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民意 > 正文

北京驚魂記

9月7日北京閱兵預演的北京街頭(圖:)

昨天搭車返回,坐地鐵到建國門,只猶豫了一趟車的功夫,忽然聽到耳邊有刺耳的噪音:“地鐵封鎖,現在馬上出站”,“旅客馬上出站,站內不準停留”,“快!快!快!”………

我聽到時候第一反應是有點驚慌,是不是北京出了啥事?有沒有可能就留在了北京不得回去?第二反應還是會不會被困在北京的問題,地鐵不能坐,怎麼到西站?時間雖然還有一個半小時發車,但是不知道下一步怎麼辦?幾乎是被驅逐一樣被趕出了地鐵站,身後的大鐵鎖咣當一聲鎖上,我發現地鐵站外滿是人。

問一個穿制服的,啥原因封了地鐵站?他竟然愣了我一眼說“無可奉告”,接下來就見一排排穿軍裝的解放軍威威風風的過來,隔二三十米左右就在馬路上站成一隊,這場面我還是頭一回見,我心裡有點驚慌。

我問,“解放軍同志,到北京西站怎麼走?哪個方向?有沒有公交車?”我是一連就提了三個問題,可見我當時心裡確實著急,因為我發現路上沒有公交車,連的士都少見,這是我下一步該怎麼辦的大問題?聽說整個地鐵一號線建國門到軍事博物館路段整個都是封鎖的,而這條路又偏偏是到北京西站的必經之路。你如果此時也是一個外地人,急著要坐火車的話,我想你也一定跟我一樣很著急。

東西長安街這會兒肯定是走不了了。那麼南北路會不會有車呢?我只好選擇走南北路繞路,我簡直就像瘋了一樣拉著行李箱走南北路,沿路上都有保安,交警,戒備森嚴。我的頭大,走到幾時能看不見這森嚴的戒備?

大約過了兩個十字,終於有公交車,隨便坐上一趟車,問司機到西站怎麼倒車?司機竟然搖頭,說不好意思。還算客氣。

坐了兩站,好像是快到北京站了?我下了車看有沒有公交。依然沒有通往北京西站的公交車,我的頭更大了,這時已經離火車發車剩下不到六十分鐘。

我發現一長溜的旅遊大巴車往好像是長安街的方向拐,以為是公交車通了,忽然興奮,結果細瞅,那大巴車上貼著“志願者”字樣,原來是志願者就可以坐車的,但是聽路邊的人說那些人只是去天安門。不去西站的。

我打消了所有的幻想,真是太巧了,一輛的士在我面前停下,下了一個人。我還算反應快,問司機去不去西站?他說趕緊呀!愣什麼?這地管制了不讓上車的,我幾乎是連爬帶滾的爬進了的士后座里。

上了車算是定了定神,問司機,出了啥事?這麼的軍事管制的?司機是老司機,一嘴的京味,他說哪兒呀?天安門閱兵排練,這時間就封路,過了六點整,車都不走,我心說乖乖,這會多虧還沒到六點!差一二十分鐘。

我沒敢表現出太慌張,我怕這司機宰我,結果他說忘了打卡了,你給五十塊得了,我記著好像已經走好遠了,五十塊應該不貴,問題是這哥們司機在火車發車前三十分鐘把我送到了西站南廣場,這時間真是那麼的準點,再遲幾分鐘都成問題的,所以我謝天謝地!

就這麼幾乎是連爬帶滾的取了車票,連爬帶滾的進了站,連爬帶滾的奔檢票口,連爬帶滾的進站上火車,終於可以緩口氣。五分鐘沒到,氣還沒緩勻,車開了。

此時我才意識到口乾舌燥的,幸好帶著一瓶水呢,嘰咣嘰咣的就喝了個瓶見底。

二零一九,九月,十五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網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