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林海:中共「改土歸流」 黨企清洗港商 林鄭配合

代理人失效,於是中共便需要親身站到台前穩住局面,以黨國企業加強對港的政經控制自是一途。自6月中抗爭爆發以來,中共黨媒喉舌便一直將香港的社會矛盾和市民不滿歸咎於商界壟斷政經利益,讓這些代理人背著中共自己也有份的鍋。如今香港商界未能緊跟黨中央命令,借勢清洗,「改土歸流」以黨國嫡系代之也是順理成章。

路透社上周五報道,中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上周在深圳與近百間國企代表會面,要求國企加大在香港的投資,以協助平息香港近日的社會亂局。報道引述消息人士指,國企在港投資不僅只是入股香港企業,還要得到企業的控制及決策權。更有與會的國企高層認為,“香港的商界精英當然沒有做得足夠,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是我們的一員”。言下之意自然是怪責本地商界沒有緊跟黨中央的腳步,在香港發揮維穩作用,在反對修訂《逃犯條例》一役更甚,所以才會令抗爭連綿三月未止。

湊巧的是,就在報道刊出前兩天,上周三晚上,特首林鄭月娥在禮賓府接見了數十名大陸央企的高層及一些本地商界人士。《蘋果》引述消息指,央企代表與林鄭會面是由國資委倉促安排的,會面商討內容包括央企未來在香港的發展計劃,甚至讓央企向特區政府提出建議,對央企來港作政策扶持和資源配合。這與路透社報道引述的消息不謀而合,兩則報道說明了中共對港的政經控制將會進一步升級。

在回歸以來的一段長時間內,中共對港的控制主要是間接性的,透過授予本地政商集團壟斷性的政經權力,換取對方的效忠及協助在社會上吸取資源,吸取的資源由中共權貴及本地建制政商瓜分。這種代理政治的好處是中共可以隱身幕後,為《基本法》訂明的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粉飾門面。但建基於利益之上的關係,自然也要利益來維持,中共對本地建制政商的好處不是白給的,是要有回報的,即是讓他們在香港奉行中共的政策及協助中共維持對香港的控制。

然而,《逃犯條例》一役卻揭示了代理們與中共主子間潛藏的利益矛盾。中共欲以修訂《逃犯條例》將大陸黨領導司法一套伸延至港,強化專政;此舉卻恰巧觸碰了本地建制政商的利益,《逃犯條例》一過,香港法治倒退,本地政商賴以為生的國際級營商環境何以維持?何柱國的“如沐春風論”便是這種恐懼的明證。於是,當初修例之時,可見不少香港商界人士對中共歸隊命令陽奉陰違、放軟手腳;及後抗爭運動一再鬧大,商界支持政府鎮暴也只是做樣子居多,出力的少,更有田氏兄弟此等“壞孩子”不時公然發表異見。養兵千日,到用時卻不聽號令,中共有人有“他們當中的大多數人都不是我們的一員”之感,不足為怪。

代理人失效,於是中共便需要親身站到台前穩住局面,以黨國企業加強對港的政經控制自是一途。自6月中抗爭爆發以來,中共黨媒喉舌便一直將香港的社會矛盾和市民不滿歸咎於商界壟斷政經利益,讓這些代理人背著中共自己也有份的鍋。如今香港商界未能緊跟黨中央命令,借勢清洗,“改土歸流”以黨國嫡系代之也是順理成章。李嘉誠近日呼籲政府對年輕人網開一面的言論,便受到中共喉舌乃至政法委的炮轟,四年前〈別讓李嘉誠跑了〉的一幕再次上演。當昔日對改革開放作過傑出貢獻的香港首富也成為箭靶,黨國企業大舉南下,要掌控香港經濟命脈,又能留給本地政商集團多少空間?

商界勿繼續鴕鳥苟且偷安

本地建制政商素來畏懼民主化,認為民選政府必會損害其壟斷利益。然而民主社會的利益再分配,與現今他們將會面對由以“鬥地主”起家的極權執行的利益再分配,何者更能保障到他們的利益,不言自明。與中共親密如馬雲也得將自己一手建立的企業貢獻黨國換取全身以退,本地商界難道還能繼續做鴕鳥,以為可在中共極權下保住家業?可別忘記1949年,不少商界人的父輩千辛萬苦帶著家產逃離大陸所為何事,如今國進民退殺入香港,商界只有與大多數港人站在一起,爭民主衛法治,才能保住這個讓你興家致富的城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