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程曉容:香港掀風暴 中共的「敵人」知多少

當中共針對香港示威者掄起大棒時,人們發覺,這一切似曾相識。例如,黃之鋒被扣上「分裂分子」的帽子,有大陸網民評論說,當局解決不了香港問題,只好塑造一個「人民公敵」,分明是下三濫的手法。

2019年9月14日晚,香港市民到太古城中心集體表達“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圖為一位民眾手舉標語“不是有希望才堅持是堅持了才有希望”。(宋碧龍/大紀元)

最近三個多月,中共又增添了許多“敵人”:反送中的各界港民、力挺香港的外國政府和政要、自發聲援的多國民眾和大陸網友、在社媒發貼批評中共的作家,還有反映前線實境的圖片、視頻以及“香港加油”、“願榮光歸香港”等口號和歌曲。

對於以上各類人或物,紅色政權深惡痛絕,以多種手段“回擊”:抵賴事實,倒打一耙,栽贓構陷,施壓恫嚇,外交抗議,暴力攻擊。

中共的具體作法包括:貼出“港獨”和“暴亂”的標籤,授權警察對示威者施暴和濫捕,動用黑社會無差別襲擊市民,駁回和平集會和遊行的申請,拒絕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正當訴求,喉舌媒體歪曲真相、煽動仇恨,親共團體和留學生騷擾外國援港人士,以校園和網路霸凌、開除員工、搜查手機、刪貼封號、公安傳喚等行徑在大陸、香港和海外製造恐怖氣氛,以“干涉內政”、“不尊重主權”、“黑手”等攻擊支持香港自由的國家和政要,以“漢奸”、“賣國賊”等惡毒字眼抹黑社運人物,甚至故意泄露美國駐港外交官的個人信息,拘留英國駐港辦事處工作人員等。

世界在關注香港的同時,也領略了中共的表演。反送中行動划出了一條線:一邊是對自由權利的捍衛,一邊是對合理抗爭的打壓;一邊是明確的訴求,一邊是文革式謾罵。一邊是真相,一邊是謊言。

9月9日,德國外長馬斯與香港社運青年黃之鋒在柏林的一個社交酒會上會面並短暫交談,幾個小時後,中共外交部對此提出抗議,後來又召見了德國駐華大使以表“強烈不滿”。馬斯表示,他在未來會繼續與人權活動人士見面。

日前,漢堡出版的《圖片報》發表文章說,“中國政府真的以為,他們能規定一個德國政治人物在柏林可以見誰、不可以見誰。”“如果馬斯會見一名22歲的民主人士就構成‘不尊重主權’,那麼就只能說明:中國(中共)的價值觀,與德國所代表的價值觀不能相容。”

德媒的評論一針見血。價值觀的迥異是衝突的起因。中共反天、反地、反人,因此,凡是維護普世價值的個人、國家、觀點、舉動,都被它視為敵對者。回顧歷史,中共一直在尋找和製造“敵人”。

中共在其統治前三十年,在歷次政治運動中向“黑五類”出擊:地主、富農、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右派。這五類人員遭到嚴酷迫害,許多人自殺、被殺,他們的配偶和子女等親屬被株連,被剝奪了基本的權利。據公開資料和不完全統計,這個龐大的“賤民”群體共有幾千萬人。

近幾十年,中共又瞄準民運人士、維權人士、訪民、法輪功學員、基督教徒等。“順我者昌,逆我者亡”。暴政愚民洗腦,操控媒體,竭力壓制自由的呼聲,接連不斷地釀製人權慘案。在國內,中共玩弄法律以消滅“敵人”:“尋釁滋事”,“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破壞法律實施”,“擾亂社會治安”,“散發危害社會安定的言論”……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因此,當中共針對香港示威者掄起大棒時,人們發覺,這一切似曾相識。例如,黃之鋒被扣上“分裂分子”的帽子,有大陸網民評論說,當局解決不了香港問題,只好塑造一個“人民公敵”,分明是下三濫的手法。

不過,出乎中共所料,面對恐怖威脅,香港人不退卻;台灣人挺身支援;美國議員、德國外長等西方政要不妥協;很多大陸網民也傳遞心聲:香港讓我看到希望。香港加油!

黑白分明,人們在現實中必須選擇正邪。目前,中共被正義力量圍堵,只能頻頻高喊“堅決不改”和“強烈反對”。冠冕堂皇的說辭除了編織皇帝的新裝,別無它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