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匯文:中共拿錯了武器

香港荃灣中學生曾志健被警長曾家輝實彈打中胸口。(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圖片)

中共揮霍大量納稅人的錢財搞中共揮霍大量納稅人的錢財搞大閱兵,在我眼裡就是小丑表演。一九九九年時,我家住在北京站南邊的東花市小區。“十一”之前,中共大搞預演,直升機一撥一撥地、“嗡嗡”地在此經過。

丈夫喜歡攝影,提前訂好了國際飯店臨街的房間。“十一”的前一天晚上,丈夫要帶我和孩子一起入住飯店,我對此沒興趣,就沒去。第二天他們回來時,帶回了現場錄像。丈夫說:“多虧你沒去,少了麻煩。昨天晚上十點多鐘警察查房,進屋就問都住了什麼人?一看床上睡個小孩,就走了。”我問:“為啥要查房?”丈夫說:“害怕閱兵時有人向遊行隊伍射擊。”我覺得很搞笑,心說: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隨著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升級,隨著《九評共產黨》奇書的問世,我終於明白了中共對民眾的防範,是因為它知道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雖然它連偷帶摸的盜取了大量先進國家的、殺傷力強大的武器技術來武裝自己,可是它卻不知道自己拿錯了武器,因為中共不是死於人之手,它的軍隊、警察、核武器都是沒用的。

如果不理解我所說的,且看中共在薩斯(非典)面前的表現就知道了。是呀,大閱兵所展示的東西都是殺人的,可是在薩斯面前啥作用不起。看過預言的民眾知道,中共最後是死於大瘟疫,薩斯等瘟疫不過是預演罷了。

上天手裡沒槍沒炮,你說中共用這些殺人的東西與天斗時,誰會贏呢?最後再說上一句:天滅中共時,上天會保護有善念良知的人,而法輪功學員正在與這樣的人結緣

,在我眼裡就是小丑表演。一九九九年時,我家住在北京站南邊的東花市小區。“十一”之前,中共大搞預演,直升機一撥一撥地、“嗡嗡”地在此經過。

丈夫喜歡攝影,提前訂好了國際飯店臨街的房間。“十一”的前一天晚上,丈夫要帶我和孩子一起入住飯店,我對此沒興趣,就沒去。第二天他們回來時,帶回了現場錄像。丈夫說:“多虧你沒去,少了麻煩。昨天晚上十點多鐘警察查房,進屋就問都住了什麼人?一看床上睡個小孩,就走了。”我問:“為啥要查房?”丈夫說:“害怕閱兵時有人向遊行隊伍射擊。”我覺得很搞笑,心說:怎麼會有這種想法?

隨著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升級,隨著《九評共產黨》奇書的問世,我終於明白了中共對民眾的防範,是因為它知道自己犯下的滔天罪行。雖然它連偷帶摸的盜取了大量先進國家的、殺傷力強大的武器技術來武裝自己,可是它卻不知道自己拿錯了武器,因為中共不是死於人之手,它的軍隊、警察、核武器都是沒用的。

如果不理解我所說的,且看中共在薩斯(非典)面前的表現就知道了。是呀,大閱兵所展示的東西都是殺人的,可是在薩斯面前啥作用不起。看過預言的民眾知道,中共最後是死於大瘟疫,薩斯等瘟疫不過是預演罷了。

上天手裡沒槍沒炮,你說中共用這些殺人的東西與天斗時,誰會贏呢?最後再說上一句:天滅中共時,上天會保護有善念良知的人,而法輪功學員正在與這樣的人結緣。

轉自明慧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明慧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