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軍政 > 正文

葉劍英和習仲勛曾互為對方長子安排政治未來

葉劍英長子葉選平。(網路)

中共已故元帥葉劍英的長子、曾經在廣東省省長職務上(1985-1991)為世界所知,而後在全國政協副主席位置上端坐十二年之久,年屆八十才從副國級退休的葉選平本月17日病逝,享年95歲。用台北中央社報道文章的話說:葉劍英家族在中共政壇擁有不可忽視的影響力。作為葉家第二代的代表人物之一,葉選平的離世得到了國際媒體的關注。

葉選平的父親,作為中共十大元帥之一的葉劍英,在“文革”後中共政局所佔的份量是遠遠超過其他幾位當時還倖存的元帥如劉伯承、徐向前、聶榮臻等人。要不是他力主並幕前幕後地策劃實施,當年的那位“弱主”華國鋒既沒有能力也不可能有膽量對“四人幫”下手。也更是由於他的力主和“主動讓賢”,鄧小平在二次下台時才沒有被趕出北京並很快又第三次復出。儘管後來他葉劍英與鄧小平之間也有歧見,但他並沒有利用自己的餘威和鄧公開分裂。

也許是這種原因,葉劍英在世時,鄧小平即同意了時任總書記胡耀邦的提議,把葉劍英的長子葉選平從廣東省副省長位置上扶正。而葉選平此前的廣東省副省長位置,正是當今習近平之父習仲勛當年政治復出後被葉劍英委派到自己家鄉“打開經濟發展局面”後,根據葉劍英“選平要回去為家鄉作貢獻”的要求安排的。

葉劍英和鄧小平。(網路圖片)

“文革”結束後,在葉劍英和胡耀邦的大力推動,當時還在河南某工廠勞動改造的習仲勛奉命回北京,1978年3月,習仲勛被鄧小平恩准了一個全國政協委員的虛銜並被通知“恢復黨組織生活”。至於習仲勛在政治上被正式宣布平反,都已經是1979年8月份的事情了。

1978年2月22日,習仲勛在河南省委一位副職負責人的保護下乘火車回到北京。次日,當時還在北京國家科委工作的葉選平便代表父親前往探望。26日,又是葉選平的同父異母弟弟葉選寧前往習仲勛當時臨時下榻的招待所將習仲勛接到葉府。

按照中共官方媒體刊登過的回憶文章的說法,當時所有在位的中共高層領導人中,葉劍英是第一個接見剛剛被“恢復組織生活”的習仲勛的。

習仲勛從河南流放地回到北京一個多月,葉劍英便親自帶領習仲勛,在自己的兩個兒子葉選平和葉選寧的陪同下到了廣州。1978年4月,習仲勛被中央發文正式任命為廣東省委第二書記,廣州軍區第二政委(時任第一書記為韋國清)。八個月後1978年12月,習仲勛正式取代韋國清,升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兼省長和廣州軍區第一政委(當時的省委第二書記和副省長為楊尚昆)。

當年葉劍英委派習仲勛前往廣東“打開局面”時,曾經特別關切習仲勛的家庭情況,希望習家至少有一個子女陪同習仲勛前往廣東,習仲勛告訴葉劍英自己的長子習近平正在清華大學當工農兵學員,但自己的長女齊喬喬可以陪同自己到廣東,方便從工作和生活上照顧自己。

習仲勛到廣東的次年,1979年初習近平面臨清華大學工農兵學員班的“畢業分配”,按照當年的工農兵學員的招生政策,應該是“從哪裡來回哪裡去”,而習近平1975年進清華時的戶口是從陝西延安地區遷到北京的,所以理應回到陝西,由陝西省分配工作。比如當時的習近平的清華化工系同宿舍同學陳希就是因為“從哪裡來回哪裡去的政策”而被分配回了老家福建,但此時的習近平不但留在了北京,而且進入了國務院辦公廳和中央軍委。

關於習近平的“畢業分配”經歷,“太子黨”的圈子裡也有一種說法是習仲勛復出後在葉劍英的一手安排下主政廣東,期間葉選平和葉選寧陪同父親回廣東視察時談及習仲勛的家庭情況,習仲勛彙報說自己到廣東工作後,組織上已經安排了女兒齊喬喬到廣東以秘書身份陪同,夫人齊心愿意留在北京,希望兒子習近平從清華畢業後留在北京陪陪母親。

最喜歡送自己子女到軍隊鍛煉的葉劍英立即表示既然農村鍛煉經歷了,大學也畢業了,就應該趕快補上部隊鍛煉這一課,然後就讓葉選寧出面聯繫耿飈,具體安排習近平到部隊後的去向。

