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驢要是出價高 都有人搶著替

你知道洪金寶、成龍、元華,都是著名的‌‌“紅褲子‌‌”(替身演員)出身?

你知道如今支撐著香港電影驕傲的‌‌“渣渣輝‌‌”也是從老套、替身做起?

你知道張晉在《卧虎藏龍》里給章子怡和楊紫瓊當過替身?

……

說起替身演員,普通大眾似乎沒有太多印象。畢竟,如上所述能夠最後混成耀眼明星的,屬於鳳毛麟角。大部分替身演員還是默默無聞堅守在自己的崗位上,或者帶著未完成的夢想離開了這個行業。

而在如今的網路輿境中,即便是關於替身演員,大眾關注的焦點,可能更在於替身和本尊誰更像?誰的替身比較紅?諸如此類的話題。

但事實上,在劇組,這群如明星‌‌“影子‌‌”一般的替身演員,無處不在。尤其是隨著影視行業的發展,為了拍攝需要,各類名目的替身輪番上場,甚至見不到演員真身的情況也不誇張。

與此同時,關於替身演員們的權益保障依然是老大難問題。比如每年的劇組事故中,總有不少是關於替身演員(多為武替)受傷卻得不到應有賠償的。

那麼,這群從來沒有機會在鏡頭前露臉,但可能你看完了他全部表演的替身演員們,到底是怎樣的存在?

職業武替:全國不過2000

月薪多在2萬左右

如果對劇組日常感興趣,應該常常會聽到武替、文替、光替等替身的稱呼。在這其中,武替是唯一職業化的一類替身演員。其歷史最早可以追溯到香港電影的‌‌“紅褲子‌‌”時代。

可能現在很多出生於00後的年輕觀眾,對‌‌“紅褲子‌‌”一詞稍顯陌生,其指的是出身於戲班,負責打鬥、武戲部分的演員,因穿‌‌“紅色的褲子‌‌”得名。從上世紀六十年代開始,這批出身於戲班子的演員,隨著香港電影功夫片的興起,投入到電影產業中,被稱為龍虎武師。著名的袁家班、洪家班、成家班,即是其中的代表。關於替身演員的歷史即源於此。

而國內,替身演員的這套規矩同樣傳自於香港,只不過在叫法上有所區別,從武師變為了武行。武替,即出身於武行的替身演員。‌‌“我們基本都是從武行階段過度而來的,很少有人能一出道就做替身,都得有大哥帶著才行。‌‌”2010年入行的小馬哥說道。

在此之前,他是拿過全國武術冠軍的退役運動員。而像他一樣,頂著冠軍頭銜從武行做起的不在少數。‌‌“目前全國的武替,大概有一兩千個,基本都是武校畢業,或者各大體工隊、省隊、退役運動員。但是,真正在武行行當里,能排上號的,或者稱得上是‌‌‘金牌替身’的,不超過100個。‌‌”他說道。

一般來說,每個劇組只要涉及到動作戲,不管是否是男女主演還是配角們,是否演員們自己是動作明星,抑或是提前受過訓練,都會有武替在旁邊備著。

一是出於安全考慮,有些動作戲確實存在著一定的危險係數。再者,也是出於拍攝考慮,為了在鏡頭中更好地展現一套行雲流水的動作戲,往往有專業身手的人,能完成得更出色。

因而,武替相對其他類型的替身演員來說,在劇組是更為專業和必要的存在。‌‌“我記得有一場戲,那位主演堅持要自己來,和他打對手的又都是武行,難免會招架不住。幸好他當時拿的是木劍,交手的時候離眼眶一兩毫米,還是很危險的。所以,武替還是很必要的,這和演員敬不敬業沒有關係。‌‌”

當然,正因為危險係數高,相對武替的勞務報酬也會較高一些。‌‌“在11年、12年那會兒,3萬左右是特別高的替身價格,只有一般大的電影劇組才給的起。現在3萬也算是比較高的,一般都在2萬左右,要是身手特別好,可能會有3、5萬。要是在這基礎上,又恰巧和某個演員長得有些相像,能夠成為御用(金牌)替身,那價格就是按年計算的。‌‌”

不過,對於武替而言,不管價格高低,掙得都是血汗錢,甚至有些是拿命換來的。小馬哥透露,雖然在每個劇組,武術指導和動作導演都會衡量動作戲的危險係數和受傷概率,但難免會發生萬一。

‌‌“兄弟們被汽油彈炸傷的、燒傷的,斷胳膊、斷腿的,太多了。‌‌”即便是在進組之前,武行、武替們都會買雙保險。但若遇到黑心劇組,那也是沒地說理的事兒。‌‌“概率可能有百分之三四十吧,我現在一兩個月也總能聽到一次事故,都是劇組跑單了。‌‌”

