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香港年輕人究竟要什麼?習近平內部講話怎麼說

陳奎德:「成為共產黨大陸的一個普通城市,這是令香港人非常恐懼的一個前景,而且這個前景在有些事情上已經反映出來,比如銅鑼灣事件,香港人現在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以往香港長期有司法獨立,人們遇到不公正的對待,可以有說理的地方,而現在這些都正在改變,香港人最害怕的就是他們最基本的生存方式被摧毀。」

香港反送中示威運動已經持續了100多天,這場從一開始因反對《逃犯條例》修訂而發起的和平抗議示威,演變為警民衝突,最近先後有兩名年輕人中實彈受傷。日前,港府又突然宣布實行禁止蒙面的法令,進一步激起香港民眾的憤怒,也引發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和支持。據悉,迄今香港警方已經拘捕了1600人左右,有230多人遭到檢控。這次反送中運動被視為1997年香港回歸以來最嚴重的政治危機,而運動的主體以年輕人為主。

2019年10月11日,一群香港抗議者在遊行。

英國廣播公司日前發表了一篇署名文章,題為“房價困境下的年輕人:‘在香港,我對未來不抱任何希望’”,文章援引一位20歲的香港大學生迪基的話說:“我進入大學,想追求更好的生活,但我對未來不抱任何希望。”在迪基和他的朋友們無憂笑容的背後,隱含著對未來的憂慮。

迪基正在大學學習,想當一名教師,他希望畢業後能成為家裡主要的經濟來源。但他認為這不可能,他說大學畢業後,他不太能找到一份好工作,還可能找不到任何工作。

凱瑞德是香港一家國際公司的技術人員,她和哥哥向母親借錢買了一套公寓,“在香港買房很難,過去這些年房價一直在漲。”她的公寓花了50多萬美元,面積只有25平方米。她與哥哥以及她的男友將一起住,她說因為香港房價高昂,這並不罕見。

香港年輕人面臨著巨大的經濟挑戰:工資沒有增長,就業市場競爭日益激烈,房地產價格飆升。上個世紀90年代,香港大學畢業生起薪大約是25000港幣,現在可能仍僅有28000港幣。最近一份有關30年來香港年輕人薪水增速和生活成本的報告顯示,起薪停滯不前,但房價卻上漲了10倍。根據港府的統計數據,2017年香港只有不到一半的家庭擁有自己的住房,是20年來最低。

這次持續了四個多月的香港抗議,原因十分複雜,也許與買房或找工作無關,但許多香港年輕人覺得,幾十年來港府糟糕的政策忽略了他們,這助長了他們對制度的怨恨。

香港有網民發起罷工、罷市、罷課,要求政府回應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等五大訴求

香港住房問題等與北京政府不無關係?

我們就此首先採訪到美國耶魯大學講師、獨立評論人士康正果老師,他說:

“這個問題非常複雜,複雜的原因就在於房價變高,除了被房地產開發商和香港財團控制外,也和香港回歸以後,中共的太子黨、紅二代和官二代把他們的財產轉移到香港有關,他們也是房地產開發商中的一部分。也就是說,香港本土的利益集團和國內的利益集團結合在一起。”

香港是世界上稅率最低的城市之一,這讓它成為了一個重要的金融中心。不過,低稅率意味著政府必須找到其他方式來資助教育、住房和醫療項目等。而香港政府一直依靠向開發商出售土地來獲得收入,這意味著政府沒有太大動力騰出土地用於公屋建設。

另外一個問題在於香港立法會的複雜結構,英國廣播公司的報道說,香港70名立法會議員投票決定如何使用稅收,而立法會經常被商業團體主導。

康正果老師對此表示,香港立法會的建制派也就是支持北京政府的,在立法會佔多數:

“這些人都是和北京的各種利益聯繫在一起的,所以你很難說香港現在的住房問題純粹就是香港的財富集團造成的,而和北京政府沒有任何關係。”

香港自1997年回歸後,大批中國大陸的人來到香港,康正果老師說:

“一般來說,從網上看的文章,香港被江澤民集團很早就佔據和控制了,包括習近平的弟弟,也有香港身份,在香港有投資。習近平還有兩個姐妹,一個在加拿大、一個在澳洲。所以香港問題很複雜,反送中只是一個引子,現在反送中成為新聞熱點,其中政治原因和經濟原因都有。”

習近平想打經濟牌?

