暗殺。

所以,在民國時期,做殺手是非常吃香的,往往可以賺大錢。

不過,普通的殺手水平檔次都不夠,多是小流氓而已,也沒有受過什麼訓練,一般幹不了大事。

如果依靠買凶者自己訓練殺手也不現實,殺手的培養至少需要幾年時間。當時軍隊中一個優秀的步槍射手,至少要1、2年的專註訓練。

而想要出色的使用更難以掌握的手槍,自然需要更長時間。

另外,刺客也和軍人不同,甚至和奧運會射擊運動員不同,他打的是周圍有大量武裝人員保護的活人,所以往往機會只有一次。而且一旦失手或者得手,這些刺客一般難逃一死。所以刺客的培養是很艱巨的,不但要具備一定的天生素質,還要經過長時間的專業培訓。人家說唱戲的是台下十年功,台上10分鐘。刺客就是台下十年功,台上1分鐘甚至幾秒鐘。

如著名小說《教父》裡面,每個黑幫家族真正厲害的殺手不過幾個人,都是經過長期訓練出來的。

各派軍閥都需要一個專業組織能夠提供殺手服務,為此花費再多的錢他們也願意。

王亞樵此時也覺得有利可圖,他殺死徐國梁獲得了幾十萬銀元的巨款,相當於斧頭幫幾年的收入,這樣何樂而不為呢。

此時北伐戰爭爆發,王亞樵認為自己還是一個國民黨員,自然支持北伐。

當時蔣介石和王亞樵並沒有任何矛盾,他以北伐軍總司令的名義,任命常恆芳任安徽宣慰使,王亞樵任副宣慰使,去安徽準備迎接北伐。

王亞樵偕闞培林、劉醒吾等到洪澤湖起兵,副宣慰使署設高良澗(洪澤),有張在中、朱子云、許志遠、魏益三等軍人接受宣撫,起兵千餘人,準備攻合肥、安慶以援北伐。

安徽軍閥陳調元大驚,急忙派兵圍困王亞樵部於洪澤湖。

王亞樵他們堅持了好幾個月,終於全軍崩潰。他率部分人突圍,突圍後僅余隨從十餘人赴南京。

至於部下闞培林、張在中、殷愛棠、劉醒吾等突圍至來安水口鎮,被陳調元尾追擒獲,四人被活埋於水口鎮,陳調元隨即通緝王亞樵。這是王亞樵人生第五次通緝令。

此次以後,王亞樵再也沒有公開參加革命。

北伐期間,蔣介石在上海清黨分共,清除共產黨員和上海工人。而王亞樵的安徽幫裡面骨幹就是工人,自然大受打擊。此時杜月笙,黃金榮等人也倒向蔣介石,大肆屠殺共產黨員,屠殺工人,同時乘機打壓斧頭幫。

王亞樵怎麼也鬥不過由政府支持的青幫,斧頭幫頓時一蹶不振,再也不成氣候了。

王亞樵大怒之下,轉為徹底反蔣。

寧漢分流期間,王堅決支持汪精衛,被蔣介石下令通緝,這是他第六次被通緝。

此次以後,王亞樵在上海基本沒有地盤,還好他還有一支精幹的團隊,有近百個強悍殺手。再加上之前僱主給他的大批金錢和政治庇護,王亞樵很快形成了一個可怕的專業暗殺組織,王也由此也被稱為中國的殺手之王。

組織形成以後,王亞樵開始一連串的暗殺行動,殺蔣介石麾下大將,甚至包括蔣本人,殺的他們雞飛狗跳。

殺陳調元、宋子文、蔣介石、汪精衛和日本鬼子

北伐期間安徽督軍陳調元支持蔣介石,事後被任命為安徽省主席。反蔣派由於陳調元對蔣堅決支持,決定把他除掉。

陳調元在北伐期間差點將王亞樵殺死,兩人本來就有嚴重矛盾,此時又有人出錢,王亞樵何樂而不為呢。

1928年秋,王亞樵派出宣濟民、吳鴻泰、王干廷、牛安如、劉德才等幾個殺手趕赴南京梅溪山莊刺殺陳調元。這次刺殺由王亞樵左右手宣濟民帶隊,宣濟民是一個共產黨員,頭腦清醒,行動幹練,非常了得。

幾個人居然乾脆直接闖入陳調元別墅,先是亂槍解決看門的警衛,然後直接沖入山莊。可惜的是陳調元當時臨時離開別墅,他們只是以槍決的方式,打死了陳調元部下安徽建設廳長張秋白。

