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存照 > 正文

新洲:從嬰兒「被斷奶」看中共對善良民眾的欺凌加害

作者:
山東惠民縣發生的嬰兒「被斷奶」案例,只是當今大陸亂象中的一例而已,它揭示的不僅僅是警察的冷血冷酷,折射的是執法者的殘忍心態,體現的是大陸法治的潰退黑暗,見證的是中共迫害善良的陰毒邪惡。

據明慧網報道:二零一九年六月十三日,山東濟南法輪功學員劉希芳在回娘家濱州市惠民縣時,發了些真相冊子,次日遭惠民縣城關派出所警察欺騙抄家綁架劫持到看守所。

劉希芳的兒子才一歲多點,正在吃奶,派出所人說:「這下共產黨要給你孩子斷奶了。」

六月十五日,當劉希芳的家人抱著寶寶趕到看守所,獄警主任曲征不讓見人,連給孩子吃口奶都不讓,來回上千里地的跑,這麼熱的天,可憐的孩子,突然見不到媽媽了,哭鬧想媽媽啊。孩子哇哇哭著,曲不看孩子,扭著頭還是趕家人走。

家人說:「那你們給抱著去給喂一下行嗎?」可是曲還是不同意,說誰送來的找誰去,歸派出所的管,我們這裡不管。等家人抱著孩子匆匆忙忙趕到派出所時已是下午五點多了,警察說負責人不在,推諉不管,還威脅恐嚇。孩子的奶奶擔心媳婦,看到哇哇哭的孩子,跑了一整天了,警察卻互相推諉,忍不住傷心地哭了。幾個月過去了,家人依然沒有得到劉希芳被釋放的消息。

這是一起嚴重侵犯弱勢人員權益的案件,也是一起欺凌善良人的惡性案例,警察的冷酷冷血,讓人感到寒心和憤慨。

大家都知道,弱勢人群是指那些沒有勞動能力的、思維不健全的、身體健康狀況欠佳的、沒有長大成人的、處在人生特殊階段的老弱病殘婦幼等,由於這個群體的特殊性,正常國家政府都將他們納入重點照顧保護的對象,惠民政策首先傾斜於他們,在社會福利、用工、上學、住房、休養等方面優先惠顧,在法律上網開一面,只要不涉及重大刑事案件,一般都免於處罰;而社會大眾對他們更是充滿了憐憫和關愛的,這裡面體現的是社會公德、法治的文明。

就像上文中的那個被斷奶的嬰兒,才一歲多點,尚處於哺乳期,嗷嗷待哺,咿呀學語,正需要在媽媽懷抱里撒嬌吃奶,正需要媽媽的乳汁營養成長,怎能一刻離開媽媽的懷抱啊,而嬰兒的媽媽劉希芳,在孩子需要哺育扶養成長的關鍵時期,更需要對孩子施以母愛,怎能一刻離開自己的骨肉嬰兒,可以說這母子二人是弱勢中的弱者,是最需要關愛的弱勢。

此時,警察完全能施以人道,讓嬰兒見上媽媽一面,吃上一口奶,或者在法律範圍內給予保釋回家,叫母子二人儘快團聚。但警察的表現叫人寒心,抓人的時候,還幸災樂禍地說:「這下共產黨要給你孩子斷奶了」。聞聽到嬰兒哇哇大哭聲的獄警,也沒有激起應有的良知,甚至在孩子學著喊叫了獄警主任曲征爺爺,他也沒有網開一面,叫母子見面,叫孩子喝上一口媽媽的乳汁,可憐的孩子,離開了媽媽的懷抱,怎麼生存啊?

世間竟有如此冷酷的遭遇!面對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面對一個弱勢群體中的弱者,惠民縣警察的人性哪裡去了?

