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中國人何時能逃離無邊的隱私泄露陷阱與危機

——祝中國人早日隱私自由

我常看的一個手機新聞app,裡面經常會有一些廣告推薦,但不影響閱讀體驗,我就沒太在意。

後來,廣告內容有點不對勁,頻繁出現我所在城市的一些樓盤開業情況。

我不舒服,知道被定位了。

接著,廣告的試探尺度再次下滑。

有一次,我所住的小區名字甚至出現在了廣告里,內容是買賣二手房。

憤怒,我除了投訴、卸載,沒有辦法。

再仔細回想,我這一年來的隱私泄露情況,似乎越來越嚴重。

比如我去年買的一套房,今年年初交房,因為沒時間弄,也沒有裝修計劃,就一直空著。

但營銷電話頻繁打來,平均一天會有三個。

先是賣瓷磚的、賣窗帘地毯的、賣電器的、賣傢具的,然後是各種二手房中介平台來諮詢的、貸款的……買了一個車位後,車貸抵押的電話很快打過來,防不勝防。

我當然清楚他們是怎麼拿到我的具體資料,從開發商、銀行、物管到建材、裝修公司,一條龍轉賣客戶資料,已經是明面公開的秘密。

可惜我沒證據,無法投訴、維權。

想維護自己隱私,太難了。

上面提到的裝修公司,電銷態度最為積極,每天換著話術騷擾,無論我客氣還是冷臉,對面就是死纏爛打,毫不鬆懈。

其中有家公司的銷售挺狡猾,說自己是XX棟的物管,要拉我進業主群投票,聊了好一番後,成功騙到我微信。

然後話鋒一轉,說他是某公司的設計顧問……我反手就是一個拉黑,同時取消了通過手機號碼搜索到微信的設置。

我鬱悶,但不想去罵,因為自己的手機身份證房產地址等信息都在別人手裡,真惹不起。

簡訊騷擾也很多,年初我在某個很正規的網站開設了基金賬戶,之後P2P、股票、配資、私募和信託的簡訊就親自上門來拜年。

當然還有一個最龐大的簡訊騷擾來源——淘寶商家。

這些短號集群網的‌‌“退訂請回T‌‌”套路,我兩年前就見識過了,直接從簡訊分發埠屏蔽,不留對方任何繼續騷擾的機會。

然而兩年過去了,我還在一個個輸入‌‌“0000‌‌”屏蔽埠,數量沒有任何減少。

越來越覺得,這只是移動給我的私人安慰而已。

我用過許多屏蔽簡訊的軟體,什麼360、騰訊助手、百度等大廠,沒用;

買了付費軟體‌‌“XX吃簡訊‌‌”,一開始還有點作用,後面也開始裝死,擋不住這些垃圾簡訊。

2、

在中國,你想獲取一個人的隱私,一點都不難,因為有太多環節泄露隱私。

除了上面我講到的租房買房和理財外,任何涉及到信息來往的地方,比如婚介平台、外賣物流快遞、家政服務、火車站、司考公務員、銀行保險等,都是重災區。

只要你在上面某個環節留下個人信息,隱私就一定會泄露,只是早晚的問題。

一個很糟糕的感覺是,你明知道隱私會被泄露,但別無選擇,還是要低頭辦理業務,最後只能祈禱自己的信息平平無奇,不會被大數據整合打包賣出去。

網上有個段子說,註冊時用‌‌“姓名+企業名字‌‌”,比如‌‌“袁百度‌‌”、‌‌“袁建設‌‌”、‌‌“袁新浪‌‌”,那樣騷擾電話打過來,‌‌“請問是袁新浪先生嗎?‌‌”你就知道是誰泄露的。

現在沒用了,因為全部實名制,或許手機號碼可以找一個備用的,專門接收驗證碼,但身份不可能再註冊一個。

我曾試過用自己的手機號碼,讓朋友去查信息,結果幾乎什麼信息都能查出來,被扒個底朝天。

如果稍微花多點錢,去請專業公司,甚至連我的銀行資產餘額、交通軌跡、實時定位、開房記錄都能查到。

所以我能怎麼辦。

只能平時備幾張手機卡,不去用任何理財記賬軟體,不隨便用網紅換臉軟體,不隨便連公共WiFi,不隨便點開朋友圈的測星座信息……有點警覺的普通人,真的只能做到這一步了,其它聽天由命。

或者說,這樣做,只會讓自己沒那麼難受而已。

你會說,大數據時代,絕對的隱私保護根本不可能做到,每個人適當讓渡一些隱私,就能獲取生活便利,何樂而不為。

話是這麼說,我也認同這種自我安慰的話,但每個人究竟‌‌“讓渡了多少隱私‌‌”,這些隱私又拿去做了什麼‌‌“便利‌‌”,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任何實際監管。