雖然沒有殺成陳調元,但也把他嚇得夠嗆,陳調元事後請求辭去安徽省主席,不敢去王亞樵的老家上任。

1931年7月23日,國民黨內部鬥爭激烈,反對派再次出錢讓王亞樵殺死當時財政部長宋子文。

王亞樵再次派出另一個強力助手華克之帶隊,帶著包括孫鳳鳴在內十幾個殺手趕往上海。

他們在上海北火車站伏擊了宋子文。

但由於宋的秘書唐腴廬穿著和宋完全相同,均穿白嗶嘰西裝,同戴白拿破崙帽,面貌高矮相似,最終做了替死鬼。

當時唐的運氣也不好,他居然搶先宋子文一步下火車,當場就被華克之他們亂槍打死。

後來有人懷疑宋子文是故意準備了一個替身,以防備被刺。但不管怎麼樣,宋子文確實是白白揀了一條命。

宋子文遇刺以後,立即隱居不出。蔣介石知道大舅子被刺,又驚又怒,他下令戴笠立即找出凶手。

戴笠很快報告,是斧頭幫幫主王亞樵乾的。蔣介石下令立即抓捕王亞樵,而且必須捉活的。顯然,蔣介石想知道背後到底是誰指使的。

讓蔣介石沒想到是,他在全力抓捕王亞樵的時候,王居然殺到蔣介石的頭上來了。

廣州國民黨反對派眼見不是蔣介石的對手,不惜拿出20萬銀元的預付金要求王亞樵立即刺殺蔣介石,如果成功再給100萬銀元。

王亞樵派華克之等三個殺手,在兩個女人掩護下,巧妙的攜帶武器上到廬山,並且伏擊蔣介石,這就是廬山刺蔣案。

蔣介石憑藉好運氣才保住性命,這也是蔣一生遭受最危險的幾次刺殺之一。

1932年128上海戰役爆發,當時奮戰的十九路軍也是廣東一派的。王亞樵再次接受任務去攻擊日本人,他靠買通水手在日軍艦隊旗艦出雲號上放了一個水雷,將其炸傷。

隨後,王亞樵辦了他歷史上最成功的一次刺殺案。

1932年4月29日他和韓國設在上海的流亡政府合作,準備暗殺日軍高層。

王亞樵即命其弟述樵密約朝鮮革命黨人在靜安寺路滄州飯店密議,朝鮮志士尹奉吉,金天山,安昌傑等人參加。王亞樵幫助提供他們全部情報和武器,並且設定了暗殺手段,就是用炸彈突襲。

29日當天,尹奉吉、金天山、安昌傑均穿日本人服裝,尹奉吉一手提熱水瓶,一手攜茶杯。

這個熱水壺是王亞樵請人改裝的炸彈,威力巨大。尹奉吉是主要殺手,負責第一波攻擊。

金天山、安昌傑則各懷一個手榴彈,以尹奉吉失敗以後,他們就投擲手榴彈襲擊。

王亞樵收買了會場的僕役,三個朝鮮刺客得以成功混入上海虹口公園日本天皇誕辰慶典會場後台。

尹奉吉聽從王亞樵的建議,選擇了這些高級軍官向天皇致敬的時候突然投擲了炸彈。因為此刻這些鬼子全部筆直的站著在一起,人貼著人,根本來不及躲避。

偽裝成熱水壺的炸彈威力巨大,炸彈爆炸造成重大傷亡。

河端貞次(日本駐滬居民團行政委員長)當場被炸死;白川義則(陸軍大將,一二八事變日本上海派遣軍司令)身中多枚彈片重傷,送院後死亡;植田謙吉(陸軍中將,第九師團長,後任關東軍總司令)被炸斷一腿;重光葵(日本駐華公使,後任日本外相)被炸斷一腿;野村吉三郎(海軍中將,第三艦隊司令)被炸瞎一眼,除了這幾個高官以外,還有7人死傷。台上一共20多個日本人,死傷13人!

事後尹奉吉被捕後遇害,日本人知道他背後是王亞樵。沒想到國軍10萬大軍在上海打了1個多月也沒有斃傷日軍一個高級軍官,王亞樵的一個炸彈炸死炸傷了5個高層大員。

日本報紙把王亞樵稱作中國魔鬼!

需要說明的是,得知王亞樵行刺日本人以後,蔣介石說:這個傢伙也算為國家做了件好事。

隨後,蔣介石命令戴笠去招安王亞樵,並且暫停對王的追捕。同時蔣介石還送四萬大洋給王亞樵,讓王亞樵前好友胡抱一送至上海。

王亞樵卻並不買賬,他對戴笠說:我殺蔣介石固然是有人出錢讓我去做的,是個生意。但我告訴你,就算沒有給我錢,我也很樂於干這件事。

在這件事以後,王亞樵又在上海行刺張學良。當時張學良已經率部退入關內,事事都支持蔣介石的主張。反蔣派認為張學良是一個威脅,要給他一些警告。

王亞樵的刺客公然在上海的大街上,向張學良的坐車投擲了一個炸彈,張學良被嚇得屁滾尿流。隨後衛士們發現炸彈並沒有引信,裡面卻有一份信。信裡面王亞樵恐嚇張學良,如果再跟著蔣介石行動,下一次就是有引信的炸彈。

