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預言中的中共滅亡時間及前後重大事件!

其實,人算不如天算。歷史就像是一場大戲,只不過在按照事先已經定好的劇本情節上演。

中美貿易戰、香港“反送中”、高層內鬥加劇,中共建政後“逢九必亂”的魔咒再次應驗。

面對內憂外患,習近平用盡解數來維護權力。然而,是苟延中共來死守危權,還是滅亡中共而開創新政?在歷史的關頭,違逆天意、背離民心的選擇只能使得事與願違。到頭來,被習近平極力苟延殘息的中共,其死黨卻恰恰正是習的政治死敵──江派人馬:他們利用習近平在亡共問題上投鼠忌器,不敢徹底清剿其核心人馬、清算其罪惡,從而在反腐風暴中得以喘息;中共“十九大”後,他們精心設局,重新反撲,導致習當下內外交困、危機重重。

習近平接下來將如何應對風雨欲來的重大歷史變局,中共政權能否捱過習警告的“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成為了人們不斷升溫的話題。

其實,人算不如天算。歷史就像是一場大戲,只不過在按照事先已經定好的劇本情節上演。無論中共如何機關算盡、兇猛強悍地維繫其統治,也無論習近平現今如何極力苟延中共來維護其權力,其最終的結果卻早已是歷史定局:歷史安排的中共的終結者恰恰正是習近平。

本文將就中國歷史預言中關於中共滅亡的時間做一解析。然後,探討一下預言中中共滅亡前後發生的一些重大事件,以及被這些預言所預示的可能發生的歷史變數。

(本文涉及的一些預言段落及解析,曾出現於本文作者的其它幾篇主題相關的文章中。)

一、中共滅亡時間

中國著名歷史預言中,很多都直接或間接地預言了中共政權的滅亡。那麼中共政權到底會在什麼時間終結呢?

劉伯溫的《金陵塔碑文》、諸葛亮的《馬前課》以及袁天罡和李淳風的《推背圖》都預言中共將被一位姓氏含“白”字之人終結;《金陵塔碑文》還指其人的姓名中含一個“平”字。其中前兩部預言還預示中共將於其建政六十七年或酉雞年(即2017年)開始衰敗。但是這些預言卻都沒有明確其滅亡時間的具體年份。(關於這幾部預言的詳細解析,請見《劉伯溫預言十九大結局:錦繡河山換一色》一文。)

在中國歷史預言中,有一部預言對於中共政權滅亡的年份給予了明確描述。這部預言是劉伯溫的《透天玄機》。

相傳劉伯溫在元代末年沒有出道之前,於華山跟隨鐵冠道人學習命理玄機,將其與鐵冠道人的對話記錄成書,名《透天玄機》,又名《鐵冠數》,流傳於民間。

在《透天玄機》的書尾,劉伯溫問詢了一個關於最後一位“紫微”聖人──即“大災難”中的救世聖人──的問題。在問詢該問題之前,鐵冠道人預言了中共政權的宿命:“六十年光一旦休”。

這裡“”指年代:一個年代指連續的十年。所以“六十年”指第六十年至第六十九年的一個年代。“”指盡頭或剛剛過去之意。“六十年光”指六十年代的盡頭或剛剛過去,即第六十九年年底或第七十年。“”意夜盡日出,即天下大白,喻“白”,即一位姓氏含“白”字之人。“”意終結。

中共政權“六十年光一旦休”,意指在中共建政的第六十九年的年底或第七十年──使用中國傳統干支紀年,這是指於己亥年年底或庚子年,即2019年年底或2020年,中共政權將被一位姓氏含“白”字之人終結。

從歷史現實來看,這位姓氏含“白”、名字帶“平”的滅亡中共之人最可能是習近平。也就是說,在歷史的安排中,無論習近平當下如何拚命苟延中共,到頭來所有這一切都是枉費心機──其結局卻是完完全全的大反轉。

二、中共滅亡前後重大事件──政變、清算和“大災難”

在中國歷史預言中,伴隨著中共的滅亡,這場歷史大戲也被推向了最高潮。

中國歷史上的預言有兩類:第一類是人們所認知的預言家所寫的預言,比如諸葛亮的《馬前課》、袁天罡和李淳風的《推背圖》、劉伯溫的《金陵塔碑文》等等;第二類是人們所信奉的神仙所傳述給人的預言,比如佛家五公菩薩所傳述的《五公經》、道家太上道君所傳述的《太上洞淵神咒經》等等。(西方預言也是一樣,有預言家諾查丹馬斯寫的《諸世紀》,也有神傳預言《聖經.啟示錄》等等。)

