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東格: 如何從中南海座上賓「墮落」為「縱容犯罪」者?

李嘉誠

2015年,中國大陸網路名句之一是:別讓李嘉誠跑了!

2019年初,香港特區政府擬修訂“逃犯條例”,一個通俗易懂的解釋是:把李嘉誠抓回來!

2019年9月14日,中共官媒《環球網》發表文章《李嘉誠“改口”了》——不用抓回來,咱們也能讓他悔罪!

一、中南海座上賓的先見之明

香港首富李嘉誠遭遇的這次風波,來自他日前針對香港抗議運動表示,“政府應該對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中共中央政法委員會公眾號“中央政法委長安劍”發表評論,指稱李嘉誠縱容犯罪,不是為香港著想,而是“看著香港滑向深淵”。

9月13日,李嘉誠基金會發表回應聲明。《環球網》所謂的“改口”,是指聲明中表示“寬容不等於縱容,不等於無視法律程序”。

但是,在法廣這篇文章的作者看來,“李嘉誠對中共政法委的反駁同樣嚴厲”。原因聲明中《環球網》視而不見的更多內容:李嘉誠說自己“習慣了那些莫須有的指責”,並表示對任何暴力,包括語言暴力,都不能接受。

這裡指定語言暴力,顯然是指大陸官方和民間針對李嘉誠本人的暴力,而不是環球網統而言之的“香港暴力”。

中國數字空間(China Digital Space,CDS)“李嘉誠”檔案所收錄的文章中,重點關注了這位富商與中共政權長期互相利用同時又互相提防的“愛恨情仇”。最早的一篇文章是2013年9月23日的“網路民議”《徵稅還是打劫》,一位網民說:

當遺產稅的消息出來後,我更明白李嘉誠的“先見之明”了,大陸撤資的速度要快喲。

李嘉誠曾經是鄧小平以來歷任中共元首的座上賓。2014年9月22日,習近平在北京會見了李嘉誠作為重要成員的香港工商專業界訪京團。這篇文章包括鄧小平、江澤民、胡錦濤和習近平等人會見李嘉誠的照片。

香港這種中央與商人緊密合作,商人高度影響政治發展方向的特殊體制,使香港一直維持其重商主義和自由主義的經濟特色。中央甚至明確強調,香港的政治體制要促進“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就是說香港的政治經濟發展必須充分保障資本家的利益。與中國大陸過從密切的香港“紅色資本家”,以愛國者的身份和“民族資產階級”的定位掌握了這個“資本主義”地區的政治命脈。

二、別讓李嘉誠跑了,但他為什麼要跑?

2015年9月12日,新華社瞭望智庫發表長文《別讓李嘉誠跑了》,批評長和系撤走中國資產,是“失守道義”的行為。這篇署名“羅天昊”的文章把中國市場和權力的關係倒是說得很直白:

在中國,地產行業與權力走的很近,沒有權力資源,是無法做地產生意的。由此,地產的財富,並非完全來自徹底的市場經濟。恐怕不宜想走就走。

這篇以“智庫”名義發表的文章,讓很多人大跌眼鏡。有媒體質疑羅天昊是什麼樣的“國師”,指出此人的學術主張包括《中國應開徵美女稅》:

對於美女這種重要的國家戰略性資源,應考慮進行相關立法。

儘管如此,從CDS檔案庫收錄的文章中看,“別讓李嘉誠跑了”一語驚醒夢中人,讓人們擔心更多沒有“跑”的商人命運。其中一篇發表於2015年12月的談論馬雲收購《南華早報》的評論文章說:

反倒是實施此次收購的阿里巴巴及其掌門人,在徐明死、徐翔關、李嘉誠跑路、郭廣昌失聯的大背景下,處境和前途更引人關注。誠如有論者指出的那樣,“在中國,一個商人一旦有了平天下的虛妄時,離作死也不遠了”。雖然馬雲比郭廣昌牛,但終究還是“郭廣昌”。現階段,權力或許正在利用他下一盤很大的棋,但等到棋下完了,恐怕同樣難逃兔死狗烹的結局。