美國知名漢學家、哥倫比亞大學政治系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日前撰文透露,習近平最近在一次沒有公開報道的講話中表示,經濟發展是解決香港所有問題的金鑰匙。習近平提到香港局勢時說,派遣軍隊在政治上將是一條不歸路,中央政府會保持耐心和剋制,讓地方政府和警方來解決危機。

在美國的獨立評論人士陳奎德先生在接受我們採訪時表示,關於香港的話題,現在炒得很熱,中國政府內部發出來的主導聲音,是說香港問題純粹就是一個經濟問題,只要把經濟搞好了,香港問題自然解決:

“從各方面的跡象來看,中共處理的方向也確實在向這個方向努力,比如加大批判李嘉誠的力度,批判香港的大地產商等等,而且說林鄭月娥政府要加強對於房地產政策的改變。所有跡象表明,現在中共的輿論導向,是說表面上香港年輕人在鬧,但背後的深層原因不是政治問題,而是年輕人沒有前途感。比如現在年輕人找工作困難、收入低、買不起房子、對前途失望,所以才激起年輕人這樣的反抗態度和造反。”

港人5條訴求一條不能少習近平的經濟牌不攻自破

香港醫護工作者在抗議,舉起五個指頭表示五大訴求一不可缺。

在陳奎德先生看來,這個說法很顯然和香港的現狀背道而馳:

“香港人的五條要求一條沒有變、一條也不能少。撤銷反送中條例已經達到,然後是成立獨立的調查委員會,其中最核心的就是立法會的真普選,特別是特首要兌現當年的承諾,就是到2017年真正全面的普選、包括特首。後來中央政府把這些取消了,所以才發生了後來一系列示威遊行事件。”

有一點非常清楚,即現在上街示威的不光是香港年輕人,還有中年人和中產階級等各階層的人,幾乎是全民總動員,因為香港人最基本的生存方式受到了威脅,這從五條要求就可以非常清楚地看出來。陳奎德先生接著說:

“成為共產黨大陸的一個普通城市,這是令香港人非常恐懼的一個前景,而且這個前景在有些事情上已經反映出來,比如銅鑼灣事件,香港人現在沒有免於恐懼的自由。以往香港長期有司法獨立,人們遇到不公正的對待,可以有說理的地方,而現在這些都正在改變,香港人最害怕的就是他們最基本的生存方式被摧毀。”

當然,香港目前有很多經濟上的問題,但這不是最根本的問題,陳奎德先生說:

“因為這種經濟上的問題,香港有,中國大陸更有。中國大陸的房地產泡沫比香港不知道要嚴重多少倍,比如上海、北京等一線城市可能爆發得晚一些,但是二線城市已經開始爆發。中國年輕人在經濟上受剝奪的狀況,比香港年輕人還要嚴重得多,而他們沒有任何說話的空間、不能表達自己的訴求,就像奴隸一樣被壓迫。香港年輕人正是在這個方面清醒地看到了自己前景的危險,所以這次出來背水一戰。”

而在中國政府的宣傳下,好像香港問題純粹就是一個經濟問題。陳奎德先生接著說:

“實際上,香港還是有一個相當健康的市場機制。香港是全球著稱的自由港,它和其他法治和民主國家有大體一樣的生存環境,所以港人非常珍惜自己這樣一套生存和生活方式。剛才說到的香港年輕人的面臨的經濟問題,不是最重要的,也不是不能解決的。因此,香港年輕人並不把這些問題看作是危害他們基本生存的問題,這在五條訴求里表達得清清楚楚。”

中央政府希望用經濟問題來轉移視線

所以,陳奎德先生說,習近平有關經濟發展是解決香港今天所有問題的金鑰匙這一套說辭,完全是胡攪蠻纏:

“政府希望用經濟問題來轉移香港人的視線和矛盾的方向,企圖把香港年輕人的怒火和鬥爭的鋒芒,指向像李嘉誠這樣的香港大富商地產商,現在看起來完全沒有效用。”

陳奎德先生反問:中共現在對香港的街頭鬥爭有任何影響嗎?沒有。他接著說:

“必須承認,香港當然有各種各樣的社會問題,包括年輕人的前途和發展問題。如果香港有一個人們自己選出來的、做得不好又可以選下台的民選政府,有真正代表民意的普選的立法會和兌現當年的承諾,香港的民生和經濟狀況,都會有所改善。在這樣的情況下,香港人會自己保護香港這個東方明珠、這個全球重要的自由港和金融港,我想香港年輕人對此非常清楚。”