在第一類的中國預言家所寫的預言中,有兩個事件多被描述發生在了中共滅亡之際。

第一個事件是在歷史的安排中,在中共滅亡之前後,中共死黨似乎發動了一場企圖奪權但最終以失敗告終的政變。《金陵塔碑文》中的“馬不點頭石沉底,紅花開盡白花開”,《推背圖》的第四十六象“東邊門裡伏金劍,勇士後門入帝宮”,以及《諸葛武侯乩文》中的“宮門拔劍除奸佞,白頭變作赤頭人”,可能都是對這場政變的隱約描述。其中《推背圖》的第四十六象似乎預示這場政變同一位姓名帶“弓”或“阝”的軍人相關。

之後,出於某些原因,姓氏含“白”、名字帶“平”之人(最可能是習近平)對中共的罪惡及其黨徒施行了血債血還的嚴厲清算──《金陵塔碑文》對這場清算的描述是“一災換一災,一害換一害”,“英雄拔盡石中毛,血流標杆萬人號”。

第二個事件是在所有的中國著名歷史預言中,都被直接或者間接地預言了的一個重大事件:即在中共滅亡之際,世界上開始發生巨大的動蕩,也就是人們所傳說的“大災難”。大多中國預言都描述了“大災難”其中的一個主要表現──世界範圍的戰亂,而中國是其中主要的參戰國之一。

在所有的第二類預言,即神傳預言中,其主要描述的則完全都是“大災難”:這些預言對於這場“大災難”的發生時間、主要表現、前因後果,以及如何避免災難等做出了最為詳細的描述。

其實,綜觀所有中外歷史預言,幾乎無一例外,都預言到人類將要經歷一場前所未有的巨大災難。在持續多年的“大災難”中,世界充滿了各種大型的災害禍患,其對於人類生命的毀滅程度慘烈無比。而這場人類歷史大戲的最高潮和終局,完完全全就是圍繞這場“大災難”。

不僅如此,所有相關中國歷史預言都預言了這場“大災難”的發生時間:“大災難”發生之前的最後一個朝代是中共政權,而且伴隨著中共政權的結束,“大災難”即降臨人間。

三、“大災難”發生的時間範圍

儘管諸多中國歷史預言都預言“大災難”將發生於中共滅亡之際,然而,真正描述“大災難”發生具體時間的預言卻寥寥無幾。有的預言即使描述了發生時間,但是使用的卻是中國傳統的干支生肖紀年方法,也是很難同西元年曆的時間明確對應。

在中國歷史預言中,能夠將“大災難”發生的具體時間同西元年曆明確對應的預言之一是佛家預言《五公經》。據其描述,“大災難”將發生於“下元甲子輪迴末劫”期間。經過仔細推算,可以明確其中所述的“末劫下元甲子”是指1984年至2043年的六十年間。關於“末劫下元甲子”的推算詳細過程,請見《預言中的國共兩黨宿命和“大災難”》系列文章。

因為傳統干支紀年的一個六十年循環為一“甲子”,“末劫下元甲子”六十年所對應的西元年代一旦確定──即1984年至2043年,那麼,中國歷史預言在描述“大災難”中災難事件的發生時間時,使用的干支紀年所對應的西元紀年也就隨之可以確定了。

比如,在道家預言《太上洞淵神咒經》中,被描述的第一個“末劫”時期災難事件是壬午、癸未年發生的瘟疫。而壬午、癸未在“末劫下元甲子”的1984年至2043年中對應的是2002和2003年,因此這場預言中的瘟疫是指2002至2003年間發生的“薩斯”瘟疫。其實,《太上洞淵神咒經》對於這場瘟疫病狀的描述,同現代醫學對於“薩斯病”(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的癥狀描述完全吻合。

然而,一般而言,歷史預言中的“大災難”是指“末劫下元甲子”中的一個特別時期,其間發生的大型災難最為慘烈、最為集中、最為持續,這裡稱其為“大災難時期”。從相關預言來看,“大災難時期”是處於2018年至2043年間的一段“前後只在十餘年”(《五公經》)的時間。

四、“大災難”的主要表現

關於這場“大災難”,許多著名的中外預言都對其表現有所描述。而對於這場“大災難”給予最為詳細描述的預言則包括在中國歷史上於民間流傳廣泛的佛家預言《五公經》和道家預言《太上洞淵神咒經》以及西方預言《聖經.啟示錄》。這三部預言分別是由佛、道以及西方神所傳的神傳預言,而且所有這些預言的描述都非常相似:在持續多年的“大災難”中,世界充滿了各種各樣的大型災難,其對於人類生命的毀滅程度慘烈無比,最終達“十不剩一”。

