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凌曉輝:中共用「愛國」愚弄華人

——中共建政70年隨想(一)

作者:

有學者認為,中共幾十年強化的“愛國主義”教育,同許多西方國家大學所倡導的價值觀是對立的。這阻礙了中國留學生融入當地的校園生活。

前言

中共建政70周年的巨型慶典,除了炫耀中共的實力外,更重要的就是把愛國主義又一次推向“道德”的更高位置。

一陣陣的祭起愛國主義旗幟,以彌補和逃離政權合法性的一次次危機;在官方的大力提倡和強制灌輸之下,愛國主義逐漸變成了絕對的“政治正確”。“愛國”成為了中國人、被控制的海外華人和留學生、被滲透而染紅的台灣人、直到傀儡的香港政府和被赤化的部分香港民眾,唯一可以盡情宣洩的感情和情緒。

其實,中共是將“愛國主義”作為愚弄中國人民感情的工具和手段。現在香港危機來了,在官媒的挑唆和鼓噪下,又讓國人來愛國了。這種爆發似的愛國主義,恰好是中共欺騙廣大民眾、不信守承諾、為鎮壓積蓄能量和尋找借口、以及逃避責任的避難所,也是中共的道德面具。

一、華人愛國,中共可曾愛過您

自從中共改革開放以來,富商李嘉誠一直領頭大舉向大陸投資。同時還大肆捐款於教育、醫療、文化及公益事業逾200億港元。從創立汕頭大學、投資建造潮汕體育館、建立長江商學院、建設新的北大圖書館成為亞洲大學中最大的圖書館、……到災區捐款。在大陸急需資金的檔口,華人對中共大肆輸血的“愛國”行為有否打動過共產黨,他們有否想到過感恩曾經幫助過,或救過它命的“恩人”?

就在幾年前,當他將自己的投資開始向海外拓展時,中共倍感不快,想起建政初期,剝奪資本家財產時多痛快!儘管對李嘉誠的巨額資產垂涎欲滴卻可望不可及。這種不爽在中共媒體發出的真實嘆息聲音是:“別讓李嘉誠跑了!”

時間來到現在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當然中共大陸一如既往地不放過運用這場運動的機會,又一次對大陸民眾“洗腦”。

在這場經歷了三個多月的運動中,香港許多名人、商界人士都不太敢對香港反送中運動說話,有的甚至被迫出來“撐警”,李嘉誠卻出面做了兩件事,一件是8月16日在媒體刊登的一組廣告,其中最引起熱議的是“黃台之瓜,何堪再摘”,是引用武則天次子章懷太子李賢勸阻皇帝不要趕盡殺絕。其他幾聯廣告,也頗含深意,比如“愛中國,愛香港,愛自己”,“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李嘉誠提到“愛自己”,是不忍心看到香港年輕人在街頭被暴打濺血,表現的是正常人的人性,而“愛自由,愛包容,愛法治”,中共則是這三者的死敵。

緊接著李嘉誠9月8日出席香港慈山寺祈福活動時說,他希望“香港人能夠度過這個難關,我們希望年輕人能夠體諒大局,而執政的亦都能對我們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這些話,很中立,很顯人性,似乎兩面都顧到了,可是要求對香港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這句話使中共很不爽,中共正針對這幫“廢青”強壓著怒火,欲殺之而後快之時,老人家卻稱為“未來的主人翁”。至此,也許得罪了共產黨,且北京已定性他們為“暴徒”,讓他們做未來主人,豈不是要與共產黨作對?

在中共幾大官媒帶動下,對李嘉誠的圍剿到了空前的地步。看不出對這位被稱為“超人”的香港富商有“網開一面”的意思。在中國大陸名聲卓著幾十年,反送中爆發以來,為什麼突然這麼招恨?九十多歲的李嘉誠是對中國改革開放做出了巨大貢獻的人,本來希望促進當權者與年輕的抗爭者進行良性的互動,不料他的一句“閑話”被當局“無限上綱”,把李嘉誠希望社會從對立轉向對話、由撕裂變為和諧的出發點曲解為“縱容犯罪”。人們可能不解這是為什麼?

有人把這解讀為殺雞儆猴。從中共為了控制局面,堵住香港各行各業的名人名流的嘴來看確實如此,但是、實際上共產黨政權根本就是一個流氓政權,你只有被魔鬼愚弄的份,而絕不會有給你回報的可能。

我們再來看看,十幾年前美國把中國拉入WTO後,幾乎盡全國之力幫助,並帶動西方世界與中國一起發展經濟,期間幾乎給盡了所有的優惠和好處,使其一躍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人們是否聽到過中共對美國感恩的話?

同是中國人,我們再來看看現在香港人與被黨文化洗腦後的大陸人,其人生價值觀相差甚遠,在“反送中”的問題上幾乎是對立的。現在被中共控制、洗腦後的人對香港人的仇恨是來自於哪裡,香港對中共改革開放的貢獻,歷次對大陸災區的捐贈,中共除了把一切功勞歸功於共產黨外,對香港有過感恩嗎?

