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韋博英語崩盤 員工討薪 高管一夜蒸發

節後上班第一天,總部員工基本離職了大半。而就在當天上午十點,高衛宇的哥哥高征宇,已經被公安機構帶走協助調查,具體進展未知。

近日,網上傳出一張自稱‌‌“有良心的韋博英語員工‌‌”寫給會員的公告書,稱韋博英語北京六個校區已許久未發工資,各中心以裝修或系統升級的名義停止運營,學員會員費與員工工資均無處追討,未來公司將會宣布破產。

很快,微博上有網友稱,成都、南京、上海韋博英語的情況與北京校區一樣。10月8日,記者走訪了韋博英語在上海的大悅城、徐家匯等多個校區發現均正常營業。工作人員表示,假期還未有學員申請退費,外教中教也都堅持在崗,但欠薪的無底洞已經讓他們瀕臨絕望。大悅城校區門店主管說:‌‌“要不是為了學員,我們不可能堅持到現在。‌‌”

天眼查數據顯示,韋博英語運營主體為上海韋博教育培訓有限公司,成立日期為2015年4月,註冊資本1000萬元人民幣,法定代表人為韋博英語創始人高衛宇。該公司由上海韋博文化交流有限公司100%全資控股,高衛宇是其大股東,董事兼總經理為高征宇,高四海為副總,此為‌‌“高家三兄弟‌‌”。目前三人關聯風險信息164條,包括利用合同格式條款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冒用有限責任公司或者股份有限公司名義等,多與韋博有關。

關於此事進展,記者多次撥打韋博英語的客服電話、官網公布電話,均為忙線狀態或提示空號。網傳公告上的電話接通後對方表示不是韋博英語。而韋博英語天貓旗艦店客服給出的說法是:根據公司規劃,北京已轉為線上業務,網傳的破產、關店情況並不屬實,其餘分區情況暫不方便告知。

韋博總部高管最新回應‌‌“打太極‌‌”

據韋博英語官網顯示,截至2018年7月1日,韋博英語擁有154所培訓中心,覆蓋了全國62個城市。另外,韋博教育創立於1998年,旗下擁有韋博英語、韋博開心豆少兒英語、韋博嗨英語三大教育牌,覆蓋線上、線下、成人、少兒、遊學等各個英語教育領域。

雖然網傳公告書所曝光內容並沒有得到韋博英語官方回應,但據北京校區擔任出國教育課程教師的王萌(化名)透露,關於‌‌“無費可退‌‌”的情況,基本屬實。早在去年六月份,拖欠工資就有了苗頭,原本發薪日在每月5號,後來一直拖到10號、15號、再到20號直到今年七月份停發。截至國慶節,算上底薪、課時費、獎金王萌已被欠薪5萬元。

王萌說,9月底,員工在北京分公司與上海總部經歷了長達一小時的談判,但結果並不理想,當時集團高管直接撂話:‌‌“我沒錢,你們拿我當搖錢樹啊。‌‌”拒不解決此事。但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韋博英語北京分公司的所有外教都拿到了工資,並按照正常程序辦理了離職,目前,北京上百名中教員工已於9月27日前往北京勞動仲裁委員會,尋求解決方案。

與此同時,上海的門店雖正常營業,但情況也不樂觀,大悅城中心校區前台告訴記者,自己工資本身只有三四千塊,公司還連續拖欠了三個月,問公司要說法,對方一直搪塞:‌‌“正常營業,等公司指令。‌‌”記者注意到,在10月8號下午的排課表上,還有兩節schoolclub和四節英語互動課,門店主管苦笑著說,連續多日的無薪打工,已經耗去了她所有的耐心。

與門店的井然有序不同,位於上海市徐匯區的南洋1931辦公樓的韋博英語集團總部,則是另一番混亂景象。在這間可容納百人的辦公室,僅有的十幾個員工三三兩兩圍坐交談著,時不時皺著眉頭嘆氣,顯然他們的注意力並不在面前的電腦。這間辦公室在一個月前,還是一片滿座的繁榮景象。

一位市場部員工說,自7月以來,發薪日逐步延後至15號,且上海韋博英語成人部除一線員工外其餘崗位每月只發2000元,公司稱10月15日會補發剩餘款項,但他們顯然不想再等了。

記者在一個工位上發現了某員工的離職單,離職日期正是當天10月8日,渠道經理劉偉(化名)告訴記者,節後上班第一天,總部員工基本離職了大半,但他因為做渠道,本著對客戶負責的態度,把欠著客戶高達3萬塊的返佣,辦了流程手續。‌‌“我只能按照流程走,錢只能他們自己去討,做完我也要離職了。‌‌”劉偉說,就在當天上午十點,高衛宇的哥哥高征宇,已經被公安機關帶走協助調查,具體進展未知。