特別值得關注的是,這些預言在描述“大災難”慘烈現象的同時,卻又都留下了如何避免災難的重要伏筆──也就是說,在這場毀滅性的“大災難”中,世人的選擇可能改變歷史的軌跡。

關於“大災難”的主要表現,除了可怕的自然災害之外,為各種預言所描述最多的有三種現象:戰亂、天火和大瘟疫。

本文以下先討論預言中的這三種災難現象,然後再討論這些預言中關於如何避免災難的重要伏筆,及其可能導致的歷史變數。

(一)戰亂──世界大戰

很多人會覺得當今的世界局勢錯綜複雜。其實,在原來歷史的安排中,在中共滅亡之際,世界會因為一場大範圍的戰亂而更加悲慘紛亂。

關於“大災難”期間的戰亂,《推背圖》第五十六象對其給予了生動描述:“海疆萬里盡雲煙,上迄雲霄下及泉”。明末清初文學批評家金聖嘆在批註《推背圖》此象時寫道:“則戰爭之烈,不僅在於中國也。”也就是說,這是一場世界大戰,即第三次世界大戰。

《推背圖》第五十六象的讖言則描述了這場戰爭中的現象:“飛者非鳥,潛者非魚;戰不在兵,造化遊戲。”

“飛者非鳥”指戰機和導彈;“潛者非魚”指潛艇和艦隻;“戰不在兵,造化遊戲”指戰爭不在於常規軍隊,而在於軍事武器(“造化”)的拼爭。

《五公經》的一個版本對於這場戰爭中的現象也有類似描述:“不用軍兵,自有天兵出現,刀劍自飛自斬,千里取頭,血流東海。”這裡“軍兵”指常規軍隊,而“天兵”指(空軍)戰機,“自飛自斬”和“千里取頭”的“刀劍”則指導彈。

關於這場世界大戰的發生時間,佛家預言《五公經》的不同版本中有如下描述:“戌亥之年刀兵起,惡人相殺冤報冤”,以及“待豬鼠二年,槍刀兵戈吼叫”,即戌狗、亥豬、子鼠三年間有戰事發生。然而,“大災難時期”(即2018年至2043年間)卻含有兩至三個戌狗、亥豬、子鼠年。

《太上洞淵神咒經》則有一則關於戰亂時間的較為具體的說法:在戊戌之年(2018年,戌狗年),“男子被兵牽,亦有歸門哭;妻子見分張,各自相追逐”。

結合《五公經》和《太上洞淵神咒經》以及其它相關預言來看,在原來歷史的安排中,這場戰亂最有可能的起始時間是2018(戌狗)、2019(亥豬)、2020(子鼠)的三年間。但這似乎只是開始時期的一些局部軍事衝突。

《五公經》還有版本說到:“壬子(2032)癸丑(2033)兩年,但八九月,朝病暮死,又遭兵火之災,十分死九分。”也就是說,在一輪生肖之後的2030(戌狗)、2031(亥豬)、2032(子鼠)年前後,這場戰事似乎達到高峰。

根據預言,中國是被捲入了這場戰亂的主要參戰國家之一。

(二)天火──核爆炸

在各種預言中,“大災難”期間另一個主要災難現象是“天火”。

劉伯溫的《燒餅歌》描述了一場巨大的“天火”之災:“火德星君來下界,金殿樓台盡丙丁。”“火德星君”指火神,“火德星君來下界”比喻天火從天而降的景象;“丙丁”之五行屬火,“盡丙丁”比喻全部被吞噬於火海之中。

佛家預言《五公經》亦有“天使魔王把火燒,一切萬民遭辛苦”和“天差使者來放火,燒毀州縣及鄉村”等描述;道家預言《太上洞淵神咒經》也有“國土、城邑、村鄉,頻遭天火燒失者”等描述;《聖經.啟示錄》中描述神懲罰撒旦的信奉者,“就有火從天降下,燒滅了他們。”這些都是大災難中“天火”的表現。

那麼“天火”是什麼呢?

劉伯溫的《金陵塔碑文》在描述“大災難”的表現時有這樣一段描述:“輕氣動山嶽,一線鐵難當。”“輕氣”似指衝擊波,“一線”似指輻射:衝擊波使地動山搖,輻射無可阻擋。從字面意思上看,這是在描述一場核爆炸的後效應。

“天火”是指核爆炸──也就是說,第三次世界大戰最終導致了一場核戰爭。

明朝朝鮮南師古的預言《格庵遺錄》中描述了“大災難”中“天火”造成的悲慘景象:“天火飛落燒人間,十里一人難覓,十室之內無一人,一境之內亦無一人。”

根據《格庵遺錄》的描述,在原來歷史的安排中,“天火”事件似乎於2028年前後發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大紀元責任編輯李婧鋮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