在這方面,即便是大牌明星的替身也不能倖免。早前,李連杰的一位替身在拍攝《敢死隊2》時因為意外身亡,由於有合約在先,只獲得了15萬的賠償。不過,李連杰以私人名義賠償了家屬500萬,也算是對逝去生命的安慰。

因而,在小馬哥看來,若想切實改善武替們的生存環境,應該像香港的動作特技演員公會學習,組建一個類似的行業機構以保障武替們的人身利益。‌‌“希望能夠進行統一化的管理,對替身進行專業評級,同時也保障他們不受黑心劇組的迫害。‌‌”

非職業替身:種類琳琅滿目

最低月薪不到3000

而除了武替之外,在劇組還有兩類較為常見的替身演員,即文替和光替。文替,即代替主演拍攝文戲部分,多適用於拍全景戲或者是過肩拍攝有背影部分的戲。而光替,即代替主演站位、打光,常常發生於轉景、換鏡等需要調整機位的情況下。

這些替身演員,不像武替們需要出生入死,大多是從跟組演員中挑選而來。尤其是光替,若臨時找不到替身演員,工作人員幫忙站著打光也是常事兒。

相對而言,比起武替需要基本的武術功底和專業技能,文替和光替基本要求就是和代替的那個演員身高、體形相似,當然,演技和長得相似則是加分項。

‌‌“一開始我也以為替身演員需要和演員長得很像才行,後來發現是自己想多了,拍攝的時候甚至連個側臉的輪廓都不會給。‌‌”因為熱愛演戲,畢業之後就一個人出來闖蕩的小草說道。

2013年入行,從群眾演員做起,小草從不放過任何可以演戲的機會。對她來說,演替身是一條學習表演的途徑。‌‌“你能親身感受主演演戲的氣場,看她是怎麼演的,聽導演是怎麼跟她講戲的,當群演這些東西是學不到的。‌‌”

不過,現實也總會有些落差。小草記得有一次她接了一部跨年拍攝的戲,因為是替身演員,就和其他跟組演員一樣,被安排在了一個破舊的小賓館。她連用了七個‌‌“特別‌‌”來形容賓館的破:‌‌“大廳中央是一個昏黃的吊燈,邊上在拍鬼片,窗戶是用那種涼席掛上的,你都想像不到這是在北京(懷柔)。‌‌”

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氣,身上貼滿暖寶寶也無濟於事,小草坦言在這種極端的情況下,很難再有心思去琢磨怎麼演戲了。

同樣熱愛表演的安仔,則相對‌‌“幸運‌‌”一些。因為外形和某位當紅小生有幾分相似,被連續兩次選中做他的替身。‌‌“一開始我只知道是某位大導演的戲,沒想到我是來當他的替身。可把我激動壞了。‌‌”

對於他而言,能當自己偶像的替身,又能觀摩他的表演,算是圓了自己的夢。不過,畢竟,替身是生活在主角的影子下,他也坦言:‌‌“只願意做他的替身。如果有機會,還是希望能在大銀幕上露臉,哪怕只有一兩句台詞。‌‌”

而這些年,隨著電影市場的發展,替身越來越多也是不容忽視的現象。這點,2008年入行的肖肖算是深有體會。‌‌“以前可能只是稍微大牌一些的演員會有替身,現在四五六線的演員都可能有替身,有點泛濫了。之前我也是聽說,某部小鮮肉主演的戲,跟他對戲的老戲骨,基本沒見過真身。‌‌”

同時,替身的種類也越來越多。比如裸替,也是較為常見的一類替身。‌‌“大多就是女演員不願意露太多的情況下會用到。‌‌”除此之外,手替、刀替、馬替、筆替、吻替、腳替……聽起來簡直讓人大開眼界。

‌‌“你別說。驢要是出價高,都有人搶著替。我之前當過一次手替。就是那個演員他需要炸油鍋,當然那是用熱水煮的,我就代替他的手。‌‌”肖肖說道。

某位演員因為長得和某個港台的大牌明星很像,還給他做過定裝造型替身。‌‌“其實這種替身還是很少的,也就只有大咖才會有。比如他們在外地,一時半會兒趕不到現場,藝人那邊就會先找個長得差不多的,拍了定妝照片發過去。‌‌”

如上所說,無論是文替、光替,還是手替,這些種類的替身演員都可以歸為非職業替身一類,除了一些和演員本尊長得特別像、能夠成為演員專替的,基本報酬都是和跟組演員差不多,或者高出一些。