二、玩弄華人的愛國情節

我有一位朋友,二十幾年前相識時就給我講了他的身世。他是印尼華僑,中共在大陸建立政權以後號召建設新中國,他父親滿懷熱情和信心地帶著全家和所有家產回到了中國大陸。那時他還小,經過一次次的政治運動的衝擊,他恐懼、無望、夾作尾巴做人,感覺生活在地獄一般,心裡暗暗下決心自己以後一定要離開中國,這便是他努力移民到澳大利亞的原因。他說由於父親錯誤的相信了共產黨,使原來完整的家支離破碎,受盡屈辱而不堪回首。

像他這樣的當時聽信共產黨宣傳而回國的很多,基本上都在政治運動中因為海外關係被牽連、歧視、有的不明不白被打成了特務而導致家破人亡的比比皆是。

從一九四九年伊始的五十年代,大約有十八萬各種成分的海外華人回到大陸,他們大部分是被統戰成功的商人,中共看中的是他們的財產和國際影響力。可是按照階級鬥爭的觀點,他們中的很多人也不屬於勞動階級。因此,華僑華人向來被視為是典型的“資產階級”或准“資產階級”群體,他們在國內的眷屬自然是被進行社會主義改造的對象。在“文化大革命”期間,有“海外關係”者意味著可能是與境外敵對勢力發生聯繫的複雜可疑的人,華僑華人及其眷屬更被視為有“海外關係”的代表,我的朋友是屬於這個階段回到大陸的,他能夠最終來到澳大利亞算是很幸運的。

可是後來還有二次被中共欺騙回到大陸的,大量的資料都顯示,凡事被騙回大陸的華僑,除極少數經過洗腦後被中共重用,像“兩彈一星”之類的中共不可或缺人才以外,基本上都被強制洗腦,灌輸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如有不服者都毫不例外的被整肅、迫害,沒有一個去了中共當時宣揚的共產主義“天堂”,當然這個天堂不但不存在,而且中共自己也不相信。

有不少文章都揭露了當時的過程和真相,如《郭寶:我所知道的東南亞歸大陸華僑的遭遇》就用自己一家的遭遇,談到中共對騙取海外華人回大陸後遭受的苦難、迫害……。

三、暴力的“愛國主義”狂飆

建政70周年的巨型慶典,除了炫耀共產主義中國的實力外,更重要的就是把愛國主義推向道德的更高位置,使暴力的“愛國主義”狂飆。這一招看似違背馬克思主義的魔鬼教義,其實更是摧毀人類普世價值的最為邪惡的行徑。

中共一陣一陣的祭起愛國主義旗幟,以彌補和逃離政權合法性的一次次危機;在官方的大力提倡和強制灌輸之下,愛國主義逐漸變成了絕對的“政治正確”,“愛國”成為了中國人、被控制的海外華人社團和留學生、被滲透的台灣人、直到傀儡的香港政府和被赤化的部分香港民眾,唯一可以盡情宣洩的感情和情緒。

愛國是人們對自己故土家園、民族和文化的歸屬感、認同感的統一。而今,中共已經用西方馬克思的共產主義取代了中國的傳統文化,因此,中共所推行的不是中國文化,而是黨文化,那麼其推行的並不是愛國,而是愛黨。

黨文化有意化妝成中國文化騙取人民的信任,把愛黨和愛國有意混淆並大肆宣揚,最後變成:你不愛中共便是可恥的這樣一個錯誤結論而不自知。

傳統文化都有記載:神創造了人、並讓人有獲得財富的自由和生活的權利,而中共要消滅私有財產、剝奪地產、提高稅收、壟斷信貸和資本,徹底掌控人的經濟生活。控制人的意識形態,用愛國主義欺騙和控制治下的中國民眾,以製造仇恨、宣揚暴力和鬥爭,使人處於高度亢奮狀態。

中共營造了做一個愛國者是幸福的氣氛,那些滿口的暴力語言和流氓腔調的海外留學生、網上愛國者尤其倍感幸福。他們可以無視基本事實和泯滅一切普世價值,陶醉於虛幻的炫富、自信、自傲,失去道德底線的盡情宣洩仇恨、好戰的情緒。特別是藉助於網路空間發言的方便和匿名的安全,使之可以肆無忌憚的逞口舌之快,所謂的“愛國”在道德上便演變和墮落為嗜血的、下流、蒙面、陰暗的流氓主義。中共對這種流氓行徑卻欣然讚賞和鼓勵,這種“愛國”就是共產主義道德的本質,因此、共產主義的道德就是暴力和流氓的道德。

暴力化、流氓化的由中共導演的愛國秀被不斷上演。現在香港危機來了,國人又愛國了。這種爆發似的愛國主義,恰好是中共不信守承諾,為鎮壓尋找借口,以及逃避責任的避難所,也是中共的道德面具。只不過,在道德淪陷的今日中國,這類愛國顛狂,恰似一把雙刃劍,也隨時可能刺向中共自己。

中共已經統治中國70年了,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與人類歷史上的所有政治制度截然不同的是,共產主義與人性、人的價值和尊嚴為敵。在一個多世紀的實踐中,造成了上億人的非正常死亡,奴役了幾十億人口。

共產黨是西來幽靈,誰相信了這個魔鬼,誰就會送掉小命;誰幫助過這個魔鬼,誰就會被它逐漸吃掉;如果你認不清共產黨的真實面目,這個魔鬼會以你想像不到的手段欺騙你、玩弄你、欺負你、坑害你、以至於剿滅你,最終把你從靈魂到肉體徹底毀滅掉。

在中共建政70周年想要告訴人們的是:共產黨建立的中共政權不是其宣稱的人民政權,而是地道的一個暴虐和魔鬼的流氓政權。中共用“愛國主義”來玩弄、欺騙中國人民感情;毀滅人的道德;控制人民的工具和手段。

(待續)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