隨後張學良盡量避免來上海,偶爾來的幾次都是用大量衛士保護,張還同時聯絡上海黑道皇帝杜月笙,讓他找王亞樵說好話,不要繼續行刺他。

1933年,王亞樵進行了他人生最輝煌的一次刺殺,可惜也是最後一次。

1933年,蔡廷鍇、李濟深等發動福建事變另立政府,與蔣介石中央對抗,王亞樵於是赴福州參加。

福建事變在蔣介石的迅速打擊下,很快失敗。

此時李濟深或者陳濟棠再次出大價錢請王亞樵去刺殺蔣介石和汪精衛,下令務必要成功,事成之後要多少錢給多少錢。

據說陳濟棠給了王亞樵一張空白支票,簽好了名字,金額一項是空白的,讓王亞樵成功以後自己填。

1935年11月1日,國民黨中央四屆六中全會召開期間,王亞樵的副手華克之,帶著孫鳳鳴等槍手以記者身份混入會場行刺。

由於現場氣氛混亂,蔣介石最終並沒有出來,孫鳳鳴於是改向汪精衛行刺,對其連擊三槍。

汪精衛當場被擊倒,其中一枚射入脊柱的子彈導致他十幾年後喪命。

孫鳳鳴也被汪精衛的衛兵開槍擊倒,第二天死去。

部下背叛,死於戴笠之手

蔣介石在汪精衛被刺後,由於急於擺脫自己行刺汪精衛的疑點(當時汪精衛的老婆陳璧君大哭大鬧,說是蔣介石乾的),下令第七次通緝王亞樵,懸賞10萬大洋(當時毛澤東的人頭不過10萬大洋)。

他下令戴笠務必在短時間內幹掉王亞樵,無需活人,直接殺掉就行。

戴笠的軍統在蔣介石的嚴令下,只得盡一切力量追捕王亞樵,連續抓捕了他的左右手宣濟民,余立奎等人,有四五次差一點就抓住王亞樵。結果不是被王亞樵化妝成女人、消防員逃走,就是差了5分鐘沒有追上。

不過王亞樵也知道上海情況太嚴峻,明顯是呆不住了。他通知華克之等人立即分散隱蔽,等風聲過了再說。

王亞樵本人已經無法在國民政府控制區立足,在李濟深的安排下逃到了桂系控制的廣西梧州(李濟深的老家)。

戴笠一時找不到王亞樵的蹤跡,沒有辦法,他只好全力刑訊被捕的宣濟民、余立奎。

沒想到斧頭幫的人都很硬,宣濟民、余立奎受了很多刑法也不願意同戴笠合作。

戴笠沒有辦法,找到余立奎的老婆余婉君。戴笠說,如果余婉君同意帶領他們去抓王亞樵,就釋放余立奎,同時給他們10萬大洋。

余婉君畢竟是個女人,並不太在乎什麼義氣,加上她跟王亞樵也不是很熟,沒有什麼交情可言,也就同意了。

1936年9月20日,余婉君赴梧州約王亞樵見面,王不知有詐如約前來。

戴笠為了幹掉王亞樵,特別精選了幾個武功高超,槍法厲害的特務。

兩人約在一座房子裡面見面,王亞樵剛一開門,幾個特務上去就是一匕首。王亞樵是個有武功的人,他的反應極快。中刀以後,王亞樵大叫一聲,立即往後一跳,伸手就去拔槍。

幾個特務當時已經持槍在手,見王亞樵拚死抵抗,只好放棄捉活的計劃,立即向他開槍。

王亞樵身中5槍,當場倒地斃命。由於久聞王亞樵大名,特務怕他裝死,又在屍體上補了兩匕首。

由於廣西不是軍統的地盤,特務們開槍以後不敢久留,立即撤走。

當時戴笠下令是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由於天氣太熱,加上目標太大,顯然無法將王亞樵的屍體帶走,特務們就想砍下首級帶走。

不過首級這麼大的目標也不小,很難逃過廣西特務的偵查,最終就剝下了王亞樵麵皮,因為戴笠和王亞樵見過不少次,對他的臉還是很熟悉的。

這個大名鼎鼎的殺手之王王亞樵最終死在廣西,結束了他一生傳奇的生涯,他的刺客團隊,也隨之消亡了。

花絮:宣濟民被捕後並沒有泄露共產黨員的身份,他在抗戰前被中共保釋出獄,在抗戰中做到新四軍定滁全支隊司令員。余婉君在王亞樵被殺後,害怕被王亞樵黨羽報復,拿著10萬大洋帶著兒子隱姓埋名逃走了,連丈夫也不管了。余立奎在王亞樵死後,仍然被判處死刑,後來因為他老婆多少也算立了功,蔣介石將其特赦改成無期徒刑,他坐牢到1947年。至於王的另一個重要助手,負責廬山刺蔣的華克之,則在王亞樵被殺後走投無路,投靠了中共,成為潘漢年手下一個最出色的特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