‌‌“我剛入行那會兒,拿過最低大概是一個月兩千多。反正三五千是正常吧,現在橫店那邊三千應該是沒人去了。基本是5000—8000,也有好一點,一兩萬的。主要還是看劇組有沒有錢。‌‌”

劇組江湖規矩多

有人離開有人來

不難發現,做替身演員的,要想工資待遇稍微好些,要麼就做高危一些的武替,要麼就是得能豁得出去,而大多數普普通通的,就只能勉強維持生計。

畢竟,演員並不是穩定的職業。一部戲殺青,就相當於失業。‌‌“很多人都覺得做演員很光鮮,那是你能看見的、在水面上活著的;水下面的那一大群人,還在為活著的這件事擔憂。‌‌”2016年入行的張生說道。

這幾年,他也有做過幾次替身的經歷。對他來說,替身演員的特別之處,是能享受‌‌“主角光環‌‌”,‌‌“尤其是你在替男一女一戲份的時候。只不過,沒人記住你是誰,你是誰也並不重要。‌‌”

因而,如張生所說,做替身演員是最容易產生心理落差的。而且,替身演員因為要跟著主演,也就是說主演什麼時候開工,拍多少天戲,替身演員也需要隨時候著。即便很多時候,可能一天都拍不了。畢竟,‌‌“大多數情況下,導演還是希望能夠用演員本人的。‌‌”

當然,劇組是不可能有閑人的。在這個時候,替身演員就會被當成他用。事實上,在採訪中,替身演員們或多或少都提到了在劇組所要面對的各種各樣的規矩。

如上所說的‌‌“中國式‌‌”劇組,就是其中之一。即一般在現場拍攝時,可能臨時會需要一些群眾演員,或者是其他的拍攝需求。此時,‌‌“閑置‌‌”的替身演員就是首選。

‌‌“劇組也是為了省錢,不想再找別人。基本上只要是老大的,都可以來指揮你,站在那兒打個光,或者幫忙補個位。你要是不去,可能就會被扣上耍大牌、公主病的帽子。畢竟你只是一個替身演員。‌‌”也正因此,替身演員們可能只拿著差不多的工資,卻要干好幾份活。

不能隨便坐、不能隨便休息、不能隨便換衣服,簡而言之,‌‌“隨便不得‌‌”也是劇組的規矩。‌‌“這是一個講究等級尊卑的地方。比如我們是不能進演員區休息的。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在棚里拍攝,那會兒大概有四十多度。女主的替身穿著很厚的古裝,就這麼站了一天,後來中暑暈倒了。‌‌”

當然,各種‌‌“潛規則‌‌”也是少不了。比如,有些時候,按天計算的替身演員是不簽署合同的,因為涉及回扣問題,‌‌“簽了合同不好走賬。你嫌錢少,沒關係,有的是人排隊演。就是這樣。‌‌”也有替身演員透露,‌‌“第一部戲的時候,一分錢都沒拿到手,還要請客吃飯。我也不敢說,怕被排擠。‌‌”

而女演員面臨的‌‌“危險‌‌”更多。小草透露,她此前就遇到過劇組的製片人暗示,她沒有答應。也正是因為這件事,堅定了小草離開這行的決心。

‌‌“說實話,堅持了這麼多年,要放棄是很難的。我是真心喜歡演戲。但是,沒有錢、沒有關係,你很難撐下去。連一個群眾的特約演員,這樣的小角色,你也得跟群頭關係好才能拿到。在我們這行,我命由我不由天,那隻能是童話。‌‌”

和小草一樣,因為各種‌‌“規矩‌‌”和各種‌‌“不如意‌‌”,選擇離開的人不在少數。前文提到的肖肖也是其中之一。‌‌“主要是戲少了。別說我們替身演員了,就連群眾演員很多都接不到戲。而且,我也演了十多年了,生活還是這樣。人總得先活著吧,以後的事,以後再說。‌‌”

他依然記得,離開前不久,在路上遇到一個拖著行李箱剛來橫店的95後,這一幕和《我是路人甲》里的場景如出一轍。‌‌“劇組就是這樣,總有人走,也總有人來。只是今年,走的人相對多了一些。‌‌”

而對於如今已經離開的替身演員來說,最大的欣慰或許就是在劇組裡學會的‌‌“為人處世之道‌‌”。‌‌“劇組裡真的是五湖四海什麼人都有,讀過書的,沒讀過書的,門檻太低了,就是一個小江湖。在那兒你都能堅持那麼多年,在外面遇到的這些問題,那都不是事兒。‌‌”

(文中採訪對象皆為化名)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