中央黨校教授蔡霞接受鳳凰網訪談時認為,“不能讓李嘉誠跑了”是強盜邏輯、打手思維。她說:

李嘉誠最初在中國投資,給中國帶來大量正面利益,同時自己也獲得了利潤。當時的制度環境對他來講比較有利,他利用了中國低成本的勞動力。隨著勞動力成本的逐漸提高,當資本不能獲得更多利潤時,必然就要轉移到勞動力成本更低的地方去,這是完全合理合法的。

李嘉誠為什麼現在走?在我看來,我們的制度環境,其實對於經濟發展是不利的,權力過分壟斷,權力壓榨資本,資本壓榨工人。現在第一強勢力量是權力,第二強勢力量是資本,社會底層是最弱勢力量。資本一遇到權力,就得乖乖投降,就象有些議論所說的“豬養肥了就得挨宰”。當權力和資本合流時,共同壓榨的是社會底層。

在2016年12月收錄的一篇文章中,作者潘小濤說,李嘉誠“跑了”之後,民企外企跟著走:

事實上,“別讓李嘉誠跑了”之後,中共當局不僅沒有反省如何改善投資環境,設法留住外資及民企,反而是“闊佬懶理”毫不在乎的嘴臉,中共中央喉舌《人民日報》官方微博就說“李嘉誠不過就是越玩越大了。天要下雨娘要嫁,隨他去吧。”這種態度充分反映當權者重國企輕民企的心態。

三、只要香港有普選、有自由,何需官商網開一面?

對於本次風波,微信公眾號《營創商業評論》2019年9月15日發表文章《香港高房價怪李嘉誠的話,北上廣深高房價要怪誰?》描述道:

最近,李嘉誠再次成為熱點。多篇10萬+文章都在“聲討”李嘉誠。

很多文章的標題甚至聳人聽聞,例如“突然,人民日報鄭重發聲!留給李嘉誠的時間不多了”、“90歲的李嘉誠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登上人民日報”等。

甚至,很多文章或評論已經把李嘉誠視為香港年輕人痛苦的來源,以及“新三座大山”的原因。

文章認為,香港房價確實高。但是,如果按房價收入比來看,北上廣深等大陸一線城市的房價收入比遠高於香港。根據2016年中國社會科學院宏觀經濟研究小組的一份報告:

北京房價收入比:33.2倍。

上海房價收入比:31.9倍。

深圳房價收入比:33.5倍。

而香港的房價收入比儘管已極高,也才20.9倍。

和同類文章一樣,這篇帖子很快顯示為“此內容因違規無法查看”,現已收錄進CDS檔案。

2019年9月15日,法廣發表文章《北京為何抓住李嘉誠不放》,作者安德烈認為,中共直接指揮的黨媒發連珠炮,站出來替香港危機把脈,而且直指香港動蕩的根源是房屋問題,令人深思。

香港民主黨尹兆堅指出,地產霸權一直是人所共知,現由北京、特區政府及民建聯再指出問題是政治動作,意在轉移視線,將反修例風波的政治責任卸給地產商。香港中大高級講師蔡子強也認為,房屋問題上深層次問題之一,但反修例風暴中,年輕人擔心的是失去自由,一國兩制變成一國一制,北京將風暴根源歸結為房產問題是一廂情願。

《蘋果日報》發表的評論《曲解港人訴求中港官商狗咬狗》,作者李平認為,李嘉誠的諍言雖勇氣可嘉,但與當權者的反擊一樣,並未深切理解抗爭者的訴求:

反送中風暴如火如荼,中共港共始終未能尊重民意、尊重港人訴求,如今更演變成官商狗咬狗。李嘉誠公開呼籲當權者對香港未來主人翁網開一面後,中共港共大舉反撲,批判李嘉誠和地產商們圈地圈錢,要他們對香港未來網開一面。李嘉誠的諍言雖勇氣可嘉,但與當權者的反擊一樣,並未深切理解抗爭者的訴求。中共港共把香港的深層次矛盾歸結為住房問題,更是企圖轉移抗爭焦點和目標。說到底,只要香港有普選、有自由,港青就能奮發上進,就算輸也輸得起,何需官商網開一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中國數字時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