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言論 > 正文

孟泳新:香港反惡法運動必定會載入史冊!

一,引言

我本已一古稀之人,去國已超三十三載,現隱居於德國阿爾貝斯山下,忽聞遠隔我萬里之外的祖國香港風潮起伏,不能不引起我思慮萬千,遂寫下此隨想錄。若有些人慾想把我列入黑手之列,本人實在感到萬分榮幸,無功不受祿,我萬萬不敢當受也。我對香港一不識一人,二我從未到過那裡,不識香港一街一巷,只是在電視上見過香港而已,三我從未有與香港一文一字的往來。

二,共產黨的決策過程是從戰爭沙地推演到多次思維上博弈推演

我素年來有個習慣,就是愛看戰爭題材的連續劇,深知中共軍頭們每當發動一場大戰之前都要與參謀們一起進行戰爭沙地推演。同樣,中共領導們在處理全國性的政治事件時也是採用了博弈推演方式來事先規划出各種解決策略,並在其各種解決策略下設埋各種各樣的陷阱、處心積慮、精心謀劃、妙使請君入甕。不過今天已經不再是戰爭沙地推演,早就變成了思維上博弈推演了。就三十年前發生的六四天安門事件而言,至今六四天安門事件的參與者們都沒有認識到這一點,甚至於所有的所謂研究者象嚴家祺等都沒有看出這一點,仍然憑著“自己的感覺”(柴玲當時的話)走。

可以說,中共中央從數個月前就著手研究如何處理香港抗爭事件,現在突然出台了《禁蒙面法》,這起碼的一條是進行了多次的思維上各種博弈推演的結果。致於誰要問我,哪是中共設埋的陷阱,我只能回答,我渾然不知。這隻有人們自己去判斷了。香港的年輕人們,只有你們經過自己認真的思考與判斷後,確認了這幾個是設埋的陷阱後,就千方百計躲開之,這樣才能取得成功。

三,為什麼說香港開展的是反惡法運動?

首先我是從一個研究當代中國歷史學者的眼光說出的這一判斷。

香港各界民眾經過了數月的“反送中”示威抗議,取得了部分性的勝利,迫使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布正式「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案,有人稱之為“反送中運動”。但林鄭月娥於周五(10月5日)下午宣布自本周六(10月5日)凌晨起《禁止蒙面規例》生效。接著香港又開始了新一輪的抗爭運動。現有人稱之為“反禁蒙面法運動”。

任何一個人都知道,時間長達數月香港民眾抗爭運動必然會載入史冊的。那麼會以什麼樣的名稱載入史冊呢?如果僅僅是一個事件,也就是說,僅僅只是“反送中”抗爭的話,那也好辦,就直接稱之為“反送中運動”即可。但現在又開始了“反禁蒙面法運動”,那總不能稱之為“反送中與反禁蒙面法運動”吧!從而就從這兩個,還有可能,有三個或者四個的運動接連產生,從這許多個運動中找出這些運動的共同的、本質的要素或特性來定名。而惡法則是送中法與禁蒙面法,或者也許還有別的什麼法的共同的、本質的要素或特性。因此,用反惡法運動比較合適。

其次,我是從一個多年研究法哲學發展史的中國學者的眼光說出這一判斷的。

為什麼說送中法與禁蒙面法的本質的要素或特性是惡法呢?

拉德布魯赫[德]著作的《五分鐘法哲學》中說“法意圖趨向正義。正義不過是指:不管是誰,一視同仁。

如果謀殺政治對手的行為被推崇,謀殺異類的行為被願求,以相同的行為對待自己志同道合之人,而處以最殘忍、最羞辱的刑罰時,這既不是正義,也不是法。

一旦法律有意拒絕去趨向正義,譬如根據任性承認和否認人權,那麼這樣的法律就缺乏有效性,人民對此就不承擔服從的義務,法律職業人也就必須鼓起勇氣,否定這些法律具有法的本性。”

這就說明,存在有二種不同的法律,一種是惡法,一種是良法,一種是有意拒絕去趨向正義,一種是意圖趨向正義。正義不過是指:不管是誰,一視同仁。送中法與禁蒙面法的本質的要素或特性就是有意拒絕去趨向正義,因此,它們是惡法。

其三就是,我是從一個多年研究中國思想發展史的學者的眼光說出這一判斷的。

我早已說過,中國人所講的馬克思主義的軟肋則是法律,欲想認清當代的一切中國問題的關鍵在於法律,在於法哲學和在於法哲學史。(《張君勱VS胡適》北京之春,2014年11月5日)

這裡舉一例,中共搞憲法列舉毛澤東思想鄧小平理論······一個長串的名字,這是因為中國共產黨人不懂得如何進行概念的濃縮這一問題。這是一。我寫的《質疑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2006)主要立論都引自於法蘭克福大學查卡教授所著的《形式邏輯和科學哲學,經濟科學導論》一書。這本書就專門有一章講的就是如何進行概念的濃縮問題。那麼多理論之間出現了意義上區別與歧義時,憲法該取何種理論為依據呢?這是二。

再舉一例,大陸普遍流行的什麼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的理論,三個代表理論,以人為本,科學發展觀,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都是謬論。除實事求是的科學精神我只是沒有時間書寫成文,我已經計劃寫《毛澤東的實事求是,罪在何處》。對其他的各種理論的批判都已經呈現於網上。共產黨有自信的話還怕公開辯論嗎?!

最後,不管香港反惡法運動結果如何,無論它成功或失敗,香港反惡法運動必定會載入史冊!我沒有參與其中,只是從上面三個視角出發得出的。香港反惡法運動既是長達數個月香港民眾抗爭的各種不同運動的共同本質,也將是未來中國人研究長達數個月香港民眾抗爭運動所得出的歷史總結。

香港反惡法運動必定會載入史冊!

作者:留德學者博士、獨立學者[博訊首發,轉載請註明出處]-支持此文作者/記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