警察為什麼不施以人道?難道劉希芳犯了什麼大錯?非也,恰恰相反,從報道中看,劉希芳是一名年輕的公司設計師,也是一名法輪功學員,在社會中、工作中實踐「真、善、忍」,修心向善,不吃回扣,不拿、不接受合作公司的禮物,處處為公司著想,是當今社會中的清流凈蓮。

難能可貴的是,當法輪功遭到中共無理迫害時,和許多法輪功學員一樣,劉希芳堅持正義,維權訴冤反迫害,而她在回娘家惠民縣時,只不過發了基本真相冊子,真相冊子的內容一方面講述的是法輪功的正信福音,一方面揭示的是中共的歷史真相,雖然有批評當局迫害人權的內容,所說都是事實真相,屬於言論自由範疇,並沒有逾越憲法,是合法之舉,中共當局不是經常鼓勵批評與自我批評嗎?怎麼一批評就變臉了呢?

關鍵是劉希芳發真相冊子的目的是叫民眾分清是非、正邪、善惡,了解法輪功被迫害的冤屈真相,不要被中共當局誣陷法輪大法的謊言迷住了眼睛,毀掉了未來人生。這不是救人善行嗎?這樣一個正信好人,作為警察,應該主動保護才對,怎麼反而去抓捕欺凌呢?以至於強行給其幼小的孩子斷奶,暫時奪去了母愛,造成了人間母子分離。警察的不法行為,用人類的正常思維是無法理解認可的。

那麼,警察抓人有法律依據嗎?沒有。如果說有依據的話,只能是中共當局製造的謊言和仇恨。迫害初期,當局極盡嫁禍抹黑妖魔化伎倆,捏造了如「1400例、「天安門廣場自焚偽案」等自殺殺人的欺世謊言,由中共喉舌滾動播放,元凶江澤民趁機在國外接受採訪時,信口雌黃的給法輪功扣上「×教」的帽子,一時間,全國官員民眾的大腦都被灌滿了謊言和仇恨。而執法者受到的謊言毒害更重,他們除了被喉舌謊言欺騙,還被中共的法律謊言左右,這就是中共兩高多次出台的所謂司法解釋,暗示執法者去加害法輪功,但兩高司法解釋抵觸憲法,而且裡面也沒有提及法輪功的名字,所以迫害法輪功根本就沒有法律依據,所謂的依據除了謊言就是仇恨,除了仇恨就是謊言。

正是在中共謊言仇恨的驅使下,加上中共的政治脅迫,才使全國各地警察失去了職業操守,才使執法者失去了人性良知,才敢一次次的對正信好人下手迫害,一次次的對弱勢欺凌加害,才敢一次次的翻牆入室搶劫綁架,對耄耋之年的老人枉判投獄,才敢對孕婦強行墮胎,對婦女強姦輪姦,才敢一次次的對弱者強行抽血洗腦轉化,對殘疾人酷刑虐殺,才使惠民縣的警察會對哺乳期的嬰兒奪去母愛斷奶欺凌,這不荒唐荒謬嗎?這不是罪惡嗎?這怎麼不令人悲傷悲憤啊?!

中華民族曾經是「禮儀之邦」,歷史長河中,我們的祖先給後代流下了「天地君臣師」的敬拜之道,「仁義禮智信」的做人標準,「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無幼以及人之幼」的公義公德,一直在維繫著這個民族薪火傳承,生生不息。不幸的是,中共惡黨佔據大陸後,戰天鬥地,殘民以逞,幾十年來,逐步摧毀了炎黃子孫賴以生存的傳統文化、人文文化和生態文化,幾乎斬斷了中華民族與上天的淵源關係。

一九九九年,中共發動了迫害法輪功的滅絕迫害,使得一些中國人僅有的一點天良蕩然無存,悠悠古風,更是不復存在,貪官酷吏,遍地是災,司法不公,冤案迭起,道德淪喪,人人互害,各種奇特而荒唐的亂象叢生,這是中華民族的悲哀劫難。

而山東惠民縣發生的嬰兒「被斷奶」案例,只是當今大陸亂象中的一例而已,它揭示的不僅僅是警察的冷血冷酷,折射的是執法者的殘忍心態,體現的是大陸法治的潰退黑暗,見證的是中共迫害善良的陰毒邪惡。

責任編輯: 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