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巨嬰是怎樣煉成的

一切過錯諉於他人,不會令這個撒賴的嬰兒擁有權力,只會令該種巨嬰永遠覺得受欺凌,自己永遠長不大。所以她說:大量市民抗議,我無法做頭髮,我去不了街,我無法出席酒會。我我我我我。

林鄭及其後台在香港胡亂攪局,導致多家國際機構以香港正在喪失自治為理由,調低香港的信用評級。

中國加林鄭特府自然視之為“外國勢力干預內政”及“西方不想中國強大”之證據,而不會認為香港敗局,是自己的錯。

自己永遠沒有錯,一切都是他人的錯誤,這是一種叫做“自助偏見”(Self-serving bias)的幼稚心理病。譬如,兒童從小受到縱容和寵愛,一名兩歲小兒剛學會走路,被一張橫放著的椅子絆倒,小孩大哭,母親走過來,不教小孩以後長眼睛看路,而是蹲下來,打著椅子,呵護說:椅子壞,攔在路中,絆倒了寶寶。

小孩考試成績優良,他會認為這是自己勤力用功的結果。但考試不及格,家長為保護小孩心理健康,告訴他:不要氣餒,試題出得不合理,考試前一天你肚子痛,影響臨場表現;或考試那天下大雨,路上交通堵塞,你到試場遲了十五分鐘,不幸失手。

這樣的小兒長大成人,即成為大陸流行的所謂巨嬰。巨嬰國的現代歷史課本,百年屈辱一樁樁控訴:火燒圓明園、八國聯軍、朝鮮戰爭,全是所謂帝國主義列強的錯。若有人比較羅生門其他版本,探究因由,提供另一邊的事實與平衡的觀點,巨嬰首領即認定此是“歷史虛無主義”。

因此巨嬰出國,全球到處製造場面。比較聳人聽聞的一種:凌晨瑞典斯德哥爾摩街頭,三名大媽大叔拖著行李,因強行要提早入住酒店不果,大吵大鬧,警察來維穩,三傻高呼“殺人啦”,片斷鬨動嬰兒國和外面的成人世界。

香港的六月風暴也一樣,萬方有罪:香港年輕人、社交媒體、中學通識教育(是阿董時代搞出來的)、外國勢力、美國政府和國會、香港地產財團、李嘉誠;個個都錯,林鄭和土左,永遠是對的。

一切過錯諉於他人,不會令這個撒賴的嬰兒擁有權力,只會令該種巨嬰永遠覺得受欺凌,自己永遠長不大。所以她說:大量市民抗議,我無法做頭髮,我去不了街,我無法出席酒會。我我我我我。

原來八國聯軍今天還把你當做滿清來欺凌圍堵?噢。

長不大的嬰孩永遠是弱者,在成人世界怎會享有權力?只嘩哩嘩啦的在經濟艙哭鬧不休。空姐來哄,給牠吃糖,牠還哭;給牠玩具,牠又哭,總之一程萬里雲海之上,由北京飛到紐約,這頭弱小的動物是世界的一個奇異的中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