更不要覺得隱私泄露的危害,僅僅只是營銷騷擾而已。

我曾接到一個陌生電話,粗獷男音,話一上來就開始報我姓名和身份證,全部對上。

然後他說自己是廣州天河區xxx分局的警察,前段時間破獲了一起大型走私案,而我名下有張銀行卡涉嫌違法洗錢,要配合調查。

接下來就是要套出我的所有銀行賬號密碼,我當時沒有心情陪他聊,他被識破後,罵了我幾句立刻掛斷。

我沒有回罵,因為敵暗我明(我有個朋友罵了電銷員,結果電話被轟炸了一個星期)。

這種詐騙電話太多,確實,大部分人或許都不會受騙,可那些不諳世事的年輕人,那些識別能力低的耄耋老人,就是最主要受騙人群。

像徐玉玉這類剛高考完的學生,根本無法分辨電話裡頭的人,到底是不是教育局工作人員,也不會知道,這群電信詐騙犯的手裡為什麼會有山東省2016年的高考考生信息。

所以泄露的源頭在哪裡?

查不了,沒法查。

還有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課堂人臉識別,更是一個笑話。

今天家長們支持課堂上的學生人臉識別,明天自然會被老闆監督自己的工作表現,一個月後,這些‌‌“面部表情隱私數據‌‌”以及‌‌“監控視頻‌‌”就會被批量打包賣出去,再通過大數據精準營銷。

可能被精準營銷,還是最好的處理手法,再往黑暗點想,你家孩子的日常喜怒哀怨、戶外活動舉止,上下學的準確時間、吃的零食和玩具偏好等等,足夠犯罪集團去執行一個幾乎沒有紕漏的計劃,比如說,拐賣。

所有看似便利的背後,都有陷阱。

一踏空,就是深淵。

而現在,他們卻想讓這個深淵挖得更大、更深、更致命。

3、

中國人的隱私數據太容易獲得,以至於稍微一個懂得技術的人,都可以隨便撞庫,將網站數據扒下來。

那些公司所謂的AI、所謂大數據、所謂機器算法,最喜歡標榜自己的技術中立,用技術無罪來洗脫。

但從某項技術落地的開始,他們就很清楚會用在哪個領域,哪個人群,要怎麼高效地獲取,以及盈利有多大,市場前景有多廣闊。

所以強行賣無辜人設的一眾互聯網大佬,既然敢昧著良心賺錢,就要有被罵的覺悟。

只要利潤豐厚,哪怕其中一家公司因為良心未泯,而停止布局課堂監控,也還會有無數人臉識別公司繼續冒頭,繼續做下去。

只因為,全國下至託兒所幼兒園,上至中學大學,以‌‌“安全‌‌”名義開展的校園人臉識別監控市場,這塊蛋糕實在太大了。

你當然可以說,這些用戶不注意保護自己隱私,但絕對沒有哪個用戶是真的不注重自己的隱私,更不會為了所謂的便利而放棄。

相信我,如果一開始ZAO的霸王條約先擺在前面,絕對不會像今天那樣火爆;

如果用舊手機換臉盆的代價,是整個家庭的信息被泄露出去,那大媽大嬸寧願將手機放在抽屜里吃灰;

如果連接公共WiFi的代價,是讓你的手機處於裸奔狀態,我相信所有人都不會吝嗇那一點4G費用。

沒有誰不介意自己的隱私,只要他能‌‌“明確‌‌”知道其中的風險。

可悲的是,隱私泄露確實不是什麼能引起大眾神經敏感的話題,隱私泄露的最可怕後果,是沒有人會‌‌“主動重視‌‌”起來,像鈍刀子割肉。

當迪士尼翻包成為一種習慣和文化,直到被一個大學生站出來戳破時,我們才發現,他似乎做了一件很‌‌“偉大的事‌‌”,但只是一件再小不過的正常行為,之前卻一直沒有人去嘗試。

我們一點都不缺事後聲援的人,不缺各種吶喊聲援,就唯獨缺少一些愛較真的人。正是有了這群人的執著,我們離隱私自由才更進一步。

你可以說他們蠢,浪費所有時間精力去打官司,沒問題;你說他們鈍,不懂得審時度勢,不會私開高價,沒問題;你說他們愛出風頭,想紅想瘋了,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沒問題。

但不要落井下石,更不要成為幫凶。

因為愛較真的人,真的越來越少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智先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