之所以讓耿飆安排,是因為當時的耿飆已經在葉劍英的推動下,從1979年1月起,兼任中共中央軍委常委、秘書長,主持軍委辦公會議,負責軍委日常工作。

而此前即與習仲勛本人有很好私交的耿飈一聽是習仲勛的兒子馬上工農兵大學畢業,以及和他此前已經在農村勞動鍛煉時入黨而且擔任過大隊黨支部書記的經歷,立刻表示這正是自己的政治秘書的最得力人選。1979年3月下旬習近平到耿飈的中央軍委辦公室報道,同年11月4日,經中共中央批准,設立“中共中央軍委辦公會議”制度,在中央軍委常委領導下負責軍委日常工作,會議主持人為耿飈。此後不長的一段時間內,習近平是當時的中共中央所有重大軍事決策的見證人之一,陪同耿飈出席了所有的軍委重要會議,陪同耿飈分別到葉劍英帥府和鄧小平府上彙報工作和聽取指示數十次之多……。

回想2007年在習近平被決策為總書記接班人的過程中,也就是在被當時的決策層拿他和李克強以及汪洋,李源潮等人進行比選的過程中,習近平之所以最終出線,起到至關重要作用的恰恰是習近平在2007年10月召開的十七屆一中全會召開之後被官方重新公布出的簡歷中突出說明的,過去在他擔任省級領導,甚至是上海市委書記時對外公布簡歷時都沒有提及的,他當年以現役軍人身份擔任中央軍委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秘書的三年經歷。有消息說,在討論新任政治局委員們入局之後的工作分工問題的最關鍵的那一刻,幾乎所有的與會者都已經感覺被克隆成小胡錦濤的李克強如果不被安排為總書記接班人選,或許會導致黨內分裂的時候,當時以政治局委員,中央書記處書記身份兼任中央組織部長的賀國強的意見轉移了全體與會者的注意力,大致意思就是除了其他方面的過硬條件,習近平三年現役軍人的資歷將對他未來擔任黨的第一把手,自然也是軍委一把手的工作十分有利。於是,在場的與會者紛紛表態,幾乎每個人的表態內容都是李克強同志人才難得,但總書記接班人培養人選,幾十年以來的幹部履歷更為完整的習近平同志似乎更為合適……。

由此可見,當年在“比選”總書記接班人的醞釀過程中,習近平實在是靠他三年現役軍人資歷壓過李克強一頭。一回想到此,他習近平怎麼可能不對葉劍英及其一家感恩戴德?

故事回到四十年前,就在1979年葉劍英指示耿飆為習仲勛長子習近平安排到軍委工作的同一年,習仲勛趕在自己奉調回京工作之前,以廣東省委第一書記兼省長身份將葉劍英的長子葉選平安排為廣東省副省長兼省科委主任。

當年習近平離開清華大學後進入軍委,直接成為正營職軍官。相比較而言,葉選平到廣東省成為副省長,卻並非越級晉陞。從簡歷上看,從1973年出任北京市機械局領導小組副組長、黨委常委職務開始,他葉選平即已經是國家機關的副司局級幹部了。1977年中央黨校復辦之後,葉選平是第一期學員之一,1978年3月代表父親到招待所看望剛剛回京的習仲勛時,他的職務已經是國家科委三局局長,官至正司局級。

習仲勛離開廣東回中央工作後,其廣東省委第一書記和省長職務分別交給了任仲夷和劉田夫,劉田夫的廣東省長只坐了兩年零一個月便交給了梁靈光,而梁靈光在這個位置上顯然也是過度,只坐了兩年零四個月。

1985年8月正式接替廣東省省長職務的葉選平是1924年生人,他早年在廣東梅縣家鄉讀中學,1941年十六歲時赴延安自然科學院,攻讀機械工程,三年畢業後在延安軍工局和晉寧綏邊區第一機械廠同機器打了四年交道。1948年起,他又後在哈爾濱工大和清華大學學習,完成學業後,到瀋陽第一機械廠任車間主任。

1951年,葉選平又被中共選派到前蘇聯進修機床專業,回國後,1960年任瀋陽市機械局副總工程師。1962年任北京第一機床廠副廠長兼黨委副書記,1973年又奉調到北京機械局擔任領導職務,後又擔任國家科委局長。正因為有這樣一番經歷,所以葉選平在他擔任廣東省領導職務後,還常常表白“我本是一個機械匠”。

文革初,葉選平和自己的幾個兄弟姐妹都受到了江青等人的政治迫害。文革中,葉選平曾在北京第一機床廠全廠職工大會上含沙射影諷刺林彪之子林立果。此事成了他反林彪和“四人幫”的政治本錢。

雖然升任廣東省長時已經六十一歲,黨齡也已經整整四十年,但因為是葉劍英的兒子,黨內外仍然還是有認為他也是受蔭於父輩之權勢的說法。他曾為自己辯解說:自己的提拔是因為自身的資歷,而不是因為他是葉劍英的兒子。

八九“六四”鎮壓之後被鄧小平推送至政治局常委高位的李瑞環在擔任天津市長期間曾為葉選平辯解說:選平比我資格老得多,黨齡比我長得多。五十年代我是木匠,他已經是總工程師了。現在我能當天津市長,他為什麼不能當廣東省長。

後來的事實說明:不管葉選平是否有意利用了他父親的權勢,但他在任職廣東期間,還是相對思想開明和擅於利用時勢,率先採取了一些靈活政策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夜話中南海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