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獄中書簡】陳建民:我要向山舉目

「這些日子如夢如幻,醒著的時候似睡著,睡著的時候卻驚醒。一切彷彿永不完結,同時又似乎將戛然而止。明明已身心俱疲,雙腿還是徑自走到街上,或遊行或集會,時而感到無聊、時而感到鼓舞。深夜偶爾會熱淚盈眶,或感動或悲憤。最近不太敢看直播,因為看見年輕人被狂毆被射擊被圍捕,每每憤怒傷心徹夜難眠。」一位學生來信讓我感受到鐵窗外日子的煎熬。

在鐵窗內,囚友的情緒亦在變化。每天看著電視新聞畫面,由最初目睹示威者向警察擲物時全場歡呼起鬨,到現在或者麻木,或者不解,或者罵示威者無法無天。我深深體會到沒有網路單靠TVB和《東方日報》塑造的是怎樣的一個世界,我變得越來越沉默。

大部份囚友其實並沒有被這場抗爭牽動情緒。每天仍是吃著恆常的飯餸,全情投入地看韓劇和美女廚房,一起抽煙、洗澡、吹水,無驚無險又過一天。中秋前夕,飯堂忽然瀰漫興奮的氣氛,原來是節日加餸,每人多了一隻雞髀,而吃素的我則加了粉絲、蘑菇和珍珠筍。在這倍感思家的日子,送來一點暖意。

中秋節那天,有團體送來月餅。志蓮凈苑送來每人一隻精緻的蓮蓉月,而陳日君樞機則送出雙黃蓮蓉。以往一直很欣賞陳樞機對被遺忘的人群的關懷,想不到今天親手接過月餅。自我入獄至今,樞機已經五次來訪。或談外面的形勢、或談中國教會的困境和梵蒂岡的誤判、或談其他獄中義士的狀態,總是透露他的義憤卻不失對天主的信心。他看著我如嘔吐物一般的青豆晚餐,笑著說現在牙齒不好,應該由他坐牢吃掉這樣的飯餸。

最近陳樞機來探我,步履蹣跚,說腿越來越不好。離開以後,職​​員問我樞機的年紀,說這次見他頗有疲態,竟認不出通往大門的路。勸他好好休息。其實樞機已經87歲了,但退而不休,一直燃點生命,對抗黑暗。中秋晚上,即使舉步維艱,他仍是上到獅子山頂,和市民一起亮著燈唱《願榮光歸香港》。

莫與反對者沼澤中摔角

「我要向山舉目,我的幫助從何而來?我的幫助從造天地的耶和華而來。」我很明白有信仰的人觀天地造化會領會一種美善的力量,有助超拔於眼前困境。當年周融等厚著臉皮組織「反暴力爭普選」遊行後,我們組織了一次「民主登高」,都是希望佔中支持者向山舉目,不要與反對者在沼澤中摔角弄到彼此滿身泥濘。

現在送中條例已撤回,足見和理非與勇武相配合的力量。接下來是爭取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徹查警黑暴力。但暴力是無力控訴暴力的,要超拔於暴力的沼澤,和理非必須加倍努力感動人心連接全球。

中秋翌日,天氣驟變。「殷勤昨夜三更雨,又得浮生一日涼」。我向山舉目,願陰霾早散,榮光照耀香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