為躲避員工追討,韋博英語所有公司高管一夜之間集體‌‌“失蹤‌‌”。在靠窗的一排高管辦公室,記者注意到,包括市場部、行政部等部門高管的辦公室內,全部空無一人,桌子上放著未來得及倒掉的茶葉、未丟掉的紙巾。牆上張貼著全國數百家韋博校區分布點,一摞摞的學員入學合同,如今看起來竟是無比的諷刺。

據天眼查顯示,韋博教育旗下的韋博開心豆少兒英語與韋博英語的法人都是高衛宇。巧合的是,早在8月份,高衛宇曾發布內部公開聲明,承認成人通用英語產品業務有不小的下滑,但表示開心豆業務在穩定增長,青少年英語和出國考試均有翻倍,員工們紛紛猜測,所謂的‌‌“倒閉‌‌”‌‌“破產‌‌”傳聞是否存在轉移資產的嫌疑。

在韋博英語辦公樓相隔不遠處,走投無路的員工,打算到開心豆討要說法。但奇怪的是,事發後不久,開心豆少兒英語連夜搬空,換了新的辦公地點——南洋1931商務樓對面的匯鑫國際,韋博英語討薪員工在那裡找到了韋博英語財務總監、股東之一李少華,雙方進行了交涉。

韋博英語財務總監李少華表示,自己無法給出解決方案,只能反饋給高衛宇,但在四個小時的口水拉鋸戰、反覆通了多個電話後,仍未有答覆。學員們紛紛施壓表示,實在不行,明天來開心豆上班,事情截至發稿前,仍未有進展。

學員退費難深陷培訓貸培訓‌‌“頑疾‌‌”何時休

員工討薪難,學員退費更難,在消費者服務平台‌‌“黑貓投訴上‌‌”共有177條對韋博英語的投訴,大部分投訴原因帶有‌‌“退款‌‌”、‌‌“拖延‌‌”的字眼。

據此前媒體報道,一位花費3.48萬元購買了韋博英語兩年課程的學員,曾在9月28日前往門店退費,工作人員以‌‌“財務不在、公章不在‌‌”為由拒絕了其退費申請。粗略估算,北京地區學員數在3000名左右,以動輒上萬元的客單價計算,退費金額可能高達3000萬元,韋博英語目前尚未給出學員安置方案。

不過,10月8日下午,有學員在微博上稱已經在通州店進行了退費登記,但這樣的登記作用有多大,目前尚未可知。據了解,韋博英語的學費是根據學習目標、班型以及師資來決定的,收費也會有所差距。一般面授一個階段價格在10000-25000元之間。在韋博學習需要4個大階段,學習周期為一年半,一年半的學費在30000元左右,在行業內屬於中等價位。如此高昂的費用,退費難也就不難理解了。

事實上,韋博英語退費難的問題,早已成為高端成人英語的‌‌“通病‌‌”,這與採用‌‌“消費貸‌‌”的收費模式不無關係。作為韋博英語的競品,美聯英語的招股書顯示,2018年,美聯英語約43.5%的學生是使用分期貸款,而分期貸款為公司帶來了42.2%的毛收入。韋博英語的收費制度基本與其如出一轍。9月12日,有媒體曾報道一位消費者通過韋博英語推薦的貸款平台貸款6萬餘元報名後,處理退費時需等待數月,其間還需每月還款。

上海大學大二在校學生娜娜告訴記者,2018年8月,她在上海長寧校區花了23900元報名了韋博英語,因為費用高昂,接受了推銷人員推薦的京東白條貸款上的‌‌“分期付款‌‌”,每月還款896.25元,後來覺得25分鐘課程又短又學不到東西,遂提出退款,韋博英語老師Vicky以20%高昂違約金相威脅拒絕退費。韋博員工透露,類似情況十分普遍,只要你交了錢,辦了分期,韋博基本不會輕易退費或中止合同的。

四川有同律師事務所律師張柄堯認為,培訓機構+個人網路消費貸款的組合,使得消費者一旦簽署協議後,將面臨培訓機構和消費貸方雙重規制,處於一種絕對弱勢的地位。韋博提供的《學生入學註冊合同》上規定,學員一旦學習時間超過總學時20%,將不準中途退學,這種單方免責的格式條款,排除了消費者權益。

此外,絕大多數個人消費貸款提前還貸,貸款人都會承擔不菲的各種費用。尤其是目前個人網路消費貸款手續極為便捷,消費者一旦不慎簽署協議,要麼面臨嚴苛的違約責任,要麼只能一條道走到天黑。

據了解,上海目前已有一批學員前往總部要求退費,但基本毫無進展。目前在媒體公開報道中,只有成都銀石校區提出了解決方案,比如,常規學員可以轉至線上繼續學習;出國部考試部學員由另一家培訓學校給予公益教學支持;青少年學員對接到成都其他品牌青少年培訓機構。但至於能不能把分期貸款都轉嫁到集團債務,分期貸款機構能不能停學員的還款,總部會不會批准退費資金,都還是個未知數。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 新民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