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好文 > 正文

郭於華:我們為何遠離常識與天理

作者:

睜開眼睛、打開胸懷看待世界,明了常識、認同常理,才能走出意識形態陷阱,形成正常社會生態

有些事實,就在眼前,有人卻視而不見;有些道理,直白淺顯,有人卻不停爭辯;許多既違背常識又不合邏輯的「歷史」,一旦注入頭腦,就不願放棄,不會質疑,更無從反思。這究竟是怎麼回事?是我們的頭腦有著不同的構造?還是文化基因獨特而奇異?

一場堪稱全民的浩劫,幾乎改變了所有人的命運,整了上億人,毀傷數百萬生命,財產、文物損失無數,文化傳統慘遭荼毒……,卻沒有從根本上否定、釐清和反思,反而長期以來被一分為二地辯證看待,更不乏為其遮掩、美化的含糊與曖昧。

一段人禍造成的饑荒歲月,餓死數千萬生產糧食的農民,卻至今沒有得到清算,枉死者無名無聲,甚至作為數字都不存在。對造成災難的大躍進,甚至還有人提出既要看到壞的一面,也要看到好的一面,因其「充分調動了廣大群眾的積極性」。

一個以莫須有加罪於知識分子的運動,在改革開放後僅存五人不予平反,卻以擴大化作為結論而得到肯定,即反右運動是正確的、必要的,只是犯了「嚴重擴大化的錯誤」,那55萬右派和上百萬「右傾」者都只是擴大化的犧牲者。

還有、還有歷次政治運動的是非曲直都未加明辨…………

在現實中,顯而易見的是非判斷、善惡之辨也每每導致社會的撕裂:在自由和奴役之間權衡;在民主與專制之間猶疑;在文明和野蠻之間還要徘徊;在究竟誰養活了誰的問題上拎不清;在法大還是權大、有沒有普世價值、應不應該走憲政之路的問題上還爭辯不止。在人類文明的進程中,族群之間、個體之間的爭奪和衝突正在從血腥暴力走向和平競爭,戰爭被商業競爭、體育比賽替換,你死我活為妥協共贏取代;然而卻還有人視階級鬥爭為法寶,堅持以搶劫、剝奪甚至肉體消滅某些階層而獲得資源與合法性,並以如此歪理作為指導思想!難怪有人說,我們總是在吃飯還是吃屎的問題上爭論不休、糾纏不止!

許多明明白白的歷史與現實人們卻不承認或看不見,許多顯而易見的常識和道理人們卻不接受不認同,這固然有信息不透明、知識不充分的緣由,但其中最關鍵的還在於,作為一個人,你想不想了解真相、願不願接受事實、要不要做個明白人。

國人對歷史的認識,對現實的了解,取決於一種與普通邏輯不同的獨特邏輯:國家、政府、政黨的設立是「為人民服務」的,以國民的福祉為目的,它們自身並不是目的;權力不可獨大,權力要有制衡,絕對的權力必定帶來腐敗;這些都是再普通不過的常識常理。寫給美國兒童的《公民讀本》開篇就告訴孩子們:這個國家「建立在這樣的一個理念之上,就是每一個人都是重要的。它的政府制度、經濟體系、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都建立在這樣一個理念之上」。你作為一個人,是最重要的,所以,在這個制度下,你必須能「自由買賣和擁有,你自己決定做什麼」。而政府只是為你服務的機構:「當政府是你的僕人,你是自由的;當政府成為你的主人,你就像一個奴隸那樣,不再重要了。」如此簡單的道理,許多人到老都不明白。在社會現實中公權力的自利、自保和不受限制、更無法自控必然造成權力通吃。獨大的權力只能靠謊言維持其合法性基礎,意識形態迷霧加高壓和利誘可使大多數民眾相信謊言或假裝相信謊言,長此以往,必然毒化和敗壞人們的心智與頭腦,造成整個國民精神世界的荒蕪,導致指鹿為馬成為常態。

這種邏輯恰如一條標語所示:「國是千萬家,有國才有家」,似乎沒什麼不對是吧?可如果我們說「牆是千萬磚,有牆才有磚;林是千萬樹,有林才有樹;河是千萬溪,有河才有溪」,又如何呢?邏輯差別看出來了吧。

在這樣一種邏輯錯亂之下,就會形成缺少規則或有法不依的行為方式。從權力角度而言,強權不受規則約束必然作惡,同時治理腐敗的措施如財產申報制度、重大決策聽證制度、政府預算透明制度等等都會被束之高閣。這樣的權力還會懲罰善良,審判正義。從民情角度而言,作惡不受懲罰,會有更多人作惡;為善遭受懲處,好人義人必然消失。人們遭遇困境或不公無從訴諸法律,只會乞求於權力,或找人或上訪,或以暴易暴。簡而言之,權力腐敗必然導致社會潰敗和道德淪喪

各種短視、短期行為、實用主義、機會主義對整個民族精神世界和價值體系的敗壞,就是這種權力邏輯在起作用。其中之一是玩不過,就破壞遊戲規則——遊戲中因智力、能力處於劣勢而不能戰勝對手,於是耍賴或用強,想方設法破壞規則,以強權、暴力、厚黑取勝而上位。這一邏輯構成了成王敗寇觀念的文化基礎,當權力實踐一次次演示這種權力邏輯時,成王敗寇就逐漸成為文化基因,深入到社會肌體之中,成為惡疾、頑症,致使社會系統免疫功能喪失,造成內生性腐敗,如同不可治理的社會癌症

在極端之惡與平庸之惡相互建構、互為因果的過程中,在騙子和傻子相互造就、相得益彰的境況下,人們便習慣於在謊言中生活,而且活得心安理得,歲月靜好。背離常識常理源於人性之惡,即人固有的弱點與人心的幽暗。這種人性之惡本應由規則(制度)與信仰(道德)來約束,而一旦制約缺失,且非但沒有約束反而有懲善揚惡的機制運作,惡就會迅速膨脹,導致人性墮入深淵,整個族群萬劫不復。唯有破除被惡意程序固化了的思維方式,睜開眼睛、打開胸懷看待世界,明了常識、認同常理,才能走出意識形態陷阱,形成正常和健康的社會生態與民情基礎。邁不過這個坎,中國社會就沒有希望。

大道至簡,天理昭昭。

責任編輯: 李廣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本文網址:https://tw.aboluowang.com/2019/1010/1353684.html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