中國利益集團進入香港部分改變香港經濟結構

2019年9月2日,香港地鐵站封鎖了火車門後,警察取下抗議者的面罩。

的確,陳奎德先生說,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以後,大批中國權貴家族、利益集團以及大公司進入香港,使香港經濟結構在一些方面有改變:

“以往香港經濟發展方式還是相當平衡,香港既有大地產商大富豪、也有中小企業家,人們有各自的發展空間,而且國際評價香港是自由度最高的。但大陸一些權貴進入香港後,確實是在某些方面扭曲了香港的經濟結構和社會結構。”

陳奎德先生接著舉例說:

“我過去到香港,看到香港商業區既有便利的便宜小店、也有很高端的店,是比較平衡發展的一個商業社會。但在1997年以後,特別是最近這些年,過去服務於一般老百姓的中下層便利小店越來越少。”

雖然大陸的平均生活水準和GDP與香港相比還差得很遠,但中國大陸富豪已經不止成千上萬。陳奎德先生說,只要有一部分大陸富豪到香港來,就會對香港的消費情況有相當的改變:

“現在香港到處都是高檔奢侈品店首飾店,非常貴的鑲金戴銀名牌包包,這些東西過去也有,但只是經濟自然發展的一部分,現在奢侈品成了壓倒性的部分,就是有點畸形的發展。當然,這沒有完全影響到香港,香港仍然是世界自由港,但是在中國大陸的大批富豪、特別是官僚權貴進入以後,香港就變成了很多人洗錢的天堂。”

中共在香港的巨大利益使他們不敢對香港動手

所以,陳奎德先生說,這也是中共現在不敢對香港動手的原因:

“中共很多利益集團在香港有巨大的物質財富和利益,所以他們不敢動用解放軍進入香港,否則香港特別關稅地位就會被取消,他們的巨大財富就會受到影響,甚至會化為灰燼。所以,中共對此是投鼠忌器。香港回歸以來,中國大陸經濟畸形發展,一部分富豪在香港的活動,對香港市民的生活造成相當影響和不便,包括對香港年輕人也造成了很大影響。”

香港首富李嘉誠

李嘉誠捐款出於政治還是經濟考慮?

香港首富李嘉誠的基金會10月4日宣布,將會捐資10億港元,配合特區政府的經濟支持措施,支持香港中小企業度過難關。聲明說,具體細節仍待與政府商議。外界尚不清楚捐款的分配方式。李嘉誠表示,這筆捐款配合港府新宣布的20億中小企業備用資金,希望這10億元能起帶頭作用。

前段時間,李嘉誠被指對“反送中”運動的態度過於曖昧,遭到中共官方媒體指責,這次捐款是否出於政治和經濟上的考慮?陳奎德先生分析說:

“這個當然和李嘉誠先生也受到北京的強大壓力有關,但他並沒有服軟和屈服。當北京邀請他去參加所謂國慶觀禮時,他自己沒有去,只是派了兒子去。所以李嘉誠先生行事非常小心謹慎和注意平衡。他直言駁斥了一些中共對他的污衊和攻擊,但他也不和中共完全鬧僵。這次捐錢是給中小企業,因為大家知道現在中國民營企業遇到巨大壓力,包括最大的民營企業家馬雲和馬化騰等,實際上都把自己相當大的財富交給了北京。因此,民營企業家在習近平左轉的情況下,日子非常不好過。李嘉誠捐款一方面當然表示不願意與北京在輿論上鬧翻後完全決裂,同時捐的錢也清清楚楚表明是支持中小企業,也就是說,他對中國大陸的民營企業家給予同情。這說明李嘉誠不僅懂經濟,政治嗅覺也非常敏銳和有預見性,他對中國政治經濟形勢的判斷相當準確和有預見性。”

那麼,香港年輕一代這次已經持續了4個月不惜一切的抗爭,到底要的是什麼?陳奎德先生說:

當然是為了保證香港過去一以貫之的基本生存方式,而且這也是中共當年承諾的,包括基本法、港人治港、一國兩制等等,都要嚴格遵守,要有真正的自治權和真正兌現普選權。這意味著香港是世界主流體制中的一環,不是你紅色中國、共產中國中的一塊土地,香港在政治、經濟和文化各個方面都和你中國大陸不同,包括政治自由、個人普選權、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香港人堅持不懈要爭取的,是一個有自由的法治社會。”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