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專訪:何韻詩談「不孤獨的香港抗爭」 示威者必須變得更有策略性

香港示威者必須變得更有策略性,並應避免讓情緒影響了他們的決策。我們應該在非暴力示威遊行與比較激烈的動作當中,找到一個最好的平衡。 對香港人來說,我們現在每天上街得面對的就是警察,而他們那種極權的手段,已使香港社會進入一種軍政府的狀態 (police state)。 他們有權力去決定他們該如何對待香港市民。

香港歌手何韻詩過去幾個月不斷在各種國際場合聲援香港的“反送中”示威者,而她9月13日在台灣出席第二屆奧斯陸自由論壇。

(德國之聲中文網)德國之聲:香港“反送中”運動已滿個月,而妳從一開始便非常關注整個運動的發展。妳是否能分享一下整個運動讓妳最印象深刻的時刻為何?

何韻詩:這次的運動,真的是一個年輕人主導的運動。其中有一個非常難忘的晚上是運動早期在香港上環發生的一場衝突。當時很多催淚瓦斯飛來飛去,到最後半夜一兩點的時候,很多人都已經散了,但有兩個男生死都不肯走。因為另一邊有很多防暴警察,現場有很多社工在勸他們離開現場,那時候我就嘗試過去跟他們聊天,結果就發現那兩個男生是完全不認識對方的。其中一個男生堅持要等到警察都散去才離開現場,而另一名男生則是因為這個男生不離開現場,便覺得自己不能讓他單獨留在現場。

這樣的情景令我非常感動,因為在一場沒有領袖的運動中,這種一起上、一起落的義氣到底是從哪來的?在這兩個人隨時可能被逮捕並指控暴動的情況下,他們之間的情感是這麼的無私。那個情景深深地影響了我,因為如果他們在抗爭過程中都能產生這樣的情誼,那做為成年人的我們,怎麼可以把他們留下不顧?

德國之聲:不少人認為暴力的警民突已對香港社會造成難以撫平的傷痕。妳認為香港社會該怎麼做才能撫平這些傷痕?

何韻詩:我想應該沒有人可以預測這場運動會持續多久。首先,這個問題應該只有政府才能回答,因為可以改變整個系統的權力在他們手上。現在我們面臨的狀況是,香港政府不願做出任何讓步,而林鄭月娥撤回《逃犯條例草案》的舉動,只是一個手段。對香港人來說,我們會質疑為何政府在運動爆發後三個月才願意這麼做?我們認為政府宣布這個消息的時間點是非常可疑的。

何韻詩在接受德國之聲專訪時表示,她認為香港示威者必須變得更有策略性,並應避免讓情緒影響了他們的決策。

對香港人來說,我們現在每天上街得面對的就是警察,而他們那種極權的手段,已使香港社會進入一種軍政府的狀態(police state)。他們有權力去決定他們該如何對待香港市民。例如說,當一個年輕人對他們喊了一句普通的話時,他們便可以逮捕這個年輕人。面對警察這麼多不公義的手段,香港人在現有的體制下,完全沒有辦法投訴警察。就算有監警會,那個組織也只是一個圈圈。到最後,監警會所做的報告都還是回到特首的手上,那這樣的機制所產生的報告,怎麼能讓香港人信服呢?

另一個最根本的問題是,中國對香港做出一國兩制的承諾,並沒有被真正落實。這些問題最終都只能透過完全的政治改革去解決。這個改革並不代表我們真的要推翻什麼。我們希望從《基本法》中一國兩制的架構,讓香港人能真正選出自己的特首,讓高度自治這個概念實際落實。我們要爭取的並不是港獨或是顏色革命。

德國之聲:身為一個公眾人物,國際社會及香港都把妳當作是一個替“反送中”運動發聲的指針性人物。當妳看到前線的示威者在過去幾周,開始想透過比較對抗性的手段來達到一些成果時,妳會給他們什麼樣的建議?

何韻詩:我認為示威者必須越來越有策略,不能讓情緒主導他們的決定。這並不代表我們就完全採取溫和的手段,或是等待政府給我們響應。我們應該在非暴力示威遊行與比較激烈的動作當中,找到一個最好的平衡。因為這次的整個運動中,一個新的狀態是勇武派與支持和理非的示威者之間的融合,而各派的示威者都能互相尊重跟支持,我認為這樣的作法才能真正發揮群體最大的力量。

同時,我也很理解一些前線示威者希望快點得到一個答案的心情。這可能是香港人本身具有的特質,而我們可能從這一代開始必須培養自身的耐力,並說服自己把眼光放遠一點。因為事實上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在國際社會中,具有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因為透過這個運動,很多原本隱藏得很好的問題,都被揭露出來。在全球對抗極權主義的運動中,香港人算是在前線作戰,所以我們一定要知道自己的定位,了解我們面對的不只是香港的問題。

香港的“反送中”運動不是一個孤獨的抗爭,因為它跟台灣、美國、澳大利亞以及加拿大所面臨的作戰是連在一起的。我們必須思考如何讓其他地區的人,都意識到這一點,而不是說只呼籲國際社會來關注香港或救救香港。我們都在同一條船,如果你相信自由、人權、公義與法治的話,你都跟香港的抗爭有關。

德國之聲:國際社會應該從香港三個多月來的抗爭中學到什麼?

她認為,國際社會可以從香港這次的示威過程中,領悟到香港人如何集結社會力量來對抗中國的極權擴張。

何韻詩:最老套的說法便是“人民就是力量”,這是香港本次將近一百天的抗爭中,完整證明給全世界看的一件事。這場沒有領袖、非常分權管理的運動,是透過每個人實行自己的想法,並藉此強化剩餘的群體來形成的。可能一個香港中學生拍一張自己戴著頭盔、手拿著一張寫有口號的紙的照片,就能讓一個台灣的年輕人覺得如果這位香港中學生能這麼做,那我也能這麼做。這樣的效應能使雪球越滾越大,而到最後這個效應能否成為一個全球性的運動,便取決於我們的智能與堅定。

這樣的工程是需要去執行的,因為實際上中國影響力已遍及世界各地,並讓世界各地的政府或機構都因中國因素而開始進行自我審查,所謂的“白色恐怖”氛圍已存在。當這些全球性的大機構不能為人民發聲時,那人民應該拿回這些話語權。

何韻詩是香港著名流行歌手。5年前,她毅然表達自己的決心,不惜失去巨大的中國 大陸市場。從此,她成為香港民主運動的代表人物之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